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七十七章到底是誰的記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到底是誰的記憶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帶著鐵面的虢奴落在巨大的弩箭上,然後重重一踏!

嚓一聲,保護著整個木樁的光幕搖擺起來,竟是有一條裂紋出現。陳羲看到那個叫虢奴的人雙手擎著巨大的彎刀往下一插,精準的刺進光幕那條縫隙里。藍色的刀身有一小截刀尖刺了進來,隨著他不斷的往下壓,刀身緩緩的向下探進來。

就在這時候,對面的石壁上光芒一閃。然後石壁上大石紛紛墜落,整個石壁都開始搖晃起來。陳羲感覺大地都在顫抖,石壁四周的樹木如有靈性一樣紛紛避讓。緊跟著就是一聲巨大的咆哮從石壁那邊傳過來,聲浪之下連天空上那幾輛巨大的戰車都被震的搖晃起來。

碎石崩裂中,石壁上,一個巨大到令人膽寒的巨型石人分裂出來,掙扎了幾下離開石壁后大步朝著木樁這邊跑過來。每一步落下,大地都會顫抖。這巨人足有數百米高,看起來格外的壯碩強大。

它跑過來后伸手抓向虢奴,虢奴不敢大意向後掠了出去。他的身形已經極快,可是比起石人來說他太渺小,速度再快也不如石頭巨人揮舞手臂的速度快。的一聲,虢奴被石頭巨人一巴掌扇飛了出去,狠狠的墜落在森林之中,也不知道生死。

石頭巨人仰天發出一聲咆哮,然後一伸手從地上拔出來一棵大樹,掄起來帶著呼呼的風聲砸向第一輛黑色戰車。戰車上的人立刻慌亂起來,高呼著想要避讓。那兩頭拉車的神獸忽然掙脫開韁繩,朝著石頭巨人撲了下去。

神獸脫離,戰車無法避讓,被石頭巨人掄起來的大樹砸中。砰地一聲巨響,大樹碎裂,碎木和樹葉紛飛如雨。戰車堅固異常沒有被砸壞,可是戰車上的精甲武士不少人被震飛了出去,落入山中顯然是活不了了。

就在戰車被砸偏向一邊的同時,那兩頭虎身龍頭的神獸一左一右衝到了石頭巨人兩側。神獸比起石頭巨人小不了多少,揮舞著翅膀從兩側攻了過來。其中一頭張嘴咬在石頭巨人的左臂上,立刻就有不少碎石墜落,砸在地上就是一個一個的深坑。

神獸咬住石頭巨人的胳膊之後猛的擺動頭顱,似乎是想把那條胳膊咬下來。石頭巨人發出一聲低沉的悶吼,右手伸過來一把抓住神獸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神獸的四個巨大的爪子亂蹬,在石頭巨人神獸撓出來一條一條的深溝。

石頭巨人抓著神獸的脖子往下一按,轟然間把神獸按進了大地之內。山上多巨石,這一下撞擊極為狠戾,神獸的腦袋被直接塞進了山體之內。緊跟著巨人抬起腳往下一踩,噗的一聲……神獸的半邊身子就被踩成了肉泥,翅膀也被踩掉了一隻,帶血的羽毛飛的到處都是。那些羽毛鋒利如巨刀,所過之處把樹木攔腰切斷。

另一頭神獸發出一聲怒吼,盤旋著俯衝下來,翅膀一揮,兩道劇烈的風刃盤旋下來,啪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石頭巨人身上立刻就被風刃絞出來一道一道的傷口。石頭巨人似乎是疼痛,搖晃了幾下之後拔出一棵大樹砸向神獸。

這頭神獸卻學了乖,不靠近,只是不斷的在半空中盤旋俯衝,以風刃攻擊。很快,石頭巨人身上的傷痕就越來越多,落下來的碎石把不少樹木都砸的支離破碎。

眼看著石頭巨人就要堅持不住,突然之間它張開嘴噴出來一股紅色的岩漿。神獸沒有料到石頭巨人還有這樣的能力,想閃避已經來不及,正被岩漿擊中。一瞬間神獸的身子就被燙爛了一大塊,它哀嚎著墜落下來。

還沒等它落地,石頭巨人伸手把掉落的神獸半空抓祝一隻手抓住神獸的兩條後腿,一隻手抓住神獸的脖子,然後兩條胳膊往外一拉,隨著石頭巨人的咆哮聲,巨大的神獸竟是硬生生被他拽成了兩截!

一大片血雨灑下,血霧瀰漫。

石頭巨人隨手把兩片神獸的屍體丟開,雙拳在自己胸口上敲了幾下宣告著他的強大。

就在這時候,最不起眼的那輛馬車裡有個人輕輕嘆了口氣,然後馬車的帘子從裡面挑開,一隻很白凈漂亮的手從窗戶里伸出來往外指了指。他的手指看起來跟修長,指甲修剪的特別整齊。

他只是往外指了指,石頭巨人的身子就猛的僵硬了一下。

然後一道白光閃爍,石頭巨人的身子從左邊脖子到右邊肋骨出現了一條直線,直線越變越寬,片刻之後石頭巨人痛苦的吼著斷開。上半身墜落下來,將附近的樹木全都砸倒。石頭巨人的頭顱順著山坡滾了下去,一路上碾壓了著一切擋在前面的東西。

恰好有一個墜落沒死的黑衣劍客從樹林里出來,才露出身子就被石頭巨人的頭顱碾壓過去,他的渺小就在於,噴在石頭巨人頭顱上的血都顯得那麼少,就好像給石頭巨人的腦袋上點了一顆硃砂痣。

