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八十三章送你去做鬼【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送你去做鬼【求月票】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抬起頭看了看天空中懸停的金色巨鳥,再看向遠處蹲在地上大口吞咽自己手臂的付經綸,他的腦子裡飛速的計算著自己怎麼才能取勝。可是不管怎麼計算,似乎都找不到取勝的那條路。

他不能再用靈雷,神司首座的馬車不知道還在不在。那個叫虢奴的人不知道來了沒有,靈雷使用一次已經是冒險了,陳羲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再用。再者,那神獸元神是丁眉的,陳羲不想將其毀壞……更何況神獸元神不是實體,靈雷未必有用。

金色巨鳥是如此的高傲,它俯視陳羲的時候就如一個王者。陳羲不喜歡這種眼神,但是他看到金色巨鳥就想到了丁眉。

為了丁眉,不會放棄。

陳羲深吸一口氣,站直了身子以青木劍遙遙指向金色巨鳥。就在這一刻,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青木劍上散發出淡青色的光芒,陳羲以為那是青木劍的戰意,可是下一秒,青木劍卻發生了形態上的改變。

青木劍在陳羲手裡逐漸伸長,從劍的形態變成了一根樹枝,枝條上有幾片嫩綠嫩綠的葉子,生機盎然。天空中的金色巨鳥在看到這紙條后立刻就發出一聲喜悅的啼鳴,之前敵對的眼神也消失不見。

它就好像看到了老朋友一樣興奮起來,金光一閃,它化作一隻拳頭大小的金色小鳥飛下來,圍繞著淡青色的樹枝飛行,一邊飛一變發出清脆的啼鳴。它好像是在和樹枝訴說著什麼,感情流露。

陳羲驚異的看著這一幕,腦海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記起,有一次在七陽谷禪宗他和陽照大和尚閑聊,陽照大和尚提起世間神獸。說到過這鳳凰,大和尚說鳳凰是神獸之中幾乎最高階的存在,一旦成熟強大無匹,甚至可以和人間修行的至強者抗衡。

陳羲當時問:「鳳凰在何處?」

陽照大和尚回答:「可遇而不可求,但傳聞鳳凰棲於神木之上,與神木相依相偎。神木便是鳳凰的家,兩者之間存在著不可割斷的聯繫。」

陳羲想到這些后心跳都開始加速,難道陽照大和尚說的神木,正是自己手裡的崑崙青木?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鳳凰雛鳥表現出來的興奮喜悅也就可以得到解釋了。陳羲看到那金色的小鳥歡快的圍繞著青木紙條飛行,然後落在枝條上,伸著頭在一片嫩綠的葉子上摩挲著,就好像在傾訴著離別之情。

陳羲不敢打擾,腦子裡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丁眉。這鳳凰神獸選擇了丁眉作為寄存之體,肯定是和丁眉的體質有關,鳳凰這樣強大的東西,即便隕落再生也不會隨隨便便選擇一個歸處。

而青木劍選擇了陳羲,肯定也不是隨隨便便做出的選擇。扁擔在那個破落院子里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沒有別人可以成為它的主人,它自主的選擇了陳羲。這說明什麼?陳羲進而想到,難道自己和丁眉之間本就有著割捨不斷的聯繫?

丁眉對他表現出來的那種情愫,那種牽挂。他對丁眉的那種親切,那種依戀,難道背後還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陳羲腦子裡迅速的想到了很多事,如果青木劍就是崑崙神木,而鳳凰是棲息於青木之上,那麼當初是什麼人斬斷了巨大的神木,又是什麼人能將鳳凰這樣強大的神獸打敗?以至於數百年後,青木才勉強又發出一條嫩芽,而鳳凰卻只剩下元神寄居於人體?

幾百年前,昆崙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個時候正是厲蘭封去了崑崙,難道神木是被厲蘭封所斬斷,鳳凰是被厲蘭封打的肉身破滅?

就在這時候,金色小鳥對著一片葉子嘰嘰呀呀的說了些什麼,然後很人性化的點了點頭,朝著陳羲叫了幾聲,像是要對陳羲表達什麼,可陳羲完全不明白它的意思。見陳羲不解,金色小鳥顯然也有些急迫,它飛到陳羲面前忽閃著翅膀嘰嘰呀呀的叫著,看起來表情很著急。

陳羲搖頭,表示自己不懂。金色小鳥的一隻翅膀握成了拳頭樣揮舞了幾下,像是對陳羲做出了抗議……

它飛回到枝條上,用毛茸茸的頭顱摩挲著一片葉子,然後轉頭看向陳羲,叫了幾聲像是告訴陳羲一個決定。陳羲還在猜測的時候,金色小鳥身上忽然發出一陣光華,然後它消失不見了。

陳羲連忙去看,發現枝條上多了一個紅色的鳳凰圖案。下一秒,枝條重新變成了青木劍的摸樣,那個鳳凰圖案就在劍身下方。青色的劍身紅色的圖案,竟然有一種無法描述的契合感。

他稍稍楞了片刻,然後忍不住笑起來。

而遠處還在吃自己那條斷臂的付經綸,則是一臉驚駭。

……

……

陳羲在青木劍上感覺到了一絲絲溫熱,那不是青木劍的氣息。金色巨鳥如果真的是傳說中的鳳凰,那麼它選擇容身於青木劍上肯定和陽照大和尚對陳羲講過的故事有關。傳聞鳳凰棲於神木,而這又讓陳羲想到了很多可能。這些可能又都和崑崙有關,和幾百年前崑崙的巨變有關。

