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四十章高深莫測的符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高深莫測的符陣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和關烈談了很久,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說話,不知不覺間就回到了陳羲所住的十二條大街上。回到了天樞城的關烈顯然比在滿天宗的時候要健談的多,可能這裡才是他熟悉且喜歡的環境。

但是陳羲看的出來,關烈其實也是心事重重。此時的關烈處於一個很為難的位置,他的親哥哥關澤是肯定想殺陳羲的,而陳羲是他認為自己為數不多可以交心的朋友。不管是陳羲殺了關澤還是關澤殺了陳羲,關烈都不能坐視不理。

「你現在只是一顆不起眼的棋子。」

到了十二條大街后關烈止步:「桑千歡現在用你,所以暫時護著你。西南這一帶不久之後就要建五軍都督府,這是凡人的那些所謂貴族向大楚皇族乞求得來的。為了表示自己的仁慈,新登基的聖皇肯定會拿這一片所有的黑道勢力開刀……你要好自為之。一旦你的作用沒有了,桑千歡才不在意你的死活。」

陳羲點頭:「這些我都清楚,我會儘力的活下去。」

關烈笑了笑,有些發苦:「我不擔心我大哥能殺了你,他修為比你強但我相信一對一還是你贏。我擔心的是你衝動起來如果傷了我大哥,哪怕我可以裝作大度的不理會,關家也不會放過你的。」

陳羲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會讓你為難。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儘快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會有嗎?」

關烈問。

陳羲點頭:「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不可能的事,只要肯努力。」

關烈搖頭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陳羲看著關烈的背影,心裡忍不住也跟著嘆息一聲。他知道自己其實還是狠不下心殺關澤,無關自己將要面對的危險,而是因為關烈。這樣一個朋友,不可多得。

陳羲轉身,推開門走進小院。

院子里,高堂,胡驢子,郭放牛,白小聲四個人竟然都在。

「先生,你總算回來了。」

胡驢子性子最急,大步過來:「一個時辰之前一刀堂的人送來戰帖,要和咱們明日正大光明的決戰。」

他將那份帖子遞給陳羲,陳羲打開之後看了看忍不住搖了搖頭:「現在先吩咐下去,立刻讓所有弟兄撤離那個大院……來不及了,那個大院一定早就被一刀堂的人盯住了。讓我想想……」

高堂臉色一變:「先生的意思是,今夜一刀堂的人就會突襲?」

陳羲點了頭:「這戰帖不過是個幌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今夜一刀堂的人就會動手。他們一定是已經發現了咱們的人都在那個大院里,所以才會故意送這樣一份戰帖。不得不說,一刀堂出主意的人是個蠢貨。如果不搞這一套而是今夜直接突襲,咱們必然損失慘重。」

高堂立刻問道:「可有什麼辦法?」

陳羲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來,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讓所有的弟兄都動起來,加固圍牆。不要避諱什麼,派人回異客堂,把所有的武器都搬到那個大院。現在到天黑應該還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兩個時辰之內,建造起來三座箭樓。」

胡驢子問道:「先生的意思是,準備今夜和一刀堂的人決一死戰?」

白小聲搖了搖頭:「不對,先生的意思是……讓一刀堂的人有所顧慮,今夜不敢再貿然突襲。因為咱們已經有所準備,他們失去了突襲的意義。而且夜晚不方便進攻,見咱們防備嚴密突襲的計劃必然改變。」

陳羲點了點頭:「咱們得謝謝一刀堂里有個蠢貨出了這個先下戰帖的主意,還真是豬一樣的夥伴……現在就吩咐下去,讓兄弟們全都動起來。兩個時辰之內,圍牆加固,建造箭樓,然後所有制高點上都要有人,還有……」

陳羲看向高堂道:「從現在開始,抽調一批人挨家挨戶讓這條街上的所有鄉親們今夜離開家,動靜越大越好。一刀堂的人見到百姓都被勸離,會覺得咱們已經抱定了必死之心,這樣一來,他們會更加忌憚,今夜應該不會有人來進攻。」

高堂點了點頭:「我這就安排人去辦。」

「我去吧1

郭放牛立刻轉身就走:「我和這條大街上的鄉親們都熟悉,我親自帶著人挨家挨戶的勸他們離開。」

陳羲道:「從異客堂賬面上提銀子,挨家挨戶的發。」

郭放牛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放心吧先生,我明白了。」

陳羲看向胡驢子:「麻煩你一件事。」

胡驢子連忙道:「先生只管吩咐1

陳羲笑了笑:「準備迎戰,勸離百姓,只這兩個辦法雖然差不多也夠了,但為保萬無一失,我還要做些事。你去準備兩大桶墨汁,準備一些毛筆,越多越好。立刻去辦,我一會兒就要用。」

胡驢子不知道陳羲要幹嘛,但還是應了一聲快步離去準備這些東西。

白小聲忍不住問陳羲準備筆墨做什麼,陳羲只是笑著搖頭不語。他這般神秘兮兮,讓高堂和白小聲越發的好奇。

……

……

胡驢子準備好了滿滿當當的兩大桶墨汁,還有十幾支毛筆,也不知道陳羲要幹什麼。陳羲讓人帶上墨汁和筆,堂而皇之的走到了異客堂六百兄弟所在的那個大院外面。毫無疑問的是,此時大街上經過的人和那些攤販之中,很多都是一刀堂的眼線。

