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五十三章天才不論出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天才不論出身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關澤一刀劈落:「你這個野雜種,我要把你碎屍萬段1

半月形的刀氣直奔陳羲,陳羲單臂向前一揮。兩種不同的修為之力撞擊在一起,形成的氣旋掃蕩了方圓百米之內。近處的大樹被切斷,稍遠些的樹木枝條斷開樹葉紛飛,大樹上千瘡百孔。

似乎是還在忌憚於陳羲在滿天宗將他擊敗的事,關澤就是不肯落地。身子漂浮在半空,一刀一刀的斬落。他被陳羲氣的幾乎肺都要炸開,恨不得撲上去用牙齒把陳羲咬死才算解心頭之恨。

陳羲卻只是躲閃,表情上卻沒有任何擔憂。

「你上次支撐了血河界珠多久?」

陳羲閃開一道刀氣,青木劍突然出現在關澤身後打在血界上。關澤的身子被撞的向前踉蹌了一下,但血界卻依然穩定。又一次被陳羲擊中讓他心頭那變態的自尊如被鞭子抽打了一下,他怒吼一聲,忽然做出一件讓陳羲都吃了一驚的事。

他猛的抬起頭一張嘴,將血河界珠吞了進去!

一瞬間,他的頭就變成了紅色,而且紅色以極快的速度從上往下蔓延,片刻之後他的整個人都變成了一種血一樣的顏色。他身上的衣服被一種狂暴的力量撕碎,而他身上那用於滋養和囚困血河界珠的符文爆發出一陣奪目的光華。

陳羲手指往前一指,青木劍化作一道流光直刺過去。

龍形劍氣先一步而到,精準的刺在關澤的心口。可是明明劍氣刺中了關澤的身體,但就是刺不進去。關澤那通紅的身體上有一種妖邪的力量,阻擋了龍形劍氣。關澤的臉變得越發猙獰起來,紅的讓人心驚。

不僅如此,他的身體開始變大。本來他比陳羲要矮上一些,只是短短一瞬就變成了一個超過三米的怪異生物。他的額頭上冒出來兩個短角,而屁股後面則有一條尾巴突然之間出現。而且他的身體外面出現了一層鱗片,手和腳都有了變化。

他的手指開始變長,指甲如刀。

就連他的臉上都有一層細細的鱗片出現,而那顆血河界珠出現在他額頭。關澤的腦門上裂開了一個洞,血河界珠從他的腦子裡出來卡在額頭上,看著就好像多了一隻奇詭的眼睛。

這種變化,讓陳羲吃了一驚。

陳羲在和關澤第一次交手的時候就說過,以關澤的修為不可能完全控制血河界珠的力量。當然關家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以符陣將血河界珠壓制。而且符陣有一種自我毀滅的能力,一旦血河界珠被奪走,符陣就會啟動,關澤和血河界珠會一同崩碎。

陳羲不知道關家的人為什麼用如此陰森的法子,猜測著應該十之七八是關澤自願的。這樣一個心理變態的人,已經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改變他的思想。在關澤眼裡任何人都要以他為中心,哪怕是他說話別人沒有立刻回答,他也會認為那是別人故意的瞧不起他。

他的自尊心畸形到了一定地步。

「我說過,在我眼裡你這樣的野雜種根本不值一提。現在的我不是在滿天宗時候的那個我,現在的我比原來強大了一倍!陳羲,死在我手裡對你來說反倒是一種榮耀,是我施捨給你的榮耀。」

關澤聲音嘶啞的說著,他張開嘴的時候,有兩根獠牙從嘴巴里露了出來。他的舌頭不斷的往外吞吐著,舌尖上還有分叉。所以他說話的聲音顯得沙啞而不清楚,舌尖上還不斷有口水滴落。

他看著陳羲咆哮:「你看到我的力量了嗎!比起在滿天宗的時候,我非但修為境界提升了一個層次,我甚至還能解開血河界珠的一重封印!這種力量不是你這種凡人可以擁有的,將來我必然能成為天下第一1

「你已經瘋了。」

陳羲搖了搖頭:「你覺得那是一種力量,可是在我看來你已經被血河界珠逐漸的吞噬。也許用不了多久,你將失去自己。」

「我才不去管那麼多1

關澤一揮手:「我只要絕對強大的力量,將所有看不起我的人所有敵對我的人全都殺死。不管是誰!擋在我面前的無論是我的家人還是親朋好友,一律都是我的敵人。」

陳羲一招手,青木劍飛回來漂浮在他身側。

他背後的雙翅上火焰一下一下的升騰著,雙臂上的黑甲似乎也感受到了新主人的戰意,連陳羲都感覺到了這黑甲的躍躍欲試。這種東西按照道理絕非是鄭歌吳飛那樣的人可以擁有的,也不知道他們當初有過什麼經歷。

