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一十一章闖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闖關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馬車裡坐著五個人稍稍顯得有些擁擠,敖淺他們三個緊挨著坐著低頭不語。陳羲和陳叮噹坐在另一邊,車廂里的氣氛有些沉悶。

阿喵試探著問了一句:「我們……該怎麼稱呼您?叫您公子?」

陳羲點了點頭。

阿喵見陳羲似乎真的沒有什麼敵意,緩了緩心情后問:「公子,咱們現在這樣明目張的在大路上往皇都城走,有些不太妥當吧?現在已經離開藍星城至少一百五十里,前面就是兗州和冀州的交界處,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藍星城的人肯定會在前面阻攔。」

「這些不需要你們考慮。」

陳羲淡然道:「那是我的事。」

他抬起左手,然後阿喵他們覺得眼前恍惚了一下后環境就變了。

他們身處在一個大殿的一角,看起來大殿金碧輝煌。只是讓人不解,他們發現大殿之中全都是穿著漂亮衣服的石像。然後他們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遠處的巨大座椅上發獃,當她看到陳羲的時候立刻變得雀躍起來。

跑過來幾步之後,小女孩又停住腳看著陳羲很嚴肅的說道:「難道沒有事的時候,你就不能陪我說說話。」

陳羲嘆了口氣道:「今天之前你也沒有告訴過我,我自己也可以進來的……早知道我也可以進入這裡,從藍星城逃出來的時候何必如此麻煩?」

藤兒理直氣壯的說道:「還不許我忘了嗎1

陳羲從納袋裡變戲法似的取出幾件衣服:「這是這幾日我自己動手做的,但是手工太粗糙了些……我畫了些圖,如果你覺得我做的不夠漂亮,也可以自己做。這些衣服的款式你應該都沒有見過,回頭我有時間多畫一些。」

藤兒驚喜的跑過來,先是看了看那幾件衣服然後拿起陳羲畫的圖冊仔細看了看,她皺了皺眉一臉的嫌棄:「衣服做的實在不能恭維也就罷了,圖畫的這般丑你也好意思拿出來給我看……」

陳羲尷尬的看著她:「主要是款式,主要是款式1

藤兒小大人似的點頭:「嗯,款式倒是真的沒有見過呢。而且這種衣服真是省料子啊,為什麼女人的裙子看起來都很短?」

陳羲:「咳咳……」

藤兒張開手,臉上的表情是你還在等我說讓你抱抱我?

陳羲把她抱起來走到座椅那邊坐下來,指了指敖淺他們幾個人說道:「這是我新找的助手,以後可能需要時不時進來躲避一下。你也知道我修為有限,遇到大-麻煩的時候還不能應付。」

藤兒看著陳羲的臉:「唉!真想不明白為什麼你過的這般辛苦,你這樣的人靠臉就能吃飯的好嗎?」

陳羲道:「我除了謝謝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藤兒嘻嘻笑了笑,忽然想到一件事:「因為我把結界設在你的手背上,所以相當於在你的左手開創出來一個空間。你現在是在你自己的左手裡,你停留的時間不能太久,最多半個時辰,不然你就會因為空間錯亂而死。你想想,你的身體在你的左手裡,你的左手也在你的左手裡……亂不亂?」

陳羲嗯了一聲:「我記住了。」

藤兒道:「最近我覺得比原來好多了,不用把修為之力都灌輸進九幽地牢,又有九色石的滋養,我的修為正在一點點恢復。不過即便如此,我現在比你也強不了多少……」

陳羲問:「那強多少?」

藤兒認真的回答:「打七八個你還是沒問題的吧。」

陳羲:「你不會聊天……」

藤兒嘿嘿嘿的笑起來,然後對陳羲解釋道:「你最近一直在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所以耽擱了修行。你可以每天來這裡修行半個時辰,有九色石在終究比外面要強的多。半個時辰,相當於你在外界修行很長時間了。」

她看向敖淺那幾個人:「他們可以來我這裡避難……」

她一伸手,在大殿一角又開出一片空間:「以後我會他們送到那裡,他們在那個角落出不來。雖然我覺得人和人都是一樣的應該平等對待,但是他們幾個實在太丑了……幸好你不是那麼丑,不然我該多難受啊1

遠處敖淺他們幾個聽不到藤兒的話,畢竟這是藤兒的空間,藤兒在這裡就如同神一樣,可以隨意封閉他們的感知。他們還在震撼於陳羲居然能有這樣的手段,這更讓他們覺得陳羲深不可測。

藤兒看著陳羲說道:「等到你以後修為強大了,也可以開創出自己的空間。對了……很多大修行者都能開出自己的空間,當然修為要在洞藏五品以上。那個級別的修行者,估計也不多見呢。」

陳羲忽然想到一件事:「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未知的禁地,裡面藏著不少寶貝。有的禁地被人發現,可是傾盡一個宗門的實力也不能攻破,這些禁地……難道就是絕世的大修行者開創出來的空間?」