可陳羲絲毫也不在意這些,走到大院外面,讓人把墨汁和毛筆放下。陳羲挑了一支比較大的毛筆,蘸飽滿了墨汁開始在青磚牆壁上畫。眾人都在他身後看著,發現陳羲畫的都是一些很晦澀難懂的符號。

這些符號他們見都沒有見過,所以大家都覺得這些符號必然有什麼了不得的功效。

陳羲也不理會身後有人好奇的提問,毛筆寫沒了墨就繼續蘸,一支寫禿了就換一支,從大院門口一側開始畫起,牆壁上很快就滿滿都是他寫下的符號。他越是不說話,身後的人越是好奇。

「我知道了1

胡驢子一拍腦門:「先生深藏不露,竟然是符文大家!這些符文我是見所未見,當真古怪之極。」

高堂被他這麼一說也反應過來,立刻變得高興起來:「先生當真大才!這符文肯定是將在此處大院外面布下一個結界,任憑那些人怎麼攻擊也無法破開。我見過符陣,但一般符文都沒有這麼奇怪。料來這是只有先生才懂的一種秘法,看起來密密麻麻如此之多的符文,威力自然非同小可1

白小聲發自內心的讚歎道:「我實在想不到,這個世上還有什麼是先生不懂的事。這些符文我也沒有見過,哪怕是其中一個我都沒有見過。」

隨著陳羲越寫越多,大街上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不少一刀堂的探子也趁機圍攏過來,在人群中觀察。他們看了一會兒后實在不懂陳羲寫的符文是什麼,不由得面面相覷。然後他們又發現大批的異客堂之人抬著武器進入大院,不多時又有人砍伐了樹木,開始在大院里搭建箭樓。

這些探子臉色都有變化,他們湊到一起悄悄議論了幾句,隨即有人離開回去報信。報信的人還沒有走出去多遠,就看到異客堂現在的三堂主郭放牛帶著人正在勸附近的百姓離開,跟著郭放牛的人都端著一個大托盤,每個托盤裡都擺放的整整齊齊的銀子。

這些探子再也沉不住氣,報信的人加速離開。

距離這裡隔著幾條街的一刀堂總壇,報信的人快步跑進來,氣喘吁吁的對端坐在首位上的一刀堂大堂主鄭歌說道:「大堂主,不好了1

他咽了口一口吐沫後繼續說道:「看來異客堂的人已經有了準備,所有異客堂的人都行動起來了。他們將武器搬到了那個大院里,開始加固院牆,而且還砍伐樹木搭建了箭樓。那個大院的所有房頂上都有弓箭手,箭壺都是滿的。而且他們開始勸離那條大街上的百姓,每戶都發了不少銀子。」

鄭歌臉色一變:「是誰泄露了消息?1

下面人互相看了看,紛紛搖頭:「大哥你定下這計策之後,知道的人都沒有離開過,不可能有人走漏了消息。」

吳飛道:「不等軍師回來就進攻,我一直就覺得不穩妥。」

鄭歌擺了擺手:「總不能事事都靠軍師,黃家有事讓軍師回去,天曉得軍師什麼時候再回來。既然已經找到了異客堂那些人藏身之處,自然不能錯過機會。可是現在……異客堂的人顯然是知道了咱們準備夜襲的事,按照道理他們不應該知道啊,難道我寫的那封信沒能起到作用?」

鐵段道:「既然敵人已經有所準備,夜襲對攻方不利,我看還是從長計議吧。」

那探子趕緊說道:「異客堂的人不但準備了武器和加固圍牆,還有一個陌生面孔的人出現,這個人年紀不大,但應該是個符文大家。他被高堂等人請來,此時正在那個大院外面的院牆上畫符陣。屬下聽聞是什麼威力強大的結界,不可攻破,而且還有很強大的殺傷力。」

「符文大家?1

鄭歌猛的站起來,面帶難色:「這可如何是好?若真是符文大家繪製的符陣,必然是威力巨大的。真不知道這個高堂從哪兒請來的高人,看來真是天不遂人願……再去打探,若是異客堂真的準備妥當,今夜的突襲就……就算了吧1

吳飛立刻說道:「如果今夜不突襲的話,我看大家還是儘快回去休養精神,準備明早一戰。」

鄭歌微怒道:「難道我不知道,你是去那個小院密會小香月?」

吳飛尷尬的笑了笑:「怎麼可能……」

與此同時,陳羲已經將這個大院的圍牆幾乎畫滿了。他落筆極快,幾乎是不假思索。這種畫符陣的速度,讓高堂等人欽佩的無以言表。

「先生,這符陣到底是什麼作用啊?」

「先生,這符陣叫什麼名字?」

陳羲收筆,兩大桶墨汁幾乎用完:「作用是讓一刀堂的人不敢進攻,而且肯定奏效了。至於這符陣的名字有些長,說了你們可能也記不祝」

「叫什麼啊?」

「叫做……一千以內的阿拉伯數字加減乘除列式計算,寫的好累……來個人給我揉揉肩膀。」

胡驢子聽到這名字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聽起來就高深莫測啊1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