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七十章雨幕刀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雨幕刀客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覺得自己突然之間強大起來之後,蔡小刀在大街上沉默了好一會兒。他仔細的想了想為什麼會有這種變化,找不到答案的他決定放棄。他告訴自己不要去管為什麼了,難道在大街上撿了寶貝還要去查清楚是誰丟了寶貝?

強大了就是強大了,他覺得這應該是老天的眷顧。

所以蔡小刀當一下子跪下來,朝著天空拜了拜說了一聲謝老天爺。然後他起身,不管隨從那詫異驚恐的眼神,轉身又回了那個院子。一刀堂的堂主之一李仙鶴剛心事重重的把蔡小刀送出來,還沒坐穩當就看見蔡小刀又回來了。

李仙鶴連忙迎出去,蔡小刀大步進來就問了一句話:「你願意不願意退出一刀堂,以後一刀堂我一個人說了算?」

李仙鶴愣住,沒明白蔡小刀是什麼意思。他張了張嘴卻一時之間不好回答,所以改為訕訕的笑了笑。

「看來你不願意。」

蔡小刀把懷裡抱著的刀拿好,然後笑著說道:「我這個人做事最直接,絕對不會拐彎抹角。能靠殺人辦的事就不喜歡去勸,勞心費力的還不一定勸的通。剛才離開之前我還沒有想過殺你全家,可是現在我忽然想了。」

李仙鶴大驚失色,立刻後撤準備出手。

蔡小刀簡簡單單一刀劈落,李仙鶴變成了兩片。

李仙鶴,破虛七品的修為。

蔡小刀看了看地上那兩片屍體,又看了看自己的刀咧開嘴笑:「原來真的強大了,殺他看來連刀都不用出。」

他瘋了一樣笑著,轉身撲通跪下朝著天空又拜了幾拜:「老天爺啊,剛才拜的時候心不誠,你別見怪哈。現在我重新拜拜你,以後你就是我爹。天是我爹我就是天子?這可真是個好兆頭。」

他磕了幾個頭,然後將李仙鶴一家全殺了。他出來的時候,手裡還拎著之前帶來的禮物。

走出李仙鶴的家門,他一屁股坐在馬車上吩咐了一聲:「一刀堂里有幾位老前輩,雖然已經不問江湖事但是地位還在那兒擺著,我也不買禮物了,送給李仙鶴的這份禮物挨著個的送一遍就是了。」

車夫不知道發什麼了,但是他聞到了院子里飄出來的血腥味。

馬車裡的蔡小刀抱著自己的刀,用舌頭舔著刀鋒。

「我運氣這麼好,難不成這是上天的安排?我以後很快就會成為西南這片的老大,然後還能繼續往上爬……刀啊刀,你陪我一起去做大人物好不好?要是以後還有這樣的運氣,我做聖皇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埃」

他忽然抬起頭,眼神里閃過一絲陰寒:「對了……現在我可以去殺異客堂的人了,先殺誰呢?」

他才自語完這句話,忽然小腹丹田裡一陣劇痛。疼的他懷裡的刀都掉了下來,他捂著肚子倒下去,身子不斷的抽搐著。車夫感覺到了車廂里一震一震的,卻不敢去看也不敢去問。過了好一會兒車裡逐漸平靜下來,車夫感覺自己後背上一陣陣的發冷。

蔡小刀直愣愣的從馬車裡坐起來,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他的眼睛徹底變成了黑色,白眼球消失不見。黑色的眼睛里似乎還有霧氣流轉,隱隱之間能看到綠色的東西一閃即逝。他把刀撿起來抱在懷裡,如抱著一個嬰兒。

……

……

天黑的很快,陳羲坐在院子里抬著頭看著天空。有一顆流星從夜空中劃過,陳羲忍不住去想是不是有人和自己一樣的際遇?死亡,靈魂漂泊,抓住墜星,來到這個世界。這一切到現在想起來還是如夢似幻,他經常錯覺自己睡著了之後再睜開眼睛,是不是就會回到原來的那個世界。

黑暗中,敖淺的身影悄然出現。他走到陳羲面前站住,然後單膝跪倒:「謝主人再造之恩。」

他換了稱呼,不再是公子而是主人。

陳羲轉頭看向他,搖了搖頭:「這不是什麼再造之恩,說起來還是我欠著你一條胳膊。起來吧,我更希望我手下的人能真誠的面對面和我坐著說話,而不是跪在我面前。」

敖淺起身,在陳羲面前席地而坐。小院子里這棵大樹枝繁葉茂,陳羲發現敖淺坐下來的位置恰好在最深的暗影處。就算是走到近前要是不仔細看的話,也根本發現不了那坐著一個人。

「胳膊沒事了?」

陳羲問。

敖淺輕聲回答:「已經沒事了,不過主人的那本高階功法可能會引起一些麻煩。現在葯門的人應該還在探究這本功法的來歷,以葯門的實力,也許用不了多久就能查明白。」

陳羲嗯了一聲,這確實是個麻煩。當時為了救敖淺他雖然想到了之後可能會引起什麼麻煩,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拿了出來。以葯門的勢力,也許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出來那功法和滿天宗有關。而現在葯門還有大批高手被困在神木大陣里,只要一查出來,葯門就會立刻派人去抓敖淺。

