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五十九章另一個自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另一個自己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持續不斷的靠修為之力改變運行方向來躲避氣旋的絞殺,陳羲縱然精確的控制著修為之力的消耗可終究還是有消耗殆盡的時候。所以陳羲不斷的思考著,鴉的弱點究竟是什麼?如果找不到這個弱點,陳羲知道自己終究有被絞殺的時候。

陳羲堅信的一點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強大。

鴉的修為境界和陳羲相差無幾,但是能力逆天。當一個人在某些方面異常強大的時候,必然有其脆弱的一面。比如鴉所說的甲蟲,給甲蟲可以修行的能力,那麼它確實會比同級別的修行者更難應付,那天生的甲殼比任何防禦功法都有效,但甲蟲也有其脆弱的一面。

看起來鴉是無懈可擊的。

實體攻擊對於鴉來說沒有效果,便是青木劍都不行。但鴉不可能沒有弱點,沒有人沒有弱點。陳羲懷疑鴉那件寬大的黑袍下面根本就沒有軀體,只是一團黑霧。黑霧就是鴉的本體……那麼組成黑霧的是什麼?

陳羲想到這裡的時候,忽然腦子裡一亮。

鴉是靠吞噬修行者的靈魂來進化的,那麼鴉本身就應該是靈魂體。而黑色的霧氣,是已經形態化的靈魂。那是因為鴉吞噬了不少靈魂的緣故,各種各樣的靈魂混合在一起,變成了黑色……

鴉看起來不依靠任何功法,可事實上達到他現在這種狀態靠的就是某種很特別的功法。捨棄肉身,只修鍊靈魂。

陳羲自己很清楚,自己的靈魂和這具肉身不是同生的。所以鴉才會那麼興奮,因為他的靈魂遠比一般修行者的靈魂要強壯的多。

然後陳羲想到了靈魂中的那幾滴血。

那血是誰的?

當時那顆大星從天墜落的情況,陳羲的記憶是斷斷續續的。在受到某種刺激的情況下,他就能回憶起來一些。上次是在改運塔里,這次是遇到了鴉……大星表面上的那些痕應該是符陣?

那麼從大星裡面有血液滲透出來是為什麼?大星顯然不是生命體。所以陳羲越來越確定,那大星之內可能有個人或者什麼強大的東西。聖皇傷重,正是因為那顆大星之中分裂出來的白色棋子。

陳羲想到融入自己靈魂的那幾滴血……

血為什麼能融入靈魂?

想到這裡,陳羲一邊閃避著氣旋,一邊試著去尋找那幾滴血。之前他就要被鴉將靈魂拽出肉身的時候,是那幾滴血在關鍵時刻出現形成蛛網將靈魂拉祝也就是說那幾滴血不希望自己的靈魂被鴉吞噬?

陳羲立刻冒出來一個膽大包天的想法。

其實陳羲腦子裡膽大包天的想法一直不少,比如他回到滿天宗查探當年的真相,比如他到天樞城想殺掉比自己修為強大很多保比如他竟然倒轉玄元暫停破境……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缺乏冒險精神的人,他只是在冷靜的冒險。

到了此時,陳羲腦子裡又一個想法逐漸清晰起來。

只是想要實施,困難在於他不懂得怎麼去做。

他要做的,是不等鴉來拉拽自己的靈魂,他要主動讓靈魂離開肉身!可是陳羲不懂得怎麼做,這方面他毫無經驗可言。

陳羲一心二用,在躲閃氣旋的同時仔細的回憶自己不多的幾次和靈魂有關的經歷。第一次是在改運塔里,被陳地極用攝魂窺測內心。第二次還是在改運塔里,和柳洗塵經歷過的那一世環境,應該就是靈魂的經歷。

可這些,都是被動的。

無法找到靈魂主動離開肉身的辦法,陳羲便開始換個角度考慮問題……逼出那幾滴血。

陳羲閉目,開始格外認真的檢視自己的身體。靈魂是在哪兒的?腦子裡?還是整個身體?他查遍了自己的經脈,也沒有找到想找的東西。靈魂是虛無縹緲的,那幾滴血融入靈魂就是融入了他的肉身……所以找不到靈魂所在,也就找不到那幾滴血。

陳羲一遍一遍的探查,他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靈魂在肉身的何處,無可查詢。而玄元豈不是也一樣?能讓人破境的玄元在身體的什麼部位存在著,一直就是個迷。這個世界上出現過無數震古爍今的大修行者,可沒有一個人找到玄元在哪兒。

靈魂和玄元,是否在同一個地方?

想到這裡的時候,陳羲進而想到。到了洞藏境的大修行者可以開創屬於自己的空間,所以說這是修行者本身能做到的事,和修行什麼功法無關。只要到了那個境界,就可以做到。那麼換句話說……是不是每個修行者都有掌控空間的能力?

如果是,那麼修行者體內是否存在一個自己未知的空間?

陳羲猛的張大了眼睛……鴉!

