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七十六章偶得面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偶得面甲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回到小院之後和老洪頭告別,他給了老洪頭不少金銀,讓老洪頭去別的地方買個宅子。這地方不久之後平江王就會派人來清理,到時候誰會管這些普通百姓。老洪頭對陳羲千恩萬謝,卻有些捨不得這住了多年的宅子。

陳羲勸說了一會兒隨即離開,他沒打算按照桑千歡的意思做事。殺高堂之後,他的面孔在西南這片已經太多人認識了。陳天極就住在這附近,之前的大戰那般的驚天動地,陳天極顯然不可能沒有察覺。

之所以陳羲穿上執暗法司的袍服,也是出於這方面的考慮。陳天極一旦看到他,肯定會好奇陳羲是怎麼從滿天宗出來的。而看到陳羲身上的執暗法司的衣服,再考慮陳羲的修為暴漲,他必然有所忌憚不敢輕易出手。

陳羲需要暫時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才準備離開,執暗法司的玉佩就在微微發熱。陳羲把玉佩摘下來看了看,是桑千歡讓他立刻返回執暗法司。陳羲冷笑一聲,將玉牌丟進納袋裡。

離開小院之後,陳羲站在大街上往四周看了看,過往的行人看到他的時候眼神都很複雜,這一日一戰名動西南的少年,讓人心裡多了一份畏懼。那些人看到陳羲都會下意識的將距離拉的遠一些,這麼多年來這一帶已經形成了這樣的習慣。一個強者出現,就代表著一個新的黑道勢力誕生。

百姓們已經怕到了骨子裡。

陳羲忽然覺得有些心酸。

就為了那所謂多元共生,大楚皇族默許了黑道勢力在西南這一帶盛行。完全沒有考慮過普通百姓。這幾百年來,被這些不入流的黑刀勢力禍害的百姓有多少?最讓人憤怒的是,天樞城的百姓是不許隨意搬遷的。

你在這裡受了黑道勢力的欺負,那麼你也不能搬走。為什麼?因為這是大楚聖皇的仁慈。大楚聖皇說過,世界上存在的每一種東西都有其存在的道理。西南這一帶黑道勢力壓迫百姓,那是因為這裡有適合黑道勢力生長的環境。不管是誰都不能強行干預這種事,就好像蘑菇生長在陰暗潮濕的地方,你不能讓它生長在沙漠里。

既然這裡就是這樣,那麼就不能干預不能破壞。

所以對於要在此處建造五軍都督府之事,陳羲沒有什麼抵觸。也許這些百姓會失去一些東西,但是他們畢竟還會得到安置。這樣一來,在西南為禍了幾百年的黑道勢力也就終於到了末日。

可是,陳羲知道這個末日對於那些黑道勢力的人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懲罰。大大小小的黑道幫派,會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又或許成為那些凡人貴族追捧的上賓,他們的日子依然會過的很舒服。不要去理會平江王說的什麼把這裡清理乾淨那句話,他針對的更多的是那些普通百姓。

平江王看重的是這一片地,而不是這地上生存的百姓。

陳羲站在大街上看了好一會兒,心裡那種鬱結卻沒有鬆開多少。他想幫幫這些普通百姓,可是卻找不到一個方向。提醒這些百姓儘快離開?如果官方沒有補償的話,他們拿什麼生存下去?

大楚皇族也好,聖庭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好,修行者會拿出錢財來補貼給那些百姓們?笑話……在聖庭里那些大人物看來,普通百姓和螻蟻沒有區別。你會給一隻螻蟻銀子嗎?

至於那些凡人貴族,陳羲很清楚他們什麼嘴臉。表面上的仁義道德,可實際上心腸已經黑的不能更黑。

陳羲看著形形色色的人走過,看著那一張張迷茫的面孔。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抬頭看了看天色還早,陳羲回到了異客堂的院子里找到白小聲。兩個人低低的交談了一會兒,白小聲聽陳羲說完之後眼睛里就開始放光。他實在想不到陳羲居然有這樣大的想法,不過聽著就讓人熱血沸騰。

「你把兄弟們帶好,只需要等我派人來通知你們就是了。」

陳羲臨行前交代了一句,然後離開了異客堂。

天黑的時候,陳羲到了距離異客堂所在很遠很遠的西城。這麼多年來形成的經驗,他知道如何甩開跟蹤者。這些跟蹤者的修為都不會很高,而且暗中還有敖淺幫忙將其中一些人悄悄除去。

陳羲隨隨便便找了一條大街,隨隨便便找了一家鐵匠鋪子。

他從懷裡掏出來一塊黃金放在桌子上,然後要來紙筆畫了一個圖。

「今夜能不能把這個面具打好?」

他問。

鐵匠看了看那圖,又看了看黃金,還是搖了搖頭:「今夜最多把模具製作出來,還得是我親自動手所以速度快些。要是學徒,三天也做不完的。所以最快也要明天晚上……」

陳羲搖頭:「那我找別家。」

「慢著慢著。」

這鐵匠盯著黃金,猶豫了好一會兒后像是艱難的做出了什麼決定。他轉身進了裡屋,從裡面抱著一個小包裹出來。

「這裡有一個面具,是我祖上傳下來的。我家祖上可是出過修行者的,而且很了不起。這其實是個面甲,我猜測是我家祖上當年跟隨大楚聖皇南征北戰的時候所佩戴的面甲。我稍稍改動一下就行,不過……你得加錢,這畢竟是我祖傳的東西。」

