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四十七章破境而不能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破境而不能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沒有留在異客堂過夜,而是回到了自己住的那個小院。半夜之後又離開,找了一家客棧住下來。他現在不得不小心,因為四周真的沒有太多的善意。一刀堂那邊的報復首先針對的就是他,而關澤又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突然冒出來。

身邊沒有陳叮噹,又不能進入藤兒的空間,對於陳羲來說,現在是最艱難的一個時期。如果說四歲離開了滿天宗后鬼九爺又傷重而死的那段時間很艱難,和現在相比還是要好一些。那個時候的陳羲雖然弱小,不但要防備著不懷好意的陌生人和野獸,就連流浪狗都要防備,可是那個時候只要找個安全的地方藏起來,就能安安穩穩的睡上一大覺。

現在不行。

哪怕是睡覺的時候,都要保持著戒備。

盤膝坐在客棧的硬板床上,陳羲開始修行功法。他精巧的控制著對外界天地元氣的索取,如果天地元氣的波動太大的話說不得會引起修行者的主意。現在西南這一片亂的一塌糊塗,陳羲不得不加倍的小心。

經過改造的天地元氣變成了始氣,融入陳羲的四肢百海一般的修行者只能靠天地元氣修行,而陳羲靠的是比天地元氣更加精純的始氣。雖然無法確定真偽,但修行界一直流傳的幾個故事版本……最早的時候天地之間是一片昏暗的,神不知道從何處而來,驅散了昏暗,世間才能見到陽光才能見到月色。

神開天闢地,驅散昏暗,出現在世界上的最初的空氣就是始氣。

還有傳聞說世界本就是個雞蛋一樣的東西,神是世界孕育出來的第一個人。神破開天地,始氣就是培育了神的最精純的空氣。

天地初開,世界也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始氣融入了空氣之中,和空氣融合形成天地元氣。

陳羲在最初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始氣對人修行的好處,因為在最初的那些年他始終沒敢修行。直到離開滿天宗之後,他才真正的修行這套功法。

始氣進入陳羲的丹田氣海,補充他的修為之力。然後進入身體,緩緩的修復傷勢。在這之前,九色石已經對陳羲的身體進行過一次修復,所以其實傷已經好了七七八八。始氣運行,開始精密的修補那些小的傷勢。

不知不覺間,陳羲已經盤膝打坐了一個時辰。

當他覺得小腹里一陣暖流即將出現的時候,他猛的睜開眼。

玄元的感覺再次出現。

這種奇妙的感覺一旦出現,就是要破境的先兆。可是這地方不對時間也不對,此處只是一個普通之極的客棧,沒有一丁點的安全防衛。破境的時候陳羲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樣,甚至還不如一個普通人。一旦有修行者發現,隨隨便便就能將他殺死。

陳羲心中有些急躁,沒想到破境會在這個時候到來。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他剛剛經歷過兩次惡戰,幾乎耗盡了修為之力。九色石再加上始氣的修補和重新充盈修為之力,反而激發了境界的提升。

所以很久之前修行界的前輩高人就曾經說過,修為境界的提升最快的方法,就是不斷的戰鬥。只有不斷的與人拼盡全力的戰鬥,才能激發玄元。雖然即便到了現在也沒人知道玄元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是人們已經逐漸的明白了如何刺激玄元出現。

這可能是這個世界上的修行者所具備的特殊的東西,是修行者本身就有的。

此時再想找個安全的地方顯然是來不及了,整個西南這片現在只怕任何一個角落都有可能存在各幫派的探子。異客堂最近的動作太頻繁,引起了多方關注。此時破境,對於陳羲來說太危險。

陳羲的心開始變得有些浮躁,他一時之間想不到安全的法子。

回異客堂?

陳羲心裡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

今天之前,陳羲還可能選擇在異客堂破境。但是當今天高堂試圖說出讓陳羲做大堂主的時候,陳羲對高堂這個人已經開始所有提防了。沐陵散到了異客堂,高堂將大堂主的位置讓了出來。此時又想讓給陳羲,難道高堂真的是高風亮節?

還有,胡驢子這個人讓陳羲心裡始終有些不相信。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很粗野,但陳羲發現他是故意表現出來的愚笨。這個人心思很深,而且陳羲已經看出來,在異客堂高堂真正信任的只有胡驢子一個人。

之前胡驢子和沐陵散之間鬧矛盾,十之七八是高堂授意的。胡驢子鬧起來,高堂再去安慰沐陵散。如此一來,很容易獲得沐陵散的信任。兩個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把沐陵散玩的團團轉。表面上異客堂是沐陵散說了算,其實下面的人還是都聽高堂的。

所以,異客堂不是破境的地方。

回陳叮噹的小院?

