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五十七章做我的食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做我的食物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轉身看向那個高大的黑袍人,看起來對方的骨架很大身材健碩,雖然黑袍太寬大遮擋住了那人全身,但從肩膀的寬度就能看出來這個人必然格外的強壯。而且這個人太高了,超過兩米走在大街上也不會被淹沒。

他低著頭,黑袍上的帽子遮擋住了他的臉。

那個兵馬司的校尉已經是破虛七品的修行者,可是在說出這個字之後竟然被嚇死了。雖然在這之前他已經傷的很重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但被嚇死還是讓陳羲心裡的戒備提升到了極致。那個校尉顯然是了解一些這個黑袍人的,而鴉這個字是黑袍人的名字還是代號?

「你是誰?」

陳羲問。

黑袍人緩緩的抬起頭:「我是鴉。」

在他抬起頭的那一刻,陳羲感覺自己的心幾乎都停跳了那麼一瞬。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的臉,甚至那不是一張臉!黑袍人抬起頭,本來被帽子遮擋住的地方完全露了出來。

帽子里,根本就沒有臉。而是一團灰黑色的霧氣,在大概眼睛的位置上是兩團綠色的光。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東西。沒有頭,沒有臉,那霧氣似乎還在緩緩的旋轉著,而那兩團綠光就好像是黑夜中漂浮著的鬼火。

「你不該出現在這。」

鴉緩緩的語氣毫無感情,每一個發音都很彆扭:「執暗法司的人不遵守約定,這件事執暗法司已經明確表態不會插手的,而你卻來了。」

或許是感受到了威脅,青木劍自動的出現漂浮在陳羲身側。陳羲甚至感覺到就連已經重新陷入沉睡的鳳凰都有了一些變化,似乎也想出來,但是因為太過虛弱並沒有出現。

「這是我自己的事,和執暗法司無關。」

陳羲看向那個自稱為鴉的人……姑且稱之為一個人吧。陳羲現在懷疑,那黑袍之下或許也根本沒有血肉,也是那一團灰濛濛的霧氣。修行者的世界千奇百怪,可陳羲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

「不管是你自己的事還是執暗法司的事,你都要死。現在還不允許鴉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還不允許鴉這個字響徹天下。剛才你讓那些有骨氣的人自殺,我很欣賞。所以現在我也給你一個機會,允許你自殺。」

鴉的聲音難聽到了極致,可是卻偏偏每一個字都能聽清楚。

陳羲問:「你是平江王暗中養著的殺手?」

鴉點了點頭:「沒必要跟你說謊,因為你不久之後就是一具屍體。」

陳羲道:「變成屍體的也可能是你。」

鴉搖頭認真且毋庸置疑的說道:「我永遠不會變成屍體……」

陳羲深吸一口氣,他在鴉身上沒有找到任何破綻。鴉沒有感情冷靜理智,他站在那不動卻已經做好了最完美的準備。不管是進攻還是防守,都不會有任何問題。然後陳羲放棄了等鴉先出手的念頭,他決定自己先出手。

陳羲的手指往前一指,青木劍立刻激飛出去。青木劍在後,龍形劍氣在前。以陳羲現在的修為,青木劍的劍氣更加的迅疾凌厲。可是下一秒,陳羲的心裡就有些發寒……龍形劍氣穿過了鴉的身體,然後青木劍也穿過了鴉的身體,但是鴉沒有任何反應。非但鴉沒有受到一點傷害,便是他的黑袍都沒有壞。

「你身上有幾件很不錯的法器,可惜我用不到。跟你多說幾句話也是因為對你比較好奇,這些法器顯然不是你這樣修為的人應該匹配的。」

鴉依然那麼平淡:「我不已經忘記有多久不需要這種東西了……自從成為鴉之後,依賴於某種東西的感覺徹底消失。也許你不理解,真正的強大不是因為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本命和法器,而是你自身就是你的本命和法器……」

他緩緩的抬起手,陳羲看到了空蕩蕩的衣袖。

「你將死去,不過你身有榮耀。你是鴉名動天下之前的又一塊奠基石,每殺一人都代表著鴉向前走過的一步路。我身披黑袍無頭無臉,但是不久之後,所有人都會誠服都會認可,這黑袍就是鴉的皮膚,這霧氣就是鴉的面容。那個時候,我說鴉的樣子才是正常的而人的樣子不是正常的,也不會有人反駁。」

他的手心裡有黑色的霧氣緩緩滲透出來,他的袖口就是一個黑洞。那霧氣越來越濃,帶著一種不屬於這個人間的氣息。

陳羲寧神戒備,可是一瞬間他感覺到了死亡。

他的靈魂,正在被拽離他的身體。

……

……

一種古老而蒼涼的咒語飄散出來,那是鴉在低低吟唱。似乎有一種不屬於修行者的力量,正在將陳羲的靈魂從他的體內向外拉拽。陳羲不是沒有見過靈魂攻擊的方式,比如陳地極靠的就是這種。

而陳羲也能感覺出來,這個被稱之為鴉的黑袍生物沒有太強大的修為之力。和陳地極比起來,鴉顯然在修為境界上差了不少。可是在這種靈魂攻擊的強度上,陳地極的攝魂顯然不如鴉。

