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一十四章斗機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斗機鋒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庭院滿花香,草徑通幽處。

若這真是個普普通通的院子,陳羲會覺得躺在草地上抬頭看著藍天休息上那麼一會兒徹底放鬆自己也是很愜意的事。但這裡是執暗法司,是在大楚皇朝九衙八十一州也不知道掀起過多少血雨腥風的執暗法司。

站在葉片上的那個只有半截小拇指大小桑千歡,真的是桑千歡?

陳羲稍稍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選擇走過去。說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幹什麼,一點點都摸不到頭緒。桑千歡對他招手兩次之後似乎顯得有些不耐煩,陳羲隨即一躍而起輕飄飄的落在那片葉子上。

然後他發現,葉子變得無比巨大了。

落在葉子上之後,他發現要想走到葉子的邊緣最起碼要三十步,左右皆是。葉子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大?

是陳羲變小了。

他變得和桑千歡一樣的小,陳羲忍不住抬頭看了看,發現頭頂上的葉子大到遮住了半邊天。或是看到他臉色有些不好看,桑千歡忍不住笑了起來:「初次到神司大概都是這樣的表情,以後習慣了就好。」

他轉身往裡走,陳羲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一邊走陳羲一邊在心裡考慮著自己剛才那種驚訝的表現是不是足夠合理,然後計算著自己的步伐走的夠不夠謙卑。桑千歡是神司的百爵,雖然百爵之上還有千爵,千爵之上還有什麼樣的大人物陳羲不知道。可是從一個百爵就能被派駐在滿天宗來看,百爵的地位絕對不低。

「你殺了付經綸?」

桑千歡一邊走一邊貌似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陳羲稍稍遲疑了兩秒之後才回答:「是」

桑千歡忽然大笑起來:「我就知道你贏的機會稍稍大一些,雖然付經綸的修為比你強……付經綸心思太狹細,容不得天地之寬大。心思狹細所以眼界便低,一個眼界低的人縱然天賦不俗,終究也不能登堂入室。在滿天宗的時候我重用他,是因為他足夠陰狠也知道怎麼做狗……你知道怎麼做狗嗎?」

陳羲又遲疑了兩秒之後回答:「不知道。」

桑千歡點了點頭:「所以我才覺得你贏的機會稍稍大些。」

陳羲跟在他身後,不停的揣摩著桑千歡這些話背後究竟有幾層意思。

「我還聽說,你假借付經綸的名義殺了趙家一個靈山境初期的大修行者?」

陳羲聽到這話心裡一緊,然後點頭:「是」

「靠的什麼?」

「高先生送我的東西,說是叫做靈雷。」

陳羲這次回答的時候沒有哪怕一秒的遲疑,這種心理上的鬥爭有些時候比明面上的較量更加驚心動魄。之前兩次回答的遲疑,和這次回答的絲毫也不遲疑都是陳羲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他在進執暗法司之前就已經把桑千歡有可能問到的問題都想到了,既然桑千歡知道自己殺了付經綸,知道自己殺了趙無敬,自然也知道靈雷的事。

就算沒見過,桑千歡也會懷疑那是靈雷。

「高青樹和虢千爵曾經在一起的日子不短,雖然當初沒有什麼親密交往,不過懂得一些虢千爵的手段倒也不算什麼稀奇事,本來高青樹在製作法器上的本事就比他的修為要強上不少。若非神司已經有了虢千爵那樣的人物,這樣的人神司也是很有興趣的。」

桑千歡一邊走一邊說,兩個人走到葉子的盡頭,陳羲看到莖稈上有一道門。如果是以正常人的高度來看,這門只是莖稈上的一小塊疤痕而已。桑千歡推開門走進去,陳羲跟進來之後發現這裡是一個垂直的通向地下的天井。

兩個人站在一個升降的木製平台上,隨著鎖鏈卡啦卡啦的響動,平台開始穩穩的往下滑動。如果是正常人是絕對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事發生,當然不正常的人連想都不會往這方面想。

「知道為什麼要給你靈雷嗎?」

桑千歡問。

陳羲心裡最擔心的不過是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身份。但是現在只需要把靈雷和陳盡然兒子的身份撇開,應該問題不大。難就難在,這個理由怎麼出來。

「先生說,如果我執意要加入神司,那麼最好還是有些本錢的好。他說神司對於無能之人的淘汰絕不會心慈手軟,所以我加入神司之後一旦面臨什麼無法完成的任務,就需要法器來幫忙。先生知道虢千爵就在神司,而一旦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用出靈雷,那麼神司的人必然回去懷疑我和虢千爵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桑千歡笑起來:「看來高青樹對你還真是很喜歡啊,他那樣性子的人遇到一個心滿意足的弟子也不容易。」

說完這句話之後,桑千歡的腳步忽然一頓,他回頭看向陳羲,眼神驟然之間變得森寒陰冷起來:「你去過藍星城?」

……

……

這句話,讓陳羲後背上瞬間就冒出來一層冷汗。如果說之前的謹小慎微驚訝惶恐絕大部分都是裝出來的,那麼這句話之後陳羲是真的被嚇了一跳。他曾經斷然不會相信,藍星城的城主敢把藍星城的事報告給執暗法司!

