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一十八章市井之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市井之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為了表示有包容天下之心,大楚皇族對於皇都城內的普通人也時不時搞搞雨露均沾的手段。本來對修行者就頂禮膜拜的凡人,得到一些好處后自然更加的虔誠。大約在一千年前,有個普通人在登天梯前長跪不起,當時的聖皇破例接待了他,問他有什麼要求,這個凡人書生獻上他自己寫的兩個字。

天樞

當時的聖皇龍顏大悅,所以下旨將皇都定名為天樞城。

陳羲現在就站在登天梯旁邊仰望,曾經天樞城只有一座登天梯,位於皇城所在的懸空島上。但是現在,幾乎每一座懸空島都有天梯垂下。大楚聖皇曾經下旨,每年的八月初八這天,凡人可以攀爬登天梯上懸空島觀賞。

對於百姓們來說,這無異於一個盛大的節日。懸空島上住著的都是了不得的大家族,大勢力,平日里他們仰望都看不清的地方。陳羲往上看了看,發現即便是最矮的登天梯也至少有五百米,這種高度,只怕已經足以讓半數以上的凡人放棄。其實所謂的每年一次的盛大節日,也只是九成不敢爬登天梯的人為那一成人吶喊助威的日子罷了。

他現在確定桑千歡知道自己一些事,比如知道他在藍星城收了幾個手下。但是桑千歡不知道他收了幾個,不知道收的是誰,而且桑千歡也沒有詢問。由此可見,桑千歡是一個懂得如何做上司的人。

其實從一開始陳羲就不確定自己能瞞得住神司,畢竟那是一頭讓那些大家族都心生膽寒的龐然大物。以他現在的能力想要隱瞞什麼,根本就做不到。他現在能依仗的恰恰又是這身份低微,以至於連桑千歡對他都提不起什麼太濃厚的興趣。

沒人把他當回事,對陳羲來說反而是好事。

他沒有去陳叮噹的小院,而是自己隨便在距離神司不太遠的地方詢問了一番后,找了個民居租住下來。院子不大,三間正房東西各有兩間配房。院子里有兩棵柿子樹,柿子樹之間有一口年代久遠的老水井。

屋子裡陳設簡單,基本上都是多年不用的傢具。不過這家的主人倒是勤快,院子里每天都掃過,屋子裡也是一塵不染。見陳羲孤身一人,主人家還贈送了一床簇新的棉被。

接下來,他就要靠著定向寶鑒和陳叮噹等人聯絡了。

這個小院的主人是個五十幾歲的老人家,孤身一人。他有兩個院子,自己住在後院,前院對外出租。老伴多年前就已經過世,老兩口也沒有子嗣。所以陳羲可以理解一位孤獨的老人,除了每天把所有的房間和院子多打掃收拾一遍外再也沒有什麼事可做的心情。

老人姓洪,精神還好,身體也挺結實。

「洪爺」

陳羲搬了兩把小凳子,請房東坐下。

老洪頭憨厚老實,哪裡敢被陳羲這樣稱呼,連連擺手:「小哥一看就是富貴人,可不敢讓你這樣稱呼我。」

「大伯」

陳羲換了個稱呼,從口袋裡摸出來一大塊銀子遞給老人:「這是定錢。」

老洪頭雙手接過來:「這太多了,怎麼還能算是定錢,就是住上兩年都富裕的。我孤寡一個,要銀子多了也沒用處,夠我吃穿用度就行。」

陳羲陪著他聊了幾句,然後將話題引到了最近街道上是不是不太平。老洪頭提到這個來了興緻,起身回去端了一盤子瓜子花生,又沏了一壺高碎:「街面上這幾日是有些不太平,據說是兩個幫派搶地盤前幾日打過一場了,也沒有人來管。不過這天樞城裡的黑道也都還算守規矩,基本上不禍害我們老百姓,他們爭的是一個利字。」

老洪頭打開了話匣子,顯然平日里也孤寂的難受:「本來這地面上是三水堂的人管著,每個月初一跟街面上的鋪子收些銀子做護費。他們做事也還算認真,有人搗亂他們肯定是會出手管教的。可是從年前,另一條街上本來已經被打的抬不起來頭的黑虎幫忽然就厲害起來了,三水堂竟是被打的支離破碎。」

「自此之後,這附近三條街都歸了黑虎幫。可這樣一來,就惹到了近兩年才興起的異客堂……原本有三水堂在中間受夾巴氣,異客堂和黑虎幫井水不犯河水。現在兩個幫派的地盤接上了,難免打打殺殺的。」

這樣的老人在訴說這樣的故事的時候,總有那麼一點指點江山的氣勢。

陳羲聽的很認真,然後問:「這個異客堂是怎麼回事?名字有些奇怪。」

老洪頭笑了笑:「身在異鄉為異客,有什麼奇怪的。最早的時候,是一群力巴聯合起來以防被人欺負,後來在天樞城的外鄉人加入進去的越來越多也就成了規模。這個異客堂相對來說是最規矩的黑道勢力了,他們從不主動欺負人。想想也是,一群外鄉人為了自保而已。」

