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八十六章有個院長叫周九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有個院長叫周九指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百米大船,浮動天空。桅杆之上,一人擎弓。

長弓十米,羽箭亦十米。保護著整個外宗的光幕被這連環三箭壓的凹陷下來一個巨大的坑,陳羲在遠處觀看,那感覺就好像幾根手指按在一個巨大的氣球上,雖然氣球還沒有破,可是這樣按下去早晚都會破開。

「補位1

陳羲遙遙聽到一聲呼喊,然後看到青武院院長周九指騰空而起。一個身影從暗處掠過來接替了周九指的位置,陳羲依稀看出來那人竟然是內宗的那位劉長老。就是月考最後一關的時候,出題的那位老人。

所有人的印象中,那位老人都是有些糊塗有些可愛的老學究。無論怎麼看他都不像是一個正常的修行者,可是在他登上木塔的那一刻,他就如一尊震懾妖邪的神明塑像,威嚴莊重。

陳羲看到周九指凌空而起,大袖飄飄。半空中他伸手一指,結界裂開一道縫隙,周九指從縫隙之中掠了出去。他身形如電,到了結界外面之後伸手抓住一支大箭後手臂一揮,那大箭被他朝著戰船擲了過去。

這大箭竟是比來時速度更快,瞬息之間到了戰船上,直接將一個擂鼓的兩米壯漢釘死,那大箭從壯漢後背切入,卸掉了壯漢半邊身子后又將那面巨大的犀牛皮鼓穿破,但依然去勢不減,接連把戰船上七八個修行者穿死。

陳羲的眼睛驟然睜大,他實在想不到周九指的修為竟然這麼高!他曾經聽丁眉提起過,周九指的修為在靈山境。那日在青武院陳羲見趙無敬對周九指也沒什麼敬意,他主觀上錯誤的判斷周九指的修為和趙無敬相差無幾。

現在看來,趙無敬根本就不是周九指的對手!

周九指踩著光幕往前一彈,身子化作流星一樣,接連將刺在光幕上的四支大箭拔下來,然後擲回戰船之上。第一支穿死了擂鼓的壯漢,第二支擊穿了戰船的船舷,第三支將揮舞號旗的修行者切成兩半,第四箭直奔桅杆之上的那個擎弓漢子。

「來得好1

擎巨弓的灰衣中年人拉開弓弦,一箭射了出去。兩支大箭在半空相遇,砰地一聲撞在一起。一圈肉眼可見的真氣波紋往四周蕩漾了出去,戰船上的修行者立刻被颶風吹的站不穩腳跟。

周九指身形暴射出去,一個恍惚間到了戰船之上。他站在船頭,抬起腳往下一踩。

轟然之間,戰船的船頭向下傾斜,戰船上的修行者一片驚呼,不少人開始攻擊周九指,各種本命武器飛了過去,一時之間流光溢彩。陳羲看的心情難以平靜,周九指竟然冒險出擊,這不符合作戰的常理,可正是因為這樣反而出乎了敵人的預料,這艘戰船上被他立刻攪的亂成一團。

陳羲看到周九指雙手連揮,各種本命都被他的修為之力震了回去。不少修行者被反震回來的本命擊殺,一片狼藉。

站在桅杆上的灰衣中年人大怒,拉弓朝著周九指射了一箭。那箭速度之快難以形容,看起來才離開弓弦就到了周九指面前。周九指卻並不躲閃,伸手將大箭接住後身子轉了一圈消除大箭上的力量,然後一鬆手將大箭放了出去。

旁邊的一艘戰船被大箭直接射了一個對穿。

「我必殺你1

灰衣中年人怒叱一聲,從桅杆上一躍而下。他手腕一翻向下劈出去,那張十米長的巨弓頃刻之間化作了一柄彎刀,直奔周九指頭頂。那樣威勢的一刀,僅僅是看著就讓人幾乎緊張的無法呼吸。

陳羲看到周九指伸手往前一指,一道看起來很細微的黃色流光順著他的手指飛了出去。那流光不過幾厘米長短,距離又遠,即便陳羲眼力驚人也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不過陳羲可以確定那是周九指的本命,只是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東西這麼校

雖然小,黃色流光和巨刀相撞之後,只僵持了片刻那巨刀隨即崩裂,然後恢復了弓形。可是黃色流光上的力度不減,竟然硬生生把那張巨弓劈開!弓斷,弦斷,流光破空而過,直奔灰衣中年人而去。

灰衣中年人顯然沒有料到周九指的本命竟然如此強大,那巨弓雖然不是他的本命,可也是他修行了幾十年的高階功法。這門功法叫做,多年來他仗著這門功法,在戰場上所向披靡。

他見那黃色流光瞬息而至,不敢再大意。從腰畔將掛著的一柄長刀抽了出來,然後簡簡單單卻極霸氣的一刀劈落!

