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零九章夜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夜遁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賭徒。

陳羲今天的賭注很大,賭的是自己和陳叮噹的命。

毫無疑問到現在為止他已經賭贏了,因為他的到來藍星城四大幫派的老大沒了一個。而那個本來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鬼疤卻還沒有反應過來,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死的會是和神司關係最好的邱三業。

陳羲朝著城主抱了抱拳:「多謝城主。」

城主的心情似乎不錯,對陳羲笑了笑:「何必謝我?雖然邱三業是我選的四個管事之一,但給的是你們神司的面子。當初在皇都的時候邱三業就是你們神司布置在黑道上的眼線,他從來就不是我的人。如果你今天要動的是他們三個其中任何一個我都會管,唯獨你說殺邱三業我不會有一點意見。」

「爺,這是怎麼回事?」

鬼疤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城主道:「神司得到消息,邱三業暗中出賣了神司在青州的幾個暗樁,結果滿天宗大戰的時候有人裝作不小心把那幾個暗裝都拔了。所以神司才派了這位裁決到藍星城來,本來就是要除掉邱三業的。」

鬼疤還沒有從震撼中蘇醒過來,腦子裡還是一團漿糊。

毫無疑問的是,陳羲的計策成功了。他本來的計劃是打算進藍星城以神司裁決的身份帶走一批人為他效力,但是當他了解了藍星城的狀況之後立刻把計劃改變了。他不能表現出一丁點的謙順怯懦,因為神司的人不可能這樣。他在一瞬間決定將目標從鬼疤改為邱三業,正是因為他知道了邱三業是神司的人。

既然邱三業和城主不是一條心,那麼城主自然很樂意拔掉一個神司布置在藍星城的釘子。陳羲告訴城主他是三十六聖堂黃家的人,神司要除掉他。而陳羲又不想死,所以必須先把神司的釘子除掉,城主和陳羲不謀而合。

也許換做一個膽子和陳羲一樣大的人這計劃不會成功,因為陳羲在膽子大的同時還具備著強大的冷靜的思維能力。

這種隨機應變,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做到的。

「神司之前有個眼線到了藍星城,那是我的人。不過好像正是被邱三業的人扣下了,現在在哪兒我不知道,他叫展青。」

陳羲對城主說道:「這個人如果城主大人留著沒有用處,還請放出來給我。」

城主卻擺了擺手:「不急不急,這些事都可以稍後再說。現在咱們最先要說的……」

他指了指陳飧鋈嗽趺窗歟磕闥嫡飧鋈聳巧袼舅屠唇猶媲袢業的,那麼他就是第二個邱三業。我配合你殺了邱三業的事如果被神司知道的話……你猜會有什麼後果?」

陳羲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把他留下,我會帶他離開。至於日後若是神司的人問起來,城主大人完全可以把這件事推到我身上,反正我是要返回黃家的。」

城主滿意的點了點頭,如果陳羲說要把陳叮噹留下接替邱三業的位置,那麼他就會出手將這兩個人擊殺。

城主看著陳羲問道:「不過,有件事我不明白,你們黃家的人有不少在滿天宗,而且我聽聞黃聖堂的弟弟黃希聞前輩也在滿天宗,為什麼你不去滿天宗尋求庇護?」

「我們黃家在滿天宗的人……都死了。」

陳羲嘆了口氣:「正因為如此,我才不得不想辦法逃離。如果我去滿天宗,那麼我就會死的更加名正言順。」

城主大驚:「滿天宗那邊居然如此的慘烈?連黃希聞老前輩都隕落了?」

陳羲道:「何止是我們黃家的人,趙家的人,葯門的人,包括藥婆都死在滿天宗了。說起來你可能都覺得不太真實……誰也想不到滿天宗里居然有那麼多高手,攻打滿天宗的修行者折了十之八-九。而且滿天宗開啟了護宗大陣,各家的人馬都被困在裡面了。」

城主臉色變幻不停,沉默了好一會兒后才嘆了口氣:「我本以為國師不出手,滿天宗必滅無疑。現在看來我對外界的了解還是太少了,但又何止是我?只怕連攻打滿天宗的人都沒有料到,滿天宗居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陳羲不想在這件事上多說什麼,他抱拳道:「既然我的事已經了了,也順便幫城主除去一個心腹大患,那我就要告辭。請城主下令放出我的人,我們三個會儘快離開。回到皇都之後我還要找個地方暫避,不能馬上就回黃家。不過城主今日相助之恩義,日後我必然會報答。」

城主點了點頭:「既然如此……衛道理,你替我送送裁決。我還想費心思選個人出來接管城北的事,邱三業的手下不能不除,拔草根可比割草要麻煩的多。衛道理,馬洛,鬼疤你們三個今夜集合手下,把邱三業的根子都給我拔了。這件事我自然是不知情的,至於邱三業怎麼死了我還是不知情。」

「是1

衛道理他們三個垂首答應,心裡早就樂開了花。尤其是鬼疤,他本以為是自己必死無疑,現在非但不死還能搶城北的好處,真是太爽了。

陳羲起身告別,衛道理代替城主送他們出來,其中還有城主府的奴七,他奉命去城北放出展青。

在陳羲他們離開城主府後不久,城主看著外面淡淡的吩咐道:「等他們三個出城一百里就除掉他們,這種禍事我不想和藍星城牽扯上。三十六聖堂也好,神司也好,都是咱們惹不起的龐然大物。都死了才好,死無對證。」

