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六十五章美人在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美人在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抬頭看了看天色,夕陽已經斜墜。從天樞城裡出來之後就一直在拚命,拚命的趕路拚命的廝殺,現在天色漸暗兩個人並肩而行,倒是有一種格外舒服的安寧。小河邊上翠草只過腳踝,踩在上面軟軟的如走厚毯。

這裡似乎很少有人來,河岸堤坡很緩並不突兀。河岸兩邊都有樹林沿河而生,從規模來看應該是人為種植的。林子很淺,只是隨河岸向遠處延伸。此時離開天樞城其實也算不得太遠,估摸著應該是沒人想到陳羲和柳洗塵竟然會在這裡漫步而行,沒人打擾,安靜里透著一份淡淡的幸福。

這畫面似曾相識,所以兩個人忍不住同時抬頭看了對方一眼。

改運塔那幻境之中,草原深處也有一條這樣的小河。

「要不……在這坐坐?」

陳羲看向柳洗塵問了一句。

柳洗塵微微點頭,選了一棵大樹下面的草地上坐下來。她不是那種矯情的小女人,坐下來還要心疼自己的裙子。遠處的夕陽只剩下半個紅彤彤的圓盤,身後的黑色已經悄悄的從地平線遠處蔓延過來。

陳羲挨著她坐下,兩個人的肩膀之間差不多有一拳距離。柳洗塵側頭看了看,沒有說什麼,可是眼神里有些東西一閃即逝。坐下來之後反而沒了話題,氣氛稍稍顯得有些尷尬。所以兩個人這樣坐在大樹下看夕陽的畫面雖然熟悉,可是感覺卻不同。

就這樣沉默了很久之後,柳洗塵忽然身子微微側了側,把頭放在陳羲的肩膀上。那一頭順滑的秀髮披散下來,髮絲間的清香鑽進了陳羲的鼻子里。他的肩膀微微顫了一下,心裡有些亂。即便是面對比自己強大很氖焙潁他也不曾這樣緊張過。

不管是在滿天宗的時候殺付經綸,還是到了天樞城之後殺陳地極,陳羲始終都那麼冷靜。可是現在,僅僅是一縷清香進了鼻子,他就無法冷靜下來。

「記得草原時候,我喜歡在夜裡坐在高坡上抬頭看滿天星辰。你開始勸我說夜風冷,我不聽,你只好陪著我一起看。你總是裝作不情願,可其實我知道你願意陪著我。總是感覺,你和我坐在一起就是滿滿的一個世界。你的世界里是我,我的世界里是你。」

柳洗塵聲音很輕的說道:「我總是覺得天空中的星辰不夠璀璨,你用了很久的時間做了幾百個許願燈,悄悄的藏起來。在我生日的那天夜裡,你把所有的許願燈都放飛上了天空……」

陳羲忍不住微笑起來:「為了瞞住你,每天帶著東西在放牧的時候做許願燈,然後我還挖了一個大洞來藏。結果有一天沒注意,幾隻羊羔鑽進那洞里撞壞了不少。離你的生日已經沒有多久,所以每天我比以往早出門一個時辰,晚回來一個時辰。你問我為什麼離家那麼早回來那麼晚,我說看膩了你這黃臉婆。」

柳洗塵垂下頭,臉微微發燙:「在那個世界里,你我都沒有修為之力。可是卻不必擔心被人算計,不必擔心有什麼麻煩。平平淡淡的過每一天,我會哀怨鏡子里的自己眼角的皺紋越來越多,你也會抱怨自己不再強壯。」

陳羲哈哈大笑:「那種蒼老下來的感覺很真實,已經沒有力氣跳上馬背的感覺確實很讓人憋屈。已經不能把你抱起來,你說抱不動了那就背背好了……」

「但你握住我手的時候,不會放鬆一分。」

柳洗塵抬起頭看向陳羲。

她眼神是那麼的明亮,那張精緻完美的臉上有一種讓人心疼的憔悴。月色還沒有亮起來,殘輝最後的那一絲光明依然在精心打扮著她的面容。僅有的微光讓她的皮膚看起來依然那麼明媚,而她的唇依然那麼嬌艷。

陳羲自然而然的貼過去,在她的唇瓣上吻了一下。

沒有衝動,沒有激動,甚至沒有一點點心情上的波動。他湊過去吻了她,如此的自然而然。因為這樣的動作,在幻境之中他曾經做過無數次。或許是傍晚的夜風太輕了吧,或許是迷亂的夜色太美了吧,或許是這畫面太熟悉了吧……陳羲忘記了自己並不在幻境之中,所以這一吻那般的輕柔溫暖。

不唐突,也沒有褻瀆。

柳洗塵的身子卻微微顫了一下,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議。她沒有想到陳羲會吻自己,哪怕她可以隨時做出反應卻根本沒有去做。因為她有些發傻,忽閃了兩下眼睛嘴巴還微微的張著。

看到她這樣的表情,陳羲這才恍然。

他變得局促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唇微涼。

柔軟。

沁人心脾的香。

柳洗塵忽然笑起來,抬起頭看向天空中的星辰:「如果某人覺得歉疚,能不能想個辦法讓我坐的舒服些?比如往旁邊移一下,讓我靠著樹……」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頓住,因為有一條有力的胳膊環在了她纖細的腰肢上,然後有些不講道理的把她往自己懷裡帶了帶,她則有些呆傻的順著那股好像無法抗拒的力量靠在他胸膛上。

