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四十九章莫名其妙的少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莫名其妙的少女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昨夜裡倒是平安無事,一早晨剛要派人去請先生,可轉念一想還是不要打擾了先生的好,不曾想這麼早先生就來了。」

高堂從屋子裡出來,微笑著將陳羲迎進屋子裡。

陳羲順手遞給他一包烤紅薯:「很香甜。」

高堂接過來笑道:「還不曾請先生吃過飯,倒是要蹭先生一頓早飯。若是咱們異客堂能順利熬過這段日子,當真是要找個好地方大吃一頓。」

陳羲想了想說道:「十三條大街上有個小館子,在巷子里,店面小的可憐所以稍顯偏僻。但那店裡的飯菜確實好吃,尤其是老闆娘親自下廚做的家常小菜,回味無窮。我去過幾次,回頭我請大堂主去那坐坐。」

高堂立刻說道:「先生說的是晏師師的那家小店吧,人美菜香。不過也是個苦命人,六七歲上父母雙亡,全靠鄰里幫襯著才長大成人。然後開了那家小店,以前我們兄弟也常去。自大胡驢子那廝看中了人家,想娶過門,人家不答應,我們也就沒臉面再去了。」

陳羲道:「倒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我以為她已經嫁人了的。每次去,看她店裡都有男人幫襯。」

高堂笑道:「那女子生的漂亮,偏偏是不願嫁人。現在算起來已經二十四五歲年紀,熟透了的桃子一樣也不知道多少人瞧著眼饞。那街上的男人們被她迷的神魂顛倒的真不在少數,不少人都想上門獻殷勤,當然,也有不少潑皮想上門佔便宜。」

陳羲微微皺眉:「倒是難為她一個女子了。」

高堂道:「她性子豪爽,那些帶著齷齪心思上門的男人,沒幾日就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竟是心甘情願的做了兄弟,倒也奇怪之極。不過她運氣好,在咱們異客堂的地盤上開的小店。若是在其他幫派的地盤上,怕是早已經被人禍害了。」

正說著話,外面胡驢子忽然大步走進來:「你說奇怪不奇怪,一大早外面就來了一頂綠絨小轎,下來一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頭,倒是生的伶俐嬌俏,說是要求見先生。我問她來歷,她就是不肯說。當真是蹊蹺,難不成是一刀堂的人在搞什麼把戲?」

「噢?」

高堂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也別動手,讓兄弟們驅趕走了就是。」

胡驢子晃了晃腦袋:「那小丫頭雖然年紀不大,但氣勢很足,和咱們又不像是一路人。我怕耽誤了先生的大事,哪裡敢胡亂轟走?」

陳羲也不知道來的人是誰,他在天樞城裡認識的人遠不如高堂他們多。

「我出去看看吧。」

陳羲走到大院外面,門外那頂小轎還在。抬轎的不是男人,是兩個看起來頗粗壯的中年悍婦。瞧著那架勢,一般的漢子還真不見得打得過。嬌子旁邊有一個俏生生的小姑娘,也就十四五歲年紀。穿一身淡綠色的長裙,有些不耐煩的在驕子邊來回踱步。

「請問,這位姑娘找我有什麼事?」

陳羲客氣的問了一句。

那少女看向陳羲,很好奇的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然後嘴角挑了挑:「果然是生的一副好皮囊,怪不得呢。不過就是沒有什麼自知之明,男人只這一點就讓人覺得有些討厭了。」

陳羲也不生氣,笑著說道:「我需要付給你看面相的錢嗎?」

少女白了他一眼:「油嘴滑舌!若不是我家小姐讓我來找你,我才不會到這種地方來。你快跟我走就是了,多一分鐘都不想在這呆。鼻子里鑽進來一股子血腥味,難聞死了。」

陳羲問:「你家小姐是誰,要我去哪兒?」

少女坐上嬌子:「哪兒那麼多話,叫你跟著你就跟著,問那麼多幹嘛?」

陳羲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回大院。

「喂1

綠衣少女又連忙從轎子里出來急著喊了一句:「你去幹嘛?」

陳羲頭也不回:「拉屎」

少女氣的一跺腳:「我家小姐還在等著你,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識好歹?」

陳羲已經走出去六七步遠,還是沒有回頭:「你家小姐等我,我就要去?這是哪兒來的道理,是她要見我又不是我要見她。她急歸她急,我一早吃的太多肚子里的東西存不住,更急。」

「噁心死了。」

少女氣呼呼的轉身坐進轎子里:「那你可要快些,我就在這等著。若是不能把你找去,說不得我會挨罵。」

陳羲這次停住腳步,轉身看向那少女道:「原來是你求我去,那你為什麼不求?」

少女臉色一變,眼神里都是驚詫惱怒。想必是沒有人這樣對她說過話,所以氣的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她嘴巴張著,就是找不到合適的詞兒。瞧著陳羲那氣人的摸樣,她恨不得立刻就走。她聽說西南這片是天樞城最骯髒卑微的地方,本是怎麼都不願意來的。可是若是不聽小姐的吩咐,她怕自己以後的日子都不好過。

