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七十八章修行者的使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修行者的使命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現在已經無法不去好奇這是個什麼地方了,為什麼那強大的巨獸屍體上會殘存有父親血烈長槍的氣息?如果這戰場真的是當初人類和神獸爭奪霸主之位時候的遺,那麼距今最少也有上千年。千年,白骨不化,氣息尚存……當初那些修行者究竟有多強大而那些神獸又是何等的霸氣?

陳羲觸摸著神獸的傷口,血烈長槍的氣息雖然已經很淡薄,但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曾經有一個絕強的修行者使用過血烈長槍,給了這頭神獸最後一擊。

千年之後,血烈長槍現在在他父親陳盡然手裡。

陳羲起身,看向神獸屍體四周。除了屍體之外,還散落著很多兵器。之前陳羲沒有特別去在意,現在他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些看起來多半已經殘缺不全的兵器。或許這些兵器每一種每一件,曾經都是令人狂熱的至強武器。

他看到沙子里埋著一個劍柄,從巨獸的屍體上滑下去將劍柄拔出來,才發現那只是一把斷劍,劍柄以上十幾厘米之外就沒有了,另一截不知道在何處。劍上已經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但是劍身上刻著的三個字卻讓陳羲心裡一震。

凌絕頂

一柄能稱之為凌絕頂的寶劍又怎麼可能是凡品?

陳羲將斷劍放在一邊,繞過巨獸的屍體繼續往遠處走。他現在感覺不到自己的左眼,看這個世界只能用右眼。所以陳羲推測,應該是自己滴血之後那面甲和自己心意相通,帶著自己進入了面甲的記憶之中。

強大的寶器,都有自己的靈魂。陳羲之前沒有在臂甲和面甲上感覺到什麼殘存的氣息,應該是年歲久遠原來主人的印記已經消失了。可是戰甲在經歷過這樣的大戰之後,這一幕一幕都深深的刻進了戰甲之內。

陳羲踏著沙子往前走,看到了太多太多的屍體。

然後他忽然看到遠處似乎有個站著的人,好像還看著這邊。離著很遠,陳羲無法確定那個人是否還活著。

「我無意冒犯,不知道怎麼到了這裡。」

陳羲遠遠的抱拳解釋了一句。

那人沒有回答,像是對陳羲招了招手。陳羲戒備著走過去,畢竟這裡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曾經強大的令人心悸。到處都是大修行者的屍體,只有一個人還活著,這個人的強大隻怕想象都想象不出來。

「不用怕。」

走到近處之後,那人對陳羲說了一句:「我只是這戰甲之中不願散去的殘存記憶,就存在於你剛剛得到的面甲之中。你滴血的時候我就不得不離開面甲,從今往後它就屬於你了。在我離開之前我把你帶到了這,我只是不希望後人忘記我們曾經付出過的鮮血和努力。」

陳羲看到,這個人很高大,比自己還要高上一些。他身上穿著一整套黑色的戰甲,戰甲上還有鮮血在緩緩流淌。也不知道那血是敵人的,還是他自己的。他帶著面甲,一隻眼睛露在外面,眼神里都是蒼涼。

「已經過去多久了?」

這個人忽然問了一句。

陳羲搖了搖頭:「不知道,或許已有千年。」

「人間可好?」

那人又問了一句。

只這一問,陳羲對這個人肅然起敬。他認真的回答:「雖然世間有陰暗有不公,但大部分人生活的很好,安居樂業。老有所依,少有所養。」

「很好……很好。」

黑甲人連著說了兩個很好,眼神里出現了一種欣慰的神采:「若如此,也不枉我們付出了這麼多。」

他看向陳羲問道:「世間可有神戰之傳說?」

陳羲回答:「有,不過極為模糊。人們只是說,很久很久以前,人為了和神獸爭奪天下霸主之位,曾經有過曠古絕今的惡戰。」

黑甲人的眉頭一皺,眼神里露出一種濃烈的傷感:「後人竟是如此傳說的?想不到,我們當初做出的決定竟然是錯誤的。我們不希望這樣的戰爭流傳後世,希望子孫後代可以安樂祥和的生活。卻不曾想到,他們竟是用這樣的一種心思來揣測我們付出的一切。」

「我們不是為了爭奪什麼霸主之位,而是為了自由活著的權力。」

黑家人看向天空:「人類最初在神獸眼裡,就是螻蟻,而且還是必須成為奴隸的螻蟻。神獸奴役所有其他的生靈,不管是獸還是人,都是奴隸。神獸高興了,就會殺些人來取樂。神獸不高興,就會殺些人來泄憤。我們隱忍了數百年,才發動了反抗,為的可不是後人說的一句爭奪什麼霸主之位1