要知道城主除掉了邱三業,那就是公然和神司作對。這件事說出來,對藍星城城主有什麼好處?

陳羲心裡飛速的盤算著,臉上的表情定格在僵硬和驚恐。他不能變臉色,必須一直這麼保持。

「是,卑職去過。」

陳羲這次遲疑了更久之後才點頭回答。

「嗯,我很欣賞你的坦率,做手下的對自己的上司如果不夠坦率,那麼我留著有什麼用處?哪怕有些天賦有些能力,留著還不如養付經綸那樣的狗好用。」

桑千歡看著陳羲說道:「前些日子藍星城的城主徐績以符文傳書,說有個自稱神司裁決的人到他的藍星城招募了幾個手下,他想確定一下你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神司裁決。」

陳羲心裡悄悄緩了一口氣,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冷靜的思考讓他保住了一命。他猜到藍星城城主徐績絕對不會說出來殺了邱三業的事,之所以那麼明目張且任由陳叮噹瞬息擊殺邱三業,肯定是徐績已經掌握了邱三業和神司聯絡的方式。

徐績恨陳羲入骨這是不爭的事實,他想殺陳羲沒有殺了,又不想讓陳羲泄露出去自己的秘密……所以他才會想到這樣一個辦法。委婉的向神司透露有個年輕的神司裁決去了藍星城,還招募了人手。神司對於這樣的事不可能不問清楚,而不要忘記,陳羲手腕上的楚離珠代表著聖堂黃家的身份。所以徐績堅信神司不會容忍陳羲活下去,徐績只需要把這個消息透露給神司,那麼神司除掉陳羲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當然,徐績肯定想到了陳羲有可能把他殺邱三業的事說出來,不過到時候將這些事都推給陳羲,就說陳羲假傳神司的命令……為了一個年輕的裁決,且不是神司嫡系之人,神司應該不會和他鬧翻。況且,難道神司就不認為是陳羲臨死前的倒打一耙?

不得不說,這個徐績的算計真的也很老辣。

「我能理解你的心思。」

桑千歡緩緩的嘆了口氣:「任何一個加入神司且對神司有了些了解的人,都想平步青雲,都不想才剛剛進來就被淘汰。所以招募幾個手下人做事協助辦案,也是情理之中。不過……」

桑千歡看了陳羲手腕上的楚離珠一眼:「這個東西,你最好還是不要露出來。莫說黃家的人知道就會把你碎屍萬段,為了這個東西連我都動了貪念想殺你滅口據為己有,難保神司里其他人不會這麼干?」

陳羲裝作惶恐,連忙把楚離珠取下來遞給桑千歡:「算是卑職送給您的見面禮。」

桑千歡哈哈大笑:「我可不敢收……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滅口據為己有嗎?」

陳羲稍稍猶豫了一下后回答:「因為大人您也不想和黃家的人有什麼瓜葛……這東西帶出去,就是個燙手山芋。」

桑千歡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以我的身份尚且不能和黃家的人做的太絕,難道以你的身份就行?我能想到這一點,神司里未必沒有傻瓜。你還是收起來吧,要麼等到你不懼黃家的時候再戴起來,要麼等到黃家不存在的時候再戴起來。」

「謝大人提點1

陳羲抱拳施禮。

「你運氣真的不錯。」

桑千歡繼續往前走:「神司之前辦了個案子難度很大,折損了不少人手,連虢千爵都身負重傷不得不閉關休養。所以首座大人下令對於新人的招募條件稍稍放寬鬆了些,不然以你現在的修為境界,沒有什麼機會的。」

「是」

陳羲點頭。

這時候升降的平台到了最下面,應該就是這棵花的根莖里了。桑千歡在前面領路,推開一扇門走進一條密道。陳羲想,這應該是一條根須。他現在還不是很清楚神司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到底是人變小了還是花變大了?

陳羲隱隱間可以想到,應該是一種極強大的空間力量。

「你是個新人,就算神司的規矩稍稍放寬鬆了些,但各種考核還是要有的,只是尺度沒有那般嚴格而已。稍後會有人帶著你去接受考核,如果合格之後你才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神司裁決。如果不合格……神司不需要的人哪怕是個廢物,也不能放出去以後成為神司的敵人。」

桑千歡看著陳羲說道:「如果你不合格,你出了神司的門會不會對神司懷恨在心?」

陳羲搖頭:「不會」

桑千歡笑起來:「每個人都這麼說,但是萬一呢?神司才不會管你們回答的這兩個字是真情還是假意,有個萬一的概率神司都不允許發生。所以……接下來你自求多福吧,雖然我現在越來越欣賞你了。」

他推開第二扇門,走進了一個寬闊巨大的大廳:「未來如何,陳羲……靠的還是你自己。」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