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七十九章對你來說是機會【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對你來說是機會【加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從七層塔下來,到了六層塔之後發現那兩個人已經不在了,在下到五層塔的時候看到四個人湊在一起有些興奮的交流著什麼。他們看到陳羲下來,席萱立刻笑著問修為是不是又精進了……她的話還沒問完就察覺到了陳羲氣質上的變化,話語一頓,然後眨巴眨巴眼睛說了一句:「七層塔真好……」

她能感覺的出來,在進改運塔之前陳羲的修為境界比她還要低。幾個人其實對陳羲奪得頭名都有些不服氣,總覺得陳羲運氣太好。雖然陳羲打贏了關澤那一戰著實漂亮,可人們總是習慣拿對手的弱點來和自己比較。

席萱認為如果自己認認真真的和陳羲打一場的話,陳羲連兩成的勝算都沒有。她進改運塔之前已經是破虛四品的修為,差不了多少就能晉入破虛五品。這次修行七天之後,她有一種隨時都可能破境的感覺。

但是現在,陳羲給她一種強大的壓力。

所以她只能說……七層塔真好。

陳羲笑著和他們打了招呼,還沒說幾句話就看到那個一身白衣的小書童出現。他手裡還是拿著一個八卦盤,看到五個人之後卻不似上次那樣冷冷淡淡。陳羲發現他眼神里有一種掩飾不住的驚恐,顯然是被什麼嚇著了。

「你們跟我出塔,出去之後直接回內宗,不管看到了什麼都不許多問多看,只管儘快回去。回去之後宗門會安排你們繼續修行,記篆…不許多嘴。」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轉動八卦盤,光芒閃爍之後陳羲等人隨著他到了一層塔。小書童快步離開,然後頭也不回的往內宗方向走。他的修為應該不是很高,所以比起速度來五個人自然不會落後。

除了陳羲知道可能發生了什麼之外,其他幾個人都有些迷茫。前陣子內宗隔絕了弟子和外界的聯繫,所以他們家族的人就算想通知他們也沒辦法。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只怕內宗至少有一半弟子會提前撤走。

「發生了什麼事?」

席萱低低的說了一句,她只是很疑惑的自語。那小書童卻回頭狠狠瞪了她一眼,想說什麼,可是又被席萱身後的什麼場面嚇著了,加快腳步離開。陳羲發現他眼神有異,回頭看了一眼後腳步立刻頓篆…

外宗

天空上,至少有幾十個巨大的東西漂浮在那。其中有百米長的戰船,有堅固龐大的戰車,甚至還有一座三層木樓。這些東西靜靜的漂浮在外宗上空,對外宗形成了合圍。陳羲看到那些巨大的東西上人影憧憧,隱隱間還有寒光閃爍。

除了那些巨大的東西之外,天空中更多的是比較小型的東西。也是各種各樣,有車駕,有小船,有轎子。而在這一大片東西之外,有一輛履停在一邊。陳羲看到那輛馬車的時候心裡一動……這輛蔓在七層塔幻境里看到的那輛梨木馬車一摸一樣。

陳羲雖然臉色沒有改變,但心裡著實吃了一驚。

如果他在七層塔看到的畫面不是九色石的記憶,而是九色石一種特殊的能力讓他看到了正在發生的事,那麼梨木馬車的速度實在太過恐怖了。昆崙山遠在數萬里之外,馬車居然這麼快就到了小滿天宗外面!

雖然離著很遠,但是陳羲眼力過人。他看的出來那戰馬似乎有些疲憊,好像還有些許的沮喪。想必是昆崙山一戰,它不敢和那顆白色的棋子對抗傷了自尊。如果這匹馬是當年第一任執暗法司首座寧破斧的那匹拉車的馬,那麼它自然是高傲的。畢竟它親眼見證了寧破斧一人破九門的輝煌。當然,陳羲不認為它就是那匹馬,已經過去太久了。

看來受挫,對於人和畜生都一樣會很鬱悶。

「快走快走1

小書童在前面催促了幾聲,腳步都不停的往前跑。陳羲又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外宗六院每一院都有的木塔上分別站著一個人,他看到了青武院木塔上站著的周九指。那一身長衫隨風擺動,背影顯得有些孤寂。

陳羲忍不住想到周九指在他進改運塔之前說的那番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我的職責就是和宗門生死與共。如果有一天宗門遇到了危險,那麼在宗門滅亡之前我一定已經死去。

這話,敲擊著陳羲的心。

他抿了抿嘴唇,做出一個決定。

跟著小書童,五個人快步到了迷亂森林外面。小書童打開結界後頭也不回的往前狂奔,看得出來這個孩子是真的嚇壞了。也不知道陳羲他們出來之前是不是已經有過惡戰,反正這個小書童是連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五個人心事重重的回到內宗,結果聽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所有人不得離開內宗半步,稍後對他們會有安排。陳羲立刻想到應該是宗門還在和那些人談判,這些弟子就是宗門手裡的牌。一旦外面那些人不再顧及這些牌,宗門也只能放弟子們離開。畢竟外面那些人中,和內宗弟子有關係的不在少數。留著這些弟子,只怕也不是什麼好事。

而陳羲剛要回翠微草堂看看高山青是不是已經被放出來,還沒走就看到一身黑色錦衣的付經綸朝著自己微笑著走了過來。雖然他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沒有一點虛情假意,但是陳羲發現自己有些噁心的想吐。

