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章改了幾人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改了幾人命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抱著藤兒在石壁上仔仔細細的看著,卻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現。寫下這些字的人是藤兒所說的那個無盡深淵中唯一的一個人類,而且這個人類強大到連厲蘭封的親傳弟子都能擊殺的地步。

要知道那是厲蘭封真正意義上唯一的弟子,其修為必然不俗。陳羲可以想象的出來,他的父親修為已經強大到大部分修行者需要使勁的抬頭看也仰望不到的高度。那麼厲蘭封的親傳弟子,只能更加強大才對。

可是無盡深淵裡出來的人,卻把他殺了。

藤兒趴在陳羲的肩膀上,似乎很享受懷抱里的溫度,她有些無聊的看著四周的環境,忽然之間又想起了什麼:「對了呢,我記得我和那個穿黑衣服的壞人打架的時候,無盡深淵裡出來的那個人也想殺我,他覺得把我殺掉就能破開九幽地牢對無盡深淵的鎮壓。但是那個拿著青木劍的人出手攔住了他,他們之間說過什麼來著……」

她做出一個很努力的表情,然後笑起來:「是不是覺得我又忘記了?才沒有呢。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些事想不起來,有些事卻記得很清楚,特別討厭……他們交談的時候說起過,無盡深淵裡的那些東西其實都不是真正的肉身。」

她很認真的回憶著:「好像是說,無盡深淵裡那些東西只有找到自己的本體,然後吞噬本體之後就會變得格外強大。而無盡深淵裡出來的那個人,就是唯一一個被吞噬了本體的人。」

陳羲嗯了一聲,猛的臉色一變:「唐古1

陳叮噹和高青樹聽到他低呼一聲才想起來,竟然把唐古忘在九幽地牢外面了。唐古當時本就重傷,雖然陳羲給他服用了七陽谷禪宗的傷葯,可是在那種環境下唐古只怕凶多吉少了。

陳羲想到厲蘭封的殘虛影子跟他說的那些秘密……無盡深淵裡的東西,對應著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是每一個人心中的惡念所生,所以他理解藤兒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無盡深淵中的惡念找到生出惡念的這個人然後吞噬,便能融為一體,進而變得強大起來。既然每個人的惡念都在無盡深淵中,那麼唐古的惡念自然也在。

老人還說,越是心善的人那麼對應在無盡深淵中的惡念其實越強大……毫無疑問的是,唐古是個善良的人。

「我對不起唐古。」

陳羲臉上露出幾分痛苦之色,他心中真的很愧疚。雖然他和唐古沒有什麼深交,但他知道唐古是個值得做朋友的人。因為他的疏忽,唐古可能已經死去,又或者被無盡深淵中的東西帶走了。

如果是後者,那麼可能產生的影響更為巨大。

陳叮噹和高青樹聽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藤氖裁匆饉肌<陳羲那般的凝重,都忍不住勸了幾句。當時只顧著和陳盡然出來,所有人都忘記了唐古,這不是陳羲一個人的責任。

「希望他不會有事。」

陳羲揉了揉眉頭,心中的愧疚和不安卻越發的濃烈起來。

「找到了1

就在這個時候,高青樹忽然驚喜的喊了一聲。他發現石壁上鑲嵌著的那幾顆寶石光芒輝映之下,有一個交匯點。幾塊寶石的顏色都不一樣,幾種顏色相交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顏色很怪異的地方。這個地方的大小,和高青樹那塊木牌大小完全一致。

高青樹立刻過去,將木牌放在那裡。片刻之後,石壁開始變化,一個黑洞出現在眾人面前。這黑洞看起來格外的深邃,往裡面看什麼都看不到。高青樹示意他走在前面,然後率先走了進去。陳羲走在中間,陳叮噹斷後。

等到光明重新出現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在大山外面了。陳羲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清量山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他想到之前在山洞裡看到的那些字跡,忽然明白了上一次神木大陣啟動之後到現在不過四百年的時間,為什麼沒有人知道那件事。

「和無盡深淵裡那些生物開山而行出不了神木大陣一樣……」

陳羲道:「神木大陣造成了空間上的扭曲,不管那些生物開山多遠,山一直隨之變化。那麼外面的人也一樣,外面的人進入清量山,以為自己走進了山裡,不管走出去多遠其實是山在動。因為空間扭曲造成了錯覺,人們以為已經進山很遠,可是其實一直就在山外面。」

「也就是說,那個山洞是存在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又是不存在的。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可卻真實存在。」

高青樹和陳叮噹都明白了他的意思,簡單理解就是山體在變化。進山的人以為自己進來了,可是卻是被扭曲的空間帶著走,根本就沒有走到山裡去。

「咱們去哪兒?」

高青樹問。

陳羲看了看遠方,沉默了片刻之後回答:「皇都」

……

……

無盡深淵

一群巨大的生物圍成了一圈,看著躺在中間的一個人。這個人看起來傷的很重奄奄一息,無盡深淵裡的氣息加重了他的傷情。人是無法適應無盡深淵的環境的,再熬上一會兒只怕他就會死去。他的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隙,卻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影子。

