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九十二章終要面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終要面對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伸出雙手將小女孩從雕像上抱下來,抱在自己懷裡:「冷,是因為這些石頭都是沒有溫度,它們無法讓你感覺到暖和。石頭冷硬無情,現在覺得好些了嗎?」

小女孩把臉在陳羲懷裡蹭了蹭,有一點點口水蹭在了衣服上。她似乎很驚訝於陳羲懷裡是溫暖的,這是一種她從不曾體會過的感覺。也許在她的印象中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人這樣抱著自己,只是她已經特別模糊了。

她感受著陳羲身上的溫度,覺得自己特別喜歡這種感覺。這和縮在白玉雕像懷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那種自己幻想過很多很多次卻無比陌生的感覺,終於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大哥哥……你可不可以讓我多靠一會兒?」

她在陳羲懷裡呢喃:「這種溫暖就好像九色石帶給我的差不多呢,可是九色石總是在我睡過去的時候才會用光來暖和我的身體。我感覺自己迷迷糊糊的,想要去觸碰它們,可又擔心自己會一不小心把它們碰壞……大哥哥我不會亂動的,這樣就不會碰壞你了。」

陳羲的鼻子有些發酸,別過頭不敢看小女孩的眼睛:「你放心吧,大哥哥不會被你碰壞的。」

「你打算帶她離開?」

老人忍不住問了一句。

陳羲點了點頭認真的回答:「是1

老人有些急切道:「可是一旦神騰離開了改運塔,那麼就極有可能造成無盡深淵裡那些東西出來。那些東西的強大是你不了解的,你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怎麼出現,對於天府大陸來說這就是一場災難。」

「厲蘭封1

陳羲忽然叫了一聲:「你說的可能都對,但你問過她願不願意了嗎?1

這一聲喊,老人顯然表情變了一下。

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似乎是想逃避什麼。過了好一會兒,老人看向陳羲竟是有些恐懼:「我不是厲蘭封……我只是……我只是那些年他在內宗時候留下的影子。又或許只是他對滿天宗太過於留戀,所以聚而不散的一抹殘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我有一些他的記憶,可是我太殘破了。如果不是你提起來,我一直不敢面對這個名字。」

陳羲抱著小女孩輕微的搖晃著,小女孩竟是在他懷裡睡著了。

「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沒有告訴我?」

陳羲問。

老人猶豫了好一會兒,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你說我是厲蘭封,我也無法反駁什麼。但是我不是完全的他,所以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我自己知道的也不多。隨著時間過去的越久,我也越來越虛弱。」

他掃了一眼滿屋子的白玉雕像,又看了看熟睡的小女孩:「可能當初真的是厲蘭封錯了……他只是想保護天府大陸的人,只是想避免那場災難。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力量遠不夠鎮壓住無盡深淵,所以他才不得已去了崑崙。」

陳羲問:「為什麼他不將這件事公之於眾?應該不止他一個人想要保住天府大陸。」

「你不懂1

老人有些激動的說道:「你根本不知道無盡深淵裡那些東西是怎麼來的,一旦將這件事公之於眾,那麼就會無限的增加無盡深淵裡那些東西的力量1

「我是不懂,那你就告訴我1

「我……」

老人頹然的垂下手,他看了陳羲一眼,然後緩步走到一邊坐下來,看起來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氣:「這件事告訴你可以,但是你要跟我保證,不能再泄露出去。一旦被所有人知道無盡深淵的秘密,尤其是被普通百姓知道無盡深淵的秘密,那麼災難只怕立刻就會到來。到了那個時候,這個世界上的絕大部分人都會死。」

「到底怎麼回事?」

陳羲追問:「你之前說過厲蘭封沒有找到答案,看來是你騙我的?」

老人點了點頭:「是的……是我騙你的。厲蘭封在臨死之前其實找到了答案,正因為這答案太過恐怖,所以他不能說出去。」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語氣格外沉重的說道:「我即將消失,離開這裡之後我會盡我最大的力量保住滿天宗,助你救出你的父親讓他開啟滿天宗真正的護宗大陣。那大陣的力量源自於崑崙神木……厲蘭封當年斬斷了神木,將其大部分用於製作護宗大陣,其實為的就是以防萬一。萬一神騰的力量也不足以鎮壓住無盡深淵,那麼護宗大陣就是第二層壁壘。」

「你的青木劍,就是開啟大陣的鑰匙。」

……

……

陳羲靜靜的聽著老人說話,老人的每一句話都敲擊著他的內心。從小到大,陳羲從來沒有這樣震撼過。老人所說的一切都超乎了他的想象,那是一種他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出來的可怕。而這種可怕竟然真的如老人所說,一旦傳播出去就會演變成災難。

「人心裡,都住著一頭妖獸。」

老人的語氣格外的悲涼,神情落寞孤獨:「厲蘭封意外的發現了無盡深淵,他一開始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一直到他看到無盡深淵中那些可怕的東西之後,他才意識到災難可能很快就會到來。」

