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九十章九層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九層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一層塔里的屍體看起來根本不是被人殺的,而是被什麼野獸直接撕成了碎片。陳羲看著這血性的一幕,又看向站在石階前的那一排黑甲武士。這些黑甲武士就好像從來沒有動過一樣,冷冰冰的如同石像。

「他們是塔魄。」

老人對陳羲解釋道:「當年厲蘭封建造改運塔,傾盡了畢生心血。因為他建造這塔的時候太過專註,所以他的意志也融進了這塔里。所謂的塔魄,其實就是他當年的一縷意念。他辛辛苦苦建造的改運塔,自然不容許有人破壞。」

陳羲一驚,生撕了幾個接近靈山境修行者的,竟然只是厲蘭封當年修建這改運塔的時候融進塔里的一縷意念。那麼厲蘭封全盛時期,到底有多強大?陳羲無法去想象,他現在差不多可以確定昆崙山那九百九十步直徑的神木就是被厲蘭封斬斷的。

可是那神木如此巨大,厲蘭封只帶回來一截枝條打造成了青木劍,剩下的神木去了哪兒?

「石門是擋不住外面那些人的,堅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攻進來。」

老人繼續說道:「現在內宗亂的一塌糊塗,那些人為了得到神騰可謂費盡了心機。本來我以為他們只是先派遣來一些年輕的修行者探查而已,現在才明白派那些資質不凡的年輕人進來是什麼目的。」

「進來修行的那些年輕人,有十二個人帶著特殊的使命。就在不久之前,這十二個人發動了他們帶著的陣器。這十二件陣器都是靈山境巔峰的大修行者以本命之力淬鍊的,一旦發動就能破壞內宗的結界。所以即便王恨改變了結界不能通行,只怕用不了多久內宗的結界就會被陣器破開。」

陳羲恍然原來小滿天宗的宗主叫王恨,他問:「那些人既然是為了神騰,為什麼要費這麼大的力氣破壞內宗的結界?」

「我之前跟你說過了。」

老人道:「這些人太貪婪,他們要的不僅僅是神騰和九色石,他們還想得到來自無盡深淵的力量。因為厲蘭封為了保護無盡深淵殺的人太多,而國師又不願意將這件事說出去。所以那些人以為無盡深淵裡藏著的不是兇險,而是什麼強大的寶物。」

陳羲忍不住嘆了口氣:「人性巨貪。」

老人點了點頭:「現在沒時間說這些,我必須把改運塔的秘密和九幽地牢的秘密告訴你,然後你在內宗結界破開之後立刻進去,找機會進九幽地牢。界牆守門的那兩個人很強大,只要他們還在那些人一時半會不可能攻進去。你進去之後儘快將你父親救出來,只有他才能發動滿天宗真正的護宗大陣。」

陳羲問:「那兩個老人會放我進去?」

「會的。」

老人道:「我已經和他們打過招呼,他們會放你進塞們兩個一個叫做謝心安,一個叫做范有救,是當初厲蘭封鎮壓無盡深淵的時候收服的忠心部下。所以即便這麼多年過去,他們兩個依然守護者界牆。」

「界牆是什麼?」

「界牆是當年厲蘭封採集了昆崙山石壁上的巨石,加上雍州金沙河裡的金沙建造的圍牆。那牆壁之中鎮壓著當年被厲蘭封所殺之物的魂魄,那些東西都來自無盡深淵,強大兇悍,厲蘭封擊殺了他們的肉身,卻不能滅其魂魄,所以建了界牆將這些魂魄都封印在其中。無盡深淵裡的東西有一個特徵……那就是肉身滅而魂不滅,即便是厲蘭封當年都沒有找到徹底殺死這些東西的方法。」

陳羲驚問:「這世間竟然有殺不死的東西?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

「有」

老人道:「厲蘭封當時沒有找到,不代表沒有。無盡深淵裡的東西遠比人類要強大,厲蘭封窮盡半生之功在臨死之前還是找到了一點真相。我不能告訴你這真相是什麼,因為太過殘酷……如果你救出了你的父親,他願意告訴你的話你就會知道了。」

陳羲真的很好奇,為什麼老人不願意說出來這些。

「你現在要登上九層塔。」

老人抬起頭看了看:「我會教你把一層塔到八層塔的防禦都打開,便是靈山境巔峰的大修行者進來也會被擋住一陣。可塔畢竟是死物,沒有靈魂,所以再強大的防禦也終究有破開的時候。你的時間不是很多,一邊走我一邊告訴你這些。」

陳羲立刻轉身往上走,沒有耽擱一秒鐘。

……

……

隨著一層一層登塔,老人教他把每一層塔的防禦全都打開。陳羲看到二層塔的防禦是一個黑甲戰將,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老人卻說這一個人的戰力遠超一層塔的那九個黑甲武士。

三層塔的防禦是一個玉瓶,陳羲不知道這玉瓶有什麼神效。但是既然能鎮守三層塔,肯定極為恐怖。四層塔是一個劍匣,劍匣是打開的,裡面空無一物。老人告訴陳羲,這劍匣是當年一位滿天宗長老的遺物,十分強大。

