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二十九章細節之處有玄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細節之處有玄機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叮噹晚上又到了陳羲的小院,帶來阿喵阿狗打探來的消息。這幾日阿喵阿狗兩個人輪流在十七條大街上盯著,終究還是看到了陳地極從住所里出來。

「陳地極很聰明,買的是活物。」

陳叮噹道:「阿喵盯著他,只買了一隻山羊就回去了。」

陳羲微微皺眉:「看來修行那種幻術功法,平日里也需要新鮮的血液。雖然知道了這個秘密,但怎麼下手還需要好好計較。」

陳叮噹道:「那兩兄弟修為都不俗,若是單對單我有把握取勝,兩個打我一個,我是沒有絲毫勝算的。他們兄弟自幼一同修行,雖然所修行的功法不同但配合默契,幾十年沒有分開過,想要動手也不容易。」

陳羲剛要說什麼,忽然外面蘇坎急匆匆進來,手裡拿著一封書信遞給陳羲:「阿喵剛剛送來的,若非太急迫他也不會冒著暴露的風險自己過來。幸好他最是擅長這藏身的本事,沒有被人注意到。」

陳羲一怔,心說誰會把信送到陳叮噹那個小院去?

然後他猛的反應過來,心裡一緊。他將書信打開,發現果然是高青樹寫的信。信走的是大楚的官方驛站,傳遞的速度很快,從高青樹所在的地方傳遞到天樞城用不了十天的時間。靠的是符陣傳遞,遠比人送信要快的多。

信很短,只有寥寥幾言。

與兄一別多日心中牽挂,適逢將到中秋,盼兄速來相聚。

這信看起來有些詭異,陳羲遞給陳叮噹心裡想著是不是高青樹遇到了什麼麻煩。陳叮噹接過信,走到一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噴在信紙上。隨著信紙打濕,背面又有字跡顯現出來。

「我和高青樹一同離開天樞城去青州學藝,在滿天宗裝作誰也不認識誰。暗中聯絡,用的就是這種法子。」

陳叮噹一邊說,一邊將書信重新看了一遍。

「我和仁德兄聯絡其他好友之際,在雍州偶然發現一個已經損壞大半的禁區,其中多有秘寶,對陳羲日後大有幫助。此禁區年代久遠法陣已經多處失效,可行一探。你與陳羲說明之後速來,讓陳羲靜待三個月不要有任何舉動,等你我從禁區得寶之後再做計較。這三個月間,陳羲不要衝動做事,若能取禁區秘寶,對他復仇之事大有裨益。」

陳叮噹看完了書信之後面色猶豫:「這倒真是個機會,一處還沒有被別人發現且已經破敗不堪的禁區,對於修行者來說遇到了就是逆天的運氣。一般來說能開創出禁區的都是絕世的大修行者,禁區之內的各種秘寶和功法肯定不少。可是我若離開,天樞城裡只剩下你……我放心不下。」

陳羲道:「陳叔你還是快去與高先生匯合吧,那樣的禁區可遇而不可求,萬一去的晚了被其他人發現,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際遇。我這裡你不必擔心,這段日子我先不去理會陳天極兩兄弟的事,只是幫異客堂做些事,就算遇到什麼危險我還能亮出執暗法司的身份,不會有問題的。」

陳叮噹還是猶豫不決,陳羲抬起左手笑了笑:「別忘了還有藤兒,她的修為正在逐步恢復,可以幫我。再說,我每天還有一次機會進入藤兒的空間躲避,誰也傷不了我的。」

陳口氣:「按照道理,我不應該去。但是高青樹既然寫信來,就肯定是因為那禁區之中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他不是個貪心之人,肯定是氖麓笥邪鎦所以才會寫信來。」

「陳叔你安心去找高先生,我做事有分寸。」

陳羲勸道:「你儘快些不就好了,再說,若是真的得到什麼逆天的法寶,咱們說不定提前就能回清樂山滿天宗。」

陳叮噹一跺腳:「那好,你等我回來。我一會兒去想點辦法弄些元石,可以走官方驛站符陣傳送,比自己來回跑最起碼節省一個月的時間。最遲兩個月,我會回來。」

陳羲點了點頭:「不必擔心我。」

陳叮噹也不再猶豫,他知道高青樹既然來信就肯定是很心急,也沒什麼東西可收拾的,翻遍了納袋發現元石數量也差不多,便直接去了官方驛站。元石是一種蘊含著始氣的石頭,據說是當初神開天闢地時候崩碎的石塊。這些石塊之中蘊含著始氣,對人修行大有裨益。不過陳羲向來不喜歡用外界的力量幫助自己提升修為,所以從不曾用過。

陳叮噹離開之後,陳羲不得不重新制定自己的計劃。沒有了陳叮噹這樣一個強力高手幫忙,想殺陳氏兄弟就更難了。

他想了想,決定先看看藤兒怎麼樣了。只要藤兒還在,計劃還能繼續下去。

他抬起左手,和藤兒聯絡,然後進入了藤兒的大殿。一進來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在大殿正中位置被藤兒收拾出來一片很大的空地,那些石像都被她挪到一邊去了。看起來,藤兒的精神雖然不錯,可臉色有些不好看。