陳羲有些好奇,一個落魄的鐵匠家裡會有一個什麼樣的面具。

鐵匠將包裹一層層的打開,一邊打開一邊說:「婆娘還在的時候,一直勸我把這個東西賣了。那個時候家裡窮,她病了都沒錢去看。可我就想萬一這東西是什麼寶貝呢,萬一可以改變人生呢,就一直捨不得賣……後來婆娘病死了,臨死之前看我的那個眼神,我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

「我最後悔的,就是在她病重的時候沒有賣了這個東西。其實我把房子都賣了,我甚至還想把孩子也賣了救她……可是救不了埃我也知道,她最後看我那一眼不是埋怨我不是恨我,而是捨不得。」

包裹打開,陳羲看到了一個黑色的面具。

他從懷裡取出一顆珠子,最起碼價值千金:「這個給你,給你老婆把墳重新修一下。孩子賣了嗎?賣了就去贖回來,就算是十倍百倍的價錢也贖回來。」

「沒1

鐵匠使勁搖頭:「孩子沒賣,婆娘臨走時說,孩子就是她的命,我要是敢賣了孩子她就變鬼來抓我。孩子去隔壁玩兒了,我家裡沒什麼錢,隔壁人家好心,做些好吃的就把孩子叫過去。」

陳羲點了點頭,將面具拿起來看了看。

手才觸碰到那黑色的面具,他心裡忽然一震,然後就有一種沒來由的緊張!

……

……

那是一種熟悉感,就好像在特別陌生的地方突然遇到了親人一樣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絕對不是發自陳羲的心裡,而是外在的一種力量在影響著陳羲的心。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不停的告訴陳羲,一定要把這個面具帶走。

陳羲感覺自己的手臂在微微發熱,他忽然間明白了。

是他的臂甲。

這個黑色面甲和他的臂甲竟然有一種什麼聯繫,在他觸碰到面甲的時候這種聯繫越發的強烈起來。陳羲不動聲色的把面甲拿起來看了看,發現這面甲的造型很奇特。這不是一個全遮擋的面甲,左眼能露出來,但是右眼位置上卻遮擋著。

難道這面甲曾經的主人只有一隻眼睛?

似乎是看到陳羲的疑惑,那鐵匠連忙把面甲拿過去伸手抹了抹:「太久沒有動過,上面一層灰。這個右眼的位置是一層紅色的晶石,雖然我不知道當初為什麼這樣打造,但是我試過,戴上面甲之後右眼透過紅色的晶石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

面具應該是一個什麼魔鬼之類的造型,很古樸。左眼位置是一個圓弧,把眼睛能露出來。右眼位置果然是一塊紅色的晶石,看不出什麼材質。

那鐵匠依然自顧自說著:「當年窮困潦倒的時候,我曾經想過把這紅色的晶石拆下來賣掉。不能都賣了,我拆下來一塊賣了也算對得起祖宗。可是不管我用什麼辦法,這東西就好像渾然一體,根本就拆不下來。」

「為什麼突然就想賣掉了?」

陳羲問了一句。

鐵匠嘆了口氣:「我本以為,這個面甲是祖先留下來的傳家之寶,可是我們一家都沒有修行的潛質。為了這個面甲,我還特意借了不少錢去一個小宗門帶著我的孩子測試過。可惜我的孩子也一樣,不可能修行。本指望這面甲能改變我的人生,改變不了我的就改變我孩子的人生,可是終究是一場空歡喜。」

「每次看到這個東西,我都會想起我那個婆娘。」

鐵匠嘆了口氣:「當初就應該賣了它,或許真的就能救回我婆娘一條命。這些年我自己帶著孩子,一想到婆娘臨死之前那種眼神,我心裡就難受。」

陳羲沒有再說什麼,把面甲接過來。他一拿著面甲,兩條胳膊上的臂甲就在微微發熱。那是一種迫切的感覺,一種久別重逢的激動。

面甲除了右眼位置之外,都是黑色的。鐵匠說他曾經想把紅色的晶石撬下來,可是沒有成功。陳羲仔細看了看,發現右眼位置上連一點痕都沒有。說明這面甲極為堅固,只是無法考證其來歷了。

「你祖輩真的出過修行者?」

陳羲問了一句。

鐵匠臉一紅,搖了搖頭:「其實我不知道,我小時候見到這面甲的時候就幻想,我祖輩一定有過身世顯赫的大將軍。我問過很多人,卻都不曾聽說。父親告訴過我,家裡祖祖輩輩都是老老實實的手藝人……只是我不甘心。」

陳羲把面甲收起來,從納袋裡取出一本開基功法遞給鐵匠:「這個給你孩子,如果他能看懂讓他依照上面的去做,我以後還會來,他若可以修行,我傳授他功法。記住,這本書不要外漏,雖然只是普通的開基功法,但是你一旦泄露出去,也是血光之災。若是你的孩子不能修行,就燒了它。」

鐵匠一怔,想感謝的時候,陳羲已經轉身走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