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二十五章守株待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守株待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叮噹眯著眼睛看了陳羲一眼問:「你確定異客堂那位不怎麼待見你的大堂主沐陵散會再來找你?」

陳羲點了點頭:「他不是不待見我,而是不想一個陌生人忽然出現打亂了他對異客堂的控制……一個出身高貴,不知道什麼原因家道中落而不得不淪落成為黑道中人……我可以理解他那種迫切想回到上層社會的心態。」

陳叮噹再問:「和你有什麼關係?」

陳羲笑了笑:「這種人總是特別敏感,只需要稍稍給些暗示就會胡思亂想很多。我臨走的時候問他,他懷疑我來歷不明可是敢殺我嗎?他連崔鐵都不敢隨便動,難道會不擔心我真的是什麼大勢力的人?」

陳叮噹撇了撇嘴:「可你不是什麼大勢力的人。」

陳羲看向陳叮噹:「我是。」

陳叮噹愣了一下,心裡一動。

「我現在是執暗法司的人,雖然才到天樞城就被派了任務加入一個不入流的三流黑幫。但我代表著的終究是執暗法司,沐陵散一旦知道我的身份,那麼必然會對我格外的客氣。」

「你打算讓他知道?」

「不打算」

陳羲的回答總是出乎陳叮噹的預料,他揉了揉眉頭:「你不打算讓沐陵散知道你執暗法司的身份,那麼你怎麼儘快在異客堂立足?又怎麼確定沐陵散會讓你立足。」

陳羲笑了笑說道:「如果我告訴沐陵散我是執暗法司的人,他對我格外客氣是沒錯的,但他必然也對我格外疏遠。如果僅僅是為執暗法司做事,那麼在得知沐陵散迫切想回歸上層社會這樣的想法之後,直接挑明身份是最快的辦法。但我不僅僅想為執暗法司做事……異客堂里的幾個人都不錯,我需要幫手。」

陳叮噹問:「需要我做什麼?」

「讓敖淺去查沐陵散的出身。」

陳羲說道:「先從沐陵散這個人找突破口。」

陳搖頭:「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查到。」

陳羲笑道:「也不會難到什麼地方去,只是陳叔你沒有仔細去想而已。如沐陵散這樣的人,就算有過落魄的經歷但骨子裡的驕傲肯定還在。一個一心想重新發跡光耀門楣的人,可以改變自己的名字,但不會改變自己的姓氏……以他的年紀來推算,他家道衰落應該在十幾年前。讓敖淺去查十到二十年前天樞城裡姓沐的家族,不難吧?」

陳口氣:「你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為什麼總是能想到別人想不到的地方?」

「裝了目標。」

陳羲微笑道:「當一個人心裡目標明確,那麼人生的態度也會特別明確。」

「累嗎?」

陳叮噹問。

陳羲搖頭:「沒資格累。」

陳叮噹想了想說道:「如果我說,勸你找個地方踏踏實實的修鍊五年,盡自己最大能力的提升修為。五年之後不管滿天宗那邊的形勢如何也算是問心無愧,你會怎麼拒絕我的建議?」

陳羲反問:「五年後我是必然要回滿天宗的對不對?」

「對」

「就算我是個逆天的天才,五年的時間我的修為也不可能強過我父親對不對?」

陳叮噹猶豫了一會兒,點頭:「應該是的。」

「所以,五年後我回去,十之八-九會死對不對?」

陳羲再問。

陳叮噹沒有再回答,因為他知道陳羲說的是對的。以陳羲的性格,五年之後他必然要回滿天宗去見父母,那個時候神木大陣破開,無盡深淵裡的東西殺出來,以陳羲的修為十之八-九是會死塞不回答,是因為他不想說謊。

「所以礙…」

陳羲長長的舒了口氣:「五年後我就要去找爹娘,可能我們一家三口都會戰死在滿天宗。既然如此,那麼我為什麼不用這五年的時間讓那些欠我陳家債的人把債還了?五年後我可能會死,我父母可能會死,但他們卻不會死,因為他們膽怯怕事不會去面對無盡深淵裡的強大敵人,他們會逃。如果我不找他們要債,五年後多半是沒機會了。」

「先從陳天極陳地極兩個人開始。」

陳羲看向陳叮噹:「阿喵阿狗盯住了嗎?」

陳叮噹點頭:「盯住了,那兩個人住在十七條大街最裡面一個單獨的小院子里,應該是買下來的。阿喵阿狗雖然尋蹤覓跡的本事強,可終究不敢靠的太近。陳氏兄弟目前住在那兒,沒有見到邱辛安。」

陳羲的手緩緩的握緊:「一個一個來……」

……

……

不出陳羲的預料,上午回到小院休息了一陣,下午陳叮噹才走不久白小聲就拎著禮物登門求見。看得出來白小聲絕對不是一個習慣了求人的人,陳羲看著他帶來的禮物有些哭笑不得。白小聲帶來的是紅糖和柴雞蛋……

