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一十二章三十年不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三十年不晚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北國有神樹別離,生於龍氣繚繞之地。大楚聖皇駕臨南詔之前,折其枝,做珠串三十六分發手下重將。傳聞大楚聖皇以血染珠串,發大誓願以血液與別離之力為諸將擋半數傷害。諸將拜服在地,隨而南征,大獲全勝。

楚離珠在不一樣的人身上,自然有不一樣的力量。陳羲的修為尚淺,還不能將這珠串的力量徹底催發出來。但珠串上自帶的能力便是減少敵人一次攻擊的半數傷害,不然那八卦盤上的力度只怕會讓陳羲受上重傷。

因為神樹別離的特殊功效再加上聖皇血脈之力的誓願,楚離珠可以自主的發動護主的作用。不過和個人修為關聯密切的是,如果是大高手佩戴著楚離珠,那麼發動的次數就會很多。而現在,因為陳羲的修為之力不足以滋養楚離珠,所以發動一次之後需要等上十二個時辰才能再有功效。

八卦盤上的力度打的陳羲吐了一口血,手上的力度稍稍鬆懈一些,面前那巨大的鐵蛇看準機會,一口朝著他的頭顱咬了下來。

本我虛我轉換之際,鐵蛇一口將青木劍吞進嘴裡。陳羲在這一瞬間是沒有什麼修為之力的,這也是本我虛我轉換的弊端。這世上沒有什麼事絕對完美,本我虛我的轉換已經幾次救過陳羲,但是這次他面對的是兩個修為遠比他要強大的敵人。

本命為鐵蛇的女人最少也是破虛八品,而那個用八卦盤的老者似乎已經隱隱間跨進了破虛九品。這樣的高手,即便是在藍星城裡也有著很高的地位。四大幫派的幫主都是靈山境的修行者,幫中修為能有破虛九品自然很受重用。

陳羲和青木劍互換了位置,避開鐵蛇致命一擊。可是片刻之後,老者催動八卦盤,符文閃爍,一個紅色的封字從八卦盤上出現,迅速的朝著陳羲打了過來。即便陳羲不了解那八卦盤的威力,也知道這個封字代表什麼意思。

就在封字臨身的那一瞬,陳羲左手擋在身前。

左手手背上光芒一閃,一隻白嫩嫩的小手伸出來,像是隨意的擺了擺手,那封字元文就被掃開隨即破碎。

藤兒的分身有些不開心的看著陳羲問:「為什麼非要等到受傷才讓我出來?」

陳羲抹去嘴角上的血跡:「我怕敵人還有高手隱藏,萬一傷到了你怎麼辦。確定這兩個人就是最強,我才能把你找來幫忙。」

藤兒白了他一眼:「想這麼多也不怕老的快……」

她說話的時候,一伸手把抓住那鐵蛇的尾巴,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鐵蛇根本就不是活物,但是看到藤兒就好像看到了剋星似的嚇得連動都不敢動。藤兒抓住鐵蛇的尾巴后一抖手,那巨大的鐵蛇隨即恢復到了本來的大校藤兒雙手連動,把鐵蛇打了個蝴蝶結丟在一邊……

小大人似的藤兒掐著腰看向那個老者和女人:「喂!你們兩個知不知道這個帥哥是我罩著的?我自己都捨不得打著玩你們卻打的好像很開心礙…」

陳羲:「……」

老者臉色一變,他不知道藤兒來歷,催動八卦盤攻了過來。那八卦盤上來迴轉動,組成了一個新的卦象。緊跟著,一個殺字從八卦盤上浮現出來,這殺字每一比劃上都是殺意凜然,似乎滴著血一樣。

「不入流的東西。」

藤兒再次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那似乎能絞碎一切的殺字被她白白嫩嫩的小手掃開。殺字還在不甘的掙扎了幾下,可終究抵不過藤兒的力量最終消失不見。藤兒一招手,那八卦盤脫離了老者的控制飛過來。

藤兒一把將八卦盤抓住,在八卦盤上轉了幾下:「這種東西好久都沒有玩過,不過你玩的好低級……也就勉強算是入門級的手法,我來教教你卦盤生生不息的法門,這東西在你手裡還真是糟蹋了呢。」

隨著她的小手指撥弄幾下,八卦盤上光芒大盛。瞬息之後,一個血紅色的殺字出現。這殺字看起來和之前老者所催動的殺字沒什麼區別,可是那老者看到之後立刻就變了臉色。只有他知道,這個殺字一出現就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

這已經不僅僅是卦象秘法,還有陣法!