但是此時,他先要面對的是付經綸。

「把我的神獸元神還給我1

付經綸忽然咆哮一聲,然後如野獸一樣撲了過來。他的嘴角上還掛著血跡,那是他自己的血。半條胳膊已經被他吃下去大半,這種場面說不出的詭異噁心。陳羲將青木劍一揮,一道劍氣劃過去半路攔住了付經綸。付經綸身子凌空一翻讓開劍氣,撲過來一口咬向陳羲的脖子。

陳羲側身避開,青木劍一轉刺進付經綸的肋部:「那不是你的,是丁眉的。」

付經綸發出一聲完全不是人聲的吼叫,右臂一掄砸向陳羲的腦袋。陳羲發現付經綸此時已經不再是一個人,好像突然之間被什麼影響產生了獸性。

青木劍刺穿了他的肋下,可是他竟然完全不在意。

陳羲皺眉,忽然明白了一些。

付經綸不是天生適合神獸元神寄居的體質,他強行奪走了丁眉的神獸元神,長期以來肯定用什麼方法來壓制神獸元神,這種強行的壓制,必然引起神獸元神的反噬。雖然付經綸沒有被神獸元神控制,但還是被其影響。

漸漸的,付經綸的身體就開始有獸化的跡象。

陳羲的青木劍一刺,看起來他只是刺了一下,但是瞬息之間他其實已經攻了十六招。付經綸的獨臂上開始有鱗片生長出來,他以獨臂破開陳羲的十一招,身上中了五劍。血從他的傷口裡往外淌,他卻渾然不在意。

陳羲發現付經綸的脖子上也開始出現鱗片,兩顆獠牙從嘴裡鑽了出來。也許連付經綸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強佔神獸元神會給他自己帶來這樣的變化。

但他此時已經近乎瘋了,只想把陳羲撕成碎片。

陳羲將功法注入青木劍中,劍氣割破了付經綸的胸口,功法開始侵入付經綸的身體。的神妙之處在於,可以迅速的同化敵人的修為之力然後將其化解。付經綸此時本來就已經傷重,修為之力大幅度的被化解之後動作變得緩慢起來。

但是正因為修為之力的消失,導致他身體獸化的速的衣服被撐裂,露出來的肌膚上非但有鱗片,還有黑色的毛。他不再直立行走,而是蹲下來,變得異常發達的兩條後腿往後一蹬,地面上煙塵激蕩,他的身子迅速的撲向陳羲。

陳羲一劍刺入付經綸的胸口,青木劍從付經綸的後背刺了出來。付經綸不管不顧,順勢將陳羲撲倒然後一口咬向陳羲的脖子。陳羲一拳砸在他下頜上,將青木劍抽了出來。瘋了一樣的付經綸落下之後,又是一口咬下來。

陳羲膝蓋往上一頂,將付經綸頂飛出去。他翻身往前一指,青木劍化作一道流光追上付經綸,從其背後狠狠的刺入。功法開始發威,傷口附近的血脈都被磨滅,付經綸疼的嗷嗷叫了幾聲,反手想把青木劍拽出來,可是劍刺在他的後背,他根本就抓不到。

就在這一刻,陳羲本我虛我轉化。他的大部分修為之力到了青木劍上,五六道龍形劍氣從劍身上繞了出來,有的順著傷口鑽進了付經綸的體內,有的則如繩索一樣將付經綸的胳膊和腿腳纏祝

陳羲眼神一凜,龍形劍氣驟然發威。

噗!

噗噗噗!

劍氣將付經綸的身體絞的七零八落,兩條腿和剩下的胳膊都被撕扯下來。鑽進付經綸體內的那道龍形劍氣從其小腹破開鑽了出來,小腹一破,丹田便毀,殘餘的真氣從小腹的傷口裡往外噴,帶著血霧如噴泉一樣。

付經綸疼的哀嚎起來,身上的獸化逐漸消失。

陳羲一招手,青木劍飛了回來。他縱身到了付經綸身前,一腳踩在付經綸的腦袋上。的一聲!付經綸的頭顱被陳羲踩進了大地之中。

「不要……求你不要殺我。」

付經綸掙扎出來,居然還能嘶吼著求饒。

陳羲冷哼一聲,轉身掠到一側,抱起來一塊巨石朝著付經綸狠狠的砸了過去。付經綸失去了四肢無法躲閃,被大石頭壓住立刻就是血肉紛飛。

「陳羲!你殺了我,不會有好下場的1

他的頭顱露在大石頭外面,居然還能喊出來威脅。陳羲臉色平靜的走過去,蹲下來認真的說道:「我不知道自己將來會是什麼下場,但是我現在很清楚你的下常當初你背叛丁眉的時候就應該知道,自己有一天會遭受報應。」

付經綸的眼神逐漸渙散,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這樣窩囊的死去。他從丁眉那搶來的神獸元神,最終還是拋棄了他,或許這正是冥冥之中註定了的事。

「我……就算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和丁眉1

付經綸咬著牙說出最後一句話。

陳羲站起來,青木劍往下一刺慣入付經綸的腦殼:「那我先送你去做鬼,然後再滅你的鬼魂。」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