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三十一章孤身入虎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孤身入虎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沐陵散的臉色格外的難看,雖然強壓著怒意但是顯然對陳羲極為不滿。屋子裡此時只剩下異客堂的五位堂主和陳羲,下一秒沐陵散就有可能爆發出來。若非是他不久之前才說過崔鐵交給陳羲處置誰也不許有異議,說不得他現在已經翻臉了。

倒是胡驢子,看向陳羲的眼神里多了幾分親善。

「先生似乎還少一個解釋。」

沐陵散臉色陰沉的說了一句,等著陳羲回答。

「很簡單。」

陳羲站起來走到眾人之間,微笑著說道:「大堂主一心想將異客堂發揚光大,想讓弟兄們過上好日子。大家也都知道西南這片地方本就是弱肉強食,你不想滅了其他幫派但其他幫派時刻想著怎麼滅了你。」

「之前大堂主和諸位有過商議,決定出其不意襲擊十三隻香。要想有勝算,便是在這出其不意四個字上面。」

「怎麼出其不意?」

陳羲掃視眾人,不等有人回答繼續說道:「就在不久之前,咱們異客堂和黑虎幫大戰,四方關注。莫說一刀堂和十三隻香這樣的大幫派,便是那些普通百姓都瞪著眼睛瞧著,咱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人家眼睛里看著呢,想出其不意?談何容易1

他轉身看向沐陵散,提高聲音說道:「我殺崔鐵,便是為了出其不意這四個字。你們想,我一刀斬了崔鐵,現在外界的人會怎麼想?都會覺得黑虎幫和咱們算是不死不休了,咱們肯定時刻準備著和黑虎幫生死一戰。」

「黑虎幫這樣想,他們不敢貿然攻過來,因為我殺了崔鐵,黑虎幫的人必定以為咱們是要全面開戰了,他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趕緊收縮全部實力,準備迎戰。而其他幫派呢?會以為咱們必然在很短的時間內對黑虎幫發動進攻。」

「對不對?」

陳羲問。

白小聲點了點頭:「先生說的不錯,外界應該都是這種考慮。」

陳羲嗯了一聲:「所以現在,是對十三隻香出手的時候了。十三隻香的人絕不會想到,咱們剛殺了黑虎幫的幫主,下一步居然是對他們出手。」

「可我們對十三隻香的底細還沒有打探清楚1

沐陵散恍然大悟,但還是有些擔心:「十三隻香在那一片已經經營了幾十年,根深蒂固。咱們貿然打過去,未必有勝算。」

「這本就是戰爭,取勝的時機稍縱即逝。」

陳羲走到桌案前,從懷裡掏出來一張紙放在桌子上:「既然大堂主信得過我讓我做謀士,那麼我自然要盡心儘力。這是我這兩日打探來的消息,之所以我這樣決定,是因為今天是十三隻香老大的五十五歲生日。此人沒有別的愛好,最是荒淫無度,且只喜處子。這些年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良家少女,但普通百姓誰敢去招惹他們?」

「今夜,十三隻香的幾個堂主會將強擄來的幾個少女獻給他們大哥,這便是個機會。」

「機會在哪兒?」

沐陵散問。

陳羲轉身看向白小聲:「在五堂主身上。」

白小聲愣了一下,忽然反應過來臉猛的一紅:「這怎麼行!我不答應1

「十三隻香的人對那幾個少女的看管不會太嚴密,五堂主喬裝打扮,換出來其中一個。夜晚之際,不會有人對相貌上太過在意,更不會有人想到其中一個少女被調了包。大堂主召集所有精銳準備著,只等五堂主得手之後發出訊號,然後一舉殺入十三隻香總壇,一戰可畢全功。」

沐陵散臉色變幻不停,沉吟了很久之後看向白小聲:「倒是……倒是難為你了。」

白小聲狠狠瞪了陳羲一眼,也不好再說什麼。

胡驢子一拍桌子站起來:「就按先生說的辦!老子早就瞧著十三隻香那伙人不順眼了,比黑虎幫的人做事還齷齪!這樣的一群混賬東西早該剪除,滅了十三隻香也算是替天行道1

高堂沉吟片刻之後說道:「先生這計劃倒是可行,做足了出其不意四個字。十三隻香的人,萬萬不會想到咱們會突然發難。只是,一旦事情不成,咱們就要面對黑虎幫和十三隻香兩個幫派,以後的處境會很艱難。」

他這一番話,說的沐陵散又猶豫起來:「確實如此,一旦失手,咱們異客堂的處境就艱難了。」

「你們只管去做,黑虎幫的事交給我。」

陳羲淡然道:「我保萬無一失。」

……

……

黑虎幫

那日與異客堂一戰之後,黑虎幫損失慘重。幾位堂主死的死傷的傷,現在主事的是三堂主李闊海。此人沒什麼心機,但是修為頗強。在黑虎幫中因為不懂什麼逢迎巴結,崔鐵對他也不怎麼待見,若非他是黑虎幫中的元老,早就被排斥出去了。

此時黑虎幫的事全都壓在李闊海身上,他是焦頭爛額。

「三哥,咱們不能就這麼忍了啊1

身上帶傷的七堂主竇德咬牙切齒的說道:「幫主被人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砍了腦袋,咱們若是不反擊就會被人笑掉大牙,以後咱們還怎麼混?」

