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二十一章異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異客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數不清的勁裝大漢不敢靠前,望著屍體堆前面的那個少年人連大氣都不敢出。天樞城最底層的黑道雖然每天都在打打殺殺,可是已經太久沒有這麼大的動靜了。大人物們有大人物的戰場,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廝殺。

現在上面的大人物自顧不暇,小人物們自然想趁機改變黑道上的格局,等到大人物們安定下來之後,黑道上的格局已經定了,大人物們也懶得再變。反正都是他們隨隨便便拋出幾根肉骨頭,最底層的黑道就能爭的頭破血流。不管怎麼爭,總有人願意為他們做事。

是的,在那些大人物眼裡。最底層的這些混黑道的人都是野狗。甩一根肉骨頭就肯為自己賣命的野狗,做某些事比自己手下人還要好用。

「他……他用六堂主的槍,刺死了六堂主1

有個黑虎幫的人顫抖著說話,高高在上的六堂主就死在他身邊。那桿大槍穿透了六堂主的胸口,槍尖深深的戳進了堅硬的石板之中。屍體翻卷著,頭朝下,屁股在上面,兩條腿耷拉在兩邊。

陳羲殺人過百,毫髮未傷。黑虎幫的人看著他,就好像看到了一個從地獄里剛剛冒出來的惡魔。

「朋友!眼生的很埃」

從人群中走出來一個人,看樣子應該是這次黑虎幫進攻異客堂的指揮者。他看模樣四十歲上下,很精悍。穿一件天藍色的錦衣,左手拎著一個鳥籠子,右手端著一個紫砂壺。短髮,額頭很寬,嘴唇很厚,看起來倒是沒什麼陰狠氣。

「拜見四堂主1

黑虎幫的人紛紛行禮。

來的人,正是黑虎幫的四堂主王岩。

他走到眾人前面仔仔細細打量了陳羲幾眼,微微皺著眉:「如果說你是異客堂請來的幫手,那麼價錢上咱們好商量。異客堂給你多少好處,我們黑虎幫加倍給你。我們黑虎幫在天樞城西南這一片還有些面子,如果你想在天樞城立足終究比幫一群外鄉人做事靠譜些。」

陳羲笑著搖頭:「我也是個外鄉人。」

王岩稍稍有些尷尬,隨即笑起來:「說白了大家誰不是外鄉人?只是看怎麼立足。黑虎幫靠的是戶衙,這代表著什麼你應該心知肚明。異客堂靠什麼?義氣?金銀財寶?還是許了你別的什麼好處?」

陳羲很認真的回答:「我喜歡異客這兩個字,這理由夠嗎?」

異客!

只怕沒有任何一個人,比陳羲對這兩個字有更多的感觸了。從他在桑千歡那知道異客堂這三個字的時候,他的心就有些不平靜。身在異鄉為異客……他就是一個異客。那種骨子裡透著的孤單和思念,沒有人比他更懂。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為異客堂做事了。」

王岩嘆了口氣:「可惜,若你進黑虎幫應該能做到堂主之位的。」

「他在異客堂,也可做堂主1

就在這時候,之前還在木樓里喝酒的白小聲從遠處掠了過來。他身法奇快,話音落地的時候人已經站在陳羲身邊了。這一身白衣,在加上一副好皮囊,怎麼看都漂亮。說男子玉樹臨風,大抵如此。

只是在陳羲看來,這個白小聲的皮膚實在太好了些。尤其是才喝過酒,微微泛紅。一個男人生的這般漂亮,也不知道會讓多少女人嫉妒。

「白小聲」

王岩冷哼一聲:「你真以為,趁著亂子就能從我們黑虎幫手裡搶地盤?黑虎幫從立幫到今天也有上百年,期間經歷過多少大災大難都沒有倒下。雖然現在那些個大人物們沒時間理會這些俗事,可只要他們騰出手來黑虎幫就還會崛起。二十年前有刀客入天樞城一夜之間殺我黑虎幫六百人,九位堂主損了五個。可是那有怎麼樣?沒多久黑虎幫照樣是這片土地上的第一大幫派1

白小聲冷哼:「那是因為你們會做狗。」

王岩道:「會做狗?你們異客堂難道就不是在做狗?只不過大家主子不同而已,你們那位大哥近一年來也沒少活動吧,巴結上了誰還需要我點出來?」

白小聲朗聲道:「我異客堂從來行的正坐的端,我們也從來不會欺壓良善。這群兄弟們聚集起來只是想彼此照應不被人欺負,每一個都是清清白白。你們呢?你們黑虎幫暗地裡做過多少壞事?」

王岩哈哈大笑:「白小聲你還真是幼稚的可笑,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好事壞事,更沒有什麼好人壞人。大家都是一路人,只不過我們更洒脫實在些,而你們一個個裝清高罷了。如果世界上的人都能以好壞來區分,那麼這個世界也不知道比現在太平多少。」

白小聲懶得理會,指了指自己說道:「黑虎幫要想滅我異客堂,先殺了我再說。」

王岩道:「你們四個人分別守著四個街口,我知道你們打的什麼算盤。想牽制著我們黑虎幫大部分兄弟,然後由你那個大哥去偷襲對不對?我家幫主早就擺好了宴席等著他,黑虎幫的底蘊遠非你們看到的那麼淺!這會兒……你那位大哥說不定已經被剁成肉泥喂狗了呢。」

