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九十六章血烈長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血烈長槍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一條一條的青色氣流從九幽地牢的頂部向外流淌出來,這些氣流看起來很有規律。就好像有幾百條絲帶垂下,然後迅速的融進九幽地牢的牆面之中。這些氣流源自青木劍,劍身上發出一聲錚鳴,遇到了親人一般的喜悅。

緊跟著九幽地牢就開始出現一陣陣的晃動,巨大的塔身外面磚石開始掉落下來,碎石紛落掉進無盡深淵之中。陳羲他們在塔身裡面看不到,卻發現塔身內部的灰黑色牆壁逐漸變了,呈現出一種原木的顏色。

「九幽地牢和改運塔,就是神木所造。」

老人看到大陣開啟,忍不住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當年厲蘭封帶回來幾乎一整棵神木,以整木雕刻出來改運塔和九幽地牢。其實改運塔和九幽地牢根本不是什麼鏡像,本來就是一個整體。

陳羲聞言心裡一驚,忍不住問:「神木如此強大堅固,前輩當年是怎麼將神木斬斷的?」

老人看向塔頂的陳盡然,示意他把青木劍取下來,此時大陣已經發動,青木劍可以抽離。陳盡然將青木劍拔出來一躍而下,將青木劍遞給陳羲。老人看著青木劍說道:「青木劍其實不是單純的神木一枝,當年厲蘭封用自己的本命至寶斬斷了神木,後來建造改運塔之後,將神木上神力最精純的一截樹枝留下,然後以修為之力將和樹枝融為一體,這才是真正。」

陳羲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過往,心說怪不得青木劍的劍氣是龍形。

就在此時,陳羲的母親醒了過來。此時的陳羲因為失血過多臉色白的有些嚇人,可是看到母親蘇醒過來心中卻無比的喜悅。他扶著母親坐好,看到母親眼神里有些疑惑忍不住叫了一聲:「娘親,我是捷兒。」

陳羲的母親叫沐婉碧,剛剛醒過來神智還有些不清醒。可是聽到捷兒這兩個字,眼神立刻一亮。她扭頭看向陳羲,仔仔細細的看了一會兒后終於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我的孩子,娘想不到還能再見到你。」

陳羲安慰了好一會兒,沐婉碧的情緒這才平靜下來一些。可接下來她就開始擔心陳羲的身體,畢竟陳羲為了喚醒他們流了很多血。為人母便是如此,考慮的都是孩子的事。

陳羲連忙說自己沒事,讓她不要擔心。

陳盡然聽了聽外面的動靜,臉色微微一變:「咱們得快點離開九幽地牢,一旦神木大陣開啟,就會將整個清量山封祝神木大陣的力量差不多可以持續五年,五年之內任何人進不來任何人出不去。你們必須在大陣徹底完成之前離開……走,我送你們出去。」

他當先而行,陳羲扶著母親沐婉碧跟在後面。

此時,老人卻沒有跟著他們一同前行而是留在原地。陳羲回頭喊他,老人卻笑著搖頭:「我不過是一抹殘虛的影子,但我終究還勉強算是厲蘭封的一部分。神木大陣需要陣魂,我留下做這個陣魂,可以讓大陣更為穩定,也能勉強控制時限給你們離開的時間。」

陳羲想勸,老人只是搖頭:「厲蘭封活著的時候,窮盡一生之功只想封印無盡深淵。我雖然沒有什麼能力,但我還是要繼續完成他沒做完的事。雖然這幾百年來我始終對他有些抵觸,想成為一個獨立的自己,可是我怎麼可能擺脫的了厲蘭封的身份?你不要再勸我了,我是不會離開的。」

他看著陳羲笑了笑:「你卻要走出去,走出去尋找能徹底鎮壓無盡深淵的辦法。當年國師從滿天宗帶走的不僅僅是厲蘭封的一部分修為,還有很多秘密。我希望你可以去一趟皇都,未來終究是你們這樣的年輕人扛起大旗。」

陳盡然等人回頭朝著老人深深一拜,然後帶著陳羲離開。

陳羲心中難以平靜,對厲蘭封這個人充滿了敬意。這世間便是有這樣完全沒有一絲自私的人,一心只為天下蒼生。這樣的人如果不能稱之為聖人,那麼天下便沒有聖人。

陳盡然一邊走一邊問陳羲:「你自己改了名字?」

陳羲點頭:「是,孩兒為了隱藏身份,不得不改了名字。現在父親母親已經脫困,孩兒還是改回原來的名字陳捷。」

「不必如此。」

陳盡然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陳羲的頭髮。十一年沒見,孩子已經和他一樣的高大英浚他臉上都是幸福滿足之色,對兒子的成長也格外的欣慰:「陳羲,晨曦……這名字很好,以後就用這個名字吧。人總要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能看到光明。你現在就如初升的朝陽,他日必將照耀天地。」

「是」

陳羲垂首:「都聽父親的。」

就在這時候,他們到了八層塔。才下去,就看到那條巨大的石蟒帶著一股腥風撲了過來:「我要吞了你們1

……

……

「羲兒,借你青木劍一用1

陳盡然一伸手,陳羲立刻將青木劍遞了過去。陳盡然從石階上邁步下去,看著那條龐大兇狠的石蟒冷哼一聲:「貪心過大,留你何用1

他單手擎劍,身子驟然向前一衝。人與劍竟是如同合為一體,頃刻之間形成了一柄足有十米之大的巨大劍影。不見人,只見巨劍向前筆直的一刺。足有百米長的石蟒恰是張著嘴一口咬下來,嘴裡還有強大的真元之力向外噴發。

