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七十三章殺你不止一種辦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殺你不止一種辦法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高堂是高手。

一個隱藏了多年修為的靈山境高手,在這一刻終於爆發出來自己的強大實力。僅僅是他將威壓全部釋放出來,當場就有幾十個修行者死於非命。而他在面對陳羲的時候,也絲毫沒有保留實力的念頭。

他就是要用這樣一種絕對的優勢,來向西南的所有黑道幫派宣告。這些年,如果他願意的話早就已經將所有敵人都剷除了。

刀印印在了陳羲的胳膊上。

刀印可以直接把刀氣從別的地方吸引過來,不管高堂朝著什麼地方出刀,刀氣最終都會劈向陳羲。這是一種極變態的功法,可是最變態的地方是他的刀山。人們總是說到刀山火海四個字,可是這一刻看到那座刀山的人才算真正的知道了刀山是個什麼樣子。

也許有幾萬柄長刀組成,也許會更多。

那刀山足有百米高,從下面仰視根本看不到刀山的頂端。可是刀山最下面,那密密麻麻朝下的刀尖讓人心裡發顫。當刀山出現的那一刻,還有膽子在遠處圍觀的人立刻嚎叫著開始往四周奔逃。他們此刻誰也不敢再有絲毫保留,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命。

誰也不知道,刀山落下來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威力。

而陳羲,被他身體外面繚繞的刀氣纏住了,他根本無法脫身。可即便他能脫身,刀印就在他胳膊上,不管他去哪兒,那刀氣那刀山都會不死不休的追上去。

站在大街上的高堂高高昂著下頜,多年來的壓抑,多年來的隱忍,這一刻他全都釋放了出來。五年之前他就已經晉入了靈山,可是他沒有找到一條讓自己接觸到更高層次世界的道路。這些年來那種懷才不遇的憤悶,這一刻他要全部釋放出來。

現在,柳家的人給了他一個允諾。

柳家會把他介紹給平江王!

縱然平江王不會親自見他,但是只要成為平江王的人,那麼他的人生轉折就來了。平江王是最有希望繼承聖皇之位的皇子,只要跟了平江王且立些功勞的話,高堂堅信以他的能力將來可以在天樞城有自己一席之地。

他不想再做什麼黑道幫派的人了,他要做大人物!

如果誰要是阻止他去實現這個夢想,他就算拼了命也要殺了那個人。柳家的那個老婦人告訴他,只要他殺了陳羲就能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這不是畫餅,而是實實在在擺在他面前的前途。

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幾十年。

「誰也不能擋我1

他仰天發出一聲咆哮,那吼聲如雷。

與此同時,刀山墜落!

那氣勢洶洶的刀山狠狠的落在陳羲所在之處,那般巨大的刀山砸在地面上是一種怎麼樣的威勢?方圓數百米之內的民房盡數被壓碎,刀山和大地接觸的那一瞬間,颶風被擠壓出來,席捲而過。

但可怕的不是颶風,而是刀。

隨著刀山墜落在大地上,組成刀山的那些長刀有不少向四周激蕩了出去。那刀的數量太龐大了,哪怕只是十分之一激射出來,其密度足以橫掃附近幾條大街。這就是靈山境修行者最強一擊的威力,那些破虛境的修行者根本無法抵擋。

向四周激射的刀如暴雨一樣,那些來得及躲開了刀山的人卻躲不開刀雨。密密麻麻的長刀往四周激飛,一棵棵樹木被切斷,一個個修行者被擊殺。靈山境修行者的最強一擊,幾乎清空了方圓兩百米之內所有的人和東西。

房屋盡毀,兩百米之內的修行者沒有一個活下來的。

刀山太過沉重,大地似乎也承受不住,一條條巨大的裂縫向四周延伸出去,看起來就好像蜘蛛網一樣。整座刀山最起碼將地面向下砸沉進去幾米,可想而知在刀山之下的陳羲會是怎麼一個下常

更遠處圍觀的人臉色慘白,不少人嚇得渾身發抖。西南這一帶沒有人見過靈山境修行者出手,現在他們終於知道境界的巨大差距有多可怕。所有人的都確定,那個穿黑衣的年輕人已經成了一灘肉泥……不,只怕連肉泥都沒有留下。

天空之上,馬車裡的老婦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高堂的修為還算能入眼,回頭派人引領著他去見平江王的手下。這個人為了前程什麼都做得出來,留著還有用。」

黃先生微微搖頭,連著說了三個可惜。

高堂亂舞的頭髮落下來,他眼神里的狂熱也逐漸散去。他知道自己成功了,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用出自己的最強一擊。五年前他就已經步入靈山境,雖然現在他也只是靈山一品巔峰,可是他有自信,憑藉自己的刀山,完全可以擊殺靈山二品的修行者。

對付一個還沒有跨入靈山境的修行者,他有十足的把握。

就在他準備散去刀山功法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巨大的刀山晃動了一下,緊跟著又是一下……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正試圖把刀山頂起來,想從刀山下面掙扎出來似的……不只是他看到了這一幕,所有人都看了。天空中剛要離開的老婦眼神一凜,黃先生表情一變。

難道陳羲沒死?

