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二十四章等人【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等人【求月票】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安安靜靜的坐在一邊,他轉頭看著窗外的月亮表情很平靜。這屋子裡有不少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什麼,甚至爭的面紅耳赤,可這些好像都和他沒有關係。那些稍顯聒噪的話語,遠不如外面的寧靜。

「抱歉……」

就在這時候,白小聲緩步走到他身邊坐下來說了一句。

白小聲身上帶上著傷,顯然那他獨自面對那四個鶻人召喚出來的什麼東西有些吃力。他左邊肩膀上的血跡還很濃,傷口還沒有徹底止住血。右臂上纏著繃帶,看起來傷口應該也不會很輕。

陳羲看向他,緩緩搖了搖頭。

「大家似乎對怎麼處置崔鐵有些不同的看法。」

白小聲的臉色稍稍有些尷尬,好像被陳羲看到他們異客堂幾個堂主之間的爭執他覺得有些丟臉:「其實大哥怎麼說就怎麼辦好了,他們幾個偏偏都覺得自己說的對。這樣吵下去終究不是辦法,大哥見多識廣最後還是要聽他的。」

陳羲心裡笑了笑,原來對那個大堂主言聽計從且願意誓死跟隨的只是一個白小聲,而不是所有人。

見陳羲不說話,白小聲以為陳羲在生氣自己所遭遇的冷淡。那些人只顧著吵,完全忘記了這一戰如果沒有陳羲的話根本不可能打贏。陳羲在最關鍵的時候出手,幫了最關鍵的人。

「這一戰的目的是什麼?」

陳羲忽然問了一句,見白小聲有些詫異他繼續說道:「這一戰本就不可能滅掉黑虎幫吧?黑虎幫的實力最少比你們異客堂強大兩倍。況且黑虎幫背後還是江湖九門之一的商門崔家,你們現在連崔鐵都不敢殺。而崔鐵這樣的,在崔家可能只是個最低級的奴才。」

他看著白小聲認真的問:「既然如此,你們明知道不可能把黑虎幫怎麼樣,打這一仗的目的是什麼?」

「大哥……」

白小聲回頭看了一眼,臉色有些為難:「大哥說,我們異客堂不管怎麼樣,就算我們自己再乾淨,可是在大家眼裡我們就是黑道上的人。我們不欺負人,但是人們還是怕我們,他們遠離我們,敵視我們,就好像我們隨時都要搶走屬於他們的一切……黑道,終究名聲太臭了。」

「所以呢?」

陳羲問。

白小聲說話的聲音很低:「大哥說,要想讓異客堂的弟兄真的出人頭地,讓百姓們不是怕我們而是認同我們尊敬我們,那麼就不能繼續這麼混日子。大哥的意思是,我們應該成為朝廷的人。只有有了官方的身份,我們這些兄弟才算真正的揚眉吐氣。」

「大哥說的不錯,不是嗎?」

白小聲喃喃自語了一句,像是問陳羲又像是問自己。

「或許吧……」

陳羲不置可否的說了三個字,忽然覺得心裡有些發堵。他無法判斷誰是對的,但是屋子裡的爭吵聲卻越來越強烈。

「我不答應1

三堂主胡驢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哥!以往你說什麼我們都聽,但就這麼把崔鐵放回去我就是不能答應!你把那些個吃人肉喝人血的畜生想的太仁善了!你以為放走了崔鐵,他回去就會在崔家替咱們說話?你以為咱們異客堂就能被朝廷收編?你看看黑虎幫!朝廷需要的是咱們這樣的人嗎1

「三哥,你不要吼。」

性子最耿直憨厚的郭放牛連忙勸:「大哥也是為弟兄們著想,這些年大家打打殺殺為的是什麼?第一是不被人欺負,第二是想混個模樣。現在大哥不就是在為咱們考慮嗎?」

「大哥他出身高貴,自然巴不得成為朝廷的人1

胡驢子吼了一聲。

「你閉嘴1

二堂主高堂連忙看向大堂主:「大哥你不要在意,老三他就是那個牲口性子,想到什麼說什麼,他不是對你不敬。」

大堂主緩緩站起來,走到香案前點了幾支香插進香爐然後拜了拜:「我沐陵散自從做了異客堂的大堂主,沒有一天不是在想著怎麼帶弟兄們過好日子。我知道你們幾個對我的出身都有些抵觸,可出身是我能選擇的嗎?」

他轉過頭,看向眾人:「沒錯,崔家的人可能根本不在意咱們。但為了異客堂六百兄弟,我不得不什麼辦法都去試試。大家在天樞城混日子,誰心裡想的不是衣錦還鄉?如果不求變,誰又能衣錦還鄉?」

「我不想聽這些1

胡驢子大聲道:「反正把崔鐵那個王八蛋放回去,我就是不答應!你去問問街坊四鄰,這幾年被崔鐵禍害的人有多少!仗著戶衙撐腰,這幾條街上的百姓過了一天安穩日子嗎?多少人家的女兒被糟蹋,多少人家的房子被奪走,這些你可以假裝看不到,老子不能假裝看不到1

