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四十二章兇險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兇險一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毫無疑問,陳羲選擇出手的時機是最好的。

他破窗而入的那一瞬間,也正是吳飛身體痙攣著達到最愉悅狀態的那一刻。這種狀態下,任何一個男人的防備都是最鬆懈的。甚至可以說,是毫無防備。

可是,就在陳羲的青木劍即將刺到吳飛后心的時候,吳飛卻猛的轉身,在這一刻陳羲看到了吳飛臉上猙獰的笑。

吳飛轉身之後猛的一揮右臂,他的右臂瞬間變得膨脹起來,只一個恍惚就至少增大了三四倍。

那條右臂整體看起來都是烏黑烏黑的,沉重的金屬顏色。在和青木劍接觸的一瞬間,巨大的力度就將青木劍盪的向一側偏離出去。看起來吳飛根本不是在揮舞自己的胳膊,而是在揮舞一根巨大的柱子。

青木劍往一側盪開,而那繼續變大的右臂掃到了陳羲的胸口。

若非陳羲在進小院之前把楚離珠戴上,這一下突如其來的反擊就能把陳羲打成重傷。不得不說,即便以陳羲的冷靜和謹慎也沒有想到吳飛在這個時候居然還能保持清醒,而吳飛轉頭猙獰一笑的時候,甚至還帶著一點早就知道會如此的得意。

陳羲的身子向後飛出去,又撞碎了一扇窗子。

赤身裸體的吳飛哈哈大笑,從床上跳起來直接掠到了院子里。

陳羲退回到院子里之後立刻調整姿態,在吳飛衝出來的那一瞬間,他的青木劍驟然變成了能有數米長的巨型大劍,迎著吳飛就刺了過去。吳飛將右臂擋在胸前,青木劍當的一聲刺在他的右臂上竟是難以刺穿!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陳羲才看清楚吳飛的右臂上戴著一個很奇怪的東西。那是一個金屬的東西,好像袖子一樣套在吳飛的胳膊上。這個東西呈現出一種很深邃的黑色,上面有銀色的符文流轉。

雖然青木劍刺不穿吳飛的右臂,但是頂著吳飛向後退了好幾步。吳飛身子一轉讓開大劍,然後掄起右臂朝著陳羲猛的一砸!

這條巨大的已經完全金屬化的胳膊瞬間變成能有一米粗細的巨大鐵棍,呼的一下砸落下來。陳羲立刻閃身避開,那金屬胳膊重重的砸在院子里!

金屬胳膊在院子里砸出來一個大坑,一瞬間塵土激蕩飛揚。

塵煙之中,陳羲的身法極快,青木劍化作一道流光直刺吳飛。吳飛大吼一聲,金屬胳膊收回來橫著一掃。這一刻那胳膊延伸出去足有十幾米長,院牆都被掃倒了一大片。陳羲伏低身子繼續前沖,金屬胳膊擦著他的後背掃了過去。巨大的修為之力下,陳羲後背的衣服都被震碎。

衣服碎片飛起,慘淡的月色下猶如一隻一隻的殘蝶。

陳羲的後背上的肉出現了無數細小的傷口,血痕一道一道。

但是即便如此,陳羲的速度依然不減。青木劍瞬息之間到了吳飛的胸前,吳飛的右臂在剎那之間縮小收回來,恰好擋在青木劍前面。就在這一刻,陳羲忽然鬆開手,青木劍上光華一閃,龍形劍氣澎湃而出。

而陳羲身子一掠而起,一個側踢踢向吳飛的頭顱。

吳飛的金屬右臂擋著龍形劍氣,一時之間無法移動。陳羲腳就要踢過來的時候,他左手握拳迎著陳羲的腳砸了出去。腳和拳頭碰撞在一起,一股強烈的修為之力向四周盪了出去。陳羲身子向後一翻,一招手青木劍飛回來。

這一刻,陳羲心裡有些著急。

對方的修為之力比自己預想的還要強,功法也不能將對方的修為之力盡數化解,只是融合了一部分減少了對陳羲的傷害。而且陳羲確定,吳飛一定用什麼秘法改造了自己的身體,以至於的侵蝕之力都難以侵入他的身體。