……

……

「殺光這些人,跟我救大哥。」

白小聲看向陳羲,語氣很真誠:「這個王岩不會胡說八道,大哥十之八-九是真的遇到麻煩了。」

陳羲忍不住問:「我聽聞異客堂的大堂主是一年前才進來的,而且是逐一挑戰打贏了你們才坐上了大堂主的位子,你對他好像真的很尊敬,這是為什麼?」

白小聲道:「那都是街坊之間的謠傳,大哥確實是一年前才到的異客堂,但沒什麼逐一挑戰的事,我們幾個對大哥打心底里佩服,一致同意拜他做老大,帶著我們異客堂的兄弟們過日子。」

陳羲腦海里出現了幾個人物,自己前世看過的武俠小說中那些個義薄雲天的大俠客。那樣的人往往讓人一見傾心,心甘情願為他去死。看來這位異客堂的大堂主也是這般人物,陳羲倒是真想看看這個人什麼風采。

「我來殺這個王岩,你帶著兄弟們殺散這些嘍。」

白小聲說了一句,邁步往前走。

就在此時,王岩卻拍了拍手。後面的隊伍分開一條路,四個人從人群中緩步走出來。這四個人差不多的身材,身上穿的衣服款式也一摸一樣。裡面是紅色的厚布長袍,外面是黃色的披肩。頭頂上帶著高高的帽子,有點像鳥的尾巴。

「鶻人?」

白小聲顯然愣了一下。

「鶻人是什麼人?」

陳羲問。

白小聲道:「鶻人生活在大楚西疆邊界一帶,那地方有兩個民族人口最多。一個是鶻人,一個是羌人。這兩個民族的修行方式和咱們截然不同,十分詭異。尤其是鶻人,他們能召喚一些很奇怪的東西出來,難纏的很。」

對面那邊,王岩對四個打扮怪異的男人抱拳施禮:「今夜的事,就仰仗四位上師了。只需要把那兩個人除掉,其他人交給我們就是。」

四個鶻人點了點頭,大步朝著陳羲和白小聲這邊過來。

「你打的過王岩嗎?」

白小聲忽然問了一句。

陳羲想了想然後搖頭:「不知道。」

白小聲道:「打不過也要去,你去殺王岩,這四個鶻人我來對付。如果你我都被纏住,我手下弟兄們只怕堅持不了多久。」

陳羲問:「你打的過這四個鶻人嗎?」

白小聲想了想然後搖頭:「不知道。」

陳羲眼神明亮起來,拍了拍白小聲的肩膀:「你是個有意思的人,不要忘記剛才你說的話,我是肯定要做異客堂堂主的,不要說話不算話。」

白小聲使勁點了點頭:「我從不撒謊。」

「堅持到我回來幫你。」

陳羲說了一聲,腳下一點身子爆射出去。他在半空中向下一掌拍落,一道雄渾的真氣之焰直撲王岩。王岩倒是吃了一驚,沒想到陳羲他們兩個居然還敢分開迎敵。即便是他,對那四個鶻人也不敢得罪。眼見著陳羲主動攻過來,王岩冷笑一聲。一伸手把左手的鳥籠子拋出來,誰有能想到,他的本命居然是個鳥籠子?

那鳥籠子驟然變大,如金鐘一樣將陳羲罩了進去。緊跟著王岩伸手往前一指,從他的紫砂壺裡噴出來一股水。那水如箭,帶著破空之聲打向陳羲。鳥籠將陳羲封死在裡面,然後驟然收縮,瞬息之間就把陳羲勒的緊緊的。

這種奇詭的招式,陳羲倒是第一次遇到。

水箭瞬息而至,陳羲的身體被禁錮看起來擋無可擋。就在這一瞬間,陳羲卻突然在鳥籠里消失了。水箭穿透了鳥籠,啪啪的打在一根扁擔上。

陳羲脫身而出,一招手扁擔化作青木劍回到手中。他落地之後簡簡單單一招直刺,龍形劍氣昂然而出!

一條青色的游龍穿過人群,一路上斬殺至少二十幾個黑虎幫的人後攻到王岩身前。王岩沒有想到陳羲居然這麼輕易脫困,反應稍稍慢了些,只來得及將紫砂壺的壺蓋拿下來擋在身前。

紫砂壺壺蓋變得極大,形成了一面盾牌將龍形劍氣擋祝

陳羲腳步往前一跨,刺,刺,再刺!

連續四招都是第一式,這種簡單的招式,即便被人看到了也沒有任何顧慮,因為太過普通,誰能認出來是?

這後來的連續三劍,第一劍震的王岩向後退了三步。第二劍王岩的舉著紫砂壺壺蓋的手臂承受不住壓力彎曲下來。第三劍后,壺蓋重重的撞在王岩胸口。

「一心多用,居然想到修鍊兩個本命。你這樣看似可以出其不意制敵,但你的修為之力分的太散了。」

陳羲冷哼一聲,一抬手青木劍飛出去將那個鳥籠子切成兩片。下一秒,陳羲身形已經到了王岩身前,一腳踹在紫砂壺壺蓋上。王岩的身子被震的向後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牆壁上,砰地一聲!碎石紛飛。

與此同時,白小聲抬起左手以食指往前指了指,嘴裡輕輕說了兩個字:「春雨」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