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二十三章闖虎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闖虎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藏身在屋脊後面看的很清楚,現在黑虎幫總堂外面除了數百弓箭手之外,還有八個鶻人擋在異客堂大堂主身前。由此也可以推斷出,黑虎幫雖然人多勢眾但對異客堂格外的擔憂,他們沒有自信打贏異客堂所以才請了鶻人幫忙。

陳羲想殺出去,這無疑是取得異客堂大堂主信任的最好機會。可是一想到之前那些異客堂的人全都戰死在來時路上而大堂主一招不出,陳羲心裡就有些發寒。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冷靜到了骨子裡的人,可是只一面他就確定那個大堂主冷靜的根本不像是個人。

這樣的人,是怎麼讓手下心甘情願為自己效命的?

就在陳羲有些詫異的時候,那個大堂主動了。

當陳羲看到他手裡本命的時候,幾乎沒有忍祝

大堂主用的是一桿鐵槍,一桿和陳羲的父親所使用的血烈長槍外形長短大小都相差無幾的鐵槍。不同的是,血烈長槍通體血紅,而這桿鐵槍上電芒繚繞。鐵槍應該很久遠了,離著這麼遠陳羲都感覺到了槍身上那古樸的氣息。

大堂主往前邁了一步,這一步就好像觸動了什麼機括一樣,數百名弓箭手同時鬆開了弓弦。幾百隻符箭朝著一個人射了過去,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瞄的很准,可是這種威勢依然不是誰都能擋得住的。

大堂主能。

他雙手握槍身子轉了一圈,電芒在身體四周形成了一個圓弧,符箭啪啪的打在電光護罩上都被擋祝從這一點來看,陳羲就知道大堂主的修為遠比自己要強。陳羲可以靠著超絕的眼力和極快的出手速度,以青木劍一支一支的把那些符箭撥開,也能勉強做到毫髮未傷。

但是不要忘了,就在不遠處還有八個鶻人。

大堂主一出手,那八個鶻人也出手了。

他們手裡都有一個骨串,和陳羲之前看到的那四個鶻人手裡的骨串一樣。八個人幾乎同時咬破了舌尖然後一口精血噴在骨串上,八個人將骨串往地上一按。瞬息之間,地上出現了大片的符文。

這些符文迅速的蔓延出去連成一片,形成了一個很複雜詭異的圖形。這個圖形很大,至少佔去方圓幾十米的地方。

然後,大地轟然一動!

一頭上古凶獸一般的強大東西從符陣中幻化出來,其身軀之大令人窒息。陳羲看的心裡一震,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之前白小聲說的那些話:「這幾個人是鶻人,來自大楚西疆之地,修行的功法極為古怪,可以召喚出很詭異的東西。」

聽白小聲說這些話的時候,陳羲還不是很在意。當他看到那巨大的東西從符陣中顯出身形之後,他才明白白小聲的擔心。

雖然那東西巨大,但根本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副巨大的……骨架。

陳羲推測那應該是一頭類似於劍齒虎的東西,因為在它嘴裡的獠牙能有幾米長。骨獸的顱骨內有一團綠幽幽的微光閃爍,應該就是這骨獸的魂靈所在。這骨獸高至少有三十米,算上尾骨的話長度至少在五十米左右。一出現,就把寬闊的大街堵死。

骨獸仰天發出一聲咆哮,那聲音震得人心裡都發疼。那些不懂修行的黑虎幫弟子,不少人都被震的軟倒在地方,有的人承受不住口吐鮮血。

骨獸發出一聲咆哮之手,顱骨里的綠火分出來兩團進入了眼窩之內。它似乎對於重新看到這個世界感到很興奮,巨大的尾骨一掃把街邊幾間房子夷為平地。

那八個鶻人見召喚成功,盤膝而坐。八個人閉著眼念念有詞,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只是隨著他們的低吟,那骨獸開始把注意力放在異客堂大堂主身上。

它抬起前爪往下一拍,直奔大堂主的頭顱。

……

……

大堂主向旁邊一閃躲開巨大的骨爪,鐵槍向上一刺,一股電芒從槍尖上迸發而出。電芒的速度極快,正中骨獸下頜。可這骨獸本就是死了的東西,根本就不在意。沒有了疼痛的感覺,它甚至覺得自己比活著的時候更加強大。

骨獸一張嘴噴出來一口綠色的火焰,大堂主立刻飛身避開。可是他身後遠處的那些黑虎幫弟子卻沒能倖免,綠火過後,至少幾十個人被吞噬進去。他們在綠火中哀嚎,片刻之後就變成了骷髏。

大堂主將長槍單臂舉起,鐵槍上電光越來越濃烈。等到骨獸撲過來的時候,他將長槍一甩,長槍上的電芒如一條巨大的長鞭一樣打在骨獸背脊上。那電芒足有大腿粗細,十幾米長短,這一下勢大力沉竟是打的骨獸身形晃動了一下。

骨獸勃然大怒,一張嘴又是一口綠火噴出來。所過之處,一片狼藉。不過陳羲卻發現,骨獸噴出來的綠火只對活物有作用。綠火看起來很烈,但是連人的衣服都不能燒著。那些被綠火燒死的人,衣服完好無損。只是肉身被燒沒了,只剩下一副骨架。

大堂主身法奇快,骨獸雖然強大但一時之間也奈何不了他。

只是這樣周旋下去,最終還是對異客堂不利。現在異客堂的人還在苦苦支撐,大堂主被拖在這,他手下人能堅持多久?