藤兒點頭:「沒錯,修行者和我不一樣,我天生就具備這樣的能力,和修為高低的關係只是在於空間的大校修行者到了洞藏境界之後,已經可以避開天地之威。他們可以在自己開創的空間中生活,隨意布置自己的空間。他們的財富,當然也都放在空間之中。但是當這些修行者死去,空間也就成了無主之地。」

「這些無主之地,就是所謂的禁區。禁區中還存留著大修行者的氣息,或者是他們布置下的陣法,當然可能還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所以別說一個小門派,就算是實力不俗的門派也未必攻的進去,就算是攻進去了……多半還是被鎮壓。」

……

……

陳羲不能在藤兒的空間里多停留,他再次出現在鹿車車廂里的時候,發現蘇坎正在車廂里四處翻看,一邊看一邊嘟囔:「怎麼就沒了呢,怎麼就沒了呢?」

陳羲拍了拍他的肩膀,蘇坎嚇得站起來的一下子撞在車頂上。

「你怎麼停下來了?」

陳羲問。

「公子礙…你們忽然不見了,我害怕埃所以想找找你們到底去哪兒了,萬一找不到我想著是不是找個下家……」

「走吧」

陳羲閉上眼,盤膝坐好。

蘇坎回到前面的座位上,催動雄鹿繼續上路。陳羲已經好幾天沒有正經的修行,瑣事纏身時間幾乎都耗去了。幸好藤兒之前給他傳音,陳羲才知道原來自己也能進去大殿之中。只是為了防止空間扭曲,他不能超過半個時辰。

他開始修行功法,運轉全身。

功法他現在只不過能掌握很淺顯的一部分,在九幽地牢的時候他父親陳盡然以青木劍施展的時候,功法表現出來的威力極為巨大。即便是藥婆那個級別的修行者,也會徹底壓制祝

簡單來說,功法可以鎖,並且瓦解敵人的修為之力。如果是對付比自己修為低的人,這功法簡直就是完虐。可以將敵人定住,然後一劍殺之。對修為比自己強大的人,功法可以降低敵人的速度,不管是修為之力的速度還是人本體的速度都會被降低,還能化解敵人的一部分修為之力。

從這一點來看,和滿天宗的有很多相似之處。

傳聞是當年厲蘭封所創,其本意就是歸於虛無渾沌。可以將敵人的修為之力從實化為虛,從虛化為無。這種功法極為逆天,非厲蘭封那樣驚才絕艷之人不能開創。

陳羲聰明之極,他一邊運行功法一邊想著……自己在九幽地牢第一層的時候參透了本我和虛我的轉化,他可以隨意和青木劍轉換。這就無異於多了一種保命的手段,在千鈞一髮之際可以由青木劍替代自己擋住一次攻擊。

而則是將實化為虛,這和本我虛我轉換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如果在本我虛我互換的時候,施展功法的話,會有什麼作用?陳羲想到此處,心裡忍不住有些激動。按照他的推測,如果本我虛我轉換之際也能施展,就能在保命的同時給敵人致命一擊!

這種轉換本來就是在一瞬間完成,即便是修為比陳羲高一些的人也不可能察覺。而在本我虛我轉換的時候,敵人攻擊的就是青木劍。便在此時,如果將功法於青木劍上施展出來,敵人肯定防不勝防!

陳羲想到了這個,但是想要施展出來太難了。

歸根結底,人才是各種功法的主導。就算將本我轉化,青木劍也最多能儲存陳羲的修為之力,可是青木劍是死的,不可能自動施展。

陳羲微微皺眉,他一時之間想不到怎麼才能做到這一點。青木劍不能自主的使用任何功法,而他在虛我的時候沒有能力施展任何功法……這終究是一道跨不過去的坎兒,可陳羲很清楚,一旦自己跨過去,那麼對於修為比他高不少的敵人也能做到出其不意的打擊。

他盤膝修行了足足兩個時辰,再睜開眼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暗。

「停車」

陳羲吩咐了一聲,蘇坎隨即把鹿車停了下來。

「公子,有事?」

蘇坎儘力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很諂媚,因為他發現自己必須做的更好才行。公子才收的那三個人哪個都比他本領大,他唯一的優勢就在於……不要臉。

「快到兗州邊界了吧?」

陳羲問了一句。

「快了。」

蘇坎連忙回答:「今夜如果不停的話,明兒一早就能到邊界。不過邊界那肯定有藍星城的人設的關卡,這些人不敢在官方的關口攔截,十之八-九在距離關口三十里的蓬安鎮。那地方處在大山之間,進出只有此路一條。」

陳羲點了點頭,拿出定向寶鑒看了看地圖。

「能不能棄了鹿車翻山過去?」

他問。

蘇坎搖頭:「過不去的,那山中有個規模不小的宗門,設置了結界,咱們一旦觸髮結界,只怕遇到的麻煩比遇到藍星城的人還要大些。」

陳羲伸手進納袋裡摸了摸,只剩下幾顆靈雷了。這是他現在最強大的保命手段,如果都用光了的話,進了皇都城萬一遇到什麼危機的話怎麼辦?可是藍星城的高手肯定就在前面,一旦盤查的時間超過半個時辰,他藏都藏不祝

一天他只能有一次機會進入藤兒的大殿,該怎麼辦?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