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三十六章有人要見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有人要見你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要求異客堂上上下下六百多人不要有任何舉動,等他的消息。此時的高堂等人心裡一點譜都沒有,將陳羲視為主心骨。陳羲說什麼,他們就聽什麼。在他們看來,這個人雖然來歷不明但真的有本事。

陳羲離開那個大院,回到自己租住的那個小院子里。最近的緊張態勢讓老洪頭都跟著擔驚受怕,見陳羲回來立刻迎上來:「小先生,這兩日你是去哪了埃昨天大街上都是帶刀的漢子,可一個異客堂的人都瞧不見。也不知道怎麼了,從今兒一早開始那些帶刀的漢子也不見了。」

陳羲笑著安慰:「無妨,不過是江湖上的紛亂而已。你在這地方也住了幾十年,什麼世面沒見過。」

老洪頭被他說的稍稍有些自豪:「那也是,雖然我不是什麼江湖中人,可這些年打打殺殺見的也多了。我……主要是比較擔心你。」

陳羲笑道:「我從今天開始回來住,你安心就是了。異客堂還在,而且以後會更加的壯大。我跟你透個消息……也許用不了多久,異客堂就是西南這片最大的幫派。到時候鄉親們再也不會受欺負,西南這一帶幾十萬人口都會安居樂業。」

「真的?」

老洪頭驚訝的看著陳羲問。

陳羲點了點頭:「信我就是了。」

他和老洪頭說了幾句話,隨即回到自己的屋子裡。推開門進來的時候,屋子裡的人立刻起身向他見禮。

「公子1

敖淺和阿喵阿狗三個人早就已經在這等他了。要想瞞過老洪頭,真不是一件難事。

「一刀堂那邊怎麼樣了?」

陳羲坐下來后壓低聲音問道。

敖淺回答:「昨夜裡應該是陳天極尋到了異客堂的後院,找到了公子留在那的那條鋼絲。然後在異客堂大開殺戒,屬下讓阿喵潛入進去,讓他跟您說。」

阿喵立刻說道:「趁著亂,屬下進了一刀堂藏身在暗處。一刀堂大院里亂的一塌糊塗,那個陳天極從後院殺到前院,真真是殺了一個屍橫遍野。一刀堂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倉促之間大院里的人幾乎被屠了個乾淨。一刀堂的大堂主和幾個主要管事的都沒有露面,屬下懷疑是從什麼密道走了。」

「屬下自幼就有閉氣的本事,所以暴怒之下的陳天極也沒有發現屬下。他殺了至少幾百人,然後又來了一個穿月白色長衫的人攔住他,兩個人還爭吵了幾句。大概的意思是,那個白袍的人說不要影響了大局,陳天極大吼說他弟弟死了他難道不應該報仇?白袍人說若你壞了東主的大事,莫說陳地極,你也得死。那陳天極愣了一會兒,跟著那白袍人走了。」

陳羲點了點頭:「那白袍人什麼樣貌?」

阿喵道:「離著比較遠天色也暗,瞧著不是特別仔細。」

他將看到的形容了一下,陳羲確定那個人就是邱辛安。

「然後呢?」

他問。

阿喵道:「陳天極他們兩個走了之後,本來散出去打算報復異客堂的人都回來了。一早的時候至少上千一刀堂的人都聚集在大院里,屬下不敢再停留,悄悄退了出來。」

陳羲轉頭看向敖淺:「那三十個人知道沐陵散已經死了什麼反應?」

敖淺道:「這些人之中只有四個人是敖淺的親信,他不敢把給咱們的三十個人都安排他的人,那樣容易暴漏。屬下一直做的就是訓練密諜探子的事,要想辨別出來誰是沐陵散的人不難,昨天夜裡,屬下借口讓那四個人去盯著一刀堂的時候,都除掉了。回去之後我告訴其他人,那四個人被一刀堂的人發現殺了。」