見她窘迫,陳羲認真的說道:「我來教你,你可以這樣對我說……你愛去不去!然後你扭頭就走,比較高冷。」

少女被他氣的又跺了跺腳,鼻子抽抽的竟是要哭。

陳羲嘆了口氣:「早用出哭鼻子這一招,我不是早就敗了嗎?」

少女撲哧一聲笑出來,然後臉一紅扭過頭不看他:「你這人真是無賴,也不知道我家小姐怎麼了就偏偏想見見你。你快跟我走吧……對了,你還要去……快去就是了,我在這等你。」

陳羲見她也不是真的刁蠻,笑著說道:「那就先不拉,多在肚子里存一會兒肥效更大,若是誰家農田裡用了種個大西瓜,說不定多甜呢。」

少女臉都綠了,完全沒法和陳羲交流。

……

……

雖然這少女看起來頗有些瞧不起這個地方,也瞧不上陳羲,但她應該是大家出身,所以即便不願意也沒有再次坐上小轎,而是和陳羲步行。但她刻意和陳羲保持距離,就好像離著近了就會被污染似的。

「你就不能雇一輛車跟在我的轎子後面?」

走了一會兒之後少女就忍不住埋怨了一聲。

「窮」

陳羲理直氣壯的回答了一個字。

少女怔了怔,顯然對窮這個字無法理解。雖然她也只不過是個小丫鬟,可是平日里接觸的都是些名門望族之人。她這麼多年都沒有聽到一個人說起過這個窮字,更無法去想象窮是一個什麼概念。

「好可憐。」

她最終也只能同情的看了陳羲一眼:「你連車都雇不起,出門就是走路嗎?」

「嗯」

「那你平日吃什麼?有錢吃好吃的嗎?」

「金針菇」

「你喜歡吃?」

「不啊,吃那個省錢。」

「為什麼呢?」

「你確定要我解釋的很清楚?」

「說說吧」

「那好,別怪我……」

兩分鐘之後,陳羲停下腳步,看著手扶著牆站在大街邊上吐的一塌糊塗的少女,忍不住嘆了口氣:「就說不跟你解釋,你偏要聽。」

少女吐的臉都白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跟我說話。」

「好的。」

陳羲點了點頭走到一邊等著,百無聊賴之際問了一句:「你吃過金針菇嗎?」

那少女才直起身子,聽陳羲這一問又想起之前陳羲解釋時候的噁心,胃裡一抽搐,又吐了一口酸水。想來她十幾年的人生都沒有吐的這麼酣暢淋漓過,吐的鼻涕眼淚一塊跟著起鬨。等到她恢復過來的時候,手壓著小胸脯大口大口的喘息。

「戰鬥力還真是弱。」

陳羲低低的說了一句,然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綠衣少女狠狠狠狠的瞪了陳羲一眼,眼神里有一種發誓再也不跟你說一句話要是跟你說一個字我就嫁不出去的決絕。她捂著自己的胃部往前走,越走越快。

陳羲在後面跟著,經研究發現這少女的臀型很漂亮……

似乎是感覺到了陳羲眼神里的不懷好意,少女的步伐更快了。陳羲忍不住笑了笑,心說這教訓也夠了。他看了看前面,已經出了十二條大街,轉入東西走向的大街,看那少女越走越快,顯然是距離要去的地方還遠。

陳羲一邊走一邊想,到底是誰要見自己?表面上看起來他之前對那少女說的話是在故意噁心對方,給對方一個小小的教訓。可實際上從那少女的反應陳羲就能看出來,她雖然有些輕蔑但對陳羲沒有敵意。

應該和一刀堂無關,可是陳羲又想不到這天樞城裡還有誰認識自己。

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時間才到地方,不得不說那少女的修為還算不俗,腳程很快。她應該是多一分鐘都不想看到陳羲了,所以幾乎貼著地飛起來似的。這樣的速度之下,半個時辰已經離開了西南,進了南城。

走到一座大院子門外,少女腳步慢下來,然後吩咐那兩個抬轎的悍婦離去,她頭也不回的進了大院。陳羲在後面跟著,修為之力已經提起來遍布全身,隨時可以做出應戰的反應。

進了大院之後陳羲倒是微微詫異了一下,院子里除了那還在快步向前的少女之外再也沒有別人。那少女穿過前院,又走過一條七轉八轉的長廊,過了一道月亮門進了後園。然後陳羲眼神微微一凜……這後院里,停著一艘船。

船很大,船樓就有三層。這船最少也有六十米長,船身看起來是用什麼金屬打造,看著就很堅固。不過從船樓的布置來看不像是戰船,上面掛著不少漂亮的燈籠,還有彩色的錦帶,裝飾的格外華美漂亮。

綠衣少女走到船下,船舷一側打開了一扇門,有階梯從船體中延伸出來,那少女快步登上了大船。陳羲稍稍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走了上去。他才上船,那階梯自動收了回來,船門關閉,一點縫隙都沒有。

陳羲順著樓梯往上走,到了甲板上之後眼前一亮。甲板上,有不少容顏美麗的少女,穿著彩裙。每一個都足夠光彩奪目,若是放在普通人家裡會被當做仙女來供著。這些少女體態輕盈,身材都極好。本在說說笑笑,看到陳羲上來都停下來,好奇的打量著他。只不過這打量的眼神中,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居高臨下。

綠衣少女回頭看了陳羲一眼,冷哼一聲指了指前面:「我家小姐就在前面甲板上等你,你自己去就是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