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六十二章到我身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到我身後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靈山境和破虛境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最簡單的對比就是,陳羲在破虛七品巔峰的時候遇到了鴉。以陳羲的天賦,以他的修為,以他手裡的至寶,依然對鴉毫無辦法。可是才剛剛邁入靈山之後,陳羲對鴉就能隨隨便便的碾壓。哪怕什麼都不用,只是釋放出靈山境修行者的威壓,就能讓破虛境的修行者跪下來。

陳羲感受著自己的力量,那種強大讓人興奮。他是個冷靜的人,有時候冷靜的有些無趣。可是這一刻,他也無法壓制住心中的喜悅。

誰能想到,有人會以不到十六歲的年紀邁入靈山?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修行者無法確定,只從滿天宗來看,靈山境的周九指是外宗六院的院長之一。當然,其修為肯定比同為靈山境的陳地極陳天極兄弟強大的多,靈山九品,每一品之間的差距要比破虛境每一品之間的差距大的多。

想想陳天極,一個人就能輕而易舉的血洗一刀堂。

陳羲緩緩的呼吸,適應著體內那嶄新的修為之力。而此時,他開始梳理靈魂的記憶。被三滴血封印了十幾年的靈魂終於解脫出來,那種感覺無比的輕鬆。

記憶清晰起來,他抱著那顆隕星從天而落的時候。似乎聽到了隕星之中有人嘆息,那嘆息聲里的意味很複雜。如果不是經歷過無數滄桑變化的人,是不會有這樣的嘆息的。

隕星里有一個人。

然後陳羲聽到那個人低低的說著:「我不負卿……卿卻送我入地獄。此身未滅,他日這情分還是要還回去的。大星墜落,我便殺人百萬。以百萬人之血來重塑我身,等到再見之日,我只想問你動殺念之際可有猶豫?」

「或是天不願我隕落,外面那靈魂倒是頗有些意思。我便送你三滴血,以你這非同尋常的靈魂滋養。若有一日我遇到變故,這三滴血便能讓我復生。」

就在這時候,陳羲看到了那血從隕星里冒出來鑽進自己的靈魂之中。再之後,便是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際而來。陳羲知道,那便是大楚聖皇在天樞城化形千里的手掌。然後陳羲聽到隕星里那人似乎是有些驚訝:「咦?不在這小世界才多久?幾百年還是幾千年?居然有這樣的高手……也好,便借你的修為治療我的傷勢吧。」

再之後,便是有白色棋子從隕星中分離出來,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大楚聖皇的手掌之中。也就是自此之後,大楚聖皇的身體便一日不如一日。

陳羲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大楚聖皇是被隕星里那個人偷襲才會傷重。而那個人說過,要以大楚聖皇之修為來修復自己的傷勢。這個人可以輕輕鬆鬆的做到這一點,其修為必然遠比大楚聖皇要強大。畢竟隕星里的人出手的時候已經傷重,而大楚聖皇當時正是巔峰。

想到這裡,陳羲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那個隕星里的人,到底修為有多恐怖?

從記憶中陳羲還得知,那三滴血果然是隕星里的人送到自己靈魂中滋養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人只是留了個後手。以防以後遇到什麼危險,就能用這三滴血重新復活。不過這也正說明了此人的強大,只是三滴血就能讓其死而復生!

可惜,這三滴血現在有四成的力量成就了陳羲。

僅僅是三滴血,僅僅是四成力量所化的始氣,就能讓陳羲連續突破攀升境界,可想而知那個人本身的修為可怕到了什麼地步。

理順了記憶,也讓剛剛晉陞的修為穩固下來。

陳羲試著放出神識,準備探查那邊天空上的戰鬥。此時柳洗塵乘坐的那艘大船還在天空中漂浮著,但是已經沒有什麼元氣波動。修為境界到了靈山之後,陳羲才知道大境界上的差距究竟有多可怕。

破虛七品的時候,他看向遠處天空,只能看到隱隱約約的元氣改變所發出的光芒。可是此時,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柳洗塵乘坐的那艘大船。甚至連船上人來人往都能看到,一目百里。

如果陳叮噹在身邊的話,陳羲一定會問他靈山境的修行者眼力是否都如此強大。如果陳叮噹在身邊的時候,一定會告訴他自己看不了那麼清晰。

所以陳羲以為這是靈山境修行者都具備的能力,卻不知道自己的眼力有多變態。

就在他準備趕往柳洗塵大船那邊查看的時候,忽然轉身,臉色凝重起來。

……

……

柳洗塵面無表情的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人,或許那根本不是人。她面前十幾米外,三個鴉站在那擋住了去路。這三個鴉有兩個和陳羲遇到的裝束一樣,最前面站著的那個身穿銀袍,而且帽子里不是只有一團霧氣兩朵綠火。雖然他的臉也很模糊,但最起碼有五官輪廓。

「倒是個聰明的女人……如果不是我們仔細,你可能真的就溜走了。」

穿銀袍的鴉用他那雙綠色的眼睛看著柳洗塵,語氣之中有些遺憾:「我見過很多天賦極好的女修行者,但是天賦好的女子還如此美的只有你一個。可惜了……若非你恰好處在這個位置,我倒是可以放你一條活路。世間繁花,還是留著觀賞為好。」

柳洗塵冷冷淡淡的看著他:「原來想殺我的不只是人,還有鬼。」

銀袍鴉搖頭:「我們不是鬼,也是人。只是人的一種更高級別的形態……我和你解釋這個幹嘛呢,你會很快死去。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自行了斷的機會,這樣你的死屍看起來不會太醜陋。你是一個完美的女人,上天的傑作,連我都不忍心粗暴的毀去。」

