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八十一章互相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互相算計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玉佩打開了一個黑洞,付經綸立刻躲了進去。與此同時靈雷也炸開,一團劇烈的電芒閃爍之後,方圓百米之內的草木全都一片焦黑化為灰燼。電如靈蛇一樣蜿蜒而過,大地為之焦裂。這種威力的東西,遠不是破虛境界的修行者可以抵抗的,要知道青州趙家靈山境初期的高手趙無敬都險些被靈雷廢掉。

電芒閃爍之後,四周空無一物。

距離此地幾百米外,陳羲從一棵大樹後面繞了出來。他往靈雷炸開的地方看了看,眼神里有些許的失望。這一下,並沒有殺了付經綸。就如同上次在趙家一樣,付經綸靠著玉佩的能力躲過一劫。

在陳羲身後,展青緩步走出來,身上還帶著不少泥土,他的臉色看起來很震驚,顯然是被靈雷的威力嚇到了。他還不曾見識過這樣威力巨大的東西,以至於他對陳羲的敬畏更加的濃烈起來。在他看來陳羲太神秘了,神秘到讓人找不到一點了解的方向。

「殺了那人沒有?」

展青問。

陳羲搖了搖頭:「他身上的玉佩是執暗法司的東西,可以瞬間把人送出去一定距離。付經綸太過狡猾,他出手的時候留了餘地,在靈雷炸開的一瞬間逃走了。不過雖然他反應很快,但是我推測靈雷還是傷了他。距離那麼近,他的反應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展青道:「你那日讓我來這雪狐山,一直沒有聯絡,之前突然讓我在這裡做了這些準備就是為了擊殺此人?」

陳羲點了點頭:「這個人必須死。」

他那日在催促展青離開小滿天宗之後,就交代他到雪狐山做準備。在那之前高青樹被小滿天宗宗主關進了地牢,陳羲回到翠微草堂之後發現高青樹本該帶著的定向寶鑒遺忘在家裡。若非如此,陳羲也不至於對高青樹的處境一無所知。

高青樹曾經改造了兩塊定向寶鑒,告訴陳羲可以用這個東西聯絡。高青樹的那塊放在翠微草堂沒帶在身上,所以陳羲對他被關在何處完全沒有辦法了解。但是陳羲在那一瞬間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在去找展青送神獸元石的時候,把那塊定向寶鑒也給了展青。

就在陳羲見過內宗那個老人之後,立刻就做出了決定。他猜到了只要自己說留下來,以付經綸的陰狠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所以他在青竹林出來之前用定向寶鑒和展青聯絡,讓展青在雪狐山上坐了些準備。

展青找到那個地方,見有一條石縫可以通到幾百米外,隨即搬來一塊大石頭擋在石縫前面。然後他在大石頭上做了標記,陳羲到了之後看到那標記,隨即假裝到大石頭後面換衣服,留下靈雷之後從石縫撤離到了這棵大樹後面。

當然陳羲並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付經綸會留下來殺他,但做個準備又不會損失什麼。

陳羲回頭往小滿天宗那邊看了看,發現遠處天空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急速的過來。陳羲心裡微微嘆了口氣,知道自己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靈雷的威力太大,一旦發動必然會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哪怕雪狐山距離小滿天宗百里,但是小滿天宗外圍肯定有那些人留下的哨探。

靈雷發動,小滿天宗外圍的哨探肯定會過來查探。

陳羲看向展青交代道:「不要留在此處了,現在立刻動身前往皇都。我會隨後趕來,現在我必須去找到付經綸。」

展青道:「他修為比你強大,讓我幫你。」

陳羲搖頭:「你現在境界還沒有到破虛,幫不了我什麼。此去皇都一路上你正好可以恢復,到了皇都城之後打聽一下執暗法司在哪兒,在附近找個客棧住下,留下標記。如果打聽不到執暗法司,你就去問最好的客棧是哪一家,我到了皇都城后回去找你。修行者是不會住在客棧的,那是凡人落腳的地方,所以我要找你不難。」

展青知道陳羲說的沒錯,他現在修為太低根本幫不上什麼,所以他也沒有猶豫,點了點頭轉身離開。走出去幾步他又站住,回頭對陳羲鄭重的說道:「我的命是你給的,所以我必須報答這份恩情。在我沒有報恩之前……你不能死。」

陳羲笑了笑點頭:「放心,我死不了1

他看了看身上那塊執暗法司的玉佩,忍不住冷笑。付經綸或許忘了,現在陳羲身上也有執暗法司的玉佩。而執暗法司的人為了方便救援,附近只要有同伴,玉佩就會有所提示。現在受了傷的付經綸就好像一頭受到了驚嚇的野獸,而陳羲則變成了獵人。

……

……

陳羲藏身在一塊大石頭後面,抬起頭看了看。天空中一艘能裝載五十個人左右的蜈蚣船迅速的飛過,船上站著的修行者看起來修為都不弱。陳羲不敢暴露,身子又往下壓了壓。這些修行者來自各大勢力,陳羲無法分辨出這些人的歸屬。就算可以分辨出來也沒有什麼意義,只要被他們發現,陳羲的處境就危險了。

陳羲冒險使用靈雷,本指望可以一擊必殺。但是付經綸太狡猾,居然從靈雷的威力下脫身。等到那艘蜈蚣船從頭頂飛過朝著之前靈雷爆開的地方過去,陳羲離開大石頭,按照玉佩指引的方向追了出去。

就在不久之前,看起來還是他在逃離而付經綸在後面追殺。短短的時間之後,現在兩個人的角色完成了互換。付經綸肯定是受了傷的,所以他現在必須逃走找地方養傷。陳羲選擇留下來第一是為了救出父母,第二就是為了殺掉付經綸,現在機會來了,他怎麼可能放棄現在這樣的機會?

