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四十四章截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截殺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箭,似乎把雙方都逼上了沒有退路的決一死戰。這一番話,卻又讓一刀堂的那些背刀漢子們心裡忐忑不安。陳羲用這一箭來證實自己這番話的真實,他就是要讓那些一刀堂的人知道,死亡就在他們面前。

陳羲也要讓異客堂的漢子們知道,除了拚死一戰已經沒有退路。

遠處,一刀堂大堂主鄭歌眉頭微皺,指著陳羲問:「此人就是異客堂請來的那位高人?」

「是」

他手下叫孟假的堂主回答道:「這個人最近才出現在異客堂,不過他到了之後異客堂就先是打敗了黑虎幫,然後滅了十三隻香。傳聞此人是某個大勢力派來的,只是還不清楚到底是哪個勢力的人。而且我懷疑,昨夜裡出手殺了吳飛的就是他。我大概知道異客堂里那幾個人的修為,沒有一個是吳飛的對手。只有此人,實力不明。」

鄭歌點了點頭:「看他的摸樣像是殺了吳飛之後全身而退的,如此說來他的修為最起碼比吳飛要強一些……這樣的高手,到底是哪個家族派來的?看他的年紀如此之輕修為卻到了這個境界,不管在哪個家族都應該是被重點栽培的對象。可是大家族在意的人,又怎麼會出現在異客堂這種小幫門之中?」

孟假道:「莫非是歷練?」

鄭歌沉默了一會兒后搖頭:「不好說……一會打起來之後,讓手下人先去猛攻。所有的堂主都不要動,我擔心如果此人真是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年青一代,身後應該會有真正的高手保護。」

他想了想之後說道:「吩咐下去,異客堂里的所有人都可以殺,唯獨那個年輕人不能動。」

孟假應了一聲,隨即將命令傳了下去。

「鐵段」

鄭歌大聲道:「你來督戰,但先不要自己動手。也不知道那圍牆上的符陣到底什麼作用,且先看一會兒再說。」

「是」

鐵段應了一聲,大步走到隊伍前面伸手往前一指:「給我拿下這個大院,把異客堂的人盡數殺了。自此之後,西南這片地方不許再有異客堂的人存在。」

「殺1

一個小頭目喊了一聲,率先沖了過去。

隨著這一聲喊,數不清的一刀堂弟子開始往前沖。雖然他們心裡忐忑不安,可終究還是無法逃避。他們只能頗羽箭不要那麼精準,最起碼不要射中自己。至於身邊人死不死,誰還管的了那麼多。

那些人往前一衝,陳羲隨即猛的往下一揮手:「放箭1

一瞬間,箭如暴雨。距離很近,羽箭從射出去到鑽進敵人的身體也不過是眨兩下眼睛的時間而已。隨著第一輪羽箭射出去,沖在最前面的一刀堂弟子如被鐮刀掃倒下的麥子一樣,齊刷刷的被放倒下一排。

因為距離太近,圍牆上的弓箭手最多也就是射出兩箭。第二輪羽箭顯得有些鬆散,但還是把不少敵人放翻在地。

一個一刀堂的漢子恰好被羽箭射進了眼窩,他蹲在那哀嚎著,手抬起來握住箭桿,可是又不敢往外拔。血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很快就濕了一大片。他那種無助而又驚恐的摸樣,讓人不忍繼續看下去。

另一個一刀堂的漢子箭正中咽喉,他兩隻手卡著自己的脖子想堵住傷口,血就從他的指縫裡往外噴。他的眼神里都是害怕,往前走了幾步之後身子重重的摔倒下來。倒地的時候,羽箭被撞的從脖子後面鑽出來。陽光下,那順著箭桿往下流的血如此粘稠顏色如琥珀。

屍體被後面的人踩了一腳又一腳,被絆倒的人來不及站起來又被踩死。一個人哀嚎著乞求別人繞開自己,然後他胡亂的伸手想把灑落在地的腸子收回來……他的手才伸出去,人就緩緩的倒了下去。

大街縱然再寬,終究不是荒原野戰那樣的戰常一刀堂的人很快就衝到了圍牆外面,可是遲遲不敢有人去觸碰圍牆。圍牆上那詭異的符文,讓他們覺得比羽箭還要可怕。

正是這種害怕,給了異客堂的人更多的殺敵的時間。

站在圍牆上的弓箭手每個人都能多射出一箭,而這個距離,每一箭都能殺死一個敵人。

「換長槍1

陳羲在牆上大聲喊著。

弓箭手隨即丟掉了手裡的硬弓,紛紛把放在腳下的長槍拿了起來,然後胡亂的往圍牆下面刺。圍牆下面的敵人足夠密集,每一次刺出去的長槍收回來的時候,都能把一股血帶上半空。

「撞門1

鐵段見手下人不敢去觸碰圍牆,被人居高臨下的屠殺心裡大怒,他指著沒有畫上符文的大門吼著:「把大門撞開1

幾十個一刀堂的漢子開始猛衝大門,一腳一腳的踹上去。

而這時候鄭歌反應了過來:「不要怕,如果那些符文有用的話早就已經啟動了。給我爬牆上去殺!那符陣是假的1

提醒之下人們才回過神來,踹門的話如果符陣有用早就已經發威了。人群開始向上攀爬,很快圍牆外面就擠滿了人。而異客堂的漢子們已經殺紅了眼睛,還在不停的往下用長槍一下一下的猛戳。