「他開始尋找阻止這災難的辦法,後來他聽說昆崙山上有幾件神遺留在人間的至寶。一件是神木,一件是九色石。而得到這兩件東西,就有可能將那場災難化解。神騰是神的僕人,這只是一種傳說。神騰強大到不可戰勝,而神騰離不開九色石的原因是……因為神的離開,神騰得不到神輝的庇佑,就只能靠九色石來維持。」

「厲蘭封打探到這一切之後就去了昆崙山。在那裡,他看到了神木和九色石。而要想得到這兩件東西,就必須戰勝守護著神木的神獸……鳳凰。」

老人緩緩的舒了一口氣,那一段過往似乎也無法讓他平靜:「他經過幾天幾夜的惡戰,終於戰勝了鳳凰,然後斬斷了神木,挖掉了九色石帶回清量山。」

陳羲心裡一動,心說原來鳳凰真的是被厲蘭封所殺。只不過那樣強大的神獸,雖然肉身破滅但神魂還在。只不過想要恢復過來太難,如此一來鳳凰才會一直不斷的選擇合適的人作為元體,培固自己的元神。到了丁眉,也不知道是第多少個鳳凰的元體。

「既然神騰離不開九色石,為什麼她當時沒有阻止厲蘭封?」

「厲蘭封觀察了很久,發現每隔一段日子神騰就會陷入沉睡。可能是因為離開了神,神騰變得虛弱了不少的緣故。他在確定了神騰沉睡之後才出的手,然後帶著九色石回來,耗費半數修為修建了改運塔和九幽地牢。」

陳羲道:「神騰睡醒之後發現九色石沒了,所以就立刻找來。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她沒有帶著九色石回到昆崙山?」

老人嘆了口氣:「其實當年的神騰就已經很虛弱了,她已經記不住太多東西。厲蘭封當時也很擔心九色石被神騰帶回去,所以用神木建造了護宗大陣。他本打算用神木的力量禁錮住改運塔,一旦神騰進來就出不去。可是他終究還是低估了神騰,改運塔和神木的力量加起來也遠遠不夠束縛住神騰的。」

「不過,他後來發現,神騰已經有些迷糊不清了。當時的神騰變化出來的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好像對人很新奇。似乎她很少見到人,甚至對人還有一點點恐懼。厲蘭封就騙她,說這裡是神為她建造的新家,如果離開這裡或者告訴別人這個秘密,神就會拋棄她……」

老人歉疚的看了一眼小女孩:「她是如此的單純,就這樣相信了厲蘭封的話。她不知道,厲蘭封要藉助她的力量鎮壓無盡深淵。」

陳羲忍不住問:「無盡深淵裡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老人回答:「我剛才說了,人心裡都住著妖獸。你可能沒有理解這句話……每個人都有兩個自己。不管是修行者還是普通人都一樣,都有善念和惡念。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純善的自己,還有一個純惡的自己,那純惡的自己就是妖獸。」

「越是善良的人,其實藏在心裡純惡的一面就越可怕。無盡深淵,就是收集這些惡念的地方。人心的那些邪惡被無盡深淵吞噬,然後就出現了那數不勝數的強大東西。換句話說……無盡深淵裡的東西對應著人世間的每一個人。」

陳羲問:「為什麼不能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

老人道:「本來厲蘭封也是想請求其他大修行者來幫忙的,可是後來他發現,那些大修行者在無盡深淵中也有自己的對應獸。而大修行者的對應獸,更加的強大。最可怕的是,那些對應獸可以靠吸收人的恐懼而增強力量。一旦這個消息散布出去,那麼無疑就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恐慌。而恐慌爆發,無盡深淵裡的東西就會變得無比的強大,最終出來為禍人間。」

陳羲大驚:「那豈不是無解?」

老人點了點頭:「厲蘭封發現了這個秘密,卻最終沒有找到化解這些的辦法。我只知道這麼多,我只不過是他殘存在內宗里的影子而已。」

陳羲喃喃自語:「一個人心裡的邪念,就會在無盡深淵中出現一個對應獸。也就是說每一個人無論修行者還是普通人,在無盡深淵中都還有另一個自己。而這個自己,又比本體還要強大……那麼無盡深淵其實和改運塔與九幽地牢的關係一樣,和這個世界是一個鏡像。無盡深淵裡反映出來的,是人的邪惡。」

無解

他茫然的看向老人,真的找不到一點破解的辦法。

「咱們該走了。」

老人看了一眼小女孩:「我不會阻止你帶她離開,她已經虛弱到堅持不了多久了。即便她還留下,最多半年無盡深淵裡的東西最終還是會突破九幽地牢。現在我指點你去救出你的父親,開啟神木大陣。神木大陣最多可以堅持五年左右的時間,這還是不出現變數的情況下……厲蘭封已經為天府大陸的人做的夠多了,神騰付出的也夠多了,接下來……也許真的是輪到人們自己面對這場再難的時候了。」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