李闊海道:「我已經派人去戶衙了,先等等戶衙那邊的消息。」

「等?」

竇德急切道:「三哥你也很清楚,戶衙現在根本沒有時間理會咱們。前些日子商門崔家的人被人圍攻,損失慘重。到現在連是誰下的手都不知道,有人說是三十六聖堂將軍那邊的動作,有人說是國師派人出的手。這些事距離咱們說遠很遠,說近也近……因為這件事,崔家根本就沒心思理會咱們1

「我知道1

李闊海大聲道:「就你心急?可你想想,異客堂敢這麼干必然是有恃無恐,他們說不定早就設好了陷阱等著咱們自己跳進去!一旦你現在帶著兄弟們殺過去,只怕去多少死多少!現在我主事,我就得為咱們黑虎幫其他兄弟負責1

「你就是膽小怕事1

竇德站起來喊道:「你要是不敢,就把權力交出來給我1

李闊海臉色一變,痛心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居然想的還是爭權?!你不是想為幫主報仇,你是想做這個幫主1

竇德道:「能者居之,要我說,誰殺了沐陵散那一群人為幫主報仇,誰就是咱們黑虎幫下一任幫主!咱們公平競爭,你別管我我也不管你。你願意裝孫子你就繼續裝,但是也別阻攔我去為幫主報仇。」

「你敢1

李闊海也站起來,怒視竇德:「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弟兄們去送死1

就在這氣氛到了冰點的時候,外面忽然有個弟子急匆匆跑進來,臉色難看之極:「堂主……外面有個人要進來,就是……就是白天一刀殺了幫主的那個人。」

竇德臉色一變:「來了多少人1

「一……一個。」

竇德聽了一怔:「一個人?他……想幹嘛?」

他的話還沒說完,陳羲已經施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見一屋子人的劍拔弩張,陳羲也不在意,自己走到大廳中間掃視了一圈:「在商議怎麼報仇?」

竇德往前上了一步怒吼:「我先殺了你為幫主報仇1

陳羲不理他,轉而看向坐在高位上的李闊海:「你是管事的?」

李闊海臉色陰沉:「你殺了幫主又孤身上門,是欺我黑虎幫無人?我現在殺你,你只怕也沒有什麼辦法脫身吧。」

「你們這些人礙…根本看不透大局。」

陳羲嘆了口氣:「我殺崔鐵,也算幫了你們這些人一次。商門崔家已經快要完了,前些日子崔家被圍攻損失慘重,別家都沒事為什麼偏偏是崔家出了事?因為他們站錯了隊,要提前被淘汰了。」

陳羲道:「你們黑虎幫仗著的是崔家的勢,現在崔家要完了,你們什麼下場?你們就沒有想過,異客堂為什麼突然就敢和你們黑虎幫針鋒相對?我還要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今夜之後這西南就再也沒有十三隻香了,異客堂已經大舉攻入十三隻香總壇,此刻說不得十三隻香的老大已經身首異處。」

他環顧四周:「你們想想,為什麼異客堂敢這樣做?」

「為……為什麼?」

李闊海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陳羲昂起下頜:「很簡單,因為異客堂找到了大靠山。這靠山也不是別人,正是對崔家出手的某個大勢力。這個大勢力想的是把崔家連根拔起,不久之後江湖九門就只剩下江湖八門了。連商門那般龐大的勢力都能被清除,你們黑虎幫不過是依附於商門之下的一個小幫派而已,難道還能扛的過去?」

竇德被陳羲說的心裡震撼,卻不肯認慫:「你不要胡說八道,真以為我會信你的鬼話?」

陳羲聳了聳肩膀:「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只是來給你們指一條明路。」

「你說。」

李闊海道:「我倒是想聽聽,你能說些什麼。」

陳羲笑了笑道:「若是你不信,現在派人去十三隻香那邊看看,我有沒有說謊。」

李闊海使了個眼色,他的親信立刻離開。

陳羲道:「我如實告訴你們,異客堂雖然找到了大靠山,但畢竟實力有限。所以不想將西南的所有幫派都得罪,殺崔鐵是因為上面的指示,是崔家的人哪怕是個奴才也要除掉。但你們不一樣,只要你們願意和異客堂合作,可以共存。異客堂要崛起就要迅速的擴充實力,你們若是肯投入異客堂,現在還能做個堂主。若是以後……只怕連這個機會都沒了。」

李闊海和竇德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有些驚疑不定。

陳羲也不再說話,找了個空位坐下來等著。過了一會兒,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來,在李闊海耳邊低低說了幾句,李闊海的臉色隨即變了。他看向竇德:「十三隻香……剛剛被異客堂的人攻破,現在還亂著,不過可以肯定十三隻香的老大已經被刺殺了。」

竇德沉默了好一會兒,看向陳羲問:「你說的都是真的?」

陳羲道:「你們也應該很清楚,我進異客堂沒多久吧?為什麼我一來,異客堂就和你們黑虎幫打起來?為什麼崔鐵會被抓去?為什麼我親手殺了崔鐵?為什麼異客堂敢進攻十三隻香?」

陳羲笑了笑,雲淡風輕:「因為我是那個大勢力派來的人,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們這個大勢力到底是哪家。但是留給你們的時間不多,你們自己去想,是和異客堂合併還是繼續打下去。」

他起身,準備離開。

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李闊海在後面大聲問了一句:「你真的可以保證,我們進異客堂能做堂主?」

陳羲哈哈大笑,一句話不說,大步離去。

……

……

三日後,黑虎幫幾位堂主加入異客堂,沐陵散大擺宴席款待。酒席之上他忽然發難,將黑虎幫幾位堂主斬殺,黑虎幫隨即覆滅。連滅十三隻香和黑狐幫,一時之間異客堂名聲大震。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