老者怎麼也想不到,那看起來三四歲年紀的女童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他本以為自己有生之年都不會見到八卦盤更高層次的能力,現在看是看到了但卻不是他操控出來的。

陣法出現,老者被殺字訣困在當中。

一筆畫,一殺機。

老者身上被筆畫橫掃豎切,卻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殺字訣一閃而過,老者的身軀緩緩的倒了下去。看表面他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他體內的所有經脈都被殺字訣斬斷。倒地之後,老者的皮膚變成了詭異的紅色,就好像體內的血都從血管中流出來卻無法衝破皮膚的桎梏……

用鐵蛇的女子臉色變得紙一樣難看,她伸手召喚自己的本命鐵蛇想要逃走。可是她召喚了幾次,被打成了蝴蝶結的鐵蛇在地上掙扎很久,就是無法飛回去……

藤兒驕傲的昂起下頜:「我記得當初在崑崙的時候,我會很多很多東西的。那個時候在神身邊,她總是會教給我各種各樣的好玩的事。神天下唯一,沒有她不懂得的事沒有她不懂得的功法。」

藤兒從地上隨隨便便撿起來幾個小石子丟出去,然後念叨了一句:「砂石大陣。」

明明那只是幾顆不起眼的小石子,可是被藤兒丟出去之後立刻就變了。那女子身邊飛沙走石,就好像突然起了一陣狂風。這一陣風就在她身邊盤旋,她一大步就能衝出去,可是她卻好像瞎了一樣根本就看不到。她閉著眼艱難的行走著,就好像走在風沙漫天的沙漠中,前後都沒有邊際。

她自己的感覺和陳羲看到的畫面完全不一樣,陳羲看到的只是一陣旋風圍繞著女子。而女子自己看到的,是她突然之間被丟到了一片巨大的沙漠之中,風大的甚至能推動沙堆移動,她拼了命的想跑可是怎麼也跑不過風的速度。

她感覺自己腳下一軟陷進了沙子之中,然後一個沙堆移動過來將她徹底覆蓋。

陳羲看到那女子的一條胳膊使勁的往上伸,呼吸越來越急促臉色白的嚇人。那隻手就那麼筆直的伸向天空,沒過多久她就站在那死去。

窒息而死。

藤兒嘆了口氣:「很久不曾殺生,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陳羲有些發愣:「早知道你這麼強,應該提前一點叫你出來。」

藤兒認真道:「沒力了啊,也就能打這麼兩下,我只是個分身礙…我得回去睡覺了,七天之內你沒辦法再把我叫出來。」

陳羲道:「你之前可沒告訴我要等七天。」

藤:「都說了現在記性不好,年紀大了你就體諒些不好?」

……

……

闖過蓬安鎮之後走了十幾里,陳羲讓藤兒用符文把陳叮噹召喚回來。陳羲沒看到陳叮噹進了藤兒空間的狼狽模樣,畢竟面對三個靈山境的修行者。陳叮噹還要保證自己不能繞出去百里,只能兜著圈子跑。

幸好他只需要跑不需要打。

從藤兒的空間里出來,陳叮噹一屁股坐在鹿車上開始罵娘:「他娘的,你要是再慢一會兒真沒準折在那三個王八蛋手裡,尤其是那個衛道理,看起來一團和氣媽的要多陰有多陰……老子這次算是記住他們了,回頭有空了老子還得去藍星城走一趟。一對一老子豈會怕了他們,這麼多年老子還是第一次跑的這麼辛苦……」

陳羲笑了笑,忍不住咳嗽了幾聲。之前八卦盤打在他後背上那一下還是傷的不輕,畢竟那老者是已經差不多邁進破虛九品的高手。這種人距離靈山境已經不遠,對陳羲來說硬抗上那一下還是太吃力。

他抬起手抹了抹嘴角上的血:「過來就好,藍星城人也不敢隨意出兗州。現在進了冀州的地面,他們不敢胡亂做事。傳聞冀州督撫對藍星城的人格外厭惡,下令但凡發現藍星城的人進了冀州一律殺無赦。」

陳叮噹嗯了一聲:「各州督撫雖然不及三十六聖堂將軍權勢大,但既然能震懾一州之地自然都很了不得。大楚九衙八十一州,八十一位督撫都是聖皇子特別注重的人。能多拉一個人支持,那對繼承聖皇之位就多了一份強大的助力。」

「冀州督撫霍葛是一步一步爬起來的,征南詔的時候戰功赫赫,被聖皇提拔為冀州督撫。他年幼時候家裡經商沒有出過修行者,後來他父親行商的時候被藍星城的人截殺……誰也沒有想到,他出身普通人家卻天賦驚人,被雲遊的一位道人帶走修行,十年後歸來已經是靈山境界的強者,但他卻沒有立刻報仇,而是加入大楚軍隊,在與南詔的大戰之中脫穎而出,聖皇對他極為讚賞。」

「封為冀州督撫之後,他又苦修十年,然後脫了聖庭的朝服,穿一身孝服獨自一人殺入藍星城。那是藍星城經歷過的七次大劫之一,他從城東殺到城西,從城北殺到城南,一個人斬了上千修行者。當時的藍星城城主不敢出手,不得不避開。事後大家都以為聖皇會責難他,卻沒有想到聖皇居然賞賜給他紫金袍封一等公,是八十一州督撫唯一一個位列國公之人。」

蘇坎聽的心馳神往,啪的甩響了鞭子:「大丈夫,自當如此1

陳羲的眼神似乎有些飄忽,看向窗外默然不語。陳叮噹忽然發現自己可能說了錯話……他不該給陳羲講霍葛的故事。因為現在的陳羲,和報仇之前的霍葛只怕一般無二。陳叮噹很後悔,他擔心的看著陳羲,而陳羲卻已經恢復過來,平靜如常。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