「其他人只是驚訝,不過安撫之後倒是沒有什麼太強烈的反應。屬下覺得剩下的人可用,再調教一陣子就能派出去真真正正的做事了。」

陳羲嗯了一聲:「找幾個人,輪流去聖堂柳家的懸空島下面盯著。一旦柳家的流雲戰車從懸空島上出來,立刻來告訴我。」

敖淺不知道為什麼陳羲要求盯著聖堂柳家,但作為屬下他知道自己只需要聽吩咐就是了。

「屬下回頭就去安排。」

「另外,阿喵阿狗。」

陳羲看向他們兩個吩咐道:「從今天開始,帶幾個你們覺得可以獨當一面的手下分別去盯著一刀堂的堂主,只要有人出了一刀堂的大院單獨行事就必須盯牢了,然後立刻告訴我知道。」

「是1

阿喵阿狗同時應了一聲。

「屬下這幾日特意多關注了一些一刀堂的消息。」

敖淺道:「一刀堂大堂主叫鄭歌,不是各大家族的人,當年也是靠著一把刀殺出來的江湖地位。不過現在他身邊有個聖堂黃家的人做軍師,他對這個人言聽計從。兵衙是三十六聖堂將軍把持,一刀堂因為有黃家做靠山這些年才逐漸崛起成為西南最大的幫派。」

他看了看陳羲後繼續說道:「這個鄭歌出行很隱秘,所以不好下手。不過……屬下打探了其他幾個人的消息。二堂主吳飛,最是好色,在半月樓里有一個固定的青樓女子伺候他,叫做小香月。傳聞這個女子身帶異香,且極懂得伺候男人的本事,把吳飛迷的神魂顛倒。但吳飛的老婆是鄭歌的親姐姐,所以他不敢把小香月帶回家做妾。」

「以前,每個月至少有十天吳飛都會去半月樓。」

敖淺道:「屬下之前在沐陵散開始暗中聯絡一刀堂的時候,就開始派人盯著一刀堂那邊了。昨天夜裡小香月被人從半月樓接走,送去了十六條大街的一個獨院里。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吳飛的安排。一刀堂現在遇到這麼大事他不可能再去半月樓消遣,又捨不得小香月,所以將小香月接出來養著。」

「一刀堂的四堂主叫鐵段,是鄭歌手下最勇的戰將。而且這個人將鄭歌視為親大哥一樣,鄭歌讓他向東他不會向西,鄭歌就算是讓他死他也不會猶豫。而且這個人沒有任何嗜好,不嫖不賭不喝酒,唯一感興趣的就是他的刀。鄭歌派他保護那個黃家派來的人,時常能看到他護著一輛馬車出行。」

「五堂主叫蔡小刀,除了為一刀堂做事之外從不離開一刀堂的大院。這個人是個武痴,全部的時間都用來修行。因為很少露面,所以還沒查到他有什麼弱點。」

陳羲點了點頭:「先盯著那個吳飛。」

他看著敖淺認真問道:「你只需要告訴我,他該死嗎?」

敖淺道:「一刀堂上上下下,就沒有一個不該死的。藍星城的人做事好歹是為了利益,沒有利益從不做傷天害理的事。但是一刀堂……沒有底線。」

陳羲嗯了一聲:「這就夠了。」

……

……

就在陳羲剛剛分派敖淺等人做事之後不久,他的定向寶鑒微微發熱。陳羲取出來看了看,見是桑千歡聯絡他,讓他回執暗法司有事交代。陳羲現在身上有兩塊定向寶鑒,一塊是用於和陳叮噹聯絡的,一塊是用來和執暗法司聯絡的。

從桑千歡的話語來看,應該是比較急的事。陳羲立刻離開小院,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執暗法司。

他雖然這只是第二次來,但已經輕車熟路。進了門之後果然又看到了那個在院子里掃地的婦人,陳羲駐足然後俯身施禮之後才快步進去。那婦人停下動作直起腰看著陳羲的背影,眼神里有些欣賞。

陳羲走到第三個院子里,找到那棵植物然後跳上去。四周恍惚了一下,陳羲又變成了半個小拇指大小的小人,順著葉子走到盡頭。從升降台下去,他沒有多走一步冤枉路就到了桑千歡的衙門裡。