骨獸很強大,已經在靈山境的邊緣。

大堂主似乎是稍稍猶豫了片刻,然後猛的朝著骨獸沖了過去。骨獸一爪拍落,堅硬的青石板地面隨即碎裂的一大片。大堂主一掠抓住骨獸的前腿,然後順著腿骨往上攀爬。他的速度極快,沒幾下就爬到了骨獸的脖子附近。

骨獸一晃腦袋,一顆巨大的獠牙正打在大堂主身上。大堂主被擊飛,半空中像是吐了口血。但他在半空中-將鐵槍往前一擲,手心裡電芒閃爍形成一條電索纏在鐵槍上。藉助鐵槍向前的力度,他重新飛了回去。

大堂主落在骨獸後背上,一招手喚回鐵槍。骨獸似乎是感覺到了威脅開始瘋狂的扭動跳躍起來,大堂主將鐵槍往一根脊骨上一戳,死死穩祝不曾想那骨獸的尾巴居然極靈活,如巨大的鞭子一樣抽過來正打在大堂主的後背上。這一下力度極大,大堂主險些被打飛,嘴裡又噴出來一口血。

至此,陳羲差不多可以確定,這個大堂主的修為在破虛九品和那骨獸相差無幾。但是骨獸是死物,不怕疼痛,沒有畏懼,再加上身軀龐大佔盡了優勢。

大堂主扶著鐵槍沒有被打落,但是顯然已經有些吃力。骨獸四處亂竄,那些黑虎幫的弟子嚇得全都跑了,來不及跑開的被踩成了肉泥。那八個鶻人嘴裡念叨的越來越快,骨獸也變得越來瘋狂。身軀亂撞之下,大街上不少建築都被撞倒。

陳羲悄然從屋脊上下去,一招手吸過來一張硬弓一支符箭。他躲在牆角處,將硬弓拉滿。就在骨獸轉身面對陳羲方向的一瞬間,陳羲鬆開了弓弦。那符箭去勢如電,精準的鑽進了骨獸的眼窩。

符箭上光芒一閃,骨獸眼窩裡的一團綠火隨即閃爍起來。這一下真的傷到了骨獸,它嗷的叫了一聲身子直立起來。

大堂主趁著機會向上急沖,縱掠之間到了骨獸頭頂,然後雙手舉起鐵槍朝著骨獸頭顱里的綠火猛的一戳!

吼!

骨獸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腦袋裡的綠火忽閃了幾下隨即滅了。巨大的身軀緩緩的倒下來,砸坍了幾間房子。

塵煙之中,大堂主拖著鐵槍快步走出來,回頭往陳羲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後他微微一愣,他發現那個暗中幫了自己一把的人消失了。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黑虎幫總堂門口一片混亂。他看過去,發現一個仗劍而行的年輕人已經殺到大門口。那八個鶻人只懂得召喚之術,修為倒是爛的一塌糊塗。那年輕人一劍一個,將八個鶻人盡數殺了。

他沒時間去想那個年輕人是誰,擎了鐵槍殺進黑虎幫總堂大門。

……

……

噗!

大堂主的鐵槍向前一突,將一個黑虎幫的小頭目釘死在地上。他抽出鐵槍橫掃,勁氣縱橫,十幾個黑虎幫的弟子被勁氣掃飛出去落在遠處,眼見著是一個也活不了了。他側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個用劍的年輕人出手極快,每一擊都不落空。

院子里的黑虎幫弟子一批一批的湧上來,被兩個人聯手殺散。兩個人並肩而行,從進門開始,每往前走一步地上都會躺下一片屍體。一邊殺人,大堂主一邊觀察身邊這個年輕男人。他發現這個年輕人格外的冷靜,沒有一次出手浪費力氣。他每一擊都恰到好處,將力量的控制已經做到了極致。

「謝謝1

大堂主一槍拍死一個黑虎幫的人,抽空對陳羲說了一聲謝謝。

陳羲搖頭:「不必謝我,記得給我堂主之位。」

說完這句話,陳羲身形往前一衝,青木劍化作一柄數米長的劍形幻影,一路上的黑虎幫弟子皆被劍氣斬殺。此時黑虎幫總堂里已經亂成了一團,雖然殺進來的只是兩個人,可黑虎幫里已經沒有什麼高手了。

黑虎幫幫主崔鐵臉色有些發白。

他本以為那幾個鶻人完全可以擋住異客堂的大堂主,然後等自己手下人殺回來,這一仗就是大獲全勝。可是現在,他不得不面對即將失敗的苦果。

幾個黑虎幫弟子被異客堂大堂主一槍掃飛撞碎了房門,崔鐵嚇得向後連著退了好幾步結果後背撞在牆壁上。見到異客堂大堂主進來,他臉色白的好像紙一樣,連連擺手:「有話好說……」

異客堂大堂主闊步過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把他舉起來然後狠狠的往地上一摔,這一下摔的崔鐵七葷八素,鼻子里立刻就有血噴出來。陳羲跟在後面進來戒備著外面的人,實在沒有想到黑虎幫的幫主居然這麼不堪一擊。

大堂主再次把崔鐵拎起來,大步往外走。似乎是感覺到了陳羲眼神里的疑問,他一邊走一邊說道:「這個敗類是商門崔家的人,黑虎幫是崔家養著的一群瘋狗而已。這個人修為爛的一塌糊塗,但他姓崔,是崔家派來監管黑虎幫的。」

大堂主將鐵槍的槍尖頂在崔鐵下頜:「讓黑虎幫攻打異客堂的人馬都滾回來1

崔鐵哪裡敢不答應,立刻派人發訊號撤回人馬。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