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六十章煉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煉血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對於普通人來說心臟的重要不需要多解釋什麼,對於修行者來說也一樣。想要殺死一個修行者最直接的方式有三種,其中之一就是毀掉對方的心。還有兩種,一種是打碎對方的頭顱,另一種是毀掉對方的丹田氣海。

每個人都知道心臟的重要,可是誰又能想到修行者體內那神秘的可以開發出來的空間,居然也在心臟里?而人的靈魂,就在這空間之中。人體的構造真的很神奇玄妙,也許還有更多的秘密等待著人自己去開掘。

陳羲看到了自己。

那個盤膝坐在心臟空間里的自己。

一摸一樣的穿著打扮,一摸一樣的面容身形。唯一不同的是,陳羲的靈魂額頭上有三點血紅。這三個紅點就好像三條互相追逐的紅色蝌蚪一樣排列成一個圓,十分醒目。或許是之前險些被鴉將靈魂拖拽出去,靈魂看起來稍稍有些虛弱。盤膝而坐,應該是在調理恢復。而這時候靈魂額頭上的三個血點是緩緩轉動的,讓陳羲的靈魂看起來帶著一點魔性。

忽然間有一件事讓陳羲覺得有些困惑……是自己的思想找到了靈魂,還是自己的靈魂在尋找自己?思想和靈魂是各自獨立的,還是靈魂就是思想?如果是後者,那麼自己之前的那些努力似乎就解釋不通了。

所以,思想和靈魂是單獨的。

靈魂未必有單獨的思想,但絕對有單獨的感觀。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鴉拖拽他靈魂的時候腦子裡會出現混亂的緣故。靈魂看到的,與陳羲看到的混合在一起。兩種視覺之下,腦子裡肯定會變得扭曲模糊。陳羲沒有立刻去試著聯絡自己的靈魂,而是在這個空間之中尋找著玄元。

現在這個空間還很小,若非是始氣比修為之力要敏銳精純的多,也不可能發現這個空間。陳羲推測的應該沒錯,在到達洞藏境之前心臟之中的這個空間應該是近乎於封閉的。只有一個細微到很難很難發現的縫隙,這個縫隙的作用就是讓一些修為之力滲透進來滋養空間。

這個世界上比陳羲修為境界高的人數不勝數,但是靠始氣修行的只怕真的不多。

陳羲不敢說他是唯一一個,畢竟第一代的鴉就很有這種可能。

在不大的空間中檢查了很久,陳羲都沒有發現玄元的存在。他沉思了一會兒后猜測大概是因為玄元不是固定存在的,而是在即將破境的時候才會產生。而在破境的時候,所有的精力都必須集中,所以根本沒有能力分心去查看玄元的來處。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鴉發現了空間的秘密,卻不得不捨棄肉身而修鍊靈魂……玄元只是在破境的時候才會出現,而修行者在破境的時候根本就沒辦法做別的事。

想到這裡,陳羲放棄了對玄元的尋找。

靈魂有著單獨的視覺,那麼靈魂是否有單獨的思維?

陳羲開始試探著和自己的靈魂交流,然而靈魂卻始終保持著沉默。他將神識送到靈魂身邊仔細的觀察靈魂額頭上的三個血滴,他發現這三個血滴旋轉的速度始終保持著一個速度,很慢。陳羲忍不住去想,這三個血滴選擇了自己的靈魂,是作為一個寄居地還是……

想到這裡的時候,陳羲覺得後背上有些發涼!

如果不是寄居,那麼就只有另外一種解釋了……這三滴血是在以陳羲的靈魂滋養自己,這也就是能解釋為什麼之前鴉幾乎將陳羲的靈魂拉出來的時候,三滴血忽然出現將陳羲的靈魂又固定祝

這三滴血,離不開自己的靈魂。

陳羲覺得後背上好像有冷風吹過一樣……如果沒有今天的發現,陳羲根本就不記得在隕石上的事,這三滴血會一直潛伏在他的靈魂中。等到有一天靈魂之力都被血吸盡的時候,自己會怎麼樣?

這三滴血絕不是為了保護陳羲才主動出現穩固靈魂的,血是在下意識的保護自己。

靈魂是有記憶的,而陳羲對那天在隕石上從天而落的記憶斷斷續續。總是在受到某種刺激的時候才會記起來一些,按照道理這不應該……除非是,這三滴血就好像封印一樣,封住了那段記憶。

也就是說,有一種力量不想讓陳羲記憶起來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陳羲的心裡越來越冷……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三滴血應該是有什麼力量故意送進自己靈魂之中的。這種力量不應該是來自隕石本身,而是隕石裡面的什麼東西。這種力量沒有選擇直接毀滅陳羲的靈魂,而是將自己的三滴血送進陳羲靈魂之內。這樣做,似乎只有一個可能……

以靈魂滋養血脈,待日後留做他用。

陳羲將始氣集中起來,形成一縷很細的很凝練的氣流送進靈魂之內。然後他發現靈魂的那種疲乏感似乎有些緩解,而靈魂額頭上的血滴轉動速度稍稍快了一些。陳羲立刻想到,這三滴血對於始氣的反應也很敏感。