……

……

巨大的刀山之上縱然有數不清的長刀激射出去,可山體依然很大很沉重。現在,刀山下似乎有一股力量想要掙扎出來,一下一下的將刀山拱動。而且每一下的力量都在不斷加大,看起來用不了多久巨大的刀山就會被掀翻。

高堂的臉色變了變,縱身一掠上了刀山。他落在刀山之上,將長刀往下猛的一插。

轟然之間,刀山立刻壓了下去。又是一股濃烈的煙塵從刀山四周冒出來,就好像水開了之後從壺嘴裡衝出來的蒸汽。刀山重新壓下去,又往下深入了一米左右。遠處圍觀的人全都睜大了眼睛看著,等了一會兒之後不見刀山下再有動靜,於是有人又開始嘆息,那個年輕人就算再掙扎也還是無濟於事。

就在連高堂都以為陳羲這次再也不能反抗的時候,刀山忽然又動了一下,而且這一下動的極猛烈,站在刀山上的高堂都跟著晃動起來,險些栽倒。

他眼神里閃過一道凶光,雙手按住刀柄猛的往下一插。

人們似乎看到了一柄巨刀穿過了刀山,筆直的刺進了大地之中。

天空上,馬車裡的老婦仔細的看著,凝集修為之力感知著刀山下面。她等了一會兒之後沒有什麼發現,忍不住鬆了口氣:「總算是死了,這個年輕人倒真是讓人刮目相看。要是不來天樞城找個宗門好好修行的話,幾十年後或許會在江湖上有一番名望。」

高堂也在感知著刀山下面,幾分鐘之後刀山始終沒有動靜,他忍不住抬起手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這是他的最強一擊,耗費了他大量的修為之力。之所以對付陳羲用出他最強大的力量,是因為他知道肯定有柳家的人在看著。他就是要讓柳家的人看清楚自己的能力,這樣到了平江王手下才不會被看扁。

為了確保陳羲已經死了,他將剩下的修為之力全部灌注於巨刀之中然後猛的一扭刀柄。巨刀旋轉著又往下刺進去很深,就算下面是個銅頭鐵臂的人也肯定死透了。

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轉身想從刀山上下來。就在這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身邊好像有些不對勁,刀山上全是刀,這些刀都是他的兇刀之氣凝集而成。可是他邁步要走的時候,忽然發現身邊不遠處有一柄劍。

在無數把刀中想看到一把劍其實不容易,因為這把劍離著他太近了所以他才注意到。

而就在他看到這柄劍的時候,劍沒了。

高堂幾乎下意識的想要抬起手揉揉眼睛,可是還沒等他抬起手,劍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穿著黑衣,嘴角上還帶著自信笑容的年輕男人。不管怎麼看,無論多挑剔,這都是一個漂亮到能讓任何少女少婦為之動心的年輕男人。明明是一柄劍,為什麼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年輕男人?

因為劍是青木劍。

因為男人是陳羲。

陳羲一拳砸在高堂的小腹上,這一拳的威力被他右臂的臂甲增大了一倍。兇猛的修為之力直接穿透了高堂的小腹,拳風將高堂身後的衣服震得粉碎。高堂的身子往下一彎的時候,陳羲的膝蓋抬起來重重的撞在他的下頜上。

高堂連遭兩次重擊,身子向後飛出去。

可他還沒來得及有什麼反應,陳羲已經追上來,順手從刀山上抽出一柄長刀戳進高堂的小腹之中,然後再抽一把插進去……高堂的身軀從刀山之上往下落,陳羲一路追著,拔刀,插刀,再拔刀,再插刀。

當高堂落在地上的時候,他的身上插著七柄長刀。這七柄刀都刺在了他的要害,其中一柄貫穿了他的小腹,一柄刺透了他的心臟。

高堂的身體砰然落地,陳羲就穩穩的落在他身邊。

然後陳羲抬起腳往下一踩,將插在高堂胸口的那柄長刀踩了下去。長刀變成了釘子,把高堂釘在了地面上。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

天空上,老婦手裡剛拿起來的茶杯嚓一聲被她攥的碎裂。遠處房頂上,黃先生的臉色驟然變得難看起來。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自語了一句:「這……不可能1

陳羲招了招手,刀山轟然被掀翻。他左臂的臂甲從大變小,飛回他左臂之上。

他被刀印鎖定這不假,可是刀印印在了他的臂甲之上。他將左臂的臂甲摘下來變大,人站在臂甲之下。刀山雖然強大,可也沒辦法將這臂甲擊毀。而在刀山落下來之前,高堂亂髮飛舞的從深坑裡走出去的那一刻,陳羲已經讓青木劍飛到了刀山之上。

接下來,只需要做陳羲最擅長的本我虛我轉換就夠了。

陳羲算定了這樣強大的攻擊,消耗的修為之力必然極為巨大。就算高堂是靈山境的修行者,也不可能再來第二次。所以他在等,等高堂的修為之力幾乎耗盡的時候再出手。殺一個靈山境一品巔峰的大修行者,陳羲甚至沒有將自己的修為之力徹底暴露。

他還不能暴露。

陳羲彎腰看著還有最後一絲氣息的高堂,很認真的告訴他:「殺你,我最少還有三種辦法,每一種都比現在直接有效,這一種是最不保險但最能保存實力的,你說不能太早暴露自己的修為,我深表贊同……」

他直起身子,轉身走向遠處。R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