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九十三章再入九幽地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再入九幽地牢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把小女孩放下來,輕輕的把她搖醒。小女孩揉了揉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陳羲嘟著嘴說:「好小氣,讓人家多睡一會兒都不行。不過你是個好人呢,所以你說吧,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我的力量已經不是很強大了,趁著還有一點點你快點說吧。」

陳羲搖了搖頭:「我現在要帶你離開這,你想去哪兒?」

小女孩變得茫然起來,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掛在大殿屋頂上的九色石:「我不想離開這,沒有了九色石我可能很快就會陷入沉睡。」

「一起帶走。」

陳羲把扁擔召喚出來往地上一戳,將扁擔放大站在上面,扁擔變成有半米粗細的,陳羲站在頂端讓扁擔變長,一直延伸到大殿頂部,他取出匕首想把九色石撬下來。可是不管他怎麼弄,九色石就好像和大殿融為一體一樣根本撬不下來。

「大哥哥你好笨噢~青木這一枝選擇跟著你一定是迷糊了吧?」

小女孩笑起來,眼睛彎成了兩條漂亮的月牙兒:「其實不用這樣的,我可以把這裡都帶走。可是我記得有個人對我說,離開這裡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來著……到底是什麼事呢?」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使勁的想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很失望的搖了搖頭:「我想不起來了。」

陳羲從上面下來對她說道:「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你放心吧。不過你怎麼才能把這個大殿整個帶走?這不是九層塔嗎?難道要把這一層塔整個搬走嗎?」

「這不是九層塔,這是我在這裡自己開創出來的空間。」

小女孩的情緒轉變的很快,提到這個就變得有些小興奮:「雖然我現在的力量已經很小很小了,但是我還是可以隨意變化這個空間的大校因為我開創這裡的時候還是比較厲害的,只需要注入一點點力量就能讓這裡有所變化。」

她看了看陳羲身上,然後撅著嘴:「好可憐,你身上連一件像樣的空間寶物都沒有。」

她把手伸進自己衣服的小口袋裡摸索了一會兒,掏出來一件東西看了看然後隨手丟掉:「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咦?為什麼我每次想找什麼東西都找不到呢,不想找的時候卻總是看到。」

她的小口袋裡面好像有掏不完的東西,一些小鎚子之類的東西被她丟的到處都是。看得出來,這些都是她用來雕刻白玉雕像的工具。可是站在一邊的老人的臉色卻顯然變了,他蹲下來看了看那個小鎚子后忍不住低呼了一聲:「這個……最起碼是第三等級中最高階的本命,好像是五百年前鑄造大師周鷗的傑作。」

「這個好像是七百年前鑄造大師段小器做的銀月彎刀。」

「這個居然是琥珀淚。」

他抬頭看向陳羲:「她隨隨便便丟掉的這些東西,隨隨便便放在外面江湖上都會引起一番血腥搏殺。」

陳羲笑了笑,將那些東西都收集起來放在小女孩身邊。這時小女孩終於找到了她要找的東西,是一枚黑色的戒指。這個戒指就好像是用某種黑色的玉石做成的,渾然天成。她遞給陳羲說道:「這個……我忘了當初怎麼得到的了,也忘記叫什麼了,不過反正我留著也沒什麼用,送給你吧。你可以把整個大殿放進戒指里,我也可以進去,我想出來的時候或者你想讓我出來的時候,就用心和我說話。」

陳羲尷尬的笑了笑:「怎麼用心說話?」

小女孩嫌棄的看了他一眼,走過去把戒指戴在陳羲的左手上。戒指雖然不是特別細小,但陳羲的關節比較大,只有小拇指可以戴進去。小女孩給陳羲戴好之後說道:「我在這個戒指上留下了符咒,只要你心裡想到我的名字,叫一聲藤兒我就會答應你了。即便是我不出來,也可以和你說話。」

陳羲覺得自己手指上戴個黑色的戒指有些幼稚,但是又沒有別的辦法。他看了看戒指問:「怎麼讓你進去讓你出來?」

「想啊!笨蛋1

小女孩揮舞了一下小拳頭:「我真不知道跟你走是不是對的,萬一你笨死了我還要找下家好麻煩呢。」

陳羲:「咳咳……那咱們走吧。」

他心念一動,整個大殿忽然搖晃了幾下,陳羲往後退了幾步發現四周的環境變了。大殿消失不見,四周是灰黑色的牆壁,空間不是很大。這應該才是真真正正的九層塔,小女孩和整個大殿都不見了。

就在這時候,陳羲感覺腳下猛的一震顫抖,然後似乎聽到了什麼可怕的聲音傳進耳朵里。老人的臉色一變,指著外面說道:「快去八層塔我帶你離開,神騰不在繼續提供力量,九幽地牢只怕堅持不了多久了。你必須儘快把你父親救出來開啟神木大陣,沒有神騰,九幽地牢最多堅持一個時辰。」

