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三十章送你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送你回家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選好目標了?」

陳羲問。

沐陵散點了點頭:「十三隻香。」

陳羲笑起來:「目標選的還算不錯,一般來說外界會有兩種推測。第一,推測異客堂沒有下一步動作,因為畢竟異客堂一直都很溫和。第二,對黑虎幫斬草除根,將黑虎幫殘餘的力量盡數清剿。」

「是」

沐陵散道:「外界大部分人,都是這兩種推測。」

陳羲問:「和胡驢子白小聲他們都商議過了?」

沐陵散嗯了一聲:「胡驢子脾氣雖然臭,但最講義氣。我說了不把崔鐵放回去,他心裡那股子怨氣也就散了。讓異客堂壯大起來,他們也都有這樣的想法。說起來西南這片地方,除了我異客堂之外,所有幫派的名聲都很臭。所以不管動哪個幫派,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陳羲點了點頭,對於西南他已經了解的足夠多了。天樞城西南這片,根本就是一個沒什麼王法可言的地方。這裡數十萬百姓,所有可以修行的人都聚集在各黑道勢力中。如果把藍星城稱之為放逐之地,那麼這裡就是黑暗之地。

聖庭是不會管這個地方的,很久很久之前大楚的皇族就曾經放過話,任何地方存在的任何東西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大楚皇族不會過多的干涉。皇族人為,干預普通人的生活是罪過。不管是好的一面還是壞的一面,都是組成這個社會的必然產物。

而至於大楚皇族之下的那些大人物,自然更不會管這裡。很多不能拿到明面上的事,都可以讓西南黑幫的人來做。

也許這也是大楚皇族故意為之,追求的只是所謂的多元。

「現在請先生做的,就是查清楚十三隻香的底細。」

沐陵散對陳羲改了稱呼,不再是陳公子而是先生。這是態度上的轉變,說明他現在對陳羲已經當做自己人。對陳羲的提防肯定是有的,而且還不輕,但現在他需要陳羲為他出謀劃策。

「不要太心急。」

陳羲緩緩道:「十三隻香獨霸六條七條和十二街十三街,那那麼大一片地方數萬人口聚集,而且已經不是一年半載,根深蒂固。而且咱們異客堂掌管的地盤和十三隻香掌管的地盤中間隔著黑虎幫……你想過怎麼對付黑虎幫的殘餘力量嗎?」

沐陵散道:「我打算秘密把崔鐵放回去,不告訴胡驢子他們。這樣就能和黑虎幫達成一個協議,咱們對十三隻香動手的時候黑虎幫不會幹涉。」

陳羲笑了笑:「你信得過我嗎?」

「自然信得過先生。」

沐陵散連忙回答。

陳羲嗯了一聲:「一會兒我去異客堂,把崔鐵交給我吧,我來處理。另外,雖然我秘密掌管著你調撥來的三十個諜子,但我明面上也要有個身份,這樣也方便我在異客堂走動。」

沐陵散道:「六堂主的位子,一直給你留著。」

陳羲搖頭:「高堂,胡驢子這兩個人比較排外,郭放牛性子忠厚不會說什麼但心裡也未必真的樂意。終究我是個外人,突然成了堂主莫說上面這幾個人,下面的兄弟們多半不會服氣。你想,有多少人覺得自己為異客堂出生入死都沒得到堂主的地位,我才來就做堂主他們會覺得公平嗎?這樣對團結沒有一點好處。」

「那先生的意思是?」

「這樣吧,你就說讓我做個謀士。這種角色算不得什麼正經的地位,下面人也不好議論什麼。」

陳羲道:「一會讓我隨你去異客堂,你召集重要的手下議事,將這個消息宣布。如此一來,高堂和胡驢子也不會太抵觸。胡驢子性子太野又太直,等我和大家熟悉了他可能才會慢慢接受。那天他說的都是氣話,我可不會當真以為他和我一見如故。」

沐陵散欽佩道:「先生未進異客堂,卻已經對異客堂的幾個堂主了如指掌,佩服。」

他嘴上這麼說,可他心裡對陳羲的忌憚更加的濃烈起來。陳羲顯然認真了解過異客堂的幾個人,這樣算計的人以後萬一對他有什麼敵意,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他立刻做出了決定,等到陳羲幫異客堂崛起之後,必須馬上除掉陳羲。

他眼神只是那麼一瞬間的恍惚了一下,卻又怎麼可能瞞得過陳羲?

陳羲心裡冷笑,對沐陵散這個人什麼性格其實他早有了定論。只是現在,兩個人彼此需要而已。

……

……

下午才過午飯的時間不久,沐陵散就召集異客堂幾位堂主和下面分量比較重的人聚會議事。當他宣布陳羲以後為異客堂謀士的時候,下面人臉色不一。郭放牛這樣忠厚耿直的人覺得這結果還好,對誰都算公平。高堂和胡驢子對視了一眼,勉強也接受。倒是白小聲,看向陳羲的眼神里都是愧疚。

他當初是應了的,由他來舉薦陳羲為異客堂的六堂主。現在陳羲只是個謀士,沒有一丁點的權力,這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以後大家有什麼事都不必隱瞞先生。」

沐陵散看向陳羲說道:「先生屈尊為異客堂出謀劃策,對咱們異客堂來說是大好事。先生大才,必然能幫著咱們異客堂越做越大。接下來有件事我就要交給先生處理,不管先生怎麼決定你們都不能有異議。」

