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七十五章那個年輕人有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那個年輕人有用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回到異客堂的時候,所有的漢子們都在大院里聚集著。身上濕透了卻沒來得及換衣服的白小聲正在給傷者包紮,回頭看到陳羲的時候立刻迎過來。從他的臉色來看,似乎心裡的鬱結輕了一些。

「大家現在都有些迷茫,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

白小聲到了陳羲身前低低的說了一句,回頭看向眾人。見陳羲回來,所有人都往這邊圍攏過來。短短的一段日子,大堂主沐陵散死了,大堂主高堂死了,二堂主胡驢子死了。異客堂現在似乎已經在崩塌的邊緣,這些漢子們現在只能等著陳羲來給他們指出一條通向未來的路。

陳羲說了幾句安慰的話,然後對白小聲示意了一下。兩個人離開前院,在後園僻靜處停下來。

「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陳羲看起來稍稍有些疲勞,在後園涼亭里坐下后說道:「不久之後,聖庭就會派人清理西南這一帶,所有的黑道勢力都會被剷除。這裡會建造一座五軍都督府,傳聞最有希望繼承聖皇之位的平江王插手進來,你這段日子要帶兄弟們暫時離開。」

「你呢?」

白小聲著急的說道:「弟兄們對你更信服,你帶著他們走才對。我從來沒有處理過幫中的事務,讓我帶著他們,我怕自己做不好。」

「我還不能離開。」

陳羲笑了笑:「我來天樞城是為了報仇的,現在我出手殺了高堂動靜那麼大,我的仇家一定會察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很快我就會和他有一場生死之戰。所以只能是你帶著異客堂的兄弟們暫時離開……若我不死的話,我會想辦法給弟兄們每個人都弄一份正經差事。五軍都督府是為凡人的貴族所建立,常備人馬三十萬。以兄弟們的身手,加入五軍都督府最起碼能謀個職位。」

「我們去哪兒?」

白小聲說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帶著他們去哪兒。」

「你知道,只要你靜下心來就會知道。」

陳羲拍了拍白小聲的肩膀:「我不問你當初為什麼離開自己的家來到天樞城,也許那個時候你也是如現在一樣迷茫。在你最無助的時候你遇到了高堂,這麼多年都是他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你從不曾有過自己的主見。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你的修為沒有太大進境的緣故。當你學會自己判斷學會冷靜思考學會做出決定的時候,對你來說很有意義。」

白小聲心裡猛的一震,他忍不住問自己,這麼多年來自己都是這樣過來的嗎?他想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陳羲竟然說的那般準確。他確實從沒有對自己負責過,沒有為自己做出過什麼決定。

他習慣了隨波逐浪,習慣了按照別人指出來的方向做事。

「你行的。」

陳羲笑著說道:「我現在要走了,修為之力消耗了不少,如果這時候我仇家找上來我未必能打贏。所以我需要找個安靜的地方靜修,等我解決了自己的事之後就會想辦法把異客堂的兄弟們都送進五軍都督府。」

白小聲只好點了點頭:「我儘力。」

陳羲嗯了一聲,起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

白小聲在他身後喊了一聲:「你……真的就叫陳羲?」

「是」

陳羲點頭回答。

「我也真的就叫白小聲。」

他說。

陳羲轉頭對白小聲笑了笑,白小聲也對他笑起來。這本是兩句聽起來很無聊的話,可是兩個人提問回答都那麼認真。陳羲離開了,白小聲卻覺得自己沒有以往那種不依靠別人就會很孤單的想法。他直起腰,深呼吸,大步走向前院。

那裡,有數百條漢子等待著他。

……

……

大楚皇族的宮殿規模龐大,皇宮處在一座幾乎有三分之一個天樞城那麼大的懸空島上。這也是天樞城最大的一座懸空島,還有很多附屬的小島漂浮在這座大島四周。

其中聖皇九子的宮殿,就在那四周漂浮的小島上。即便是相對來說小了很島,其巨大也足夠讓人震撼。

平江王林器乘住的地方,在皇宮懸空島的正東。如果沒有對比的話,這座懸空島也算不上校面積來說,最起碼可以容納數萬人。島上有一座小山,平江王府就在小山一側。遠遠的看過去,亭台樓閣處於雲中,如仙人的居所一樣。

平江王林器乘是個很自律的人,每天在固定的時間睡覺固定的時間起床,除非有要緊事,不然誰也不許打擾了他這個習慣。表面上看起來他是一個只有二十幾歲年紀的人,可實際上,他的年紀至少已經有一百歲。

皇族的血脈之力,再加上不俗的天賦,讓他的修為境界之高已經足夠傲視人間。傳聞在聖皇九子之中,唯一能在修為上和他抗衡的是聖皇最不喜歡的小兒子黎陵王林器重。傳聞黎陵王不是聖后親生,是一位凡間女子為聖皇所生,所以他體內只有一半的聖皇血脈,可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血統不純凈的聖皇子修為天賦居然好的驚人。

不過黎陵王林器重性子溫和,他一直被幾位哥哥欺負,卻從不反抗。一直到有一天他在皇家獵獸場手裂了一頭荒獸之後,其他的聖皇子才不敢再去胡亂欺負人。也就是那個時候起,人們才開始注意這位最不可能繼承聖皇之位的聖皇子。