「是1

鬼疤和馬洛答應了一聲,對視嘿嘿一笑。

……

……

陳羲接著展青的時候,這個原本高傲倔強的年輕人看起來很不好。雖然他沒有受什麼傷,但是被禁錮在地牢里的日子顯然不好過。看到陳羲來了,他就好像看到了親人一樣。陳羲這不是第一次冒險幫他,所以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才可以報答這恩情。

他想說什麼,卻被陳羲阻止,陳羲在假裝為他檢查傷勢的時候壓低聲音說道:「不要多說話,跟著我們走就是了。一會兒出了城之後聽我的話行事,現在什麼都不需要做。」

展青示意自己懂了,一言不發的跟在陳羲身後。

衛道理不方便露面,他就在北門外等著。那個奴七在把展青帶出來之後就回了城主府,陳羲總覺得那個傢伙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詭異。

「黃裁決,我還要去搶邱三業的地盤就不能遠送了。這次我還要多謝裁決,若非是你到來我們也不可能除掉這個人。邱三業仗著神司做後盾歷來跋扈,連城主的話都不是特別在意。現在好了,藍星城裡總算是乾淨了些。以後咱們就是朋友,若是得空的話歡迎你再來藍星城做客。」

陳羲寒暄了幾句,隨即出門。

衛道理看著陳羲的背影,嘴角上勾起一抹冷笑:「城主是斷然不會在藍星城裡動手除掉你的,借你的手除掉邱三業對於城主來說是好事一件,他當然不會反對。可是這件事若是傳揚出去,城主只怕也難以自保……年輕人,只能怪你命不好。」

陳羲等人出了藍星城,一直往北走。

走出去一段之後陳羲壓低聲音對陳叮噹說道:「陳叔,你感應一下有沒有高手跟過來。」

陳叮噹釋放出神識,然後搖頭:「暫時沒有,你擔心那個城主會殺人滅口?」

陳羲笑道:「藍星城這種地方,殺人滅口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嗎?如果他不這麼做,他也就沒資格坐穩藍星城的城主位子。

「你早就想到了?」

陳叮噹詫異的問。

陳羲點了點頭:「不管我是動了那個鬼疤還是動了邱三業,城主都不會放過咱們。所以咱們出了城不是出了狼窩,恰好是進了虎口。我從來都沒有擔心過會在城裡出事,擔心的是出來之後怎麼辦。」

展青愧疚道:「都是我辦事不得力,連累了恩公和掌座大人。」

陳羲搖頭:「說這個幹嘛,我不可能不來救你。現在先不說這個,還請陳叔做幾件事,只有這幾件事做好了咱們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做什麼?」

陳叮噹立刻問道。

陳羲看了看四周,然後笑了笑說道:「請陳叔浪費些修為,四周都是黃土地,陳叔你弄出一些動靜來,飛沙漫天咱們才好脫身。」

「往哪走?」

陳叮噹問。

陳羲語氣平淡的說道:「從別的城門回藍星城。」

……

……

藍星城北城的這個夜晚,血腥暴戾。衛道理,馬洛,鬼疤的人毫無徵兆的殺進來,將邱三業的手下殺的支離破碎。一直持續到了後半夜這場殺戮才勉強結束,大街上到處都是屍體。那股子血腥味被風一吹能送出去好遠,就算家家戶戶緊閉門窗也擋不住這味道往鼻子里鑽。

鬼疤快步跑到一個青衣皂靴的僕人身前問:「這滿地的屍體怎麼處理?」

奴四冷冷看了他一眼:「城主選你的時候不會是因為你傻,這樣的小事也跑來問你不覺得丟人?屍體就是垃圾,垃圾隨便找個地方埋了就是。你們現在要做的是立刻找到那個神司的裁決,如果找不到那三個人,我想城主見到你們無功而返的話不會很高興。」

鬼疤打了個寒顫,立刻去找衛道理和馬洛。那個裁決身邊有個靈山五品以上的大修行者,他們單打獨鬥都沒有把握能贏。所以必須三個人一同行動,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奴四看著鬼疤離開,也轉身回去復命。

不遠處,鬼疤的一群手下把大街上的屍體裝上馬車往城外送。屍體太多了,以至於一時之間找不到那麼多的馬車可用。

兩個中年漢子抬起一具屍體扔在馬車上,借著火把的光芒看到屍體右手手背上有個淡青色的劍形紋身。其中一個中年漢子罵了一句:「紋個劍就牛-逼了?還不是被我們的人殺了。」

馬車裝滿了屍體之後出城,趕車的兩個漢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

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馬車上有幾具屍體動了動。出了城之後就變得黑暗起來,他們兩個聊天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加大來給自己壯膽。那幾具動了的屍體從馬車上悄悄下來,趁著夜色鑽進路邊的樹叢之中。

看著馬車遠去,陳叮噹啐了一口:「老子是堂堂靈山境的修行者,你讓我裝死1

陳羲聳了聳肩膀,脫掉身上的血衣:「何必拘泥這種小節。難道不比你辛辛苦苦殺出來一條血路要好?」

陳潰骸拔乙暈你和你爹一個性子,現在看來你和他還真是不一樣……反正他是斷然想不出這種法子的,你比他陰險多了……」

陳羲說了聲謝謝,然後率先往遠處走了出去。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