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九十一章很冷很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很冷很冷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自從離開小滿天宗內宗之後小心翼翼的做過很多事,比如小心翼翼的乞討,小心翼翼的躲避,小心翼翼的跟著陽照大和尚,小心翼翼的在七陽谷生活,小心翼翼的在青武院做雜役。

但是他從來沒有如今天這樣的小心翼翼,以至於他甚至會猶豫登上最後一級石階的時候步子應該邁多大,用哪條腿。他不知道自己登上九層塔之後會看到什麼,遭遇到什麼,也許自己只來得及看一眼就會死去。

他最終還是按照自己的習慣,在試探前行的時候左腿在前。陳羲曾經看起來有些無聊的測試過自己哪條腿的力度更大些,哪怕只是細微的差別他也會特別在意。當他把左腿邁上去準備邁右腿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左腿有些發緊。

然後他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這一眼心都幾乎從嗓子里跳出來。

左腿上有一個人。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看起來珠圓玉潤的小女孩抱在他的左腿上,抬著頭忽閃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這小女孩也就是四五歲的摸樣,那張小臉圓乎乎的格外的可愛。

最漂亮的便是她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只是這樣帶著一些乞求的看著陳羲,陳羲就覺得自己如果不幫她做些什麼就有愧於心。小女孩生的實在太漂亮太可愛了些,鼓嘟嘟的小臉蛋上帶著一抹粉紅,嘴角上還掛著一點點口水。

吹彈可破的稚嫩肌膚,怎麼看怎麼喜人。

她抬著頭看著陳羲,一雙小手緊緊的抱著陳羲的大腿那麼用力,就好像生怕陳羲一鬆手就會跑掉。

「你是誰……不管你是誰,陪我玩好不好。已經好久沒有人來給我送好吃的,也好久沒有人給我送漂亮的娃娃衣服了。藤兒覺得真無聊,你是來給我送好吃的嗎?還是來給我送漂亮衣服的?」

陳羲張了張嘴,尷尬的回頭看了一眼老人。

小女孩順著他的視線看向後面,然後特別禮貌客氣的說:「鬼魂老爺爺你好,你也是來給我送好吃的和漂亮衣服的嗎?」

老人咳咳了兩聲,看起來也有些尷尬:「想不到幾百年過去,神騰的力量已經削弱到了這個地步。我上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她還是一個美貌絕倫的少女,現在竟然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娃娃……」

陳羲心說老人家既然你以前見過神騰,為什麼在下面的時候不告訴我?這種毫無準備的被一個小女孩抱住,哪怕是被一個如此可愛的小女孩抱住也是會嚇死人的。

「我好像見過你,記不清楚了。」

小女孩看著老人微微皺著好看的眉頭,想了一會兒后搖了搖頭:「不想了,反正也想不起來……這個大哥哥,你到底有沒有給我帶好吃的來?」

陳羲下意識把手伸進收納袋裡摸了摸,摸索了好一會兒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來一塊已經發硬的麵餅:「這個……這個本來是我為自己準備的,我擔心可能在某個地方被困很久,拿來補充體力的,是用……」

小女孩一把將麵餅搶過來咬了一口,然後咧開嘴:「好難吃……裡面放了凝神草還有冰魄,哪有人把這些東西放進吃的里埃雖然我是個小孩子,可是你這樣糊弄我你良心上過得去嗎?」

陳羲:「咳咳……我都說了這是我擔心自己在某給地方被困,體力消耗嚴重而且精神無法集中的情況下吃的。」

「你不是給我送好吃的來的,那麼你帶漂亮衣服了嗎?」

小女孩很失望的把麵餅塞進陳羲手裡,可她卻很禮貌的沒有把吃下去的那口啐掉,皺著眉頭咽下去,可愛的小鼻子上都出現了兩條小小的皺紋。

陳羲搖了搖頭:「我沒有帶好吃的,也沒有帶漂亮衣服,我上來是想求見神騰的。請問,你是神騰的什麼人?可以讓我去見他嗎?」

小女孩看怪物一樣看著他,然後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你看起來已經成年了吧,怎麼還這麼傻乎乎的啊,看來個頭大小和聰不聰明真的沒有關係呢。我都說了我叫藤兒,那麼神騰自然就是我埃你既然是來求見我的,難道就沒準備什麼見面禮?」

老人連忙說道:「來的比較匆忙,而且他身後有人追殺他,所以能不能先請你幫個忙,然後你想要什麼我們立刻去給你找來好不好?」

小女孩嘟著小嘴:「不好不好,一般這樣說你先幫我,我會好好謝謝你的都是騙子1

陳羲道:「我真的不是騙子……我保證以後會為你找來好多好吃的和漂亮衣服……不過你這麼小,要那麼多漂亮衣服幹嗎埃」

「給娃娃穿埃」

小女孩伸出手攥著陳羲的小拇指,拉著陳羲往前走:「來,我帶你看看我的娃娃。」

……

……

陳羲感覺小女孩的手掌心有些冰涼,還有些微微的潮濕,那是她的汗水,可是為什麼她的汗水都是涼的?她拉著陳羲一直往前走,走到裡面之後陳羲才發現九層塔原來這麼大。八層塔已經大的超乎陳羲的想象,九層塔看起來比八層塔至少大三倍。