說起來,聖皇的其他八位皇子,沒有欺負過林器重的只有兩個人。一個就是平江王林器乘,一個是安陽王林器平。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麼的,這兩個人現在是繼承皇位最有利的人眩

林器乘的生活極有規律,每天什麼時候修行,什麼時候讀書,什麼時候見客,都劃分的格外嚴格。在他看書的時候絕對不會見客,不管是誰來拜訪都一樣。哪怕就是當年聖皇駕臨他的懸空島,他也沒有立刻出去迎接,而是看完了自己想要看完的那一頁之後才動身。

相對來說,安陽王林器平是一個要活躍的多的人。他不喜歡事事都按照規矩去做,先生讓他讀書的時候他偏去修行,讓他修行的時候他偏要睡覺,讓他睡覺的時候他偏要讀書。不管先生說什麼,他就反對什麼。不過到現在為止,他的學識氣度絲毫也不輸於林器乘,只是在修為境界上略有不如。

聖皇九子,各不相同。

林器乘見客的時候喜歡在花園裡而不是房間里,就因為如此曾經被聖皇贊了一句真光明。以他的身份,每天想要來求見他的人自然數不勝數,但是不管見到的還是見不到的,從不曾有人在背後罵過他。

因為他見客也有一個規矩,只按照先來後到,不管身份尊卑。

在平江王府里,經常會遇到這樣的場面…….一個聖庭級別不高的小吏和平江王對坐長談。而在平江王府外面,許多官職很高的大人物卻只能等著。

無論如何,看起來平江王林器乘都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此時坐在花園裡和他面談的,是一位身穿道袍的老者。這老者在天樞城也很有名氣,是天樞城三陽觀的觀主飛彌道長。凡是能接觸到這個層次的人都知道,平江王年幼時候曾經在三陽觀求學十年。飛彌道長,算是平江王的開悟恩師。

所以在他們兩個人交談的時候,王府里的下人全都退開。

也許這正是個可笑的地方,雖然見客是光明正大的在花園裡,可是身邊不留一人,和在密室相見又有什麼區別?

「人丟了。」

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歲的飛彌道長說話的時候小心翼翼,雖然他是平江王的開悟恩師,可是在平江王面前他絲毫也不敢妄自尊大。因為他很清楚這位殿下的秉性,也很清楚自己應該擺在什麼樣的位置。

所以說出人丟了這三個字的時候,他有些心虛,還有些惶恐害怕。

「丟了幾個?」

平江王抬起很修長好看的手,捏了一顆葡萄,仔細的把葡萄皮剝開然後吃下去。這葡萄自然不是凡品,就算是凡品,被聖皇子吃過之後也不是凡品了。

「兩個……」

飛彌道長垂首回答。

「先生,你是不是真的太老了?」

平江王伸出去拿第二顆葡萄的手停在半空,他看向飛彌道長,眼神里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可飛彌道長的肩膀卻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飛彌道長不敢回答,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若是太老了,就回去休養吧。」

平江王往後靠了靠,讓自己坐的舒服些:「以你的年紀做這些事確實太吃力了些,若是先生沒有一個合適的地方,我倒是可以送你一個。我在兗州有個莊園風景秀美,是個頤養天年的好地方。」

飛彌道長連忙說道:「我雖老邁,但仍有為殿下效力之心。」

平江王笑了笑,問:「那麼丟了的人,什麼時候能找回來?可有線索?」

飛彌道長回答:「柳洗塵應該是被子桑家的那個丫頭藏起來了,只是暫時還查不到藏在何處。殿下也知道子桑家族不能碰,子桑家的那個丫頭又太特殊……」

「說另一個。」

平江王擺了擺手。

「白鴉倒是找到了,他將精元置於一縷殘魂之內,應該是想自己回到天樞城的。或是出了什麼差錯被一個不入流的小人物吸收,不過白鴉應該是想借那小人物的軀殼還魂。我察覺到之後,以空明之法破虛空想把那人帶回來,可是半路卻被人破了功法。」

「先生的修為竟是不能保住那人?」

平江王問道。

飛彌道長垂首道:「出手的人修為與我應該不相上下,不過他距離更近,所以……但是我從對方出手來判斷,應該是安陽王手下的虛勒大和尚。我與虛勒從未見過,但是暗中交手已經不止一次。」

「被器平的人帶走了?」

平江王微微皺眉:「想辦法除掉白鴉吧,鴉的秘密不能讓器平知道。如果這件事做不好,先生就真的該去養老了。」

……

……

天樞城

西北

聖堂黃家的懸空島上。

安陽王林器平微微皺眉:「你是說,這個人體內藏著的就是林器乘秘密養著的什麼邪體之一?如果是,他為什麼會被人打的只剩下一縷殘魂?」

一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大和尚俯首回答:「恭喜殿下,有個人似乎天生可以剋制這邪體。若是殿下將此人收為己用,那麼平江王那暗藏著的實力,怕是要沒用了。」

林器平立刻笑起來:「這真是個好消息,大師,你親自去找這個人然後把人給我帶來。」

大和尚搖了搖頭:「帶來,就太明顯了。不如先放著,遙遙看著,等到合適的時機再帶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