所以剛才陳羲讓藤兒的分身將敖淺帶了出來,以藤兒分身的實力,甩開那些葯門的探子並不算什麼難事。

陳羲道:「現在你已經脫身,葯門那邊暫時不需要考慮太多。那個小院已經不能再回去了,我已經讓阿喵通知阿狗和蘇坎找別的地方棲身。這件事暫且放一放……明天一早我和異客堂的人應該有個了斷,你在暗中跟著我,看清楚出手的人,我會故意放幾個人逃離,你盯准了他們藏身之處。」

「是」

敖淺應了一聲,然後起身準備離開。

陳羲取出一件東西遞給敖淺:「你的本命鐵棍被擊毀,這個送給你。」

他手裡拿著的是一條通體銀白的長槍,是他向藤兒討要來的。和藤兒分開之前,他特意讓藤兒從空間那些寶貝里選一樣和鐵棍相似的東西。可惜的是,沒有棍只有這桿銀槍勉強還算貼近。

「可能你用著不太順手,我已經抹去了這銀槍上原來殘留的氣息,你需要一段時間和它培養血脈之力。等以後找到更好的東西,我再給你。」

陳羲說完之後將銀槍遞過去,他發現敖淺伸手來接的時候身子都在微微顫抖著。

當敖淺把銀槍接過去的那一刻,他本來就隱隱發紅的眼眶裡竟是有些微微發濕:「這是……真正的造器大家所製作的本命,我能感覺出來這銀槍里蘊藏著的巨大力量。太貴重……我不能要。」

「東西再貴重也只是一件東西,沒有人重要。」

陳羲搖了搖頭:「去吧,我說過,不會虧待你們。」

敖淺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捧著銀槍轉身離去。

而就在這時候,阿喵背著一個人走進棲身的客棧。阿狗快速的把他接進來,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這是誰?」

阿喵回答:「一個死人。」

……

……

陳羲從修鍊之中退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微微放亮。這半夜他一直在運行功法,將那三滴血的四成力量穩定下來。藤兒說這股力量來自於一個可以傲視天下的半神,這也就難怪區區三滴血就能蘊含如此強大的力量。

但是陳羲有一件事忽略了……藤兒是半神之體,要煉化那三滴血的六成力量至少還需要近一個月的時間,而他吸收了那四成力量之後很快就徹底融合。如果陳羲想到的話,也許他就會重新審視自己。

陳羲特意換了一件新衣服,依然是黑色的長衫。不過,這次他穿上的長衫是執暗法司的袍服。剪裁的極為合體的黑衣,領口和袖口處有淡淡的紋理。陳羲將臂甲扣在衣服裡面,從外面什麼都看不出來。

青木劍出現,陳羲背在身後。

這種裝束打扮,只要有見識的一眼就能看出來他是神司的人。而且那塊玉佩就掛在陳羲腰畔,執暗法司四個字都變得光明正大起來。

直接亮出來自己神司裁決的身份,是陳羲深思熟慮之後的選擇。

走到門口的時候,陳羲看到屋子外麵灰蒙蒙的,昨夜裡下起了小雨,雨點很細密。陳羲看到門口掛著幾把雨傘,從中選了一把黑色的撐開,走進雨幕之中。細雨清涼,空氣格外的潮濕。

陳羲走在青石板的路面上,每一步落下地上積存的雨水都如有生命一樣自動避開。他身上依然乾爽,黑色的鞋子上連一點水滴都沒有。細雨紛紛,大街上比以往冷清不少。不過為了生計,還是有人早早的在路邊出攤,用雨布搭起來棚子。

他們看到陳羲的時候誰都不敢盯著看,那雨幕中黑衣黑傘緩步而行的年輕男人,似乎身上帶著一股能把人帶入地獄的力量。他背後的劍似乎隨時都會飛出來,在這細雨紛飛之中留下一地血紅。

陳羲沒有去高堂請他去巡視的那條大街,而是直接朝著異客堂大院那邊走了過去。從暗中出現幾個人,慌慌張張的跑回異客堂那邊去報信了。

異客堂大院里,高堂聽那幾個人說完之後臉色變得格外-陰沉。

「胡驢子,去做事,不能讓他進異客堂的大院。讓他死在這條大街上……發刀令,異客堂里不管是誰如果去幫忙,一併殺了。陳羲亮出來神司的身份,已經沒有餘地了。既然如此,我寧願親手毀了異客堂。」

胡驢子點了點,將脖子里的黑巾往上拉了拉遮擋住臉面。他背後背著一柄長刀,而他身後,數十個黑衣刀客整整齊齊的站在雨幕之中。

「既然有人逼我,那我就讓所有人看看,我高堂是憑什麼立足的。」

高堂一擺手,胡驢子帶著數十個黑衣刀客消失在雨幕之中。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