……

……

一個異客堂的漢子被人抓住腳踝從圍牆上拽下來,人還沒落地身上就已經被無數把環首刀砍中。等到他掉在屍體堆上的時候其實已經死了,但是瘋了一樣的一刀堂的人圍上來不停的一刀一刀的剁著,很快那屍體就變成了肉泥。

身手不錯的一滌詮ド銜牆,殺開一條血路。後續的人不斷的湧上來,就好像拍擊著堤壩的大浪。

人數上的優勢還是發揮了作用,很快圍牆上就被一刀堂的人佔據了一塊。

胡驢子提刀衝過來,一刀掃出去,刀氣卸掉了前面敵人的半邊肩膀,然後又劈開了後面一個人的身子。他如瘋虎,一個人將殺上圍牆的一刀堂弟子全都斬殺。

「我去1

一刀堂的孟假大吼一聲,召喚出本命鐵鞭掠上圍牆。他和胡驢子戰在一處,兩個人的修為之力太過狂暴,才接觸幾下,圍牆不堪重負的倒了下來。幾十個人被坍塌的圍牆砸中,但是對於一刀堂的人來說這就是機會。

洶湧的人潮從坍塌的缺口往裡沖,而裡面異客堂的漢子們已經堵的嚴嚴實實。刀刀見血,拳拳到肉。

屍體一具一具的倒下去,缺口處成了死亡之地。

陳羲看向遠處,還沒有煙火冒起來。

現在這個場面,已經只能將希望都寄托在白小聲身上了。

一個一刀堂的人衝到他面前,揮刀要砍。陳羲抬腳將其踹飛了出去,那人飛出去至少七八米遠后又撞翻了不少人。這個人顯然是殺的紅了眼,忘記了鄭歌的吩咐。而此時陳羲其實已經看出來了,那些一刀堂的人很少會攻擊自己。他知道這是之前宣傳出去的謊話已經起了作用,一刀堂的人忌憚他可能真的是什麼大家族的人。

胡驢子和孟假實力相當,兩個人已經打的出了真火,勁氣縱橫,不少附近的人都遭了秧。而此時郭放牛被一刀堂另一個堂主纏住,也抽不出來身。陳羲看向高堂,發現他正被鐵段逼的節節後退。

異客堂的實力終究還是太弱了,這種正面交戰一刀堂很快就能形成碾壓的優勢。

眼看著大批的一刀堂弟子衝進來,院子里已經變成戰場的時候。陳羲終於看到一刀堂總壇那邊有濃煙冒起來。

「大家殺回去啊!白堂主已經攻破了一刀堂總壇1

他提高聲音喊了一句,故意讓對方的人也聽的很清楚。而就在這個時候,已經有人跑過來跟鄭歌報信。鄭歌的家眷都在總壇內,聽說異客堂居然派人偷襲了總壇,他立刻就慌了,又怒又擔心,也來不及多想,轉身就往一刀堂總壇那邊疾掠了出去。

一看到大堂主走了,剩下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是繼續進攻,還是回總壇支援?

陳羲看得清楚,見鄭歌往回衝出去,他立刻從圍牆上一躍而下,從另一條路衝出去直奔一刀堂總壇。高堂和郭放牛等人被纏住,一時之間倒是無法脫身。

陳羲凌空從一座小院上面飛過,然後腳在圍牆上點了一下,他的身子如炮彈一樣向前急沖,又穿過了兩個小院後身子一翻落在大街上。

恰好將鄭歌攔祝

「你敢攔我1

鄭歌腳步驟然一頓,看著陳羲怒吼道:「不要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若你不讓開不管你什麼來歷,我也照殺不誤1

陳羲卻搖了搖頭:「你放心,我交代過手下人不會為難你的家眷。只不過一刀堂和異客堂之間必然要有個結果,與其死更多的人,倒是不如直接來個了斷更好。」

「你以為你殺的了我?」

鄭歌冷笑:「你們異客堂的堂主都加起來,我也能全殺光。我再說一遍,你若是不讓開我立刻就殺了你。」

陳羲一伸手,青木劍驟然而出。

「我倒是想試試能不能攔住你。」

鄭歌嘴角抽搐了幾下,一柄長刀出現在他手裡。這長刀上帶著一股殺氣,陳羲看得出來那刀絕非凡品。一刀堂的背後是聖堂黃家,而黃家的人都喜歡用刀。其實這已經很顯而易見,沒有黃家的支持一刀堂就做不了西南最大的黑道勢力。

這把刀,說不定也是黃家的人賞給鄭歌的。

就在鄭歌全心全意準備面對陳羲挑戰的時候,路邊一個嚇得瑟瑟發抖的小商販忽然一伸手,一柄長劍幻化出來直奔鄭歌后心。兩個人距離很近,長劍瞬息而至。就在出手的人以為必然成功的時候,電光火石之間鄭歌轉身一刀劈落,當的一聲把那長劍劈飛了出去。

本以為那劍上的力度會很強,可是劈出一刀之後鄭歌才發現那劍上居然沒有幾分修為之力。他一愣神的時候,那個商販的小推車裡忽然有一人暴起,凌空一棍砸了下來。那鐵棍足有兩米,棍風凌厲!

鄭歌只來得及將長刀一架,鐵棍就已經砸落。

砰地一聲!

鄭歌腳下踩著的青石板全都碎裂,鄭歌的兩條腿深深的陷入堅硬的路面之中,一直深陷到了膝蓋部位,可見這一棍的威力有多強大。

而就在此時,陳羲的青木劍到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