「我也不知道該帶些什麼……」

白小聲尷尬的笑了笑:「沒看過人。」

陳羲請他坐下后笑著說道:「這東西我先存著,等以後娶了媳婦坐月子的時候應該用的上。不過為了這些東西不發霉下次上門,你可以先給我帶個貌美如花的漂亮姑娘。」

白小聲的臉紅了,紅的比女人還好看。

「大哥本來是要親自登門請你的,但是異客堂里瑣事繁雜,再加上崔鐵的事到現在也沒有個結論,大哥和其他兄弟還在商議。不過大哥特意交代我,他對昨夜裡的事很抱歉,冷慢了你,這是他的不是也是整個異客堂的不是。」

白小聲看著陳羲說道:「大哥已經讓人在忠義大廳里加了一把椅子,以後你就是異客堂的六堂主。」

陳羲微笑搖頭:「不必,我回來之後仔細想了想,我這樣性子的人也不合群,還不如獨來獨往。我認得你這個朋友,以後有事可以儘管找我。」

白小聲嘆道:「我知道這件事說來說去是我們異客堂缺了禮數,還請兄長不要掛懷。」

他站起來,深深一禮。

陳羲伸手託了他一把:「我年紀比你還要小些,你叫我兄長我受不起的。」

白小聲沉默了一會兒后問:「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回異客堂?」

「怎麼做我也不會回去的。」

陳羲笑了笑,為白小聲滿了茶:「你別急,聽我把話說完。異客堂在天樞城算什麼?說實話,什麼都不算。一個黑虎幫可以為非作歹,仗的是戶衙的勢。戶衙是江湖九門之一的商門把持……咱們做個對比,如果用異客堂和商門做對比,你覺得什麼比較恰當?」

白小聲回答:「螞蟻與巨獸。」

陳羲點頭:「在天樞城這個地方,靠異客堂這六百兄弟,在最底層的黑道上尚且混不出名堂,以這點本錢,你大哥想要成為朝廷的人你覺得實際嗎?就算朝廷收編了異客堂,你覺得這六百兄弟會過上好日子嗎?」

白小聲默然不語,他心裡何嘗沒有答案?

「你回去吧。」

陳羲笑著說道:「若是沐陵散問起來,你只需替我問他幾個問題。第一,他想帶著異客堂的兄弟成為官方的人,大家以後挺起胸脯做人的初衷是好的,可他開誠布公的和六百兄弟談過嗎?第二,異客堂要想成為官方的人,要依靠哪個衙門?或者依靠哪個勢力?第三,要想達到這個目的,他有一個具體的方案嗎?」

「如果都沒有……」

陳羲搖頭:「那麼我去異客堂做什麼?好不容易才認識一批好朋友,然後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送死?」

白小聲臉色變幻不停,起身對陳羲再次深深一禮:「你的話,我會如實帶給我大哥知道。」

說完之後,他告辭離去。

白小聲離開,陳羲便開始閉目修行。功法他已經熟的不能再熟,這門功法其實很難歸類。算不得攻擊功法,也算不得防守功法。其作用也不是如那樣一招一式最起碼很清楚,的作用,對於現在的陳羲來說最主要的是淬鍊修為之力。

修行者靠的都是天地元氣,呼吸相同。功法將這相同的天地元氣改變,歸於本源。簡單來說,天地元氣是空氣中精純的一部分,可以提升人體修為。但是天地元氣並不是最精純的東西,真正精純的是被修行者稱之為始氣的東西。

傳聞當初神開天闢地,在天地初開的那一瞬間,從中迸發而出的便是始氣。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始氣溶於空氣之中。和始氣完美融合的空氣,便是天地元氣。一樣的天地元氣,不一樣的修行者修鍊出來千變萬化。

的作用,便是把經過修行者淬鍊的天地元氣重新歸於本源。換句話說,陳羲修鍊的天地元氣沒有經過任何改變。陳羲的修為之力是本源之力,將敵人的修為之力也轉化為本源之力,所以才能將敵人的修為之力瓦解消融。

功法博大精深,陳羲現在能悟透的不過是最淺顯的層面。按照陳羲的推測,修鍊到極處,便是天元歸一。那麼陳羲不但可以控制天地元氣,還可以控制敵人的修為之力。

不戰而屈人之兵。

不得不說,陳盡然天賦過人,驚才絕艷。在滿天宗的基礎上,創造出功法。可是世間道理一直都是如此,越強越強。一樣的功法,開基境界的修行者用出來和靈山境界的修行者用出來,會一樣嗎?

天快黑的時候,陳羲才從修行中退出來。每一次修鍊功法,其實都是對自己修為之力的一次淬鍊。陳羲現在破境需要的沉澱時間已經越來越久,比一般的修行者需要更加龐大的天地元氣。

一般的修行者,將天地元氣轉化為自己的修為之力。而陳羲修行,是將天地元氣轉化為始氣。

就在他剛剛站起來準備舒展一下筋骨的時候,老洪頭在外面輕輕敲門:「公子,有貴客到了。」

陳羲笑了笑,不用猜也知道是誰。

小院外面,換了一身簇新衣服的沐陵散臉色肅然。他忽然覺得心裡有些緊張,不過是見一個少年而已,為什麼自己會緊張?白小聲回去之後將陳羲的三個問題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那一刻他如被鞭子在心口狠狠抽了三下一樣。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從陳羲這得到答案。但是他知道,他一定要帶著異客堂擺脫黑道這兩個字,行走於光明之中。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