一個是變成了紅色怪物的豪門子弟,一個是自幼流浪頑強生存下來的草根少年。這樣的兩個人,似乎早就註定了會有今天這樣的一戰。

……

……

「我天生貴族,而你天生草芥。」

關澤以利爪指著陳羲:「你說我被血河界珠的力量左右,你又怎麼會知道我是不是格外享受這種力量?你永遠也不會到達我的高度,因為我一出生就把你踩在腳下了。當他日我扶搖而上,你依然不過螻蟻一隻。」

他猛的一張嘴,一股血色的東西如濃霧一樣噴了出來。這血霧很快就飄散開,將方圓幾百米都籠罩在內。

「血界之內,你沒有任何機會。」

他看向陳羲,額頭上的血河界珠上發出一道紅光。瞬息而至,陳羲雙臂合攏擋在胸前,紅光筆直的打在陳羲的臂甲上,巨大的力度之下陳羲向後倒飛出去,後背撞在一棵大樹上,大樹劇烈的搖晃起來。

緊跟著第二道紅芒又打了過來,陳羲一閃身,紅芒將大樹擊穿,然後大樹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這就是血河界珠的力量,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陳羲移動的時候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第一道紅芒打過來的時候,以陳羲的速度避開不成問題。可是現在,陳羲感覺自己的速度至少下降了一半。陳羲立刻明白過來,這血霧之中,自己的修為和速度都被壓制了。

「這裡,是我的世界。」

關澤獰笑著,一刀劈落。

陳羲一指,青木劍飛出去將刀氣崩開,然後去勢不減,當的一聲把關澤手裡的刀撞飛。關澤一怒,那刀盤旋著飛起來,和陳羲的青木劍在半空中不斷的碰撞。

這是陳羲有意為之,用青木劍將關澤的刀逼開,那把刀上有一種很古老的力量,陳羲擔心刀里還藏著什麼了不得的能力。

「那刀對我來說沒什麼。」

關澤冷笑:「我這樣的人,隨便在家族的庫房裡轉一圈,隨便拿幾件東西丟出來,就會有無數你這樣的人好像野狗一樣撲上來瘋搶。我自幼享受到的一切,是你永遠也不可能享受到的。」

他看著陳羲:「你和我比,你能比什麼?我回來之後只不過吃了幾顆丹藥,修為就提升了一個境界,那樣的丹藥,你見過嗎?」

陳羲忽然笑了笑。

「我沒有見過,但是恰好比你強一些。」

他心念一動,青木劍和他心意相通,那一滴玄元悄無聲息的回歸陳羲丹田之中。就在這一刻,密林里捲起來一陣狂風!澎湃雄渾的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涌過來,注入陳羲的身體。而這個過程,連一個眨眼的時間都沒有。

陳羲身上的氣勢驟然一變!

他的修為境界,直接從破虛五品攀升到了破虛七品,而且還在破虛七品巔峰!那澎湃的力量竟然將血霧逼開,雖然只是一瞬而已。可對於陳羲來說,一瞬的時間已經足夠了。他發現血霧可以降低他的速度之後,就已經想到了這個辦法。破境的那一瞬會有龐大的天地元氣波動,必然可以將血霧逼散。

他的身形一動,驟然在原地消失。

速度太快。

快到關澤沒有一點反應。

陳羲的金屬右臂狠狠的砸在關澤的胸口上,這種速度即便是關澤解開了一層血河界珠的封印也毫無辦法!

陳羲一拳將關澤砸飛了出去,還沒等關澤在倒飛之中反應過來,陳羲已經再次追了上來。半空中,陳羲一把抓住關澤的腳踝,掄起來狠狠的砸在一棵大樹上。那大樹被直接撞斷,巨大的樹冠緩緩的墜落下去。

「你出身高貴,拿天才地寶當飯吃?可是真正的強大是源於自身的條件和不遺餘力的修行,而不是靠補品。」

陳羲抓著關澤的腳踝往下一衝,然後掄起來砸在一塊大石頭上。砰地一聲,大石頭都被砸的崩碎開來。關澤一聲悶哼,想掙扎出來可陳羲根本不給他機會。境界到了破虛七品巔峰之後,陳羲比原來最起碼強大了兩倍,而關澤毫無防備之心,一旦被陳羲抓到機會哪裡還有他反擊的時間。

陳羲一甩把關澤拋起來,追上去之後身後巨大的翅膀好像兩隻大手一樣把關澤攥祝翅膀上的火焰驟然升騰起來,關澤被火焰吞噬進去,他立刻被燒的哀嚎起來。鳳凰的火焰有多強大?連血界都不能抵擋!

翅膀包裹著關澤,陳羲伸手摳住了關澤額頭上的血河界珠。

「我答應過關烈不殺你,但也絕不會讓你繼續害人。」

他手上一發力,手背上青筋畢露!

一瞬間,關澤發出一聲哀嚎。陳羲竟是要把血河界珠從關澤的額頭上拽出來,這種痛苦讓關澤一瞬間就崩潰了。他瘋狂的掙扎著,可就是掙不開鳳凰翅。

「所謂天才……」

陳羲一字一句的說道:「從來不論出身。你比離開滿天宗的時候強大了一倍,而我……強大了兩倍。」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