……

……

最後面的那輛馬車緩緩向前,馬車裡的人似乎是在和誰說話:「你何必這樣堅持?昆崙山早就已經不是曾經的神聖之地。就算你苦熬數百年重新煥發生機又能如何?終究是逃不開這劫數。」

他的聲音很柔和,稍稍帶著些沙啞,聽起來卻十分好聽,是個很溫厚的男人聲音。

陳羲看到木樁上的嫩芽擺動了幾下,像是回應著馬車裡的人。馬車裡的人輕輕嘆道:「這又何必?我把你採下是為了延長聖皇的壽命,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大功德。你靠著自己的毅力頑強活下來,等到你重新強大最少需要千年。這千年之間你又能避開幾次劫難?還不如跟我回去為聖皇續命。」

嫩苗的葉子微微搖動起來,附近的樹木再次變化。至少有六七個巨大的石人從更遠處跑來,數百個百米高的樹人開始朝著這邊移動。陳羲看到那些樹人跑到木樁周圍后彼此架著肩膀抱住,一個一個樹人貼上來,很快就形成一堵樹人凝聚而成的壁壘。

馬車裡的人打了個響指,拉車的戰馬隨即抬起一個前蹄然後往下一踏。

轟!

所有的樹人盡數碎裂。

戰馬再踏一次,遠處跑來的石頭巨人全都猛的往下一沉,還沒有完全碎開就被踩進了大地之中。

馬車裡伸出來的那隻手往回勾了勾,木樁上的嫩芽隨即劇烈的擺動起來,就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了它,正在將它從木樁上往下拽。陳羲看得心急,可能是扁擔的緣故,他此時有一種同仇敵愾的憤怒!

可是他不是實體,根本就做不了什麼。眼看著那一枝嫩芽再也堅持不住的時候,拉車的戰馬忽然發出一聲嘶鳴,然後猛的加速拉著馬車向前沖了出去。它速度奇快,瞬息之間就消失不見。

下一秒,陳羲看到天空遠處飛來一個東西,只是恍惚間就到了近前。那東西能有一米大小,十分的圓潤,像是玉石,純白無暇。陳羲看了幾眼才敢確定,那應該是一顆圍棋的棋子。棋子雖然有一米大小,可是比起那幾輛戰車來說就太渺小了。

但是!

棋子出現的一瞬間,就將一輛戰車撞成了碎片。堅固的戰車在它面前不堪一擊,而且碎的極為徹底。只一下,一輛戰車便成了齏粉。不只是戰車,戰車上那數百名甲士和那些黑衣劍客也全都成了粉末。

棋子盤旋了一下,第二輛戰車又被撞碎。短短片刻,所有戰車都被它滅掉。有的黑衣劍客從戰車上掠下,想踩著長劍遁走。棋子上白光一閃,一圈肉眼可見的光芒以它為中心向四周蕩漾出去,所過之處,那些逃走的人全都變成了一片血霧,被風一吹就消散無形。

白光之下,強大的神獸也形神俱滅。

陳羲看得目瞪口呆,實在不明白一顆棋子怎麼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轟碎了所有的戰車,滅殺了所有的人和神獸之後,白色的棋子在天空高傲的飛了一會兒,然後緩緩的降落下來。就落在那枝嫩芽的身邊,嫩芽像是感謝它似的,一片葉子靠過去在棋子上輕輕的撫摸著,棋子從一米大小迅速的變成正常的棋子那麼大,就好像一顆露水一樣粘在嫩芽的葉子上。

彼此依偎。

而此時,陳羲的腦海里一陣劇痛。他看到的畫面驟然一轉,四周不再是一片大山,而是高空!

他感覺自己身處什麼堅硬的東西上,而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他像是一個嬰兒一樣,連翻身都不做到。他感覺到周圍的風劇烈的吹過,耳朵都有些疼。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往四周看了看,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顆巨大的圓球上。這個圓球之大無法確定規模,但是陳羲肯定自己在這圓球上就如一個沙粒般渺校

從四周的弧度他判斷這應該是個球體,純白無暇。

球體下墜的速度奇快,陳羲下意識的想攥住什麼來穩定自己。然後他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是透明的,他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個靈魂。就在這一刻,他看到太陽的方向一隻手掌伸過來,其巨大甚至看不到手臂的盡頭。

手掌穩穩的將巨大的圓球拖住,但是顯然圓球上的什麼力量讓手掌難以承受,手掌顫抖了一下鬆開,圓球繼續下落。那手的主人似乎被激起了怒意,手掌上散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華,然後又一次將圓球抓祝

陳羲的身邊就是一根手指,如此的巨大。

然後他看到那隻手發力,手背上青筋畢露,硬生生把球體抓著橫移出去,瞬息千里。只一個恍惚陳羲再看時前面是一片大海,巨大的手掌上金光大盛,圓球被砰然抓碎。碎裂成了無數的小的白色棋子一樣的東西,墜入大海。

陳羲墜落下去的時候,看到那手掌心裡有個符文閃爍了一下,絕大部分白色的棋子都被符文封住鎮壓。但是陳羲還看到,大概幾十顆棋子組成了一個人臉的形狀,嘴巴還裂開陰測測的笑著避開了封印,詭異的鑽進了那巨大的手掌之中。

的一聲,陳羲感覺自己墜入大海。

他猛的醒來,發現還在七層塔上。

紫光柔和的灑下來,身上暖洋洋的。青木劍就躺在他身邊,劍身上的綠光讓他感受到了一陣清爽。

陳羲揉了揉眉角,忍不住問自己……他之前經歷的一切,到底是什麼?這些畫面到底是九色石的記憶,還是他自己的?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