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三十八章真是大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真是大麻煩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回頭看著關澤,從對方的眼神里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殺機。陳羲甚至感覺到了關澤的真氣都變得狂暴起來,一種帶著血腥味的氣息開始蔓延出來。那是血河界珠的氣息,那是關澤殺機的氣息。

陳羲淡然一笑道:「人生何處不相逢。」

關澤嘴角也帶著笑,可是那笑極猙獰:「我就說,今兒我要來神司辦事關烈攔著我肯定有問題。他越是攔著我就越是要來,果然還是有些有趣的發現。關烈對你倒是真當成朋友看,居然為了一個外人連大哥都敢騙。」

陳羲道:「血緣關係終究還是更親一些。」

關澤冷笑:「我倒沒覺著,他似乎更在意你。所以他攔著我不讓我來,是擔心我動你吧。」

陳羲道:「我覺得他是擔心你,所以才說血緣關係終究更親一些。」

關澤的臉色猛的一變,牙齒幾乎都要咬碎了:「陳羲,這裡不是滿天宗了。沒有什麼人再能護著你,只要我願意,我可以隨隨便便讓你死的好比一灘爛泥一樣。」

陳羲聳了聳肩膀:「人多果然力量大。」

關澤終於忍不住大怒道:「我若是靠別人殺你,我便不是關澤!上次在滿天宗你僥倖而已,真以為你能贏的了我?」

陳羲回答:「我這個人比較現實,比較看重結果而不是過程。」

關澤被陳羲這幾句話氣的肝都幾乎裂開,他的呼吸越發粗重起來。可是片刻之後,他忽然笑了笑:「那麼我就告訴你一個更現實的結果……」

他緩步走到陳羲身前,壓低聲音說道:「剛剛虢千爵見了我,答應讓我進神司。而且一進神司我就能做個組率,你說奇怪不奇怪?虢千爵還好意替我求了雲千爵,讓我去雲千爵的檔口做事。剛巧百爵桑千歡手下人員不齊,我被安排在桑千豢…什麼叫現實?這就叫現實。」

陳羲心裡一緊,心說虢奴果然對自己還是有所懷疑的。只不過這個人太陰毒,他不願意自己牽扯進來。而且虢奴絕對不是確定自己是陳盡然的兒子,那樣的人哪怕只是有一丁點的懷疑也會將隱患剷除。他只是覺得自己可疑而已,所以要想辦法除掉自己。

虢奴不想讓這件事和自己扯上關係,所以關澤來了。陳羲很清楚這絕對不是巧合,關澤今天來神司絕對是虢奴有意為之。他就是想利用關澤和自己之間的矛盾,讓關澤出手做借刀殺人的那把刀。

但陳羲卻依然面不改色,他抱了抱拳:「真是恭喜了。」

關澤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可別恭喜的太早,以後你我都在桑百爵手下做事,我還恰好比你級別高……你放心,我是不會簡簡單單的殺死你的,我會好好的陪你玩,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陳羲笑了笑:「拭目以待。」

關澤哼了一聲:「不要以為桑千歡很欣賞你我就拿你沒辦法,我就算明面上殺了你,難道桑千歡會因為你這樣一個小人物而得罪我關家?」

陳羲哦了一聲:「關家很強大,關家很厲害。你真幸福,出生在關家。想想看關家這個出身真是給你帶來了很多好處啊,若非如此……滿天宗那一戰你就已經是一灘爛泥了吧?我這樣說可不是看不起你……我是非常看不起你。」

關澤臉色瞬間變得發白,血河界珠一瞬間漂浮出來。血河界珠上紅色的光華一陣陣閃爍著,那股子血腥味更加的濃烈起來。陳羲的話就好像耳光一樣,一下一下的扇在關澤的臉上,啪啪啪的格外響亮。

「你會後悔自己今天說過的這些話。」

當關澤看到月亮門那邊雲非瑤拎著掃帚緩步走過來的時候,他將血河界珠收起來壓低聲音對陳羲說道:「口舌之利有用嗎?好好享受你接下來要面對的人生吧。」

說完這句話,他轉身微笑著朝著雲非瑤那邊走過去。

陳羲點了點頭:「操-你屁-眼。」

關澤的腳步猛的一停,他轉身看向陳羲怒問:「你說什麼1

陳羲微笑著說道:「你真的想再聽一遍?」

關澤嘴角抽搐著說道:「就容你多活幾天,你放心,以後的日子裡我會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我要讓你知道,惹我關澤的代價是什麼1

他抬起腳再次往外走,才走了一步就聽見陳羲在他身後很認真的說道:「我說……操-你屁-眼。」

關澤腳步再次停下,肩膀都在劇烈的顫抖著。血河界珠再次出現,圍繞著關澤盤旋。下一秒,關澤的怒火可能就會爆發出來。他站在那,就好像在承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似的,身子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慢慢的,關澤轉過身看著陳羲咬著牙說道:「看來你現在就想死1

陳羲卻不理他,微笑著走過去和他擦肩而過。在經過關澤身邊的時候笑著說道:「你要是丟開關家人的身份算什麼?什麼都不算,連屁-眼都不值錢……真可憐。」

……

……

陳羲算準了關澤不敢在神司之內動武,就算他是關家的人他也不敢。陳羲甚至想到了為什麼關澤會加入神司,那是因為關家沒必要去站隊但絕對需要盟友。神司和關家一樣都不需要去站隊,所以理所當然的就能成為盟友。

如果關澤在進神司的第一天就動手的話,他在關家那些長輩那裡也不能交代。關澤雖然性子粗暴陰戾,但他不傻不是白痴。他知道和神司結成同盟的關係在現在比殺陳羲要重要的多,所以他忍了。

陳羲倒是無所謂起來,反正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怕你幹嘛?就算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怕你幹嘛?