一進門,陳羲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

院子里,幾十個黑衣裁決面容肅穆的站在那,每一個都身子拔的筆直,陳羲走進來他們連看都不看一眼,釘子一樣釘在那,紋絲不動。這些裁決身後都背著一柄黑鞘長劍,看起來一摸一樣。

陳羲心裡稍稍有些忐忑,暗自調整呼吸快步走進大廳。

進門之後,陳羲看到大廳里坐著幾個人。這幾個人都是桑千歡手下的組率,都盯著陳羲看。陳羲肅立,然後行了一個執暗法司的標準軍禮。坐在首位的桑千歡朝他招了招手:「過來說話。」

「是」

陳羲應了一聲,大步走過去。

「你們都記住這個人,他叫陳羲。」

桑千歡對手下幾個組率說道:「他一個人,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把西南那片的黑道勢力攪的天翻地覆。已經在西南作威作福幾十年的十三隻香和黑虎幫被他滅了,這樣的人以後就是執暗法司的棟樑1

那幾個組率對陳羲點了點頭,都沒有說話。

陳羲道:「屬下只是執行百爵大人的吩咐,再加上一點運氣。」

桑千歡笑著說道:「我不喜歡太謙虛的人,有能力就是有能力。你可能還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去西南那片亂七八糟的地方,在告訴你這個原因之前,我有件大事先告訴你。」

「聖皇已經假死。」

陳羲故意臉色一變:「假死?」

「對」

桑千歡道:「聖皇傷勢太重而不得醫治,其實已經每天都會昏迷。昨夜裡聖皇大口吐血,一度失去生機。無奈之下,國師以大修為將聖皇封印在一塊萬載寒冰之內。這就是假死,人還活著,可已經無力回天了。現在聖后出面,要求聖庭里的大人物們舉薦,從九位皇子中選出新皇,聖庭里已經熱鬧的快要炸了鍋。」

「聖后暗中吩咐咱們神司,盯住那些試圖趁著這個時候作亂的人。至於誰作亂,當然是咱們神司說了算。首座大人吩咐……」

這句話出來,幾個組率全都站起來肅立。

桑千歡道:「神司所有檔口的人全都要動起來,但凡發現有人試圖叛亂,格殺勿論。當然,你們修為太低,只負責監視盯梢之類的事,做事的是黑決的人。」

陳羲忍不住問:「黑決是什麼?」

桑千歡道:「你初來乍到,還不了解神司。神司大體上分成三個衙門……咱們被統稱為裁決,其實在神司之內被稱為潛諜,因為你們修為太低,只能負責打探消息。潛諜是神司中人數最多的衙門,其他兩個衙門要靠潛諜提供的情報做事。」

「第二個衙門,被稱為黑決。黑決的人都是一群冷血怪物,他們沒有感情沒有自己,只聽命令殺人。所有的行動,基本上都是黑決在做。黑決每年都會從潛諜里選拔人加入進去,因為黑決的死亡率是神司各衙門中最高的。」

「第三個衙門,叫白裁,你要記祝那是神司中唯一穿白色衣服的一個衙門,他們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整頓神司內部。白裁黑決,一個負責殺自己人,一個負責殺外人……一旦被白裁的人盯上,那麼就說明這個人一定有問題。」

他說完之後看向陳羲:「我找你來,是有兩件事交代。」

陳羲垂首:「請百爵吩咐。」

「第一……就是我派你去西南那片的理由。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新的聖皇登基第一件事就是要對西南那個地方下手,新皇礙…總得拿出一個姿態來,讓百姓擁戴埃其實最主要的是……西南那片已經有一半的地方被定為五軍都督府,要修建新的一個衙門。這個五軍都督府是為了鎮服那些凡人而建的,常備軍隊至少有三十萬人。那些黑道上的人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這個功勞神司必須要,但神司又抽不出太多人手。」

陳羲點頭:「屬下儘力而為。」

但他心裡,卻不由得一震。

「第二……虢千爵要見你。」

桑千歡指了指外面:「第四個院子那顆光禿禿的臘梅樹下,他在等你。」

陳羲袖口裡的雙手猛的握緊。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