鴉的身體不見了,是純粹的靈魂體。陳羲現在所處的地方,就應該是鴉體內的一個空間。而鴉的進化和一般修行者的破境應該差不多,所以鴉也應該擁有玄元。如此說來,靈魂,玄元,空間……

鴉之所以強大,是因為鴉發現了每個修行者體內都存在的那個未知的空間?!

如果是的話,那麼創造了鴉或者說第一個鴉無疑是可怕的。但是陳羲堅信鴉走錯了方向,捨棄肉身絕對是個錯誤。

捨棄肉身,說明鴉放棄了靠玄元來破境。因為玄元破境,需要遊走全身經脈。那麼這樣一來,鴉的玄元就毫無意義。即便玄元還在,對鴉來說已經是沒用的東西了。所以說鴉發現了這個空間卻沒有發現玄元的秘密……第一個鴉應該是在無法破解玄元之謎的情況下,才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選擇了靈魂。

……

……

陳羲的腦子飛快的旋轉著,不斷的細化自己想到的這些事。所有的鴉不一定都是天賦驚人的修行者,也不一定體質很特殊。所以推測,每個修行者體內都有一個這樣的空間。玄元和靈魂,可能都在這個空間之中。

就好像洞藏境大修行者開創出來的禁區,很難察覺。除非是禁區出現了破損,才會被其他修行者感知到。

洞藏境大修行者對於禁區的開悟,或許和體內空間的了解有一定關係。所以不是那些絕強的大修行者沒有發現玄元的秘密,只是他們找不到玄元!玄元就在那個空間之中,可是沒有一個人發現其存在。

這個空間,應該在體內的什麼位置?

陳羲想到這裡的時候,又想到了一個難題……如果空間的能力是在洞藏境之上才能使用的,那麼洞藏境之下的修行者體內的空間是否是關閉的?也就是說,不到達洞藏境,根本就打不開這個空間?

考慮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陳羲忽然明白了鴉為什麼要放棄肉身。

第一個鴉,發現了體內的空間,然後想到了開發空間的功法。可是他卻發現,在沒有到達洞藏境之前,這個空間是關閉的根本無法使用。這個人必然是驚采絕艷的,也必然是對自己極兇狠決絕的。

所以他捨棄了自己的肉身,將靈魂和這個空間同時置於無處安放的境地。如此一來,空間不得不做出變化。

到了此刻,陳羲可以確定是,鴉的霧氣就是靈魂,而霧氣存在不散是因為空間……陳羲自己現在就在鴉的空間里。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陳羲都在努力的尋找那個空間的所在。可是古往今來那麼多了不起的修行者在破虛境的時候都找不到這個空間,陳羲想要找到談何容易?想到藤兒的空間,就能理解為什麼這麼難了。

這種獨特的空間,從外面來看可能只有米粒大小或者更校有可能只是人肌肉的一條纖維,有可能只是血管上的一個微小的地方,但是內部很大。想要找到這個地方,談何容易?

陳羲試探著用修為之力去探知,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他再次睜開眼,觀察四周的環境。

這個空間有氣旋,說明雖然鴉只剩下靈魂體,但還是擁有一定量的修為之力。修為之力靠的天地元氣的轉化……始氣!

陳羲猛然間抓住了一點靈感。

始氣,比天地元氣更為精純。

陳羲立刻運轉功法,將自己的修為之力重新轉化為始氣。然後他開始極緩慢的運行始氣,他確定的是……如果一個修行者發現了這個體內的空間,那麼必然是修為之力能運行到的地方。他現在修為境界很低,修為之力不足以發現這個地方,那麼始氣呢?

陳羲讓始氣保持著最緩慢的速度,從丹田氣海開始流轉。這又是一個陳羲沒有經歷過的嘗試,以往都是將始氣轉化為修為之力運轉全身。上次與吳飛決戰的時候雖然也是將修為之力轉化為始氣,可那是在體外轉化的。

陳羲小心翼翼的試探著,不放過哪怕最細微的一點感覺。

當始氣運行到心臟的時候,陳羲忽然間察覺到始氣少了那麼一點。少的這個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如果不是陳羲刻意觀察的話根本不會察覺。就好像滿滿的一車大米少了一粒,就好像沙灘的沙子少了一粒……這種精確的感知,除了陳羲之外可能滿天下也沒幾個修行者可以做到。

這和修為境界無關。

發現在心臟少了一點始氣之後,陳羲將始氣集中了一些在心臟中緩緩盤旋。然然後陳羲察覺,始氣確實又減少了一絲。他凝神靜氣,又過了半個時辰之後,陳羲終於找打了始氣流失的那個地方。他開始將始氣往那地方送,始氣流失的速度越來也快!

心臟,對於人來說重要的無與倫比的心臟。原來其重要,根本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陳羲開始緊張起來,身體真的出現了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始氣進入了那個地方,就必然會擴充那個地方。在這個境界,體內的空間可能還是很小的,始氣是最精純的補品,始氣進入,相當於開始擴建空間。陳羲將自己的神識和始氣一同送進了那個消失的地方……

幾分鐘之後,陳羲的眼神猛然一亮!

他看到了……另一個自己。R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