他就好像一個經驗豐富的獵人,順著受傷野獸留下的痕一路追尋。不得不說付經綸真的很有心計,如果是一般人的話第一選擇就是返回小滿天宗。只要他出現在內宗那些人面前,陳羲就沒有機會殺他了。

而且陳羲確定付經綸一定會這樣做,只是付經綸沒有直線逃離,他先是往小滿天宗方向逃了一段,然後又折向北方。往北逃了大概十幾里之後,又往小滿天宗的反方向跑了幾里路,之後折返回了雪狐山。

他兜了一個圈子,最終還是想在雪狐山上甩掉陳羲。他覺得陳羲不會想到自己再回雪狐山,而是會一直往小滿天宗的方向追。

當陳羲繞了一圈又回到雪狐山之後,他看到了付經綸的影子。

付經綸受了傷,本來他的速度和陳羲就相差無幾,受傷之後慢了不少。陳羲幾乎沒有走一步冤枉路,按照玉佩的指引迅速跟上。

當付經綸看到陳羲從後面追上來的時候,顯然臉上有幾分悲憤。他看了看陳羲手裡拿著的玉佩,這才醒悟過來為什麼自己就是甩不開那個傢伙。神司做事極講究團隊配合,所以每個人身上都帶著這種特製的玉佩。這個玉佩非但可以讓他們瞬息逃離,還有一個作用就是求援。

一旦有人受傷,他佩戴的玉佩就會自動聯絡其他人。這樣一來,同伴就能在第一時間確定傷者的位置進行救援。不過這個玉佩的聯絡範圍有限,超過三十里就沒有任何作用。付經綸大意在於,他忘記了陳羲現在已經是神司的人了。

陳羲看到付經綸的時候心裡忍不住一動,他猜到付經綸受了傷,卻沒有想到傷在臉上……付經綸的半邊臉一片焦黑,已經沒有剩下什麼血肉。從他的額頭鼻子到下頜這一條線為分割,半個臉依然白凈俊秀,半個臉燒焦的只剩下骨骼。

陳羲恍然,付經綸一定是在進入黑洞之後因為疑心太重回頭看了一眼,以至於被靈雷傷到。這應該還不是靈雷直接打在他臉上,只是被電芒的溫度烤傷了。若是直接打中的話,付經綸現在已經是一具無頭焦屍。

「陳羲……」

付經綸停下來,剩下的那一隻眼睛陰毒怨恨的看著陳羲:「想不到居然是我被你傷了……不過我不恨你,你我之間本來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之前雖然我幾次對你動了殺念,但你沒有死不是嗎。既然沒有深仇大恨,咱們其實完全可以化解這一切。現在我被你傷成這個樣子,你心裡的怨氣應該也出了吧。」

付經綸收起眼神里的恨意,想笑,但是疼的他臉一陣扭曲:「這半邊臉算是我為之前對不起你所作出的補償,咱們其實可以成為朋友的……歸根結底你我是一類人,都想爬的更高。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針對你,你想想……去了皇都城之後你我都是外來人,肯定會被排擠,想在神司混出頭哪有那麼容易?若是你我聯手,說不定還能打出一片天地。」

陳羲笑了笑:「你說的沒錯,想在皇都城執暗法司混出名堂肯定很難。最好是有一個幫手才行……不過幫手肯定不是你也不需要你提醒,我已經自己找好了。你猜我會不會因為你毀了半邊臉就覺得你失去了威脅?」

付經綸臉上剩下的肉抽出著:「陳羲,不要逼人太甚。你雖然現在佔了上風,但真要是打起來,我相信你也不會全身而退。」

陳羲哈哈大笑:「我已經把你得罪的這麼狠了,還怕再得罪一些?」

付經綸大怒,單手一指。

一柄長劍突然從陳羲背後的草叢裡激射出來,直奔陳羲后心!那劍距離陳羲本就不遠,速度如此之快而陳羲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察覺。付經綸知道自己受了傷可能逃不掉,所以才會故意一點點的放慢速度讓陳羲追上來。

他不敢將速度一下子放慢,而是一點點的慢下來,讓陳羲以為他已經筋疲力荊然後他將本命長劍藏於草叢,只等著陳羲追上來。

之前他對陳羲說,你我是一類人。其實他對自己的算計格外的自負,對陳羲說出那樣的話倒也不是虛情假意。說實話,陳羲的算計讓他感覺到了害怕。

長劍直刺陳羲后心,而陳羲卻沒有任何動作。只需要半個眨眼的時間,陳羲就能命喪當場!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