千爵雲非瑤似乎是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恩怨,似笑非笑的看著陳羲。她什麼都沒說,只是轉身就走。但是陳羲從她的眼神里感覺到了一絲善意,雖然在執暗法司這種地方任何善意都有可能是假的。可是當別人表達出善意的時候,最起碼說明她趣。

陳羲和關澤跟在雲非瑤身後走,陳羲能感覺到關澤那幾乎爆開的怒氣。如果這不是在執暗法司內而是在天樞城的任何一個地方,關澤肯定已經出手了。

陳羲一邊走一邊在心裡想著,以後怎麼排除這個威脅。本來最直接的危險來自他要殺陳天極和邱辛安,只要陳羲不去動手這危險就不在。但是現在,最大的威脅來自於關澤。關澤絕不是想教訓教訓他,就是想殺了他而且是很快意的慢慢的很享受的殺了他。所以陳羲必然開始考慮的是……怎麼不被殺。

雲非瑤在前面走,回到第三個院子之後她指了指桑千歡小檔口所在的那棵植物,然後轉身走了。關澤惡狠狠的瞪了陳羲一眼,然後率先進入小檔口。陳羲覺得有些可笑,世界說大真大說小還真他娘的校

桑千歡看到陳羲他們兩個回來,主動起身迎了迎關澤。然後對陳羲說道:「以後關澤就是這的組率,你們本是同門師兄弟,現在身為同僚,關係當更為親密的好。」

陳羲發現,桑千歡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故意表現出了幾分無奈。這是桑千歡想要表達的一個態度……那就是,關澤進神司和我無關。

陳羲微笑著走過去,一把將關澤抱住:「師兄進了神司必然平步青雲,有你家族做後盾什麼事都難不住你才對。以後還請師兄多多關照,多多關照。」

關澤被陳羲突如其來的抱住,臉都綠了。他想掙脫開,可是一看到四周那幾位組率和桑千歡都看著自己,他只得著臉呵呵了兩聲。陳羲卻似乎還不想鬆開,用手拍打著他的後背說道:「雖然咱們在滿天宗比試的時候我贏了你,可是我知道師兄最是大肚,肯定不會因為這芝麻粒一樣的小事記恨我對不對?師兄心胸寬闊如海,這一點我歷來是極為欽佩的。」

說完之後陳羲鬆開手,向後退了一步行了一個標準的執暗法司軍禮:「以後有什麼事若是師兄需要幫忙的,只管吩咐就是了。」

桑千歡的臉憋的很難看,他想笑但不能笑。關澤那張豬肝色的臉比他還要難看,只不過憋的是殺氣。

其他幾個組率都不是笨蛋,聽陳羲說完就知道關澤和陳羲原來有過節。心裡都不由得替陳羲捏一把汗,關澤的背後就是九門第一的關家……這麻煩可不是一般的大。再說,以後關澤做了組率,陳羲的日子還能好過?

桑千歡自然很明白兩個人之間的事,如果是以往關澤殺陳羲不管用什麼手段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絕不會插手也不會過問。可是現在,西南那邊黑道上的事陳羲在做,一旦陳羲死了再換個別人只怕一時之間也沒辦法理順。他回天樞城還沒有立下過功勞,西南的事他格外在意。

「以後有你們師兄弟親近的機會,不過現在……」

他朝陳羲使了個眼色:「你手裡的事還是要儘快有個頭緒,在五軍都督府的事定下來之前,讓西南那些骯髒的黑幫自相殘殺。他們殺的越厲害越好,這樣咱們就能省不少事。神司現在人手有限,清剿那些不入流的黑道勢力也犯不著請黑決的人出手。你回去之後繼續挑撥幾個幫派之間的關係,最好讓他們自己殺一個乾乾淨淨。」

陳羲微微垂首:「遵命。」

陳羲自然很清楚桑千歡的想法,這個時候桑千歡還捨不得陳羲死。而為了讓陳羲趕緊把事做好,他故意對陳羲表達一些善意也是理所當然。這個滿滿都是虛偽的地方,有時候可以當成笑話看。

對陳羲說完之後,桑千歡轉頭對關澤說道:「走,我先帶你熟悉一下咱們小檔口的情況。你們師兄弟之間的舊情,稍後再敘也不遲。」

這話一語雙關,陳羲和關澤自然都明白什麼意思。

關澤朝陳羲冷哼一聲,跟著桑千歡走了。

陳羲卻在心裡嘆了口氣:「唉……你說我要是殺了你,就惹到了關家這個大麻煩。可是不殺你我就得死,在你死還麻煩些之間做選擇,當然是麻煩些……真是的,還得想個法子讓你死的意外一點,就是對不起關烈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