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七十八章七天兩境【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七天兩境【加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很清楚自己之前經歷的一切都和頭頂上的紫色珠子有關,不管自己看到的是珠子的記憶,還是看到的自己的記憶,陳羲現在都不得不面對一個很嚴峻的問題……自己在出生之前經歷的那些到底是什麼?

在此之前他似乎遺忘了很多東西,尤其是成為小滿天宗前任宗主獨子之前的那短暫的時間自己經歷的那些事。就好像在這一世和前一世之間的一個斷層,如果沒有今天看到的幻境陳羲可能還會有很多事沒有記起來。不是他記憶不好,相反他記憶好的出奇,而是那段經歷好像被什麼力量刻意抹除了。

之前那些幻境讓他記起來很多事,那墜落的球體,在球體上無助的自己,還有那隻從遙遠天際伸過來的大手。

他忽然之間發現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件事……陳羲已經讓自己適應了這個世界的生活,卻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個世界早已經因他而變!

他現在已經快十六歲了,再過幾天就是他家逢巨難的十一年忌。而他出生之前發生的事他不會對任何人提及,因為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他曾經死過一次,然後靈魂飄到了一個黑暗的地方。就在他無比恐懼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道流光經過,他下意識的抓住那流光卻被帶到了這個世界。

他清醒的時候,就是靈魂處於那個巨大的球體之上。之前在幻境里看到的那些,其實都是他親身經歷過的。後來他的靈魂進入了小滿天宗宗主夫人的肚子里,十月懷胎一直覺得這只是一次出了點意外的投胎,因為他沒有喝下奈何橋上的孟婆湯所以還記得前世的事。

但是,陳羲現在才知道自己遺漏了什麼。

十幾年前,他和一顆巨大的球體一同墜落……而天府大陸上一直流傳著一個故事,十幾年前,天降大星,若是任由大星墜地那麼對於百姓來說便是一場浩劫。大楚聖皇於皇都城出手,化形上千里,單手擎住大星置於東海……這些,陳羲居然忘記了聯繫在一起!

也就是說,他親眼看到了十幾年前大楚聖皇拯救天下蒼生的那一幕。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當時大楚聖皇是以一種怎麼樣的超絕修為將災難化解的。陳羲現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意外的抓住了那顆大星來到這個世界,還是那顆大星本就要把自己送來這裡的?

但不可否認的是,聖皇就是因為這件事而身負重傷。陳羲腦子裡立刻想到了那些白色的棋子,想到了白色棋子組成的人臉,人臉上詭異的笑容。那些白色棋子融進了大楚聖皇的手掌中,然後大楚聖皇就受傷了……

陳羲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眉頭,原來這些事都和自己有關。

那麼,是不是如果他沒來這個世界,大楚聖皇就不會受傷?那麼小滿天宗就不會面對不久之後即將到來的災禍?如果大楚聖皇現在還康健如昔,九個聖皇子誰敢造次?

陳羲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些事他不能說,一旦說出去可能就會招惹來無妄之災。有不少人一定對大楚聖皇如何受傷感興趣,被人知道的話陳羲的處境就危險了。然後陳羲想到了昆崙山,自己難道去過那兒?可是為什麼自己沒有一點印象?

他想到了那些神獸拉著的巨大戰車,想到了那輛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馬車。

他猜,那輛馬車就是神司那輛傳奇的梨木馬車,那麼馬車裡的人是誰也就不用再說。毫無疑問神司首座是強大的,強大到居然可以壓迫崑崙神木。雖然看起來崑崙神木已經元氣大傷,甚至被什麼人或者什麼強大的東西斬斷近乎枯死。可是那畢竟是神物,其力量自然強大。

陳羲看到那些的時候,九色石已經不在石壁上了。也就是說,他看到的是厲蘭封帶回九色石之後的事……陳羲忽然心念一動!

難道,他看到的關於昆崙山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九色石的記憶,而是正在發生的事?

陳羲心裡一動,如果是正在發生的事,說明大楚聖皇真的已經危在旦夕。神司的首座不惜趕去崑崙奪寶為聖皇續命,已經足以證明這些。但是顯然神司的首座絕對不是那顆棋子的對手……陳羲記得大部分棋子都被聖皇鎮壓在東海之下。那麼昆崙山上救了神木嫩芽的那顆棋子,和當年墜入東海的那些棋子有沒有關聯?

陳羲的思緒逐漸清晰,他想到了一個可能……如果昆崙山上那顆棋子就是十幾年前的那些棋子之一,棋子護住神木嫩芽不讓神司首座奪走,不一定是因為棋子和神木有什麼關係,而是棋子不想讓聖皇續命!

棋子是誰的?

誰要殺聖皇?