陳羲落地之後沒有繼續進攻,而是凝神戒備。

「你就是異客堂新請來的那個什麼先生吧?」

吳飛猙獰一笑,真氣流轉之際,他身上有淡淡的符文出現。陳羲這才明白,這個吳飛居然在自己的身體里種下了一個符陣。這是極為冒險的做法,一不小心修行者就有可能被符陣吸光了修為之力,最終變成一具乾屍。

不過也由此可見,這個吳飛是多狠戾之人。

「我既然敢離開一刀堂,就是因為我有自信。你覺得這是個殺我的機會,我可卻覺得這是殺你的機會。」

吳飛向前邁了一步,金屬右臂再次砸了下來。

陳羲一咬牙,竟是沒有躲閃!

……

……

陳羲一鬆手,青木劍垂落下來,瞬息之間變了。從一柄造型古樸的木劍,變成了一根枝條。而這根枝條迅速的變大,如一根柱子一樣立起來將吳飛的右臂擋祝砰地一聲!枝條竟是被砸進大地之中很深。

但是就在這一刻,枝條頂端的幾個細小的枝條迅速的動起來,如繩索一樣將吳飛的金屬右臂纏祝青木劍是崑崙神樹上神力最為精純的一根枝條,而且青木劍之中還有當年厲蘭封的本命長劍!

這兩種至寶融合之後,即便以陳羲現在的修為無法發揮其真正威力,但是也足夠強大了。吳飛右臂上的那個金屬袖子一樣的東西縱然霸氣凌厲,可是也無法將青木劍摧毀。神木枝條將金屬右臂一圈一圈的勒緊,吳飛臉色立刻就變了。

他拼盡全力的想把金屬右臂收回來,但根本就拽不動。他想將金屬右臂縮小,可是被神木纏住之後他的修為之力竟然無法順暢的運行!要知道厲蘭封當年以神木造就了滿天宗的神木大陣,可以封住整個清量山甚至包括無盡深淵中那麼多強大的存在。

青木劍是神木最強的一根枝條,封印之力自然也不容小覷。雖然陳羲能讓青木劍發揮的作用不大,但封住吳飛右臂幾秒鐘還是能做到的。

對於修行者之間的決戰來說,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不短了。

陳羲往前急沖,一拳砸向吳飛的面門。吳飛不能移動,左手再次握拳迎著陳羲的拳頭砸過來。

這一刻,陳羲將功法逼發到了極致,將全部的修為之力都轉化為始氣。兩個人的拳頭狠狠的撞在一起,修為之力的碰撞讓空氣都為之暴烈。修為之力的波紋向四周盪出去,將兩個人的頭髮吹的狂舞起來。

颶風在院子里掃過,捲起塵土猶如一陣猛烈的沙塵暴。颶風吹進屋子裡,屋子裡的傢具和陳設被吹的全都東倒西歪,那個裹緊了被子縮在床上的小香月嚇得啊的叫了一聲,床隨即塌了。她掉在下面,那妙曼美好的身軀暴露無遺。

可是院子里的兩個人哪裡有心思去看她,兩個人的拳頭撞在一起,沒有如上次那樣立刻分開。陳羲把所有的修為之力都凝集在右拳上,通過功法轉化為澎湃洶湧的始氣。

可是,始氣並不能直接傷人!

始氣對人修行有極大的幫助,若是一個修行者在始氣充盈之地修行的話將會迅速提升修為。陳羲將修為之力轉化為始氣,對吳飛非但沒有傷害若是被對方吸收的話反而就是一頓大補之餐。

陳羲咬著牙堅持著,對方拳頭上的修為之力太兇猛。功法發揮到極致,將這兇猛的修為之力也轉化了一大部分。可即便如此,陳羲的胸口裡還是一陣一陣的窒息。

「去死吧1

吳飛一聲暴喝,拳頭上修為之力再次猛增。

這是修為境界上的差距,吳飛已經邁入破虛八品,修為之力的雄渾龐大最少是陳羲的一倍有餘,即便陳羲耗盡了修為,吳飛也不過勉強耗費一半而已。而且修為之力可不是這樣計算的,對方的修為之力強大,往往只需要一擊就能將修為弱小的人擊殺。