他語氣中的憤慨,那般濃烈。

……

……

「那是窮。」

黑甲人指了指遠處那巨大的神獸屍體說道:「是方圓三萬九千里的霸主,它統治著這裡。窮,是窮凶極惡的窮。它每年需要吞噬一萬個孩童的心臟來保持自己的凶氣,它所過之處,凶氣能讓江河斷流。我們當初一共有五百五十四個人來,活著離開的只有六十二個人。我所說的五百五十四個人,不包括各自帶來的隨從,如果全部算上的話,這裡埋著上萬具屍首。」

黑家人緩緩道:「這六十二個人,又戰死在了下一場大戰之中。」

陳羲心中一凜,對這些千年前的古修充滿了敬意。這些人是真正的無私之人,他們為了子孫後代不再受神獸的肆虐折磨,一個一個的戰死在沙場之上。他們抗爭的目的是為了自由的活著,是為了後代能安樂康寧。

「為了殺死窮,我們準備了很久。可是開戰之後我們才發現,原來我們還是低估了窮的力量。它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那麼強大,哪怕是從它身體上分離出來的一根羽毛,也能斬殺一個靈山境巔峰的修行者。」

黑甲人長長的嘆息一聲,眼神掃過那些屍體:「他們曾經和我並肩而戰……我叫樊遲,你不會聽過這個名字。」

他指向遠處一個不小的沙丘:「那是我的青衣軍,我帶著三百六十青衣軍士兵作為誘敵的人馬第一批開到,我們挑釁窮,引誘它進了埋伏之地。我答應過我的青衣軍士兵們,一定會帶著他們活著回去……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活下來,甚至沒有一個人屍首是完整的。」

「這套戰甲,名為。」

黑甲人抬起手輕輕撫摸著身上的甲胄:「執,是執著的執。爭,是抗爭的爭。戰甲做好之初,浸泡在採集了九十九萬人的血液之中。每人一滴血,每一滴血里都是不屈的抗爭之意。我知道戰甲現在已經散落各處,再想齊聚只怕已經很難了。現在你得到了面甲和臂甲,也已經滴血認主……我只想讓你許諾,不要以這戰甲來行兇作惡。」

他說的鄭重認真,陳羲回答的同樣鄭重認真:「我不會1

黑甲人點了點頭:「我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心地純凈之人,若非如此你的血也不會讓接納。只希望你以後能將重新湊齊,然後穿著它守護人間。」

守護,這兩個字讓陳羲心裡一震。

「修行者為什麼要修行?」

黑甲人看向陳羲,他緩緩的說道:「不是為了名利,不是為了享受,不是為了自己。修行者修行,是要保護那些不能修行的人,是守護這個世界。人越強大,身上的責任就越重。如果修行者的目的是為了自己,那麼距離修行者的末日只怕也不遠了。」

陳羲忽然想到了無盡深淵。

無盡深淵裡的淵獸,都是人的惡念所生。

黑甲人說,若是修行者只為了自己,那麼末日不遠。陳羲恍然,自己可能就會遇到這個末日來臨。

「可能是冥冥之中的感應吧。」

黑甲人對陳羲說道:「你得到了第一塊戰甲之後,就會在無形之中有一種感覺指引著你。也許你自己無法察覺,但是戰甲會做出反應。你剛剛得到的面甲,看起來是你隨隨便便就得到的,其實是你的臂甲無形之中引領著你來的。」

他笑了笑:「希望你能得到完整的。」

陳羲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將無盡深淵的事告訴了黑甲人。聽完之後,黑家人的臉色凝重肅穆。過了很長很長時間,黑甲人忍不住一聲長嘆:「果然……我們最初的時候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修行者被貪慾所控制,就連普通人也被這種貪慾所左右,終究還是會出現危機。我只是一抹殘魂,已經無力再為這個人間做什麼。不過我堅信,不管到什麼時候都還是會有一批人站出來,為守護這個世界而戰。」

他看著陳羲認真的說道:「你說無盡深淵裡的淵獸是人的邪念所生,所以比人強大而且數量遠比人類要多。但是你不要太過害怕,當一個人純粹到只是為了守護而戰的時候,那麼淵獸還能從邪念中獲得力量嗎?」

陳羲心裡一動,隱隱間抓住了什麼。可是這中感覺很模糊,無法看清。

「我的時間到了。」

黑甲人看向天空:「他們在等我……年輕人,記住,修行者的使命是守護這個世界,是守護人。」

恍惚了一下之後,黑甲人消失不見。

陳羲覺得頭顱里一陣疼痛,再睜開眼時那荒原那屍骨那巨獸都已經消失不見。沒有了古戰場,沒有了那蒼涼的氣息。他還在客棧的房間里,還站在桌子旁邊。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誰也不曾出現過。

他看向桌子上的甲胄,嘴裡喃喃了連個字:「」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