「比大樹好,大樹冷硬,這裡有溫度。」

某人低下頭,聞著懷裡女子的發香。很用力的聞了一下,讓這味道刻進自己腦子裡。

其實他何嘗不知道,她只是想在分開前給自己留多一些回憶?其實他何嘗不知道,自己心裡對那草原那夕陽念念不忘?其實他何嘗不知道……她不想分離。

……

……

夜晚的黑被清晨的明亮代替的時候,她好像還在睡著。

柳洗塵躺在她懷裡睡著,已經不記得是在說到什麼的時候她就這樣睡熟了。青木劍化作一個半圓的穹兌狗繅駁滄×順柯丁K就這麼坐在那獃獃的看著她,這半夜什麼都沒有去考慮沒有去算計。

她微微側了側頭的時候,表情里藏起來一分她不想讓他看到的不舍。

「你回去吧。」

她閉著眼睛說:「天樞城裡肯定還有你要做而沒有做完的事,昨天到現在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曾經有過的熟悉我差不多都已經找到……和你一起走在小河邊東一句西一句漫無邊際的說話,和你坐在大樹下抬頭看夜空然後躺在你懷裡睡著,這些感覺我都已經找到了……這就已經足夠。」

陳羲沒說話,因為心裡在疼。

他知道,她比自己還要疼。

「我把你送到地方吧。」

陳羲沉默了很久才說出這句話。

柳洗塵慢慢的張開手,她的手心裡的那把鑰匙出現在陳羲眼前。陳羲看到鑰匙在微微發光,而且有些溫度。她就這麼緊緊的握了一夜,所以手心裡鑰匙的印記很深,幾乎刺破了她的掌心。原來……她要去的地方就在這裡,只是她沒有說。

如果昨天陳羲沒有說就在這坐一會兒吧,她還會一直走下去。

陳羲看著那微微發光的鑰匙,心口裡的疼驟然加重。她只是想多讓自己陪一會兒,只是想讓這感覺再回來多一會兒。當她感覺到鑰匙微微發熱的時候,她心裡的不舍會很濃很濃吧。她故意走的很慢,可還是很快就到了地方。

為什麼,時間就不能停住?

就好像那幻境里一樣,雖然在真實世界里才過去了沒多久,但兩個人已經手牽手走完了一生。

她還是沒有睜開眼,可淚水卻順著她的臉頰滑落。她不睜眼,是因為她害怕自己睜開眼之後淚水會流的更多。陳羲伸出手,把她眼角的淚擦去。可是擦去一滴,溫熱的眼淚就從她故意緊閉著的眼睛里流出來更多。

陳羲忽然把她手心裡的鑰匙拿起來,低頭在她的唇上用力一吻:「你在這裡等我,我會來找你,相信我。不管以後發生什麼都不應該是你自己來面對,而是我。我不能就這樣跟你離開,我必須找到一個辦法幾年後救我父母。」

她睜開眼,淚水已經滿了眼眶。

「會嗎?」

她問。

陳羲用力的點了點頭:「你在這裡安安靜靜的等我回來,不過這裡靈氣枯竭不能修行,會苦了你。等我天樞城裡的事做完我會立刻來找你,然後咱們一起去滿天宗。」

「我陪你一起去找丁眉。」

她說。

陳羲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候,他左手手背有些感應,然後光芒微微一閃,一個看起來嬌俏可人的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出現在陳羲面前。這小女孩簡直美的不像話,可愛的不像話。面容上依稀有些熟悉的感覺,陳羲一時之間有些發愣,沒反應過來。

那精緻的找不到一點瑕疵的小女孩撇了撇嘴,張開雙臂給了陳羲一個你還不快來抱抱我的表情。

「藤兒?你怎麼變大了?」

陳羲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藤兒乾脆自己走過來,然後小屁股坐在陳羲另一條腿上看著一臉驚訝的柳洗塵:「喂喂喂……你比我先還是比我晚啊,要是比我晚那也得問問我答應不答應的吧?要是比我早……麻煩你不要佔那麼多地方好不好,給我稍微也留一點埃」

她使勁往陳羲懷裡鑽了鑽,然後伸手捏住了陳羲的鼻子:「趁我閉關居然騙了這麼一個貌若天仙的美人兒大姐姐回來,你本事倒是不小埃看起來木訥呆傻的,原來桃花運這麼旺……」

她說完之後轉頭看向柳洗塵,聲音清脆的說道:「不過你看上他倒也算眼光不錯呢,這傢伙笨是笨了點但天賦還行而且性子不錯。最主要的是長的很帥哈……要不是我年紀太大了對兒女情長什麼這樣過家家的事沒興趣了,我就搶過來自己帶著玩。你不要這麼看著我啊大姐姐,我可不是你情敵。要不然我把九色石掛在這個廢棄的禁區里,陪你在這一塊等這傢伙辦完事回來?矮油……我可不是故意偷聽你們說話的,距離太近……太近……」

「她是?」

柳洗塵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陳羲尷尬的笑了笑,指了指藤兒然後介紹道:「咳咳……這個……這個就是神騰。」

咯。

柳洗塵覺得自己的心停跳了那麼一會兒。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