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六十三章堂堂正正的擊敗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堂堂正正的擊敗你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聲音在柳洗塵耳邊響起,震動了她本來已經一池死水般的心。天樞城大船上陳羲說不愛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心已經碎裂了。她是天樞城無數年輕修行者心目中完美的女神,可她心目中也有一個男人。

現在,在她以為絕望的時候這個男人來了。

「到我身後。」

這聲音如此的溫柔。

他出現在她眼前,雖然她看到的只是後背,可是她心裡有一種無法描述的感情層層疊疊如浪一般翻騰起來,幾乎忍不住的想要過去抱住他的腰。高大的身影將危險攔住,給了她一個象徵著安全的後背。柳洗塵其實心裡很明白,當陳羲願意把自己的後背和無數的破綻都交給她的時候,那是信任。

「那個東西……很強。」

柳洗塵心裡有一萬句話要對陳羲說,可是在這個時候她最終還是冷靜下來:「他們的攻擊方法很奇怪,針對的是靈魂。」

陳羲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地上躺著的兩頭實體黑豹的屍體,還有四周漸漸散去的黑霧。心裡忍不住對柳洗塵的修為更加的讚賞,他知道柳洗塵是個什麼樣的天才。而就在不久之前他和一個黑袍鴉交手還沒有一點勝算,柳洗塵卻屠掉了四頭黑豹。

縱然柳洗塵的修為還沒有達到靈山,最起碼也在破虛九品巔峰。

「你是誰?」

銀袍鴉微微皺著模糊的眉,抬頭看著陳羲問了一句。他那勉強才有輪廓的鼻子抽動了一下,眼神里閃過一絲寒意:「你身上有鴉的味道……你剛才殺了一個鴉?」

陳羲沒有回答,心裡對這個銀袍鴉的戒備提升到了最高。按照他此時的修為,擊殺一個黑袍鴉易如反掌。在晉入靈山境之後,青木劍的威力也比原來大了不少。之前那一劍,如果是殺一個黑袍鴉的話已經成功了。可是青木劍切開了那銀袍鴉的腦袋,對方竟然還能重新恢復過來。

「了不起,這個世上的年輕人真的了不起。」

銀袍鴉看著陳羲緩緩道:「看你的年紀如此之輕,居然已經邁入靈山境。我也算閱人無數,天樞城裡那些大家族中所謂的天才見的多了,就算把皇族的人也算上的話……你的天資也足夠令人震撼。」

聽到這句話,柳洗塵心裡微微一震。陳羲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到了靈山境,讓她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滿天宗的時候她親眼看到了陳羲晉入破虛,那個時候陳羲的優秀令人動容但算不上驚世駭俗。而此時陳羲的優秀,已經到了讓人震撼的地步。柳洗塵真的替陳羲高興,她能猜到陳羲心裡肯定藏著很多的秘密,也會面對很,晉入靈山境之後,陳羲能更安全。

「世界很大。」

陳羲語氣平淡的回答道:「今天之前我也沒有想過會見到你們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閉嘴1

銀袍鴉忽然間暴怒起來:「我說過我們也是人不是鬼!我們只是晉陞到了一個比普通人更高級的境界,將來世界是我們的,而你們這些低等人只能成為奴隸。」

「好可憐。」

陳羲忽然嘆了口氣:「你們追隨的那個人肯定口才很好,不但讓你們心甘情願的變成現在這樣一副鬼德性,還被他洗了腦。」

「愚昧1

銀袍鴉大聲道:「鴉才是人類進步的終極形態,只有鴉在未來才能達到神曾經達到的高度。這個世界是神創造的,但沒有一個修行者能成為神。你可知道是為什麼?因為神給了人肉身!神是故意這樣的,肉身桎梏了修行者的進步,無法達到神的高度。神不希望有人能威脅到他的地位,而你們這些愚昧的人卻對神感恩戴德1

「只有捨棄肉身,才能真正的將人的潛質發揮出來。也許用不了多久,這個世界上就會出現真神。你們這些膚淺的人根本不會明白,最後你們都將成為鴉的奴隸1

陳羲搖頭:「真是無可救藥,你們已經徹底瘋了。」

「你懂什麼?」

銀袍鴉冷笑:「為了成為神就要勇於嘗試,而且這嘗試還是正確的。雖然捨棄了一些東西,但是我們得到的更多。」

陳羲的手在背後給柳洗塵打了個手勢,示意她先離開。柳洗塵卻沒有動,她擔心陳羲一個人打不贏那個自稱為鴉的東西。

陳羲見柳洗塵不動,放棄了讓她先走的念頭。

他看向銀袍鴉緩緩道:「人不是神創造的,所以也就沒有什麼神用肉身桎梏人發展的陰謀論。你們只是一群自大的瘋子,既然你堅信捨棄肉身可以變得更加強大,那麼就讓你看看……堂堂正正的修行者是怎麼堂堂正正的擊敗你。」

……

……

陳羲的左手抬起來往下一壓,銀袍鴉的臉色立刻變了。只是這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竟是讓他心裡生出惶恐逃避的念頭。陳羲出手,他就感覺到了陳羲的修為之力中有一種令他懼怕的巨大能力。

這種能力,恰好對鴉的靈魂體有著直接的威脅。他不知道的是,陳羲吸收了那三滴血四成力量,而那三滴血恰好有封印人靈魂的能力。陳羲的靈魂被三滴血封印壓制了十幾年,現在陳羲的修為之力中就蘊含著這種力量。

銀袍鴉心裡一慌,立刻向後退出去。靈魂體的速度遠比肉身要快,而且他顯然對體內空間的了解要遠勝於那黑袍鴉。當一個修行者掌握了空間的力量,那麼他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雖然銀袍鴉只不過才觸碰到了一層皮毛,可是已經足夠令人驚訝。

他向後一撤,身形驟然消失,下一秒已經出現在百米之外。這中閃避,類似於執暗法司的玉佩。可是遠比執暗法司的玉佩更加靈活,玉佩每次啟動之後需要一段時間的恢復冷卻,而銀袍鴉的瞬移不需要任何準備。

就在此時,陳羲單掌向下一壓的威勢到了。

轟!