那些合抱粗的漢白玉柱子能有五米高,上面雕刻的花紋繁複且精緻。大殿的地面看起來好像是用金磚鋪成的一樣,走在上面甚至有些打滑。進來之後陳羲就看到了一大片人……準確的說那不是人,而是雕塑。

至少有幾百個白玉雕刻而成的女子,各種形態的都有。每一個都是那麼的婀娜多姿,看起來美艷絕倫。而且每一個女子的面容看起來都不相同,真想象不出雕刻這些白玉雕像的人到底見識過多少絕色女子。

最主要的是,這些白玉雕像身上都穿著很漂亮的衣服。

「這些都是我的娃娃。」

小女孩興奮的說道:「我沒事的時候就喜歡給她們換衣服,她們穿上這些衣服就變得更漂亮了。可是已經有一陣子沒人來給我送好吃的和漂亮衣服了,我雖然脾氣很好可還是有點生氣呢。本來每隔幾天就有人來的,我就偷偷的在拐角處看著他們,其實我很想讓他們上來陪我玩,可是很多很多年前有個人對我說,我不能隨隨便便見人,不然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她皺著小眉頭很努力很努力的去想,可是什麼都沒有想起來:「我忘記跟我說這些話的人長什麼樣子了,也忘記他說的不好的事是什麼事了……大哥哥,我是不是也挺笨的?」

陳羲搖頭:「不是,只是過去的太久。人們都一樣的,過去的事太久就會遺忘。」

小女孩貌似是聽懂了,點了點頭:「我只是覺得自己越來越笨,很多事都記不住了。」

老人在陳羲腦海里說道:「神騰的力量都被九幽地牢抽走鎮壓無盡深淵,幾百年過去,雖然有九色石彌補,但是她已經比最初的時候虛弱的太多太多。我擔心如果再過一些年,她會變成一個嬰兒……然後……」

後面的話老人沒有說出來,但是陳羲的心裡卻猛的一疼。他不知道神騰到底是什麼,但是現在面前這個小女孩如此的可愛如此的讓人心疼。他知道老人的意思,也許再過一些年神騰就會被九幽地牢徹底榨乾了力量而死去。

「你不要在他腦子裡說話,反正你說的我都能聽到。」

小女孩看著老人認真的說道:「我快要不喜歡你了。」

老人連忙搖頭:「我……這個……好吧。」

陳羲問老人:「有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替代她?」

老人搖了搖頭:「如果有的話,我……唉,現在看來無盡深淵的力量還是太過強大了,就算是以神騰的力量都不可能永久鎮壓。不過想想也是,無盡深淵中鎮壓著的是數不勝數的東西,而神騰只有一個。」

小女孩哼了一聲:「我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我可以感覺到這個地方下面有一座倒立的塔,倒立的塔把我的力量不斷的抽離出來,從塔尖釋放鎮壓著一些好噁心的東西。我知道,如果我想走就走了,可我捨不得它們……」

她抬起頭,看向屋頂上懸挂著的九顆石塊。每一顆石塊大概有拳頭大小,顏色各不相同。九種顏色是由淺變深,排列成了一個彎月的形狀。

「它們很漂亮,對不對?」

小女孩看著陳羲認真的說道:「我只記得自己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它們了,因為它們可以給我溫暖。有時候我會覺得特別的冷特別的困,但是只要它們還在,我就能找到一點點溫暖。我經常會迷迷糊糊的睡著,每一次都是它們把我叫醒。」

陳羲覺得心越來揪的越緊,他看向老人,發現老人的臉上有一種難以掩飾的愧疚。當老人發現陳羲看自己的時候,迅速的把臉轉了過去。

小女孩走到一邊坐下來,晃蕩著兩條小腿:「我現在越來越矮了,給這些娃娃換衣服都要搬著小凳子才行。」

陳羲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於是看到了她所說的小凳子……那是一整個白玉雕成的高台,能有五米見方,一米高,看起來最不濟也有萬斤。這個小凳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搬起來的……

「你們能不能不要急著離開?」

小女孩看著陳羲很認真的說:「我真的很無聊,我已經把所有的衣服都給每個娃娃換過一遍了,不是……我不記得換過幾遍了。」

她伸手指向不遠處一個還沒有雕刻完成的白玉女子:「那個是我還沒做完的娃娃,可是我真的記不住太多太多事,我記不起來該給這個娃娃刻什麼樣的臉。我只記得曾經有個特別美的大姐姐,她有一千種容貌,每一種都那麼漂亮。我以前肯定是記得這一千種容貌的,但是現在我做到一半的時候發現自己想不起來了……」

「我在想……」

她有些失神:「如果我有一天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我是不是就會死掉?每天在這裡,被抽走力量的時候就會特別冷。我想找個人抱抱,但是娃娃們的身上都太冷了……」

她有些笨拙的爬上一個白玉雕像的懷裡,陳羲發現那個雕像的姿態就是懷抱著孩子的摸樣。小女孩爬上去之後縮在雕像懷裡,如依偎在母親懷裡熟睡。雕像的臉是向下的,就好像在唱著搖籃曲哄孩子快快睡覺一樣。

她躺在雕像的臂彎里看著陳羲說:「這樣抱著我的感覺很好很好,但是她好冷我也好冷。」

陳羲感覺自己的心疼的厲害,就好像被刀子剜了一下。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