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七十六章九色石的記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九色石的記憶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不斷的運動著,讓血液和內勁流轉的更加迅速。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練了多久,額頭上微微見汗的時候他發現頭頂上的那顆紫色珠子開始有所變化。一縷一縷的紫色氣流從珠子上流動下來,盤旋著緩緩飄落的場面美的好像夢幻。

氣流沒有直接融入陳羲的身體,而是進入了扁擔之中。在這一刻扁擔的形狀發生了變化,恢復了青木劍的本來面目。紫色氣流圍繞在青木劍四周,就好像遇到了老朋友一樣歡快的跳起了舞蹈。

陳羲感覺手裡的青木劍變得微微發熱,然後那些氣流開始緩緩進入青木劍之內。他看到青木劍上那些細小的裂紋在紫色氣流下竟然逐漸的消失,他立刻明白過來,這是紫色的珠子在修補青木劍!

陳羲腦子裡立刻冒出來一個想法……他的青木劍如果真的是當年厲蘭封從崑崙帶回來的至寶,那麼和九色石肯定有所關聯。九色石發現青木劍受損,自動修補,這應該是同宗同源的緣故。

紫色氣流大部分融入進青木劍中,很快青木劍表面上的所有細小裂紋全都被修補好。青木劍開始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青色光華,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

一部分沒有進入青木劍的紫色氣流從陳羲的毛孔進入他的體內,陳羲立刻感覺到一種撕裂般的疼痛。他的經脈被最大限度的撐開,如果那氣流再強大哪怕一分,陳羲現在可能就已經爆體而亡了。

開始的時候陳羲還盼著紫色氣流多進入自己身體一些,現在他才明白那紫色珠子應該是很精細的控制著力量,它在陳羲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不斷的淬鍊著陳羲的肉身。

陳羲進入了一種很玄妙的狀態,他好像陷入了昏迷但是神智偏偏很清晰。他眼前出現了一幅畫面,那是一片連綿不盡的大山。山中有各種他見都沒有見過的植物,每一種都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視線往遠處過去,他看到了一棵巨大的無法形容的巨木。那看起來不是一棵樹,只是一根極為粗大的木樁。應該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這棵無法形容出其巨大的樹被什麼東西斬斷了,現在只留下了很短的一截樹樁。

可僅僅是這一截樹樁,也比整片森林還要高出來很多很多。那些看起來已經特別壯闊的大樹,和那一截木樁相比就好像一棵一棵的小草。

木樁好像是枯死了,上面布滿了乾裂的縫隙。遠遠的看過去縫隙不大,到近處才知道那縫隙都能輕易的掉下去一個人。陳羲感覺到木樁上似乎有一種很熟悉很親切的氣息,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那氣息為什麼會熟悉。他感覺自己飄了過去,飛到了木樁上面。就好像他變成了一團青煙一樣,甚至感覺不到肉身的沉重。

他站在木樁上,從一頭開始往往前走,走了九百九十九步,這才走到了木樁的另一側。然後他被什麼東西晃了一下眼睛,就在不遠處。順著那綠色的耀眼光華看過去,發現在這一側的木樁上,長出了一條很柔嫩的枝芽。

和巨大的木樁相比,那枝芽太渺小了。如果不是綠光很奪目,陳羲可能都不會發現嫩芽的存在。那種特別的親切感就源自這一小枝嫩芽,而嫩芽好像在召喚著陳羲想要告訴他什麼。陳羲覺得自己應該知道什麼,可絞盡腦汁也回憶不起來一絲一毫。這一切熟悉又陌生,也不知道是什麼影響了他還是他曾經來過。

就在這時候,陳羲發現在木樁對面的一面光滑的石壁上似乎有什麼異樣。他站在木樁上往那邊仔細看,發現石壁上好像是有一個什麼圖案。因為石壁太大,所以他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那應該是一柄類似於玉如意的圖形。但是圖形太抽象,根本不是線條連起來的,而是九個坑……

石壁上有九個坑,和木樁遙遙相對。

陳羲微微皺眉,總覺得這其中應該有什麼聯繫。一瞬間,他腦海里出現了九色石和崑崙神木這兩個東西。石壁上有九個坑,那豈不是代表著九色石曾經就在此處?而自己腳下踩著的巨大木樁,陳羲又覺得有些親切,那麼會不會就是神木?所以這種熟悉和親切不是他曾經來過,而是源自於青木劍?

這些畫面,陳羲無法辨別真偽。他覺得是虛幻的,但是腦子裡卻很清晰的想到這應該是自己吸收了那紫色氣流的緣故,感受到了紫色珠子之中的記憶。神物非同凡響,能記得以前也算不得什麼稀奇。

但是神木幾乎枯死,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徑千步的神木,什麼才能將其斬斷?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些異動。陳羲立刻回頭,發現遠方天空上有幾個黑點迅速的到了近前。他想找地方藏身,然後才醒悟自己根本不在此處。他看到的應該是九色石的記憶,所以避不避沒什麼區別。

他抬頭看,黑點已經從極遠處到了近前,不過是剎那間的事而已。那根本不是什麼黑點,而是幾輛無法形容出來的戰車。戰車很大,陳羲推測那戰車上至少有不下五百人。拉車的是兩頭陳羲沒有見過的巨大神獸,虎身龍頭,肋生雙翅,那翅膀展開足有百米之長。

這兩頭神獸粗重的呼吸,就是一陣陣的颶風。一聲嘶吼,就如天雷。

黑色戰車看起來格外的厚重堅固,不知道是用什麼打造而成。戰車分為上下兩層,下面一層站著數不清的身穿鐵甲的武士,手裡都擎著長弓。上面一層站著的是身穿黑色錦衣的人,每個人都背著一柄劍。

看到這一幕,陳羲的心裡立刻一動!

