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四十三章要戰便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要戰便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和白小聲回去的時候已經沒必要隱藏身形,兩個人將速度提升到了最快,一前一後返回了異客堂作為防禦陣地的那個大院。也就是才到那大院不久,懷裡抱刀的蔡小刀就看到了變成一地碎塊的吳飛。

蔡小刀抱凳坪芷婀鄭他就好像抱著孩子一樣抱著他的刀。

他的刀也很奇怪,刀柄很長,刀身很窄很直。比大楚軍隊的制式直刀要窄上一半,刀柄卻更長。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的刀上血槽開的也很奇怪。最主要的是,他抱著的刀是沒有刀鞘的。

蔡小刀看了看地上的碎塊,表情上卻沒有什麼變化。

然後他看到了縮在屋子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小香月,他轉身走到小香月身前,低著頭看著她:「吳飛說他最愛你在床上的表現,但是現在你卻不在床上而在床下。」

似乎是感覺到了蔡小刀語氣里的異樣,小香月立刻爬起來爬到已經坍塌的床上,她儘力讓自己躺著的姿勢足夠美。她沒穿衣服,胸前的飽滿和平坦的小腹暴露無遺。她的手恰到好處的蓋住了那讓吳飛神魂顛倒的地方,卻又恰到好處的露出一抹黑黑卷卷的毛。

足夠撩人。

「你在床上,位置還是錯了。」

蔡小刀淡淡的說。

吳飛是黑道上的高手,小香月是風月里的高手,吳飛已經死了,她覺得自己應該儘快冷靜下來尋求另外一個避風港。所以她扭了扭腰,讓自己嘴角上勾起一抹動人心魄的笑:「這位公子,那你覺得我應該擺在什麼樣的位置?」

「應該擺在吳飛身邊。」

蔡小刀一揮手,他的刀劃過一道匹練般的刀光。明明刀光只有一道,可貌美如花的小香月就碎成了八十四塊。蔡小刀似乎很滿意,在血流到他腳下之前他轉身往外走。走到外面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台階下面還有一塊吳飛的碎塊,然後他微微詫異了一下,轉身回到屋子裡又劈了一刀,然後小香月就變成了八十五塊小香月。

蔡小刀重新出來,用腳踢著將吳飛的屍體碎塊歸攏在一起,然後笑著對那些屍塊說:「說謝謝。」

他點了點頭,像是聽到了屍塊說謝謝似的。

離開小院,蔡小刀沒有回一刀堂的總部,而是緩步往異客堂那邊走。他一點也不心急,步子走的四平八穩。他的表情上沒有任何變化,就好像吳飛的死對他來說和一隻螞蟻死沒有任何區別。

哪怕就是在看著青樓尤物小香月那白皙玲瓏的軀體的時候,他的眼神里連一丁點的慾望都沒有。

蔡小刀的眼裡,只有刀。

……

……

陳羲回到大院之後放慢了速度,才走進門就忍不住一口血吐出來。白小聲連忙將他扶住,高堂等人也圍了上來詢問怎麼回事。

「先生一個人,刺殺了吳飛。」

白小聲這一句話出口,屋子裡的人全。

「吳飛的修為……或許還在我之上。」

高堂看著臉色發白的陳羲,忽然深深一拜:「異客堂若沒有先生,怕是已經被人滅門。今日先生對異客堂的大恩大德,我高堂無以為報,今後願聽從先生差遣。」

陳羲笑著搖了搖頭:「吳飛修為太強,若非是機會難得也殺不了他。」

他簡略的將殺吳飛的經過說了一遍,沒提具體過程,只說吳飛正在與小香月纏綿的時候他出手,先重傷了吳飛,然後拚鬥之中受了傷。當時白小聲被外面的一刀堂護衛纏住,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此時聽陳羲說才恍然,心說若非如此也斷然難以得手。

「快扶先生去後堂休息。」

高堂連忙說道:「今夜誰也不許打擾先生,來人,取我最好的傷葯來1

陳羲卻搖了搖頭:「還沒到可以休息的時候。大堂主,我殺吳飛,鄭歌必然大怒。今夜他不敢貿然前來,明天一早必然傾巢而出。你快去挑一隊最精銳的手下交給白小聲,等到天快亮的時候是人精神最鬆懈的時候,想辦法悄悄出去,等到這邊殺起來之後,白小聲立刻帶人突襲一刀堂總壇。」

高堂一怔,隨即點頭:「我明白1

陳羲交代道:「鄭歌的家眷必然在一刀堂內,切勿傷了他的家人。只需做出大動靜來,在一刀堂總壇內放火,鄭歌必然回去。然後我會再想辦法,這一戰即便咱們處心積慮的想盡辦法,可實力上的差距還是難以彌補。」

高堂不敢耽擱,連忙和白小聲去挑選人手。

陳羲在椅子上坐下來,沉思了一會兒后對郭放牛說道:「你現在去出門,拎刀站在大院門口,不要說話不要有任何動作,就只是站在那。不管外面誰來,你連看都不要看一眼。只管站在大門口……胡驢子,你在大門裡面藏著,不要暴露,壓制修為。只要外面沒人對郭放牛出手,你就不要動。」