……

……

陳羲想不到答案,這些事遠遠的超出了他所能猜測到的範圍。雖然已經來到這個世界十五年,可是他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依然很少。天府大陸之大超乎想象,僅僅是一個青州陳羲就覺得比他前世的國家要大上幾倍不止。

而青州僅僅是大楚聖皇治下九衙八十一州其中之一,甚至還不如緊鄰的雍州大。這只是大楚,據陳羲所知天府大陸上還有不少強大的國家。這些國家都是由至強的修行者建立的,雖然大楚聖皇被稱為天府第一強者,可那是大楚人的說法。

陳羲搖了搖頭,他沒有時間繼續想這些了。就算大楚聖皇的傷勢和他有關,他又能怎麼樣?他現在要面對的就是必須好好修行,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然後想辦法救出父母。雖然他有著前世的記憶,但是這一世父母對他的疼愛他無法忘懷。

他做不到若無其事。

陳羲站起來,將青木劍提在手裡。感受著青木劍上的氣息,他再一次施展和,按照道理這本是兩種完全無關的功法,可是竟然能完美的契合。就好像一種是招式,一種是心法。只有將招式和心法放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功法。

陳羲以功法催動內勁,再配合,表現出來的威力立刻增強了不少。簡簡單單的一招直刺,他就能感覺到青木劍上隱隱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呼之欲出。現在他的修為之力還不夠強大,但他相信當自己強大之後這平凡無奇的一招直刺必然威力無窮。

他不斷的練習著,以為根,以為枝葉,將青木劍的威力逐漸發揮出來。幾天之後,一直沒有休息過的陳羲雖然疲憊不堪,但他已經看到了希望。

青木劍一劍刺出,隱隱間有一條游龍自劍上發出。淡青色的龍形劍氣完全按照陳羲的心意而行,無跡可尋。他可以任意控制劍氣的方向和形態,這種垢本就不可能做出預判。

七天

陳羲自醒過來之後沒有休息過哪怕一分鐘,他一直在反反覆復的練著,如果是外人看到的話一定會說他太傻,如果是下面兩層塔修行的那四個人看到的話卻一定會對他充滿敬畏。

因為下面那四個人,最長的一個堅持修鍊了一天就再也不能動彈了。改運塔上懸挂的珠子擴大了修行者的經脈,陳羲靠著遠超常人的毅力忍受著撕裂般的痛苦一直沒有停止。但是下面那四個人卻扛不住這種痛苦……想忍受著劇痛還要不能分心的修行,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但陳羲已經做到了太多的不可能,他最強大的兩種能力一種就是毅力,另一種就是冷靜的精確的計算能力。

這七天來,他的身體就好像一次又一次裂開然後又一次又一次縫補好。如果解釋起來就是身體被豁開幾百條口子然後密密麻麻的用針線縫好,然後再把傷口崩開再縫好……如此反覆七天,估計也沒什麼人能堅持下來。

這七天中,因為陳羲經脈拓寬的速度奇快,所以那顆紫色的珠子不斷的往他體內注入紫色的氣流。其他四個人七天來只被他們所處地方的珠子補充過一次氣流就已經覺得生不如死,陳羲每天補充一次的痛苦可想而知。

七天之後,猶如新生。

陳羲在第七天的時候終於停了下來,他大致計算著時間,估計著距離離開也就是還有一兩個時辰左右。他必須用這一兩個時辰來讓自己恢復,因為極有可能他現在一走出改運塔,看到的就是一場已經開始的惡戰。

小滿天宗對弟子隱瞞了這件事,所以月考照常進行,陳羲他們也如往常的月考前五一樣進入改運塔修行。但是那天小書童說出他們只有七天時間的時候,陳羲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陳羲盤膝而坐,感受到自己的經脈比原來拓寬了一倍不止!也就是說,他現在可以調用的天地元氣比進改運塔之前要強大一倍不止。對於修行者來說,攻擊力成倍的提升代表著什麼?

這七天來,陳羲收穫良多。他不但可以運用自己十一年來都不曾修行過的,還將其融入了。再加上青木劍的細小傷痕都已經被修復,可以想象出去之後陳羲的戰力比之於以前會提升多少!

才坐好沒多久,陳羲就覺得小腹里一陣溫熱,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到來,玄元出現,他又面臨破境了。他喜歡這種感覺,喜歡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只有強大,才能在這個殘酷的修行者為尊的世界里生存,才能完成他的目標。

玄元緩緩的流動全身,一次一次的衝擊他的四肢百海如果有人知道他短短時間內再次破境,只怕會驚為天人。

兩個時辰之後,陳羲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睜開眼看向前方,他的眼神里有一種令人畏懼的光芒閃爍……這一次他又是連破兩境,以一種勢如破竹的勁頭直接進入破虛五品!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