陳羲看到他出刀的時候,就確定了這個人肯定是黃聖堂家族的人。黃聖堂最愛用刀,所以族中子弟大部分也用刀為本命。這個人刀上帶著一種強大的氣息,最不濟也是第三等的本命,是世間了不起的鑄造大師精心打造的兵器。

灰衣中年人對自己這一刀也極有信心,二十年前他隨黃聖堂清剿南蠻餘孽的時候,他就是用這樣的一刀劈死了南蠻大薩滿。他是黃家這一代人中的佼佼者,在大楚軍中也已經做到了神麾將軍。

神麾將軍地位低於聖堂將軍,但是也僅僅是低了一個等級而已。他能有這個地位,靠的就是這幾十年來的征戰。

他的刀,曾經割下過東海群盜首領的頭顱,曾經劈碎過南蠻大薩滿的心臟,曾經把十五年前在冀州作亂的大賊攔腰斬斷。

他的刀,代表著他數十年的榮耀。只是他修行的功法,而刀才是他的本命。

的一聲。

刀斷。

人亡。

……

……

那細小的黃色流光和灰衣中年人的本命長刀相比,就好像一個是一頭大象另一個是一隻螞蟻。所有人都覺得大象一腳就可以把螞蟻踩死,誰想到螞蟻能一口把大象咬死?可是偏偏發生了這樣的事……黃色流光和長刀相碰,僵持了幾秒鐘之後長刀嚓一聲斷開,一截飛上了天,一截還留在灰衣中年人的手裡。

不等灰衣中年人做出反應,黃色流光噗的一下直接鑽透了他的腦殼,從額頭打進去,從後腦飛了出來。緊跟著周九指往前一指,黃色流光飛回來開始在大船上發威。灰衣中年人的屍體落在甲班上之前,黃色流光又擊殺了二十三人!

可陳羲驚訝的發現,大船上那些修行者明知不敵,卻沒有一個人逃走!

他下意識的站直了身子看,因為他處在半山腰,高度比戰船還要稍稍高一些,所以他看的很清楚,在灰衣中年人死後戰船上的其他修行者立刻列陣。這些修行者雖然沒有穿著戰袍,但完全是一副軍人作風。他們五個人為一組,將周九指團團圍祝

隨著為首者一聲令下,他們開始發動進攻。他們面無懼色,訓練有素。一組進攻后第二組立刻遞補上去,一刀一刀砍下,沒有絲毫的間隙。這種作風,令人敬畏。

戰船上,周九指仰天一嘆:「大楚雄兵威震天下,奈何成了別人滿足私慾的刀。你們曾經為大楚立下赫赫戰功,現在卻成了一群-奸佞小人的奴僕!殺!殺!殺1

隨著他連著喊了三聲殺,黃色流光迅速的掠過,一顆一顆的頭顱被流光爆開,一具一具的屍體倒了下去。周九指每向前踏一步,最少有十幾具屍體倒在他面前。可是即便如此,那些士兵還是前赴後繼的向前進攻。似乎在他們的概念中,沒有後退這兩個字!

周九指殺的興起,流光飛旋,屍體翻飛。

短短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大船上數百武士竟是被殺了一個乾乾淨淨。周九指殺盡敵人之後,抬腳往下重重的一踩!

大船發出一聲不堪重負的呻吟,吱呀一聲開始往下掉。

周九指看向裕大聲說道:「小滿天宗立於江湖數百年,從不曾屯貳D忝羌熱瘓醯眯÷天宗可欺,那麼今日便讓你們知道,小滿天宗的每一個人都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心。也讓你們知道,小滿天宗不可欺1

他單腳踩了一下正在掉落的大船,身形如電一般沖向第二艘戰船。

就在此時,天空中有人咳了一聲后說道:「老夫倒是低估了小滿天宗的實力,也低估了你們這些人的鬥志。我本以為只有我大楚雄兵有這樣的意志,想不到江湖中人也是有如此氣魄。」

周九指聽到這番話後身形停住,抬起頭看向遠處。

一艘更為巨大的戰船緩緩的從遠處飛了過來,戰船上一個身穿銀色戰甲的老人迎風而立。他沒有帶著頭盔,所以那一頭白髮和下頜上的白須格外的醒目。這個人站在那,雖然年老,可就如一頭百戰不敗的雄師,俯視人間。

「你叫什麼名字?」

那老人問。

周九指昂然回到:「小滿天宗外宗青武院院長周九指。」

老人似乎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你叫周九指……是因為你的左手少了一根手指。誰又想到,少了的這根手指居然就是你的本命。你不用任何兵器,折斷自己的一根手指養了幾十年殺氣,了不起。」

陳羲聽到這句話才驟然明白,那黃色流光居然是一根手指。

他聽到那老人說道:「我念在你修行不易,所以之前沒有出手殺你。且我也不願意介入小輩人的爭鬥,一對一的打,我家裡的小輩輸了就是輸了。小輩輸了長輩出頭,這是很丟人的一件事。」

老人對周九指說道:「你回去吧,守住陣眼,我來破你的小滿天宗的結界。」

周九指大笑道:「大陣人員已齊,我既然出來,便不會不戰而退,哪怕……你是威震天下的黃聖堂!今日不管我生還是我死,我都要讓你記篆…不後退的不只是大楚雄兵,我江湖中人亦有此等決心。」

老人沉默片刻,伸手往前指了指:「那你就死吧……但我不是黃聖堂。」

也不見有什麼動靜,半空中的周九指忽然身子一僵,然後筆直的從天空墜落下來。與此同時,兩個人從不同的方向朝著周九指墜落的方向沖了出去。

一個是陳羲,他已經顧不上什麼暴露不暴露了,他也明知道周九指凶多吉少,但他總不能讓其暴屍荒野。有些時候有些事,陳羲絕不會退縮。

另一個……是蘇小蘇。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