胡驢子道:「先生是擔心有人殺上來?」

「應該不會,但小心為上。」

陳羲道:「去吧,容我想想怎麼才能打贏這一戰。」

郭放牛和胡驢子兩個人抱了抱拳,轉身離開。

陳羲坐在椅子上閉上眼,腦海里開始盤算一刀堂和異客堂之間的實力對比。異客堂大堂主高堂的修為尚且不如吳飛,這一戰真真是凶多吉少。不過陳羲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對異客堂來說可能是個利好消息。

傳聞一刀堂里有個黃家的人,這個人被鄭歌尊為軍師言聽計從。但是天黑之前一刀堂派人來下戰帖,這是白痴之極的舉動,顯然不像是那個黃家的軍師所為。這說明那個軍師不在一刀堂……

陳羲進而想到,黃家在這個時候把自己人叫回去,只怕十之七八和五軍都督府的事有關。凡人的那些貴族哀求大楚聖庭建立五軍都督府,常備人馬三十萬。西南這一片的黑道勢力不久之後都會被剷除,所以黃家的人留在一刀堂已經沒有意義了。這樣一來,黃家是不會給一刀堂提供任何支持的。

對於異客堂來說,這是個好消息。

推測到這一點之後,接下來陳羲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怎麼度過明天的難關。今夜鄭歌必然暴怒,但他不是笨蛋,正因為殺了吳飛所以鄭歌肯定會心裡有所忌憚。他摸不清異客堂現在的實力,畢竟吳飛已經到了破虛八品,號稱在一刀堂修為僅次於鄭歌。鄭歌不會貿然來進攻,他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折在裡面。

就在陳羲想著這些的時候,懷裡抱刀的蔡小刀慢慢的走到了大院外面。

借著月色,他先是仔仔細細的看了看院牆上那傳聞中威力巨大的符陣。看了好一會兒,他也沒看看出來這符陣有什麼厲害之處。不過那些符文太過奇怪,他一個都沒有見過。

然後他看到了站在門口拎刀站在那的郭放牛。

郭放牛脫了上衣,上半身那雄健的肌肉在月色下猶如磐石一般。蔡小刀看著郭放牛,往前走了三步。郭放牛連眼睛都沒有睜開,所以蔡小刀停了下來。他不再抱著刀,而是將刀握在右手裡,再次往前走了三步。

郭放牛的後背上冒出來一層細密的汗珠,但他還是紋絲不動。

蔡小刀歪了歪頭,看著郭放牛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他就那麼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轉身走了。

他走之後,院門裡藏著的胡驢子險些長出一口氣。想到陳羲的交代,他立刻用手把嘴捂祝

蔡小刀走了。

一直到天亮,沒有人再來。

……

……

天方亮的時候,一刀堂那邊果然如陳羲預料的一樣,大批大批的背著寬背環首刀的人馬隊列整齊的朝著異客堂這邊過來。顯然鄭歌想從氣勢上就壓倒異客堂,整整齊齊的隊伍從大街上經過,殺氣騰騰。

大街上的百姓全都讓開,唯恐被卷進去。這些年在西南這一片,一刀堂的惡名之大遠超黑虎幫。

一刀堂的人如軍隊行軍一樣,一隊一隊昂首闊步而行。

大隊人馬到了大院外面隨即開始列陣,看得出來這絕不是鬆散的黑幫勢力所能擁有的素質,應該是那個軍師的調教。這些人一言不發,到了地方之後就開始將大院團團圍祝而此時異客堂的人也早已經做好準備,院牆上的弓箭手已經嚴陣以待。

這種場面,連見慣了黑道廝殺的百姓們都不敢靠前。

不多時,一刀堂的幾位大人物緩緩的走到隊伍前面。為首的,正是一刀堂大堂主鄭歌。在他身後緊隨著的便是鐵段,然後是另外兩個堂主。倒是昨夜裡來過一次的蔡小刀不見蹤跡,也不知道去了哪。

「異客堂的人聽著1

一個一刀堂的人上前幾步,扯著嗓子喊道:「我們大堂主慈悲,只要你們交出異客堂的幾個領頭的,余者不究!這是你們唯一活命的機會,當然!你們也可以放下兵器走出大院,我們會給你們讓開一條路。只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之後,但凡手裡有兵器的一律格殺勿論1

陳羲緩步登上院牆,看了看外面的陣勢心裡有些擔憂。對方的人數太多,院牆又太矮,即便是打防禦戰也很難防祝只要對方破開院牆,只怕異客堂堅持不了多久。

高堂的臉色也格外凝重,不停的看向陳羲。

陳羲沉默了片刻,忽然從旁邊的弓箭手手裡將硬弓拿了過來,然後搭上一支羽箭,瞄準之後一箭射了出去。這箭去如流星,瞬息之間就到了那喊話之人的身前。那人只來得及啊了一聲,羽箭從他的脖子射穿過去,箭過之後,血才噴出來。

哆的一聲,那羽箭釘在一棵大樹上,箭羽還在不住的顫著。

「要戰便戰1

陳羲大聲道:「縱然異客堂拼盡最後一人,也不會退縮!一刀堂人多勢眾,可是至少會有一半以上的人倒在這個院子里,一命換一命,來吧1

這話喊出來,一刀堂那邊的漢子們心裡反倒有些打鼓。他們都知道陳羲說的沒錯……就算能打贏,也會有大量的人死去。他們……是不是其中一個?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