方圓五十米之內,塵土飛揚!

一隻巨大的手掌印出現在地上,大地被手掌壓下去至少兩米深。而那兩個躲閃不及的黑袍鴉被手掌鎮壓在下面,立刻發出了一聲哀嚎。本來修為之力對他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他們的虛體可以讓任何修為之力穿過去。可是現在,陳羲修為之力中的那種封印力量,讓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施展靈魂體的能力。

他們在一瞬間,被封住了。

手掌落下,大地巨震。

手印中的那兩個黑袍鴉變成了碎塊……他們的靈魂體身軀,竟然被陳羲的修為之力凝固起來,變成了實體而不再虛幻,隨著修為之力下壓,組成他們身軀的黑霧變成了易碎的玻璃一樣,片刻之間就碎了一地。

深陷下去的手印中,黑色的碎片在陽光下反射出一種詭異的光芒。

「你到底是誰1

銀袍鴉看著陳羲驚恐的問了一句。

陳羲只是一次出手,就碾碎了兩個黑袍鴉。一個黑袍鴉就能隨隨便便碾壓破虛八品以下的修行者,兩個鴉聯手就是一般的破虛九品巔峰的修行者都毫無辦法。即便是柳洗塵這樣的天才,也只能靠她的秘法來取勝。而她的秘法,就連柳家的人都不知道。

「一個人,一個實實在在真真正正的人。」

陳羲回答之後,手指往前一指。他人依然站在那,青木劍瞬間飛出去,正是第一式直刺,巨劍成型,劍氣凜然!劍氣簡單至極,筆直的刺向銀袍鴉。而後者卻不敢硬撼,只能再次避閃。

巨劍一閃而過,將鴉身後的河流斬斷!

一劍出,而小河斷流。

陳羲手指向上一挑,第二式,撥!

劍氣盤旋迴來,橫著拍向銀袍鴉的身軀。銀袍鴉再次瞬移,不敢大意只能飛上半空。他才消失,劍氣橫掃過來將小河旁邊的樹林掃倒下一片。

第三式,掃。

劍氣向上翻出去,如蛟龍翻身。才出現於半空之中的銀袍鴉還沒有反應過來,劍氣已經到了。他驚慌之下只能再次瞬移,毫無還手之力。劍氣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掃,可是封死了他逃避的三個方向,他只能朝著正前方瞬移。

劍氣入雲,如一道長虹飛過。

當銀袍鴉向前瞬移才剛剛現身出來,他就看到了一張似笑非笑的臉。

陳羲已經在這等著他了,之前的三劍,陳羲就是為了試探出銀袍鴉的瞬移距離。最後一劍封住了銀袍鴉三個方向,銀袍鴉只能向前閃避。而陳羲算好了距離和瞬移只能直線移動的破綻,恰好出現在銀袍鴉面前。

「將捨棄肉身視為追求強大的捷徑,那麼即便看起來強大卻只是表象而已。」

陳羲的手伸出去恰好卡住銀袍鴉的脖子,手心裡修為之力暴涌而出。修為之力中封印的力量迅速蔓延出去,片刻之間銀袍鴉的半邊身子就變得堅固起來。銀袍鴉大驚失色,銀袍驟然一空,一股白色的霧氣從銀袍里躥出來向後逃出去。

他才脫離銀袍和陳羲的手掌,卻沒有料到背後青木劍已經到了。

第四式,撩!

劍氣如狂風暴卷,一聲嘹亮的龍吟之後,劍氣將那股白色霧氣吞噬進去。就如同一頭遨遊天空的巨龍,將一個無所遁形的鬼魂吞進嘴裡一樣。銀袍鴉反應奇快可還是敵不過陳羲的計算,白霧瞬間分散開,形成無數條細微的白絲。而龍形劍氣掃蕩之際,狂風把白絲兜轉回來吞了進去!

「鴉是不會放過你的1

劍氣之中,有一聲憤怒不甘的咆哮傳出。

「我知道,正如我也不會放過你。」

陳羲回答了一句,手一握拳。龍形劍氣驟然盤旋起來,然後猛的收緊。凄厲的哀嚎聲從劍氣之中飄蕩出來,鬼哭一樣。

青木劍飛回陳羲身邊,化作青光進入陳羲的右手手背。

「你怎麼樣?」

陳羲回頭看向柳洗塵問道。

柳洗塵的臉微微有些發紅,連忙低下去微微搖了搖頭。她這樣冷若冰霜的女子臉哪怕只是微微的有一抹粉紅,就美的動人心魄。陳羲微微一愣,竟是有些不知道再說些什麼。

「先離開這吧。」

他伸出手,柳洗塵下意識的抬起手放在他的手心。

……

……

一片極小的草葉下面,半條頭髮絲一樣的白絲試探著冒出來,見陳羲和柳洗塵已經走遠,那白絲立刻飛走,也不知道去了何處。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