「出了什麼事?」

陳羲連忙問道。

藤兒伸出手做了一個求抱抱的姿勢,陳羲將她抱起來貼了貼額頭髮現藤兒居然在發燒。按照道理,修行者是不會被病邪侵染,以藤兒的修為就更不可能生病才對。

「沒什麼……是好事。」

藤兒像是很疲勞,靠在陳羲懷裡聲音很輕的說道:「因為這段日子不必給九幽地牢提供修為之力,再加上九色石的滋養所以我修為恢復了不少。但是正因為如此,我現在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了,必須閉關重新調理才行。」

陳羲這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那你就好好閉關。」

藤兒有些不舍:「可是閉關我就要封閉空間,你進不來也不能和我說話。而且最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我才能重新淬鍊肉身適應修為之力,這三個月我見不到你了……」

陳羲在藤兒鼻子上捏了一下笑道:「三個月而以,對於修行者來說三個月根本算不得什麼。我算計著日子,三個月後買了好吃的和漂亮衣服等著你就是了。」

「可是,我閉關的事後分身也不能出去的。」

藤兒認真的說道:「萬一你遇到打不過的人,我也不能幫你。」

陳羲哈哈大笑:「小傻瓜,遇到打不過的人我不去招惹就是了。你安心閉關,不用去管其他事。」

……

……

一天之間,陳羲身邊的兩大高手全都有要緊的事不能再幫陳羲了。退出藤兒的空間之後,陳羲不得不讓自己冷靜的分析接下來的動作。沒有了陳叮噹這樣的高手做後盾,沒有了藤兒的空間避難,計劃還繼續不繼續?

他看著窗外的天空沉默了很久,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

第二天天才亮,陳羲就離開小院去十七條大街。他沒有讓蘇坎跟著,而是獨自一人出行。走到十七條大街的時候人已經多了起來,小販們開始吆喝,在這裡感受不到一點天樞城作為大楚皇城的那種仙貴之氣。天樞城西南角的這片地方,除了一座不知道當初左賢王出於什麼心態建的縱橫書院之外,好像和修行沒有一點關係。

縱橫書院,和修行也沒有什麼關係。

陳羲在一個才剛剛擺好桌椅的小攤子上坐下來,要了一碗鹽水豆腐,兩個燒餅。

不得不說,敖淺是個人才。只幾天時間學習,他現在做出來的燒餅已經好像有幾十年的手藝一樣,外表烤的金黃鬆脆,裡面酥軟。不需要吃任何配菜,就是這燒餅本身的香氣已經讓人食慾大開。

「昨天又來了一次,還是買了一隻山羊。」

敖淺一邊揉面一邊低低的堆陳羲說道:「不過那個人沒有在同一個小販手裡買東西,買了就回去了,沒有多停留一會兒。」

陳羲問:「這菜市場里一共有多少賣牛羊之類活物的商販?」

「不固定,天樞城西南角這地方普通人佔了九成九,多數是農戶。所以每天來買賣東西的人數都不可能固定,但畢竟賣牛羊的不多,大部分時候不會超過二十個。」

陳羲點了點頭,喝了一口湯壓低聲音說道:「異客堂選出來的那三十個人,我讓沐陵散在九條大街上找了個院子,距離這裡差不多十二三里路。以後這三十個人交給你來帶,我有時間也會自己過去,你知道自己最先要教給那三十個人什麼嗎?」

敖淺幾乎沒有猶豫:「知道,讓他們忘了自己是異客堂的人。」

陳羲點了點頭。

敖淺道:「我會把這三十個人訓練成最好的探子,讓他們忘記異客堂的身份,只對您一個人負責。給我一段時間,我會做到。但是我不能保證訓練結束之後,還剩下三十個人。」

陳羲掏出幾個銅錢放在桌子上,起身離開。

這三十個人對於陳羲來說現在意義重大,敖淺是訓練探子的好手,他知道怎麼做。陳羲也知道那三十個人之中肯定有沐陵散的親信,所以敖淺才會說不能保證最後還剩下三十個人。怎麼把沐陵散的人剔除出去,敖淺應該想到了辦法。

陳羲離開十七條大街,腦子裡還在計算著。

只隔了一天,陳地極就再次買走了一隻山羊。一隻山羊的血量不少,而之前陳地極卻沒有買過山羊,說明這不是他日常練功需要而是他在做著什麼秘密的事。需要大量的新鮮血液,難道他在試圖進入什麼人的精神世界?

這很重要,當陳地極進入別人精神世界的時候,對陳地極來說是最危險的時候,他將失去自保能力。這個時候陳天極就是他的護法,兩個人必然寸步不離。陳羲推測到這些,所以有些動心。

要想除掉陳地極,在他行功的時候下手是最好的機會。現在要做的,是怎麼才能避開陳天極?

他回到小院的時候,發現沐陵散已經在等他了。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