老人言談話語中,那種身為天樞城本地人的驕傲感油然而生:「他們不敢欺負本地人的,真要是那麼干衙門也會插手。」

老人抿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異客堂的大堂主是新來的,倒是挺神秘。傳聞是半年前進了異客堂,逐個挑戰,打贏了所有人坐上了大堂主的位子,當然都是道聽途說。大堂主從不現身,異客堂管事的有四個人,二堂主也就是原來的大堂主高堂,三堂主胡驢子,四堂主白小聲。五堂主郭放牛。」

陳羲笑道:「大伯,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

老人得意道:「從異客堂崛起開始,這兩年春節他們都會派人挨家挨戶的送東西。那四位堂主我都見過,除了四堂主白小聲是個看起來冷冰冰的人之外,都很和氣。」

陳羲點了點頭,心裡想的是為什麼桑千歡對這樣的小勢力如此在意?按照道理,異客堂也好,黑虎幫也好,都太小了,根本就不值得神司關注。神司突然對這樣的小門派感興趣,難道是因為這些小勢力背後藏著什麼大秘密?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想到陳叮噹曾經提到過,黑虎幫為戶衙做事,一些小工程也交給黑虎幫。而且黑虎幫還管著運送屍體的事……天樞城看起來風平浪靜,可是暗地裡死了多少人?黑虎幫本來都要滅幫了,又重新崛起背後肯定是戶衙扶植,戶衙是江湖九門之一的商門把持……如果國師對九門出手,那麼肯定會死不少人的,黑虎幫說不得知道些什麼。

陳羲還在猶豫,自己是該接近黑虎幫還是異客堂。

就在這時候,外面有人敲門。

……

……

老洪頭示意陳羲坐著,他起身過去把門打開。門外兩個穿著黑色勁裝的漢子掃了老洪頭一眼:「老頭兒,這個月的份兒錢該交了。」

老洪頭一怔:「只有商鋪才交份兒錢,我為什麼要交?」

站在前面的漢子冷笑:「你的院子往外出租,這就是商用。只要是商用,戶衙就有權利收稅。怎麼,難道你這老孤寡敢違逆了戶衙的命令?」

「我……」

老洪頭張了張嘴,最終沒敢抗拒。他問:「需要交多少?」

「五十兩銀子1

「天1

老洪頭驚恐道:「我這小院子租住一年也收不了二十兩銀子,你張嘴就要五十兩,我拿什麼給你?」

那漢子哼了一聲:「聽聞你收過異客堂的好處,你拿不出來就跟異客堂去要埃異客堂財大氣粗,還拿不出這區區五十兩?老傢伙你記住了,黑虎幫早早晚晚把異客堂滅了。你和他們有來往,那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這位大哥。」

陳羲起身走過去,抱了抱拳:「大家都是鄉里鄉親,在這條街上一年之中也不知道要碰面多少次。相信你平日里見到大伯也會叫一聲,何必如此咄咄逼人?老人家拿不出來這許多銀子,還是寬容些吧。」

「你是哪兒來的狗?誰家的主子沒拴住你的鏈子?」

黑衣勁裝的漢子白了陳羲一眼:「在這幾條街上,沒有我黑虎幫發話,狗都不敢亂叫,你亂叫個什麼?你要是想出頭,可以!你替老傢伙把五十兩銀子出了,我們扭頭就走。」

陳羲也不生氣,笑了笑說道:「今日我出五十兩,明日你們又來。來了又來,其實是想把異客堂逼到風口浪尖上對吧?你們黑虎幫既然那麼厲害,不直接殺過去這樣為難老百姓逼異客堂出手,倒是下賤了些。」

「你-媽-逼1

勁裝漢子一拳砸向陳羲面門,陳羲伸手隨隨便便一揮,一個耳光將那漢子扇飛了出去。他不願意為老洪頭招惹什麼麻煩,所以出手還留足了情面。不然,這一下那漢子早就粉身碎骨了。

漢子被打顯然吃了一驚,爬起來想出手又怕打不過陳羲,從袖口裡摸出一個筒子朝著天空一扭,的一聲一團煙花打上了半空炸開。

「你等著1

那兩個漢子往後退了幾步,掐著腰看著方解:「孫子,想必你是外來的吧?還不知道黑虎幫在這天樞城的威名!今兒就叫你明白明白,什麼叫出頭鳥必死1

不得不說,這個黑虎幫支援來的速度真快。不到五分鐘,從大街那頭黑壓壓過來一大群人,手裡都拎著明晃晃的的長刀。這些人一樣的勁裝打扮,走在大街上呼啦啦一大群來勢洶洶。

最少百八十號人,為首的是個看起來賊眉鼠眼的中年男人。陳羲沒有動用修為之力探知對方,不過推測這個人連破虛都到不了。挨了打的漢子迎上去,把事說了一遍。那老鼠眼的中年人隨即翻了翻眼皮,朝陳羲拱了拱手:「哪條道上的兄弟啊,我黑虎幫的人不開眼得罪了你,我先替他道個歉。報出來腕兒,咱們兩家以後好親近。」

就在這時候大街另一頭來了十幾個人,穿青色勁裝。為首的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身材看起來很雄壯。他一邊走一邊大聲吼:「哪個孫子剛才放了煙花,老子老老實實在茅廁拉屎,炮皮子砸我腦袋了,誰放的站出來賠老子些醫藥費1

聽到這句話,陳羲撲哧一聲笑了。

這市井之地,原來真的挺有意思。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