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一十六章阿喵阿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阿喵阿狗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見過無盡深淵中那些千奇百怪的淵獸之後,陳羲對於出現在面前的木頭人會說話倒是沒有什麼意外的感覺。相對來說,倒是之前的那些考題讓他思考了很多東西。這些考題題目大多簡單,卻能輕而易舉的測試出一個人的性格和能力。

說起來,這考核到目前為止要比陳羲第一次登改運塔輕鬆多了。

木頭人說話,陳羲便取出了他的劍。

「殺了我,你贏。」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

陳羲卻很清楚絕不會簡單,木頭人要麼是用符文驅動,要麼是極複雜的機械構造。在執暗法司這種地方,一切看起來簡單的東西都不會簡單。陳羲試探性的出了一劍,青木劍從上往下斜著劈落,劍的速度並不快,也沒有真氣之焰。

可是……

木頭人卻被劈開了。

這個木頭人身型大小和正常男子沒有區別,陳羲觀察過,就連木頭人的手臂和雙腿也是按照最合理的比例製作的。不合理的地方就在木頭人的臉上,沒有眼睛鼻子耳朵,只有嘴。嘴裡只有兩顆看起來很尖銳的獠牙。

陳羲一劍卸掉了木頭人的半邊身子,陳羲隨即微微詫異了一下。還沒等他緩過神來,被劈成兩片的木頭人變成了兩個木頭人,一摸一樣。

「殺了我,你贏。」

兩個木頭人異口同聲的說了這句話,語速,語氣毫無二致。只是兩個木頭人一直那麼站著,沒有一丁點要做出攻擊的態勢。陳羲的眉頭下意識的皺了皺,然後他再出一劍。將分裂出來的那個木頭人刺穿,抽劍回來,木頭人還是木頭人,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陳羲將青木劍收起來,單掌向前一拍。

砰地一聲,巨大的力度之下直接將一個木頭人震碎。這一掌上陳羲用了兩成修為之力,木頭人粉碎的幾乎不能更粉碎。這畢竟只是一個木頭人,便是凡武之人運氣之下也可以一掌將其打碎,但絕無可能打碎成粉末。

可接下來的一幕,讓陳羲心裡生出來幾分無力。

地上,相鄰的兩個木屑開始融合,吸鐵石吸鐵粉一樣變大。不只是一個地方的粉末在聚集,片刻之後地上至少有二百多個半個拳頭大小的木塊形成,每一個木塊開始膨脹變成了一個新的木頭人。

陳羲眼睜睜的看著,幾百個木頭人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把他圍在正中間。

「殺了我,你贏。」

依然是這句話,依然是那樣毫無生機的語氣。這次是幾百個木頭人一同說出這句話,所以聲音大的有些嚇人。四周的木頭人緩慢的移動著,腳步僵硬,膝蓋不會完全,走路的姿勢怪異恐怖。

它們卻還是不攻擊,只是圍過來讓陳羲無前路也無退路。

劍劈不死,震碎不死。

陳羲從收納袋裡取出一袋子烈酒,那是他給陳叮噹買來的。他往自己嘴裡灌了一口,然後一張嘴噴了出去。霧氣一樣的酒液散出去,粘在了不少木頭人身上。陳羲手指一彈,一小團真氣之焰飛出去瞬息將酒霧點燃。

呼!

火焰一下子升騰起來,火勢迅速把附近幾十個木頭人籠罩進去。陳羲沒有立刻做出進一步的舉動,只是觀察著被火焚燒的木頭人有什麼反應。讓他失望的是,火熄滅的時候木頭人還在,只是顯得稍稍黑了些而已。

陳羲忽然間明白為什麼這些木頭人不攻擊了……要想通過考核就必須走過三十三步,現在木頭人堵的水泄不通,就是為了阻止他再往前走一步。想到這裡,陳羲肩膀往下一壓,身子弓起來後腳下猛的一點。他的身形如一顆流星般向前,肩膀重重的撞在正前面的木頭人身上,那木頭人立刻被撞飛了出去。

陳羲這一衝已經跨出去一步,他腳落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動。被撞飛的木頭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來了,還是站在那個位置,擋的結結實實。陳羲明明向前沖了一步撞飛了木頭人,可是這一步為什麼消失不見了?

……

……

阿狗有些百無聊賴的看著大街對面的青樓,他在路邊攤子坐下來要了一杯茶一盤葵花籽,一粒一粒的嗑著,磕到昏昏欲睡。太陽的光很好,雖然已經快到黃昏,但光線依然很明亮。這個地方恰好沒有飛島遮擋,頭頂上的藍天水洗過一樣純粹讓人心曠神怡。

可是阿狗的心思卻在對面的樓子里,因為陳羲讓他和阿喵盯著的那兩個老頭進了青樓。陳叮噹交待他們的時候說那兩個老頭居然都是靈山境的大修行者,所以阿喵阿狗都很謹慎。之前盯著陳天極陳地極找到了兩個人的住所后他們回去稟報,跟著陳叮噹在小院那邊安頓好,陳叮噹又讓他們兩個過來繼續盯著。

而就在陳叮噹準備自己動手找機會先幹掉陳家兄弟任何一個的時候,陳羲用定向寶鑒發給一句話。

「家仇家恨,留給我。」

所以陳叮噹沒有出手,哪怕他想不到陳羲打算怎麼去除掉兩個修為那麼高的敵人。真要是打起來,以陳羲現在的修為只怕五十個加在一起也贏不了……不,一百個加在一起都贏不了。但是陳叮噹尊重陳羲的決定,因為那實實在在是陳家的事,雖然陳叮噹也姓陳。