一瞬間,陳羲想到了一個辦法。

他開始讓始氣緩緩的進入心臟內的空間,但並不會散去。而是在距離靈魂不遠處形成了一個氣旋,隨著始氣越來越濃烈,氣旋也越來越凝實。就這樣持續了幾分鐘之後,陳羲果然發現靈魂額頭上的三滴血的轉動開始出現混亂,不再規則。

又過了幾分鐘,一滴血似乎是經受不住引誘,從靈魂之中脫離出來,迅速的飄到了始氣形成的氣旋之中。才一接觸,那氣旋就淡薄了很多,半數以上的始氣被那一滴血吸收。陳羲也不急躁,繼續供給始氣。又過了片刻,另外兩滴血也堅持不住,離開陳羲的靈魂進入氣旋,開始肆無忌憚的吸收始氣。

在始氣的滋養下,那三滴血的顏色越發的鮮艷起來。

就在這一刻,陳羲驟然加大了始氣的供給,在那三滴血外面始氣開始形成合圍,然後陳羲試圖將那三滴血從心臟的空間之中拉出來!

……

……

就在這一刻,三滴血的反應驟然強烈起來。那三滴血開始衝撞,幾次都險些從陳羲的始氣之中脫離出來。而這種衝撞是可怕的,片刻之後陳羲的鼻子里就有血流出來。每一次衝撞,對於陳羲來說就如同一記重拳狠狠的砸在他的心口。

這種衝撞,就相當於對心臟的直接攻擊。

陳羲神智都恍惚了一下,一時無法保持分神,被鴉的氣旋撞擊了一下。若非陳羲迅速反應過來用臂甲擋住,這恍惚的片刻就有可能讓他葬身此處。說起來很平淡,但是這種危險是致命的。哪怕陳羲有一秒鐘的失神,他的肉身都有可能被鴉絞碎。

就算陳羲的靈魂有三滴血在不會被鴉吸收,可是陳羲會變成什麼?

另一個鴉?

相對於鴉來說,更可怕的是那三滴血的衝擊。每一下,都讓陳羲的心臟疼的如刀割一樣。如果不能儘快的將三滴血控制住,接下來只怕更危險。一旦心臟被這三滴血損壞,陳羲就有可能變成一具行屍走肉。他可能還如活著一樣,可是他只是一具殭屍。三滴血會支配他的行動,不讓他真正的死去,因為肉身是靈魂的容器。

陳羲有些焦急,不斷的加大始氣的力量。可是始氣只是最精純的用於修行的補品,不具備攻擊力,為了保證心臟不會被衝擊壞,陳羲只能不斷的輸送始氣進去。消耗的速度雖然不算太快,可是這樣下去只怕也堅持不了多久。

「我還算對你有恩,你為何要這般自尋死路?」

這時候,有個聲音出現在陳羲腦海里。

「你是誰?」

陳羲問。

那聲音回答:「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若非我在你來的時候出手保護你,你的靈魂早就已經散了。這三滴血穩固了你的靈魂,你此時卻想把它們帶走?我提醒你,一旦這三滴血離開了你的靈魂,你的靈魂立刻就會破散1

陳羲沉默了一會兒,沒有立刻散去始氣,而是反問:「你在害怕?」

「害怕?」

那聲音冷笑:「是這三滴血在保護你的靈魂,三滴血的離開對你來說是滅頂之災,我害怕什麼?不要太自以為是,當時你的靈魂被大星墜火焚燒,而且那來抓住大星的修行者實力強大,那手掌上一絲修為之力就足以讓你的靈魂粉碎,若非是三滴血及時保護,你以為會有你這些年的修行?」

陳羲再次沉默,然後問:「你為什麼救我?」

「也算是緣分吧……我當時也在,恰好看到,所以不忍心見你這樣頑強不滅的靈魂消散,這才出手。那血是隕星的精魄,被我以修為之力提煉出來修補你的靈魂……你無恥1

這聲音的話還沒說完,陳羲驟然發力,拼盡全力用始氣在血滴衝擊停止的一瞬間將其從心臟之中拽了出來!

「信你的話,我才是白痴。」

陳羲低低自語了一聲,然後立刻將始氣轉化為修為之力,逼迫那三滴血順著血管向外流動。這三滴血和陳羲的血液格格不入,控制住並不難。陳羲將指尖彈破了一個小口子,以修為之力逼著那三滴血從傷口裡流了出來。

才一出來,那三滴血就開始汽化。離開了陳羲的靈魂,三滴血似乎無法保存太久。陳羲發現那三滴血變成的氣格外的強大,其中蘊含的力量令人心裡震動。他幾乎是下意識的一吸,將那微弱的氣流吸進了自己體內,然後迅速的送進丹田氣海。

一瞬間!

陳羲覺得自己要炸開了。三滴血中蘊含的力量大的超乎想象,以陳羲的丹田氣海居然無法容納!如果找不到辦法的話,也許幾秒鐘之後陳羲的丹田氣海就會被撐破!而且那種力量,絕不是普通的修為之力。

……

……

八萬八千裡外,東海。

海底深處忽然有一聲長長的嘆息,其中滿是不甘和遺憾。這嘆息聲中,海底諸多強大暴烈的生物紛紛逃走,不甘停留片刻。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