……

……

「陳師弟,恭喜恭喜。」

付經綸負著手走過來,笑呵呵的對陳羲說道:「現在內宗人心惶惶,宗門長老教習擔心的是小滿天宗會不會被人滅了門,數百年威震青州的宗門能不能熬過這一劫。弟子們擔心的是自己會不會被宗門滅口,畢竟外面的人和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些關係。倒是師弟你好大運氣,不必為這些事操心傷神。」

陳羲問:「為什麼?」

付經綸道:「因為你現在已經是神司的人了……」

他招了招手,兩個身穿黑衣的年輕劍客過來,每個人手裡都捧著一個托盤。一個人托盤裡是一頂黑色梁冠,一塊玉佩,一柄長劍。另一個人手裡的托盤上是一件黑色錦衣長衫,一套雪白的襯衣襯褲。

陳羲看了看這些東西,忍不住問了一句:「百爵大人呢?」

付經綸微笑著說道:「你先去把衣服換了,然後我帶你去紫氣東來閣。咱們撤走之前,百爵大人還有些事要和宗主商議。」

陳羲點了點頭,沒有拒絕也沒有多問什麼,先是回到翠微草堂洗漱,然後把衣服換了。陳羲走到銅鏡之前看了看自己,一身黑衣襯托下,他顯得更加的沉穩帥氣。無論在任何時代,身材好且面貌不俗的男人穿一身黑衣都會顯得很穩重成熟,且有一種內斂的氣質。

陳羲發現自己的梁冠和付經綸的略有不同,付經綸的梁冠上綴著一顆紅色寶石,而他的梁冠上綴著的是一顆白色玉石。這應該就是在神司級別不同的緣故,陳羲記得那付經綸手下那兩人梁冠上也是白色玉石。

他忽然間想起來,在七層塔看到執暗法司的人攻打神木的時候,那些從戰車上一躍而下出劍攻擊的黑衣劍客,梁冠上綴著的都是紫色寶石。也就是說……極有可能那戰死的數百黑衣劍客,級別都要比付經綸高。

由此可見,執暗法司之強大。

陳羲推測付經綸的修為至少在破虛七品,以這種修為應該都算不得執暗法司真正的職權行使者。他又想到了關烈那天在他桌子上以酒寫下的那一行字……心裡立刻就冒出來一股子冰冷。

關烈說世間最陰暗之處便是神司,只那一行字便差不庖醢抵解。

陳羲換好衣服之後直接去了瀑布那邊,一路上遇到不少內宗弟子。那些人看到陳羲身穿黑色錦衣,眼神里立刻流露出嫉妒的表情。他們這些人相當於是小滿天宗扣下的人質,是生是死猶未可知。而他們又都很清楚神司絕不會卷進這場惡戰,所以也就等於陳羲已經置身事外。

他們自覺出身都比陳羲要高貴,可是現在陳羲卻比他們安全的多。在一片複雜的視線中,陳羲到了紫氣東來閣下面。此時執暗法司在內宗的人全都在這,整整齊齊的站成幾排。陳羲也沒有問,自己走到最後面一排一側站祝

他抬起頭往上看了看,希望可以看到那個神秘的神司首座。就在這時候他忽然發現石壁那邊,那個掃地的老人還是如上次那樣穩穩噹噹的走了下來。他似乎是專門來找陳羲的,遙遙對著陳羲招了招手,然後指了指青竹林的方向。

陳羲下意識的看了看其他人,他驚訝的發現其他人全都沒有看到那個老人。每個人都是臉色凝重的站在那,老人就在隊伍前面緩緩走過,其他人卻根本就看不到!陳羲心裡越發的驚疑,但他確定老人應該不會對他有害,沉吟了片刻后他跟了上去。

站在隊伍前面的付經綸看了陳羲一眼,眉頭微微皺了皺卻最終還是沒有說話。他也同樣看不到那個老人,所以見陳羲獨自一人走向青竹林倒也沒有懷疑什麼。

陳羲跟在老人後面進了青竹林之後,忍不住加快腳步追上去:「前輩,為什麼他們都看不到你?」

老人回頭對他溫和的笑了笑,用一種自然而然但卻絕對讓人毛骨悚然的語氣回答:「因為我是鬼礙…又或者,我只是一縷不願意離開這個地方的魂魄罷了。不過你放心,我對你沒有什麼惡意。我已經在內宗很久很久了,從不曾傷害過這宗門裡的任何人,甚至是一草一木。」

「您應該是很久之前小滿天宗的某位前輩吧?」

陳羲試探著問了一句。老人的第一句話確實嚇了他一跳,但是老人的面相慈善,語氣溫和,陳羲很快就又平靜下來。

「算是吧……」

老人站住,看了青竹林外面一眼:「假裝撒泡尿,不然一會兒你怎麼跟他們解釋?我找你來只是想告訴你一句話……要想救出你的父母,暫時不要離開小滿天宗。這次會有一場惡戰,對你來說未必不是機會。外面那些人很貪礙…你要藉助他們的貪念。」

陳羲心裡一震,還想問清楚的時候老人已經消失不見。聲音從遠處飄渺而來,好像直接進了他的腦子裡:「你還是幼兒時候我就經常看著你,內宗骯髒了十一年也該恢復恢復清凈了,這一場惡戰對於小滿天宗未必都是壞事,滌盪了醜陋骯髒留下一片清凈,也不錯。少年郎……你要把握機會。」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