五層塔的防禦,是一面青銅鏡。打開機關之後,青銅鏡從牆壁裡面彈出來。陳羲經過青銅鏡的時候,發現鏡子里有一雙眼睛看著自己。他大驚後退,老人卻一瞬間飄過來擋在他和鏡子之間:「不要再看,不然你會魂飛魄散。」

六層塔的防禦是一根麻繩,陳羲實在看不出來這根麻繩有什麼特別之處。就好像在凡人世界的集市上賣的麻繩沒有什麼區別,而且也不知道已經多少年的老東西,看起來用力一拽就能拽段。老人卻說這根麻繩上的力量,足以讓黃希聞那樣的高手頭疼。

七層塔上的防禦,是一滴水珠。

八層塔的防禦,是一縷青絲。

七層塔陳羲來過,八層塔他聽高青樹提起過。此時親自上來才發現這八層塔的非凡之處,按照道理,塔越往上越細,所以塔內的空間越校但是陳羲上來之後才驚訝的發現,八層塔居然寬闊的如同一座大殿。

從這一頭走到另一頭,需要走上至少五六分鐘的時間。這應該是一種很神妙的空間力量,陳羲現在的修為境界還無法掌控甚至無法揣摩這種力量。老人告訴他大滿天宗的神護就在八層塔里做事,為神騰準備食物和衣服。

陳羲想到高青樹說的那些話,忍不住問了一聲:「前輩,高先生曾經說他們不止一次進過八層塔,但卻從來沒有見過神騰的真面目。只是說有一次見到一條巨大的尾巴從上面垂下來,令人畏懼,神騰……到底是什麼?」

「神騰,是最接近神的東西。」

老人回答:「神騰雖然不是神,但傳聞他是神的奴僕。曾經追隨著神開創了這個世界,擁有著遠超這個世界修行者的力量。因為神當年居住於崑崙,神騰也一直留在崑崙。後來神離開了這個世界,卻沒有帶走神騰。」

陳羲忍不住問:「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

老人抬起頭看了看,緩緩說道:「天上有神座,俯瞰人間。大家都說有神而誰也沒見過神,是因為神才不會理會人間的事。我曾經認為世間無神,到了臨死之前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幼稚……」

陳羲下意識的問了一句:「前輩,您當年是怎麼死的?」

老人的神情微微僵硬了一下,然後笑了笑:「都是過去幾百年的事了,我自己都不記得。可能是我活的太久老死的,也可能是被別人殺的。不過我怎麼死的和現在沒有關係,你需要好奇的不是這個。」

陳羲點了點頭,不好再問。

老人看了看石階,似乎有些猶豫:「神騰不喜歡別人打擾自己,所以即便是大滿天宗的神護也只能把準備好的東西放在八層塔。而且神騰喜怒無常,他之所以留下是因為他喜歡九色石。不管是誰他都不在意,所以若是有誰惹惱了他那就只能自求多福……厲蘭封當年確實已經到了很強大的地步,但他卻依然不敢去觸怒神騰,而是搶來九色石引神騰前來。」

「前輩,每一層頂上懸挂的珠子就是九色石?」

「不,那只是九色石的伴生石而已,九色石一直就在九層塔上,除了神騰之外誰也不能靠近。」

陳羲心中記住了這些話,厲蘭封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外面的藥婆和高開闊幾個人的修為應該最少在靈山境五品以上,而老人說當初厲蘭封曾經連殺多個洞藏境界的絕頂修行者,這其中的差距陳羲現在還無法體會。

即便如此強大的厲蘭封,尚且不敢觸怒神騰。

「你準備好了嗎?」

老人問陳羲:「你要去九幽地牢救出你的父親,就必須藉助神騰的力量。上去之後你面對的是無法預知的兇險,而且我也幫不上你什麼。剛才我說過神騰是最接近神的存在,就算是我活著也沒有任何辦法。上去之後,你可能會死,也可能運氣逆天的得到神騰的幫助,這些都是未知的……」

陳羲深深的吸了口氣,問自己對死亡有懼怕嗎?他回答自己說有,即便死過一次他還是懼怕死亡。但是正因為死過一次,他才知道有些感情即便是用死的代價來挽救和維護,也值得。如果真的有神對陳羲說用你性命換你前世家人健康安穩,陳羲可能不會猶豫。

死過一次他才明白,真正捨不得的正是那樣的感情。

「我準備好了。」

陳羲抬起頭,看向石階:「不管面對的是什麼,我都必須上去。如果我死能夠救出父母,我心甘情願。如果我死卻不能救出父母,我問心無愧。」

老人點了點頭:「年輕人,當有這樣的勇氣和擔當。」

陳羲大步上前,登上石階。

高青樹說過,僅僅是見過神騰的一條尾巴都幾乎讓當時的每一個人沒了半條命。陳羲想象中那應該是一種遠比鳳凰還要強大的神獸,人的力量在那種級別的存在面前沒有任何意義。一不小心,就會被神騰打的身魂俱滅。

但他沒有猶豫也沒有後悔,他必須上去。他的精神緊繃著,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他不知道自己會看到什麼,會是一頭怎麼樣巨大的東西。當他登上九層塔的那一刻,他甚至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比呼吸聲還要大。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