「胡驢子1

高堂大聲道:「你再這麼胡攪蠻纏,休怪我無禮。」

胡驢子站起來大步往外走:「當初咱們兄弟大口喝酒大碗吃肉何等快活,自打這個姓沐的來了之後就變了,整天想著被朝廷收編,要說他腦門子里不是為自己的前程考慮,我就把自己的腦袋卸了!這異客堂本來是一群在天樞城過生活的外鄉人聚集起來自保的地方,現在成了某些人往上爬混官位的工具,老子受夠了,你們願意怎麼折騰怎麼折騰,老子現在就退出異客堂1

「三哥1

白小聲見鬧的急了,連忙過去攔住胡驢子:「你且消消氣,誰不是為了大家好?」

「你別和我說話1

胡驢子一把將白小聲推開:「哪個不知道你和那姓沐的穿一條褲子1

白小聲臉色一變,尷尬的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

……

啪啪啪啪啪

一串掌聲讓吵鬧的幾個人安靜下來,他們不由自主的往掌聲響起的地方看,卻見那個一直坐在一邊的年輕男人站起來,鼓掌鼓的很有興緻。

「諸位,告辭。」

陳羲鼓掌之後,客氣的抱了抱拳然後轉身往外走。白小聲連忙過去攔著他:「你幫了我們異客堂大忙,若非今天你仗義出手,我們和黑虎幫這一戰打不贏。你不能走,我答應你的事還沒做到。」

他一邊說話一邊看向沐陵散,顯然是想讓沐陵散開口阻攔。但是陳羲卻從沐陵散的眼神里看的很清楚,這個人根本不希望自己留下。也許是出於謹慎,也許是出於別的什麼目的,沐陵散對陳羲故意表現的很冷淡。

「朋友,今日的事還沒來得及謝你。」

沐陵散上前幾步,抱了抱拳。

陳羲從這話語里就聽的出來,沐陵散是希望自己儘快離開。

「你們忙著吵,自然想不起來我。」

陳羲看著沐陵散極認真的說道:「且我也不是為了你一句謝謝出手的,我初到天樞城本打算找個還算穩固的靠山,尋一群情投意合的人做朋友彼此照應。我用了一天的時間來打聽,大家都說異客堂是最好的地方。他們說異客堂里人人都是兄弟,進了異客堂的門就是一家人,所以我來了。」

他掃視了一下四周,聳了聳肩膀:「不過現在看來,好像傳言終究都不是那麼可信。既然如此,那麼也就別講什麼仗義不仗義,咱們把話回到從頭。」

陳羲在沐陵散有些詫異的眼神中走回去坐下,一字一句的問:「沒有情義,便談好處。」

老五郭放牛連忙說道:「對對對,之前四哥就說過,這位陳兄弟應該留下來的。按照功勞,應該讓他做咱們異客堂的堂主。」

白小聲抱拳道:「大哥,這是江湖道義。」

胡驢子大聲笑起來,朝陳羲說道:「兄弟,這個地方已經沒有什麼江湖道義了,滿屋子的都是為了自己的小人。要是你看得起我,以後咱們兄弟去闖江湖。」

陳羲起身:「也好,這一屋子人也就你最是實在。情義不講,我連好處都懶得和他講,咱們走。」

胡驢子哈哈大笑,拉了陳羲就往外走。白小聲急的臉上變色,對郭放牛使了個眼色,兩個人連忙跑過來將陳羲和胡驢子擋祝

沐陵散的臉色卻有些發寒,忽然指著陳羲問道:「你到底是誰派來的1

陳羲轉過身,用一種輕蔑的眼神看著沐陵散:「什麼樣的人心裡有什麼樣的想法,我也懶得解釋什麼。既然這地方和我自己想象中相去甚遠,本就沒打算留下。你若是覺得我是什麼人派來的,你動手殺我……你敢嗎?崔鐵你都不敢動,你敢動一個來歷不明的人?你就不怕我真的背後有人指使?」

沐陵散手心裡真氣一聚,顯然動了怒。

但他的怒,其實並不是因為陳羲。他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心一意為了異客堂著想,可是胡驢子根本就不領情。至於其他人,白小聲對他最敬重,他說什麼就是什麼。而高堂和郭放牛,其實也是不贊同投靠朝廷的。

陳羲微微搖頭:「我已經得罪了你,在這地方留下真沒什麼意思。」

他伸手拍了拍白小聲的肩膀:「曾與你並肩一戰,也是緣分。日後若是在大街上遇到,切莫裝作不認識我。不管我日後混的好還是混的壞,我都要請你喝一壺酒。昨夜裡你讓我喝你的杏花釀,我怕喝酒誤事現在倒是後悔了。好朋友一見如故爛醉一場以後想起來心中也是暖的,有些人見了還不如不見,日後想起來會覺得心寒。」

說完這句話,陳羲大步走了出去。

胡驢子罵了一句,回頭恨恨狠狠的瞪了沐陵散一眼也走了。

屋子裡立刻變得冷清下來,氣氛凝固成了冰。白小聲看看沐陵散,又看看陳羲和胡驢子的背影,有一種想拆了這屋子的衝動。

陳羲和胡驢子告別,回到自己租住的那個小院。異客堂的人倒是還守規矩,門外站著不少青衣大漢。他們此時已經都認識陳羲,紛紛抱拳施禮。陳羲一一回禮,然後走進小院將院門關了。

他進屋之後,看到陳叮噹躺在床上在啃一隻雞腿。

「怎麼樣?」

陳叮噹問了一句。

陳羲笑了笑:「等人,請我回去……另外,回頭讓蘇坎過來,我身邊得有個人方便聯絡。」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