柳洗塵依然那樣冷傲:「我死沒什麼,但什麼時候死怎麼死是我自己的事。我想問你一件事……派你們來的是不是平江王林器乘?」

「倒是聰明。」

銀袍鴉或許覺得柳洗塵不可能從自己手裡逃走,如鬼魅般笑了笑:「不錯,正是平江王林器乘,不過不是他派我們來的,你應該用一個請字。他和鴉之間沒有從屬關係,只是合作關係。」

柳洗塵一點也不在意,淡然道:「他和你們什麼關係,與我無關。我只是想知道他究竟有多陰狠罷了……如果你廢話說完,可以出手了。」

銀袍鴉遺閡⊥罰骸叭ド慫,她的靈魂很強,你們不許吞噬。」

「是」

他身後的兩個黑袍鴉立刻動了起來,兩個人同時出手,四條寬大的袍袖裡黑霧蔓延出來。兩頭實體黑豹兩頭虛體黑豹朝著柳洗塵合圍了過去。柳洗塵雙手往前一指,流雲紅袖旋轉著飛了出去。

半空之中,流雲紅袖上騰的冒出來一層紅色的火焰,緊跟著火焰瞬間變大,流雲紅袖旋轉起來就如同十幾米直徑的風扇,紅焰非但溫度極高,而且竟然如刀氣一樣鋒利。

沖在最前面的一頭實體黑豹被流雲紅袖擊中,那紅色的火焰刀鋒居然把實體黑豹的兩條前腿齊刷刷的斬斷!如果陳羲此時看到的話,一定會驚訝於柳洗塵修為的進境速度。柳洗塵離開滿天宗的時候,周九指說她已經在破虛三品。而那個時候,陳羲在開基境還沒有觸碰到破虛的邊緣。

現在,這才多久過去,柳洗塵的境界竟然已經比在滿天宗的時候高了那麼多!破虛七品巔峰的陳羲,有青木劍都傷不到黑豹。由此可見,柳洗塵的境界提升的速度有多駭人。她被人稱為柳家百年不遇的天才,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出來一些。

其實陳羲不知道的是,在滿天宗的時候柳洗塵就已經不是破虛三品。只是她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真實實力,故意壓制住了而已。

流雲紅袖是柳家至寶,再加上柳洗塵修鍊功法的特殊,黑豹居然被切斷前腿。沒等黑豹反應過來,流雲紅袖旋轉著向上-將這頭實體黑豹的巨大身軀一分為二。就在這時候,那兩頭虛體黑豹飛掠過來,同時張開嘴發出巨大的吸力。

柳洗塵背後的千鱗翼刷的一下子展開,飛到了數十米的高空之上。

她纖細修長的手指往前一指,流雲紅袖轉回來將第二頭實體黑豹切開。而那兩頭虛體黑豹居然變了……黑豹的後背上也生出雙翼,振翅而起。流雲紅袖飛回來想要阻擋住那兩頭虛體黑豹,可是虛體不受力,不管流雲紅袖有多鋒利,無法傷及虛體黑豹。

與此同時,那兩個黑袍鴉大步向前,兩個人同時高舉雙手,袍袖裡濃烈的黑霧澎湃而出。片刻之後,黑霧將天空都遮擋住了好大一片。然後黑霧形成了一張巨網落了下來,那巨網上還有黑色的手臂一條一條的伸出來,不停的揮舞著。

柳洗塵修鍊的千鱗翼功法,可以將修為之力轉化為你翅膀。這是柳家獨有的高階功法,威力極為強大。柳洗塵的眉頭微微一皺,千鱗翼一震之間迅速變大,很快就變成了展開能有幾十米的巨翅,翅膀邊緣鋒利如刀。

隨著巨翅扇動,切向黑色的大網。

而那兩頭虛體黑豹同時攻了過來,一左一右,張開嘴沒有直接去吸柳洗塵的靈魂,而是同時吸住了柳洗塵的千鱗翼!

一瞬間,柳洗塵竟是被固定在半空。恰此時,黑網墜落,將柳洗塵籠罩了進去。

「,借天地之威。」

柳洗塵嘴裡輕輕的說出這幾個字,然後她雙手張開往下一壓。一瞬間,天空中出現一道耀眼炙白的明光,光芒所到之處,黑網破,黑豹滅!

她如神女。

明光直奔那兩個黑袍鴉,那兩個鴉的綠色眼睛里露出來難以壓制的驚恐。

「有點意思……這可不是柳家的本事。」

銀袍鴉往前跨了一步,抬起右臂往天空一舉:「魂術……。」

一道黑氣升起將明光攔住,然後一隻巨大的黑色手掌驟然出現在柳洗塵身邊猛的收緊,將柳洗塵攥住后往下一拉!

「你天賦再好也沒用,因為你面對的是鴉。」

銀袍鴉張開嘴一吸,柳洗塵的靈魂竟是被拽離了身體!

噗!

一道青光從天際而來,直接戳進了銀袍鴉的嘴裡。青光中劍氣一閃,竟是把銀袍鴉的半邊臉切開。銀袍鴉猛的後退,臉又逐漸恢復過來。他抬起頭看向天空,見一少年郎如雄鷹一般飛來。

「到我身後。」

那聲音出現在柳洗塵耳朵里的時候,冷傲倔強如她,竟是濕了眼眶。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