陳地極的攝魂,更大的作用是侵入人的內心。

而鴉,是消滅人的靈魂。

「納你靈魂入我之身,我將更加強大。」

一段咒語之後,鴉的眼睛看向陳羲。那綠光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閃過,貪婪的等待著享受自己的美食。而此時,陳羲甚至感覺到了兩個自己。一個自己是他的肉身,而另一個自己已經有一部分離開肉身。在這一刻陳羲的視覺陷入了混亂,他肉身的眼睛可以看到自己即將脫離出去的靈魂,而靈魂也能看到他的肉身。

兩種視覺交叉,讓陳羲的腦海里一片翻騰。

世界開始變得模糊和扭曲,成像在他腦海里的畫面開始重合然後變成灰黑色。而灰黑色中似乎還有一點點的光芒依然在頑強的抗爭著,不屈不撓。

「咦?」

鴉忽然發出一聲驚訝,綠幽幽的眼睛里閃過一種很好奇的意味:「有意思……第一次看到這麼奇怪的靈魂,很有生機。對於我來說,你這樣的靈魂真的是最美味的東西。吃掉你的話,我很快就能進化……」

他抬起另一隻手,寬大的衣袖裡黑霧也開始向外湧出來。

陳羲靈魂的上半身已經脫離出肉身,在這一刻他已經幾乎失去了意識。可是他卻依然做出了反應,他的靈魂背轉過來雙手抱住肉身,死死的抱祝此時他面對的不是任何強大的修為之力,也不是什麼玄奇的功法,而是一種他從來沒有面對過的力量。

就在灰黑色逐漸佔據他腦海的時候,一團微光從遠處飛過來。陳羲在那微光中看到了一副一副的畫面……他趴在一顆巨大的隕石上,雙手死死的抱住隕石。隕石以極快的速度從天空墜落,劃出來一道烈焰。

四周的空氣都在爆裂,耳朵里的風聲好像刀子一樣刮刻著他的腦子。那種折磨,已經讓陳羲近乎到了崩潰的邊緣。他的雙手摳住了隕石的縫隙,他試著睜開眼想看看自己在什麼地方。

首先進入眼帘的是隕石的表面,他發現自己摳住的根本不是縫隙,而是一道一道像是刻出來的痕,這些痕應該是布滿了隕石的表面,就好像最繁複的花紋。而紋路之中不時有一點一點紅色的東西流動過來,順著陳羲摳住紋理的手進入陳羲的身體。

陳羲聞到了腥味,所以他確定那流進自己體內的是血。

而此時的陳羲根本就不是肉身,靈魂也能容納血液?這血液從何處而來?為什麼會在隕石表面那複雜之極的紋理中流動?陳羲強迫自己在颶風和烈焰中繼續看著,他看到了一滴一滴的血從隕石內部滲透出來。

難道隕石是有生命的?

還是說隕石裡面有一個正在流血的生命?

陳羲記不清楚自己抓住這顆隕石之前的事,只是模糊的記得自己在一片黑暗中飄蕩。然後他看到流星飛過,他不顧一切的衝過去抓住那瞬間就能溜走的光明。然後他被帶到了這個世界,看到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際飛來,將隕石托祝

畫面逐漸清晰起來,陳羲看到隕石裂開了一條小小飛縫隙,一些白色的好像棋子似的東西從縫隙里鑽出來……然後,似乎還有一聲長長的有些無奈的嘆息?

陳羲猛的驚醒,然後畫面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

他看到了鴉,看到了那兩個寬大衣袖中的黑洞。他低頭,看到了自己死死的抱著肉身,就如同那時候死死的抱住隕石。就在這時候,他看到自己靈魂的雙手上出現了淡淡的紅色痕,然後有血珠從靈魂中浮現出來,流到了他的肉身之上。

雖然血珠只有幾滴,可是在一接觸到肉身的那一刻,血珠立刻散開變成了一個個小小的血色蛛網。這蛛網上帶著極大的力量,將他的靈魂和肉身連接在一起。瞬息之後,陳羲感覺自己的靈魂被拉回了肉身之內。

世界重新變得清晰起來。

陳羲看向鴉,發現鴉霧氣之中的那兩團綠火變得比之前至少大了一倍。

「真是太有意思了……你的靈魂居然和肉身不是同生的。」

鴉嘶啞的嗓音中帶著興奮,就好像發現了什麼絕世珍寶一樣。

「我真是走運……本來我只負責在四周戒備而已,清除一切意外。卻沒想到撿到了一個寶貝,若能吞噬了你的靈魂,我的地位將會提高到一個讓其他鴉敬畏的高度。年輕人……你給了我太多的驚喜1

陳羲緩緩舒了一口氣,青木劍上劍氣沛然而出:「給你的不但有驚喜,或許還會有驚嚇。」

鴉雙手往前一推,袖口裡的黑霧濃烈到令人窒息。黑霧湧出來之後迅速的實體化,兩頭巨大的黑色豹子出現在陳羲眼前。每一頭豹子拿贅擼豹子的身上黑色的紋理不斷的移動變化,而豹子的眼睛,也是兩團綠火。

「你們神司的人整天說自己掌控的是黑暗的力量,現在你會看到,什麼才是真正的黑暗的力量。」

鴉忽然笑起來,那聲音如鬼魅哭嚎。

「來吧,做我的食物。」

綠色的眼睛里光芒一閃,那兩頭巨大的黑豹同時撲向陳羲。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