「是」

眾人點頭應了一聲。

沐陵散看向外面吩咐道:「將崔鐵帶上來,交給先生處置。」

這話一出口,大廳里的人都吃了一驚。崔鐵現在就是個燙手山芋,殺不敢殺,放不敢放,連沐陵散都在後悔當初的衝動。誰也不知道崔鐵死了會不會引起戶衙的報復,但是大家都知道崔鐵放回去肯定會報復異客堂。

現在沐陵散把這個燙手山芋交給了陳羲,顯然心思也不幹凈。

沐陵散其實是巴不得這樣做的,他不好處置崔鐵。放了的話,胡驢子那一派的人對他肯定不再服氣。如果殺了,他是異客堂的大堂主,以後戶衙追究起來他首當其衝。陳羲主動把這件事攬過去,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個解脫。以後萬一戶衙追究起來,他完全可以把責任都推給陳羲這個外人。

陳羲放了崔鐵,崔鐵回去要是傾盡全力報復的話,異客堂實在抵擋不住,沐陵散想的是把陳羲交出去,就說這一切都是陳羲謀划的。而且胡驢子以後也就怨不得他沐陵散了,因為人是陳羲放的。

他如此想,卻不知道陳羲想的是什麼。

當沐陵散把話說完之後,下面人心裡都有些不舒服。白小聲臉色發寒,偶爾看向沐陵散的眼神里都是不滿。胡驢子在心裡冷哼一聲,對沐陵散本就不多的尊敬又淡了幾分。高堂深藏不露,心說沐陵散你這樣做難道不是自毀名譽?郭放牛心眼直,一時之間倒是沒想這麼多。

陳羲看了看眾人的臉色,心裡已經瞭然。他這一計,成了。

他只是把崔鐵要過來,就讓異客堂的幾位堂主對沐陵散都有些看不起。大家想的其實都一樣,都很清楚沐陵散這是膽小怕事把難處推給陳羲了。而陳羲要的,就是異客堂的人對沐陵散有抵觸。

這種抵觸,由一件事引發可能會很淺,但是就如同在他們心裡種下了一顆種子。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顆種子會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三堂主,五堂主。」

陳羲微笑著說道:「還請兩位協助,跟我出去走一趟。」

胡驢子和郭放牛站起來抱拳:「聽先生的。」

陳羲讓人帶著崔鐵往外走,胡驢子和郭放牛在後面跟著。一行人出了異客堂,順著大街往黑虎幫的方向走過去。陳羲故意走的很慢,所以這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黑虎幫。沒多久,黑虎幫外面就聚集了幾百人,刀出鞘箭上弦,嚴陣以待。

胡驢子見去的方向是黑虎幫,臉色不悅:「先生這是要把崔鐵送回去?」

「是送回去。」

陳羲微笑點頭。

胡驢子冷哼一聲,不再說話。他袖口裡的拳頭已經握緊,手背上青筋畢露。

郭放牛想勸,看了看胡驢子的臉色最終也沒說出口。胡驢子對崔鐵的恨遠比別人要深的多,他本家一位叔叔前些年就是死在黑虎幫手裡,那正是因為崔鐵下令加收商戶保護費,崔鐵的叔叔不願多交被黑虎幫的人活活打死。那個時候胡驢子還在外地學藝沒有回來,等回來之後想報仇才加入的異客堂。

別人都擔心弄死崔鐵有什麼遺患,但他卻巴不得立刻把崔鐵碎屍萬段。

陳羲也不多說什麼,一直走到黑虎幫總堂所在的大街上。此時大街上已經是人山人海,不只是黑虎幫的人,許多百姓都在圍觀。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大部分人都在說異客堂這是騎虎難下了,打算把崔鐵送回去示好。

「原來異客堂也不過如此,也害怕黑虎幫1

「異客堂不過是一群外鄉人罷了,還真敢和黑虎幫不死不休?你想的太單純了,異客堂巴不得息事寧人呢1

這些話飄過來,就好像抽打在胡驢子等人臉上的耳光。就連郭放牛都臉上一陣陣發燙,心裡對陳羲非得帶上自己不滿起來。

黑虎幫一個管事的大步上來,指著陳羲大聲喊:「異客堂的人止步!再敢往前走一步格殺勿論1

陳羲站住,指了指崔鐵:「這是你們黑虎幫幫主,我把他送回來了。」

他轉頭看向崔鐵:「以後黑虎幫和異客堂的關係如何,就指望你了。」

崔鐵冷哼:「現在知道怕了?你們異客堂的人不是狂嗎?給你們三個膽子也不敢動我吧?你放心!我回去之後必然告訴我的手下,異客堂可是黑虎幫的好朋友1

他咬著牙說話,那股子陰狠表露無遺。

陳羲卻不在意,親自過去為崔鐵鬆開繩索,然後壓低聲音在崔鐵耳邊說道:「送你回去,你才能發揮作用。」

崔鐵一愣:「你什麼意思?」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陳羲一轉身從一個異客堂弟子腰畔將長刀抽了出來,刀光如匹練,刷的一下子劈落。噗一聲,崔鐵的人頭就被斬落,落在地上之後骨碌碌滾出去很遠。崔鐵的屍體緩緩的倒下去,脖子里猛地噴出來一股血。

這一刻,所有人都傻了。

陳羲將長刀插回那個呆住了的異客堂弟子刀鞘里,瀟洒轉身:「咱們該回去了。」

胡驢子和郭放牛對視一眼,兩個人眼神里都是驚詫。誰也沒有想到,陳羲說把崔鐵送回去,送的是屍體。他們看向陳羲的背影,心裡都是百感交集。陳羲卻連頭都不回,負手緩步離去。

對面,連黑虎幫的人更是傻了,看著那還在噴血的無頭屍體,沒有人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麼。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