……

……

厲蘭封的殘影指點陳羲到了八層塔,在八層塔的一個角落處找到一個暗門。這個門如果不是老人告訴他,絕對無法發現。陳羲打開門進去,發現竟然是一條空間通道,可以直通內宗。

陳羲現在明白老人是怎麼出來的了,在二層塔遇到老人的時候問過他,可他沒說。陳羲知道老人還存著一份小心,至於他小心的是什麼陳羲卻無從推測。一人一魂穿過空間通道,再出來的時候是內宗的後山。

陳羲立刻想到了高青樹所說的大滿天宗,然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丁眉,他忍不住問老人:「大滿天宗是不是就在這附近?為什麼我沒有看到,丁眉還好嗎?」

老人微微嘆息一聲:「大滿天宗在十年前就已經物是人非,當初的十二神護分別離開,留下的不過兩三人而已。丁眉被葉教習帶著來到後山之後不久,大滿天宗的宗主就帶著她們離開了。」

陳羲一驚:「這種時候,為什麼大滿天宗的宗主要離開?」

老人搖頭:「我不知道。」

陳羲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在滿天宗遇到如此危險的時候,大滿天宗的人會悄然離開。丁眉到底去了哪兒?她勺有沒有徹底清除?

老人似乎是感覺到了陳羲的擔心,安慰道:「放心吧,丁眉的毒已經解開。我想應該是大滿天宗的人不想卷進來,所以暫時離開。丁眉的體質特殊,大滿天宗的宗主對她格外重視,所以她不會有事的。」

陳羲點了點頭,心說只要丁眉安全就好。暫時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遠離危險陳羲也能更放心些。

面前沒有什麼建築,不過老人告訴他離這裡不遠有個山洞,大滿天宗的人就住在山洞之中。陳羲順著老人指點的方向看了看,卻什麼都沒有看到。老人說那山洞有結界守護,從外面根本就發現不了。

他們沒有多停留往內宗趕,走到半路的時候陳羲看到十二道很濃烈的氣息從內宗方向升起來,直破雲霄。那是一種絕對恐怖的氣息,遠非現在的陳羲可以觸及。這十二道氣息如同十二根巨大的光柱,以一種奇怪的陣型排列。

老人的臉色一變:「快走,器陣已經發動。內宗的結界堅持不了多久,你必須在那些人殺進來之前進九幽地牢。一旦他們比你快,你就沒什麼機會了。」

陳羲點了點頭,用最快的速度往內宗那邊疾掠。剛到瀑布的時候,陳羲就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搖搖晃晃往這邊過來,顯然受了重傷。這個人臉上也都是血,依稀還能辨認出來居然是戒律堂的唐古。

陳羲立刻過去扶著他:「你怎麼樣?是誰傷了你?」

唐古勉強睜開眼,看了看陳羲后艱難的說道:「那十二個人帶著陣器進來,掌座帶著我們去強攻,可是陣器實在太過強大,那十二個人就如被什麼東西附體一樣,修為暴漲。我被其中一個所傷,掌座讓我暫時撤下來去紫氣東來閣求援。」

陳羲心中大怒,現在內宗也遇到了危機,結果只有戒律堂的人在拚死一戰。內宗宗主王恨和大部分教習都沒有出現,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擔任宗主?

老人冷笑道:「他本是內宗的棄徒……當初他因為修行邪門功法被你父親逐出滿天宗,結果和執暗法司的人勾結殺回了內宗。當初參與決定將其逐出的教習和長老,多半都被他所殺。其他的人因為懼怕執暗法司,沒有人敢反抗。尤其是陳地極陳天極兩兄弟,在你父親被困的時候,他們兩個倒是沒少為王恨出力1

陳羲的拳頭猛的攥緊,抬頭看了看紫氣東來閣。

「都走了,你去那裡也求不到人的。」

老人對唐古說道:「他們在將結界封死之後,就從別的的地方離開了。內宗有一條密道直通清量山外面,現在說不得他們已經在幾百里之外。」

唐古張了張嘴,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他憤恨交加,實在沒有想到宗主居然會棄了宗門逃走。

「掌座呢?」

陳羲問。

唐古道:「還在奮力攻打陣器。」

陳羲將唐古放下,從收納袋裡取出一些七陽谷的傷葯給他喂下,然後讓老人照看,他轉身往器陣那邊掠了過去。離著還遠,就看到一身殘破紫袍披頭散髮的陳叮噹還在瘋了一樣的攻打陣器,他身邊的戒律堂執法者也已經所剩無幾。此時那十二個發動陣器的年輕人已經不再殺人,而是每人守著一件陣器好像是陷入了沉睡一樣。

可是即便如此,以陳叮噹的修為對陣器沒有任何辦法。他顯然也受了傷,器陣的反震之力太過強大。

「掌座!不要再打器陣,跟我去九幽地牢,我有辦法救滿天宗1

陳羲離著還遠就喊了一聲,陳叮噹回頭看了一眼后哈哈大笑然後又勃然大怒:「我就知道你這個小子不會有事,白白害老子擔心了一陣子!你他娘的不是跟著執暗法司的人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老子辛辛苦苦保護你,你卻自己跑回來送死1

陳羲心中感動,其實他已經猜到陳叮噹就是高青樹說的那個人了。

「我能救出父親,需要你幫我。」

他吼了一聲。

陳叮噹倒是乾脆,扭身就走:「走!我跟你去1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