可是那大劍不受絲毫影響,去勢如虹。劍自石蟒巨大的頭顱切進去,速度之快無法形容,劍走的並不是直線,順著石蟒龐大的身軀一路前行,只不過一個恍惚的時間,巨劍竟是將石蟒一分為二!翻開落地的石蟒兩邊身子,一樣大小,力度速度角度控制之精準令人咋舌。

石蟒受了神騰之力和無盡深淵的熏陶,已經變異進入中階神獸,它的實力,絕對要在靈山六品之上。也就是說,即便是周九指和蘇小蘇那樣的強大修行者聯手,也未必是這石蟒的對手。

可是陳盡然只一劍,便將石蟒從中剖開。

陳羲看到那巨劍上功法流轉,將石蟒的力量盡數化解。凶頑之氣,也被之功驅散。一條放出去就能為禍一方的神獸石蟒,竟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斬斷。陳盡然的修為之強,可見一斑。

陳羲忍不住心中激蕩,父親所創的功法果然強大,而之前父親用的一招,正是第一式那簡簡單單的直刺。可是父親卻能人劍合一,即便是石蟒這樣強大的神獸也不能擋。

陳盡然將青木劍拋給陳羲:「我剛才探查了你的身體,發現你已經到了破虛五品。而且修行的正是我傳給你的功法和,在你這個年紀能有這個修為,且是在十年顛沛流離之中修成,我兒天縱奇才1

看得出來,陳盡然格外的高興。他本是是儒雅之人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書卷氣,可是出劍之際那一身豪氣令人震服。他一劍擊殺石蟒,便是故意讓陳羲看看被外人所不齒的其實十分強大。

陳盡然道:「當初厲蘭封開創,就是為了配合青木劍。所以別人修行毫無用處,比雞肋還不如。但是你手裡有青木劍,這劍訣將會發揮出巨大的威力。記住一句話,人心不可太貪。我傳授給你的功法和若是你能融會貫通,便受用無窮,千萬不要貪圖一個多字。」

「所練的功法越多,對你現在來說其實越不利。等到日後你修為到了一定地步,那個時候才是貪多的時候。而你現在,只需記住一個專字。」

陳羲知道這是父親有意教導自己,連忙記祝

眾人一路走,到了四層塔的時候又看到了那白衣女子。陳盡然夫妻二人看到她,立刻俯身施禮:「見過前輩。」

「厲蘭封的殘魂留在九層塔了?」

白衣女子淡淡的問了一句。

陳盡然點頭:「是,他決定化身陣魂,穩固神木大陣。」

白衣女子眼神里閃過一絲悲傷,但很快就消失不見:「即便是他的殘魂,也和他一般無二的性子。在他眼裡只有天下蒼生,沒有兒女情長……你們走吧,既然我答應了他守著這九幽地牢,我就會盡我最大之力。」

「多謝前輩1

陳盡然抱拳再次施禮,然後帶著陳羲等人離開了九幽地牢。到了外面陳羲才發現,整個九幽地牢已經變成了原木顏色。此時才能真真切切的看出來,這巨大的塔身居然真的是用整棵神木雕刻而成。只這一點,厲蘭封就不得不讓人欽佩。

問世間有幾人能做到這點?

到了九幽地牢外面,陳盡然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張開雙臂舒展了一下身軀。雖然他身上還帶著傷,但此時看起來他那種豪氣越發的濃烈起來。陳羲看到父親伸手一招,掌心裡有紅光一閃。

「血烈長槍,是時候出來活動筋骨了1

隨著陳盡然這一聲話語落地,一桿兩米多長通體血紅的長槍出現在他手中。這槍也不知道什麼材質打造而成,槍身上帶著一股滔天的戰意!當長槍出現在陳盡然手裡的那一刻,他那一身豪氣驟然一變。

霸氣凜然!

此時,無盡深淵中已經有不少強大的東西幾乎快要掙脫出來,神木大陣啟動這段時間,對無盡深淵沒有壓制,只靠著范有救一人顯然有些吃力。眼看著一頭能有七八十米巨大的黑色巨熊從無盡深淵裡爬出來,抬起巨爪朝著范有救拍了下去。而范有救正被十幾個手持木棒的巨人纏住,無暇分身。

「戰1

陳盡然一聲輕叱,身形化作流光,他手中血烈長槍一出,砰地一聲將那巨熊直接刺成了碎片,血肉翻飛。血雨之中,陳盡然如戰神降臨,血烈長槍揮灑之際,那些衝出來的強大生物盡皆被殺!

不管來的是什麼,沒有任何東西能擋得住陳盡然一槍!

凶獸上前,凶獸死。巨人上前,巨人死。血烈長槍所到之處,血色烈烈。

陳羲站在後面,看著這一幕熱血沸騰。他告訴自己,早晚有一天他要成為父親這樣的人。只有擁有強大的力量,才能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他手心裡微微發熱,青木劍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發出一聲嘹亮的錚鳴。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