「貓兒」

阿狗往對面樓子努了努嘴:「我在這假裝趴桌子上睡著,你想辦法去那樓子里看看。」

「狗兒」

阿喵有些不滿:「為什麼每次都是你在安全的地方而我偏偏要去危險的地方。別跟我說你是大哥,大哥算個屁。」

阿狗問:「你靠什麼我靠什麼?」

阿喵每每都被這句話弄的無言以對,阿狗盯人靠的是鼻子,而他靠的是輕功。阿狗肯定已經記住了那兩個人身上的氣味,所以阿狗沒必要進樓子里。他哪怕是趴著睡覺,只要那氣味一出現他就立刻會醒過來。

阿喵猶豫了一下沒動,然後問:「狗兒,你說咱們跟著這位年輕的裁決大人,是對了還是錯了?第一個任務居然就是盯著靈山境界的大修行者,還他媽的是兩個。那般人物,薅一個頭髮都能把咱倆鎮壓進地獄永世不得輪迴吧?」

阿狗想了想回答:「我覺得公子人不錯,比邱三業強。」

阿喵嘆了口氣:「萬一咱們兄弟死了怎麼辦,誰給咱家傳宗接代?」

阿狗起身,瞪了阿喵一眼:「你不想去直接說好嗎?」

他往對面青樓走,一邊走一邊說:「我現在去干傳宗接代的大事了,你坐在這裡聽響聲吧。這樓子要沒被老子震的地動山搖,我把大-屌割了給你小炒個菜下酒。」

阿喵搖頭:「看來你是決定跟著公子了……不過你就沒有想過,現在咱倆逃了的話誰也沒辦法。已經遠離藍星城了,咱們一路再向北逃,逃到北疆找一座大山躲他個十年八年,然後再回來。」

阿狗的腳步頓了一下,然後他回頭看著阿喵認真的說道:「爹娘死的早,咱倆是跟野貓野狗搶食物活下來的。別人把貓狗當畜生,我們把貓狗當敵人也是朋友。但……我不想回到藍星城的時候在別人眼裡你我還是貓狗,而是……需要仰視的大人物。」

他抬起頭緩緩道:「給爹娘在藍星城正中大街上修一座墳,誰敢動,殺誰。」

阿喵揉了揉鼻子:「滾回來睡覺吧,把耳朵支棱起來就行。翻牆越戶這種事……跟我比你終究是個渣渣埃」

他起身,走向遠處而不是對面的青樓。但是阿狗知道,只要阿喵動了,那麼青樓里現在任何一個露出來的屁股蛋-子不管是男人的還是女人的,阿喵一個都漏不了。

他笑了笑,走回來,付了一倍的茶錢然後趴在桌子上睡覺。

距離他們兩個不足一百米的地方,眯著眼睛坐在人群里聽評書的敖淺微微嘆息一聲,心說你們兩個都不走,為的應該是你們死去的爹娘和過去幾十年的屈辱。我不走……是為了還活著的老娘。這般不由自主的人生,真累。

……

……

陳地極擺了擺手讓只穿著薄紗睡裙的兩個青樓女子退下去,他坐下來看著窗外道:「咱們還要等多久?」

陳天極卻把那兩個女子留下來,讓她們兩個排開翹起屁股,他在後面馳騁,左邊幾下右邊幾下,啪啪啪啪的很賣力。

「等著邱辛安的消息吧,邱辛安去見虢奴,只要虢奴答應咱們就都是神司的人了。」

這地方只是個普通人開的普通青樓,所以他們說話也有些放鬆。

「也不知道滿天宗怎麼樣了。」

陳地極有些厭煩的看了正在做事的陳天極一眼,他這個枯瘦的哥哥在這方面慾望很強。而他雖然也有慾望,但他從來都不願意碰這種類型的女人。他很矮也很胖,所以在某些方面有些欠缺,他只喜歡十三四歲的少女。

「理會滿天宗做什麼?」

陳天極狠狠頂了幾下,然後換人:「自從十一年前你我做出那樣的選擇之後,咱們其實就不再是滿天宗的人了。這次來皇都是你我兄弟的一個機會,只要把握好了,所有失去的都會加倍回來。」

陳地極覺得小腹里有些熱,他儘力往下壓了壓。剛要說話,忽然懷裡的定向寶鑒微微發熱。他取出來看了看,發現是邱辛安傳回來的消息。

「邱辛安讓咱們今晚去西銀鑼巷。」

「那是什麼地方?」

「一個叫威雷幫的不入流的小幫派。」

「去那做什麼?」

「殺人,做幫主。」

陳地極指了指那兩個青樓女子:「怎麼辦?」

陳天極突然呻吟了一聲,然後身子軟下來趴在一邊。他喘息了幾聲后忽然伸出手在兩個女人的腦袋上分別拍了一下,那兩個女人同時一愣,然後開始傻笑。一邊笑還一邊流口水,就好像小孩子看到了自己最愛吃的糖果。

「這地方殺人不方便,還是弄傻了吧。」

陳天極把褲子穿好:「好端端的跑去一個不入流的小門派搶個破幫主的位子幹嘛?」

「誰知道1

陳地極啐了一口:「邱辛安越來越不靠譜了。」

就在這時候,後窗外面牆壁上貼著一個人。比貓更像貓,他掛在那一動不動。全身上下沒有一點氣息,甚至連呼吸都沒有。陳天極陳地極修為很強,他們若是仔仔細細的去感知未必不能發現這個人。可是他們兩個誰也不會想到,大白天的而且是皇都這麼陌生的地方,會有個不要命的人貼在外面偷聽。

他叫阿喵,他比貓更靈活也更安靜。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