他往那幾輛戰車後面看過去,隨即發現了一輛遠比戰車要小的多的馬車。拉車的是一匹看起來沒什麼特別之處的戰馬,馬鬃很長馬尾也很長,雖然頗為雄壯但和那些拉車的神獸相比簡直太過渺校神獸的一條尾巴也能輕而易舉的把戰馬鎮壓,看起來完全不在一個層面。

可是,那戰馬似乎是不耐煩的打了個響鼻,所有拉車的神獸立刻都匍匐下來,不敢再有任何動作。戰馬高傲的昂起頭,對那些神獸頗為不屑。陳羲看到那輛馬車應該已經有些年份,車廂是一種木質的灰黃顏色,馬車上的窗子關著,所以看不到馬車裡的人。

……

……

隨著一聲戰鼓響起,最前面一輛戰車上的數百名甲士開始放箭。陳羲下意識的想要躲閃,但是卻完全沒有閃避的時間。他的反應已經足夠快速度也足夠快,可是那些甲士射出來的箭幾乎是瞬息即至,以陳羲的速度竟然沒有避開!

也就是說,那數百名甲士每個人的修為都在陳羲之上!幸好陳羲現在只不過是個虛影,那些人也看不到陳羲,所以箭穿過了陳羲的身子,卻根本不會傷到他。那些羽箭上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陳羲幾乎是在一瞬間就確定那氣息是什麼。

然後陳羲覺得自己被什麼籠罩起來,他這才發現巨大的木樁上浮現一層淡綠色的光幕。數百支羽箭在射中木樁之前全都被光幕攔住頂了回去,緊跟著就是數百聲巨響。那是靈雷的威力,不過遠比高青樹送給陳羲的靈雷威力要大。

幾百顆靈雷同時炸響,不要說衝擊力,就是聲音都幾乎讓人不能承受。陳羲看到光幕依然穩固,沒有被靈雷的爆炸損毀。

那些弓箭手不能破開木樁的防禦,開始後退,然後幾十個精壯的甲士推著一個東西上來,陳羲認得那是弩車。隨著有人一聲令下,一根足有雙臂合抱粗細的巨大弩箭激射而來。弩箭撞在光幕上發出一聲轟鳴,陳羲看到弩箭箭桿上密密麻麻的符文開始閃爍起來,箭簇竟然開始急速旋轉,鑽頭一樣往光幕裡面鑽。

「無論如何,今日要將神木的幼苗取走1

陳羲聽到戰車上有人喊了一聲,然後第一輛戰車上,至少一百名身穿黑衣的劍客一躍而下,他們如振翅的飛鷹,黑衣飄飄,動作整齊劃一。這些人身在半空,背後的長劍同時飛了出來。

上百道劍氣不斷的劈砍在光幕上,再加上那持續不斷往下鑽的巨型弩箭,光幕像是有些支撐不住,微微閃爍起來。

陳羲下意識的回頭去看那一枝嫩芽,只有兩片葉子的嫩芽輕輕搖晃著,像是被風吹動似的,可是光幕之內一絲風都沒有。

陳羲發現四周的樹木動了起來,那些足有百米高的參天大樹晃動著從大地之中拔出來根須,化作一個一個身形龐大的樹人。這些樹人隨隨便便一揮手便把那些黑衣劍客掃飛。根須一卷,卷向天空中的戰車。這般壯闊的場面,看的陳羲心潮澎湃。

然後,陳羲聽到那輛普普通通的馬車裡有人說話:「虢奴,你去。」

陳羲聽到這個名字立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高青樹曾經跟他提起過,唯一可以確定當年內宗的叛徒就是這個虢奴。陳羲看到第一輛戰車上有一個人飛落下來,穿著一件黑衣,但黑衣和那些劍客不同。黑衣上有金色的流雲圖案,遠遠看著就好像著一條飛龍。

這個人黑髮披肩,臉上帶著一個鐵的面罩。遮擋住了鼻子和嘴巴,只露出一雙眼睛。僅僅是那眼神,就令人心悸。

虢奴從天而落,肩膀上扛著一柄比他還要大上一倍的彎刀。彎刀碧藍,刀身上有一層薄霧一樣的東西圍繞。虢奴半空之中彎刀一揮,匹練一般的刀光閃過,四五棵龐大的樹人被攔腰斬斷。而且那藍色的刀氣上顯然還有強大的侵蝕之力,被斬斷的樹人迅速的枯萎一瞬間就變成了粉末。

這樣的激戰,看得陳羲難以平靜。明明和他沒有任何關係,可他卻置身其中!

他眼看著那個虢奴飛身到了光幕外面,身子翻了一下后雙腳重重的踩在那旋轉著的巨弩上。這一踏力度奇大,嚓一聲,光幕竟是有些支持不住!陳羲下意識的想要拔出青木劍迎戰,卻發現青木劍根本不在自己手裡。

光幕搖擺,看起來已經無法支撐。

就在這時候,石壁那邊忽然光芒一閃!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