此時敖淺和阿狗都不在,還在葯門的鋪子里養傷。小院里只有蘇坎和阿喵,這兩個人修太弱根本不可能為陳羲護法。

想來想去,還是沒有一個合適的地方。

就在這時候,陳羲忽然腦子裡一亮。

……

……

陳羲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只是這個辦法太過兇險。只怕就連他父親陳盡然那般修為的人都不敢輕易嘗試,但陳羲卻相信只要運行的好應該能成功。如果他將這個辦法告訴父親陳盡然,父親立刻就會制止這樣魯莽的行為。

可惜,現在他不在父母身邊,陳叮噹和高青樹都不在,他只能行險。

既然已經沒有別的選擇,那麼下決定也就不是什麼太艱難的事了。

陳羲想到的辦法是……倒轉功法!

想到這法子的時候,連陳羲都覺得自己太過瘋狂了。將一門高階功法倒轉運行,只怕靈山境的修行者也未必敢這樣做。無法預知功法倒轉會帶來什麼後果,但是毫無疑問的是兇險異常。

陳羲仔仔細細的把功法想了一遍,推測可能出現的危險。首先要面對的是,倒轉之後,充沛的修為之力送去那兒?陳羲想到了青木劍,他和青木劍可以完成本我虛我的轉換,青木劍可以暫存一部分修為之力。

這便是陳羲最大的依仗,如果陳羲不懂得本我虛我轉換之法,如果陳羲沒有崑崙神木所造的青木劍,這辦法都行不通。

然後陳羲想到,一旦功法倒逆運行,那麼就有可能造成經脈錯亂。這種情況若是出現的話,最輕的下場就是變成廢人。倒行修為之力,這種事除了瘋子之外應該沒有人敢輕易嘗試。

而此時,陳羲只能選擇做一個瘋子。

要做到倒行修為之力極難,一旦出現一點差錯,就有可能造成一部分修為之力順行一部分倒行,這樣的話就會在經脈中形成對沖之勢。即便是敵人,也不可能輕易造成對經脈這麼直接的傷害。

一旦對沖之勢太過迅猛,只怕經脈就會崩碎。

考慮到了這些,陳羲深深的吸了口氣。他試著將功法運行起來,讓進入體內的始氣順行。然後他開始緩慢的降低運行的速度,最終讓修為之力停止下來。到了這一步還沒有什麼兇險,而接下來就要看陳羲如何精巧的控制自己的修為之力了。

他開始倒轉功法,讓修為之力緩緩的運行起來。一瞬間,經脈之中便出現了撕裂般的疼痛。陳羲的眉頭微微一皺,讓修為之力再次停下來,休息了幾秒鐘之後再次運轉。

小腹里的玄元開始出現混亂,找不到出路一樣四處亂撞。玄元一旦出現,就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它所產生的未知之地。而若是讓它按照自己的運行方式流動起來,破境很快就會出現。所以既不能把它留在丹田氣海,也不能送回去,更不能讓它正常運行。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倒轉讓玄元進入青木劍之中。陳羲知道,自己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試圖將玄元傳輸到身體之外的人。

從有人開始修行到,這種事絕對不曾出現過。誰也不會把玄元冒險送出體外,因為誰也不能確定送出去的玄元還會不會回來。如果玄元自此消失不見,那麼還能夠破境嗎?

陳羲不斷的調整呼吸,讓自己的心情變得平靜下來。他此時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分神,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股暖流之上。

當玄元逆行進入經脈之後,陳羲的額頭上一瞬間就冒出來一層豆大的汗珠。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那種疼痛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承受。就好像全身都被撕裂一樣,又好像被架在什麼地方用烈火烘烤。

只是堅持了幾秒鐘的時間,陳羲就險些昏死過去。若非他體質不俗,在滿天宗的時候又不斷的承受瀑布的重壓,即便是他毅力非凡怕也堅持不下去。一分鐘之後,陳羲的嘴唇就被他咬的出了血。兩分鐘之後,他的臉色白的好像紙一樣。三分鐘之後,他的眼神開始渙散。

這短短的幾分鐘,陳羲如同墜入了地獄。他的神智因為劇烈的疼痛開始變得恍惚,而他又強迫自己不能昏過去。一旦昏迷,功法就會出現混亂,那樣的話結局就只能是最壞的那種誰也救不了他。

五分鐘之後,陳羲的皮膚表面上變得通紅。那是血液開始流動混亂的表現,幾乎就在皮膚下面隨時可能順著毛孔流出來。他的鼻孔里有血流出來,很快就流到了下頜。

滴答

滴答

血珠落在他胸前衣服上那微弱的聲音都顯得有些刺耳。

十分鐘之後,陳羲搖晃著身子險些倒下。可此時,玄元終於逆轉一周,陳羲立刻進行本我虛我的轉換,將玄元送進青木劍之內。如果不倒行功法,玄元就會自動流轉全身。而丹田氣海只有兩個通道口,一個是順行輸出進入經脈,一個是順行一周後進入丹田。陳羲剛剛做到的,是把玄元從進入的通路送出去逆行一周,然後從輸出的口送到青木劍中。

這種嘗試,前無古人也必定後無來者!

幾秒鐘之後,當玄元和一部分修為之力進入青木劍的那一刻,陳羲終於承受不住壓力倒了下去,陷入昏迷。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