陳羲能堅持下來,靠的不僅僅是功法,還有他強健的體魄。

就在吳飛一聲暴喝之後,陳羲的嘴裡溢出來一股血。

這種強大的壓力之下,他已經到了極限。

「你是在給我送大禮嗎1

吳飛哈哈大笑,拳頭上的修為之力再次增加。陳羲哇的一口噴出來一股血,臉色變得發白。可他卻依然如傻了一樣,不斷的將自己的修為之力和吳飛的一部分修為之力轉化為始氣,送進吳飛的體內。

就在陳羲都覺得自己堅持不住的時候,他左手手背上的紋身忽然亮了一下。

一股溫暖的力量從紋身里出來,迅速的融進陳羲的丹田氣海。那溫暖有著強大的治療效果,暖流迅速循環一周后,陳羲的傷勢居然好了七七八八!

只瞬間,陳羲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那是九色石的力量!

雖然藤兒的空間封閉了,陳羲無法進入。但是九色石現在是以陳羲的身體作為載體,當陳羲的身體出現傷勢的時候,九色石就開始自動進行修補。換句話說,這不是九色石在救陳羲,而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功能。

有了九色石的幫助,陳羲心神一定。

「你當我是白痴,將修為之力白白送給你。」

陳羲看著吳飛冷笑,嘴角上的血跡都顯得那麼輕蔑像是肆無忌憚的嘲諷著吳飛:「可我也當你是白痴,你死之前會明白一個道理……不要輕視任何一個敵人,哪怕修為不如你。」

陳羲這句話說完之後,吳飛忽然臉色一變,嘴裡也噴出來一大口血!

他下意識的低頭看,發現自己身體里的符文竟然亮的好像電芒一樣!那些符文從沒有如此閃耀過,比天上的星辰還要亮。這一刻吳飛終於明白為什麼對手不斷的給自己補充修為之力了……陳羲是在給他體內的符陣充滿能量!

最精純的始氣將他體內的符陣徹底激活,符陣開始高速流轉起來。只短短片刻,吳飛的身體表面上就出現了一層硬殼。從陳羲發現符陣的時候他就確定,這個符陣是強化吳飛的肉身,可以抵擋攻擊。陳羲拼著一部分修為之力不要,將符陣徹底激活,符陣開始比以往強大數倍的改造吳飛的肉身!

吳飛的眼神里開始出現惶恐,他想動可是已經動不了了。他的身體越來越沉重,他的肌肉開始變得越來越硬。修為之力已經不能再流轉,他的身體變成了如石頭一樣的東西。

陳羲迅速後撤,然後神木枝條迅速的變回青木劍飛過來。陳羲伸手往前一指,青木劍刺中了吳飛的心口。

砰地一聲!

吳飛的身體竟是碎落,一塊一塊的好像石塊一樣。

陳羲伸手抹去嘴角的血,緩步走過去將那個變小的金屬袖子似的東西撿起來看了看。拿在手裡,十分沉重,陳羲仔細看了看,這才分辨出這個東西應該是盔甲的一部分。一般的盔甲對胳膊是沒有防護的,但這顯然應該是一套將人完美嚴密保護起來的盔甲。也不知道吳飛是從哪兒得到的這一小部分,就讓他如此強大。

陳羲將這一部分臂甲收入納袋,剛收起來白小聲就從外面衝進來。他身上也帶著傷,顯然陳羲和吳飛激戰的時候白小聲一個人把外面的護衛都幹掉了。

「快走1

陳羲低低的說了一句,然後率先掠了出去。

白小聲回頭看了一眼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小香月,最終也沒有出手,跟著陳羲朝著異客堂聚集的那個大院急沖。

與此同時,懷裡抱刀的蔡小刀朝著這邊疾掠而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