一個看起來能有十幾米高的人形生物蹲下來檢查了傷勢,然後回頭焦慮的說道:「必須儘快找到和這個人對應的淵獸然後融合,只要能和本體融合那麼就會變得足夠強大。四百年前曾經找到過一個人,但是他最終沒能帶著咱們走出去。」

它看起來直立著像是一個人,但是身上長滿了灰色的鱗片,這些鱗片就好像一層厚重堅實的鐵甲,還散發著一種金屬的光澤。它頭頂上有兩個尖角,很長,如羚羊那樣。它的臉看起來像是馬,下頜上卻有著很長的鬍鬚,已經呈現出花白的顏色。

在無盡深淵中,並不是身軀越大的生物越強大。相反,身形小一些的生物反而擁有更加駭人的力量。比如這個看起來像是直立起來的馬又像是山羊的生物,它在無盡深淵中的地位很高。

「太難了……」

在它身邊,一頭足有三十米高的獨臂老猿緩緩搖了搖頭:「四百年前那個人是個意外,剛好被那個人的對應淵獸碰到。深淵之中有數以億計的淵獸,等到咱們找到這個人的對應淵獸的時候,他早就死了。」

老猿看了看自己的斷臂處,眼神里閃過一抹悲憤:「四百年前,我的手臂被那柄叫做的神劍斬斷。那次大戰之後你們不少人說我變得懦弱了,其實只是我想明白了一些事……人類並不是像我們想的那麼弱校他們之中的修行者之強大到現在你們還沒有忘記吧?僅僅是一個厲蘭封,就鎮壓了我們多少同伴?所以我們這次必須謹慎,不能再錯失機會了。」

似馬似羊的生物點了點頭:「沒錯,上一次的時候我們以為機會來了,大舉進攻,卻沒有想到除了那個倒立的塔之外還有一座神木大陣。這次我們必須做出充足的準備,雖然這個人傷的很重,但這何嘗不是神賜給我們的契機?」

它低下頭從嘴裡吐出一刻血紅色的珠子:「若是我們能有機會走出無盡深淵,那麼犧牲又算的了什麼?」

「不要1

獨臂老猿急切道:「那是你的魂珠,一旦你失去魂珠就真的沒有機會再復活了。」

似馬似羊的生物慘然一笑:「人有生死,可我們沒有。外面的世界人一直在生老病死,有人老去有人出生,人的數量雖然也在增長可相對於外面的世界來說不算什麼。但是無盡深淵裡的淵獸卻不會死亡,無盡深淵真的無盡嗎?如果我們再出不去的話,只怕為了一塊能舒舒服服睡覺的地方都會引發一場血腥廝殺。」

「無盡深淵存在多久了?幾千年?幾萬年?我們只是無盡深淵中一小部分的淵獸。淵獸的數量龐大,而且比人強大,這個世界本來就該由我們來統治。人類終究是要被淘汰的,雖然是人類造就了我們。」

「為了這一天到來,我死又算什麼?」

它將血紅色的珠子緩緩放下去,珠子化作一灘血水落在那傷者的身上。當血水接觸到他身體的時候,他立刻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那種感覺,就好像被滾燙的油潑在他身上似的。

他,正是唐古。

「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去找他的對應淵獸,首先要做的是讓他活著。」

似馬似羊的生物笑了笑:「那麼就讓我來替換他的血脈,讓他變成適應無盡深淵的人!然後我們用最快的時間來培養他,讓他活下去。一直到找到他的對應淵獸完成融合,那個時候,他將成為我們的領袖,帶著我們殺出這片地獄,帶著我們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1

它嘶吼著,眼神里都是希望的光。但是生命在它身上逐漸離去,它緩緩的倒下來,眼神里都是閃爍著光芒:「我看不到那天了,但是我堅信你們不會忘記我做的一切。」

唐古劇烈的翻滾著,他雙手不斷的撕扯著自己的衣服,衣服撕碎之後他開始抓自己的皮膚,很快就血跡斑斑。獨臂老猿看著他,等了一會兒之後大聲喊道:「還不夠!這樣的改造對我們來說無疑是個挑戰,但是既然做了就不能放棄,我來做第二個,如果還不夠,希望你們不要貪生怕死1

老猿張開嘴,吐出一顆血紅的珠子,珠子如之前一樣化成血水融進唐古身體里。老猿喘息著倒了下去,很快就變成了一具屍體。

「還不夠!我來1

一條巨蟒蜿蜒著爬過來,吐出了血色珠子。

「還不夠,我來1

一個巨人的首領大步走上來,吐出自己的血色珠子。

「我來1

「我來1

一個接著一個的強大生物為了一個飄渺的目標作出了決定,它們獻出自己的生命只希望能夠走出無盡深淵。它們是人的兇惡之念,但是在這一刻它們懂得奉獻才能成功。而在大部分時候,大部分人都不懂得這個道理。

獻出血色珠子的都是無盡深淵中地位很高的生物,所以積蓄在唐古身體里的力量越來越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本來痛苦哀嚎的唐古忽然間坐了起來,淡淡的掃視了一眼四周,眼睛里紅色的光芒一閃。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