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七十九章黑暗裁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黑暗裁決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看著桌子上的三件甲胄,腦海里那個黑甲人的話語還在回蕩著,久久不曾散去。

「修行者的使命是什麼?」

「是守護1

陳羲看著那甲胄,似乎看到了黑甲人樊遲帶著他的三百六十青衣軍慷慨赴死的畫面。他們是去做誘餌的,所以他們註定了最先死去。樊遲說會帶著他的青衣軍活著回去,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應該心如刀割吧。

他很清楚,自己帶來的三百六十條漢子,都會死在那裡。而那三百六十個勇士只怕也全都很清楚,自己會在什麼時候死去。但他們沒有猶豫沒有遲疑,他們隊列整齊的昂首向前,高歌而進。

守護!

陳羲心裡刻進了這兩個字。

他確實不曾聽說過樊遲這個人的名字,也不曾聽說過青衣軍的名號。世間所有的關於神戰的傳說都已經被扭曲,將千年前那些慷慨赴死的古修前輩傳說成了自私自利之人。也許正是因為如此,當下的修行者才會變本加厲。

他們會覺得,自私也是一種傳承。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自己,自私是古人遺留下來的東西,和我無關。

陳羲輕輕撫摸著面甲,感受著那最後一絲蒼涼。

樊遲的身影不會再出現了,那一抹殘魂隨著陳羲滴血也終會消散。陳羲甚至有一種負罪的感覺,他覺得是自己把樊遲最後的留戀趕走了。樊遲是多麼的愛著這個世界,愛著他想守護的親人。

陳羲默默的將臂甲扣好,將面甲帶上。

黑夜中,他離開了客棧。

西南

一刀堂所在。

當所有人都在著急著不知道大堂主去哪兒的時候,從外面走進來一個身穿黑衣帶著黑色面甲的男人。只有一隻左眼露在外面,看不到他的面貌。他走進來的時候,就好像死神降臨。對於一刀堂的所有人來說,今天就是末日。

當陳羲離開的時候,一刀堂里已經沒有一個活人。

這些黑道勢力中人,沒有一個人手是乾淨的。西南的百姓被他們欺辱了那麼多年,有多少人血被他們當成了美酒?陳羲離開之後,異客堂的人隨即到了,他們運走了一刀堂這麼多年來積存下的所有財物,足足裝滿了七八輛大車。對於修行者來說那滿滿的金銀財寶可能沒有用處,可對於普通人來說那就是更好的生活。

離開一刀堂之後,陳羲走進黑虎幫的總壇。這裡還殘存著一些黑虎幫的人,他們依然在為非作歹。

陳羲出來的時候,血順著台階從屋子裡流到了院子里。

不久之後,異客堂的人又到了。趕著大車,帶走了黑虎幫內所有值錢的東西。

這一夜,陳羲沒有停下來步伐,也沒有停下來殺人的手。他一個幫派一個幫派的走,一個幫派一個幫派的殺。不是殺一人兩人,而是殺荊也許在一年前甚至半年前,陳羲都不會相信自己能下得了手。但是今夜,他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從這條大街殺到另一條大街,從這個幫派殺到另一個幫派。陳羲沒有心情去記住自己殺了多少人,也沒有心情去想自己這樣做會不會有什麼報應。他腦子裡回蕩著的兩句話就是……若是殺惡人能救人,為何不殺?修行者的職責就是守護。

前一句,是在七陽谷的時候陽照大和尚對他說的。

修行者的職責是守護。

這是黑甲人樊遲對他說的。

整整一夜,陳羲的腳步沒有停歇。當月亮從天空消失,當朝陽從東方升起的時候,陳羲消失在血河之中。他就那麼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兒。但是從這一天開始,血目裁決的名字開始在天樞城流傳出來。

也有人叫他黑暗裁決。

雖然大家都不曾見過是陳羲出手,但是知道這件事的所有人都斷定是陳羲一個人除掉了西南所有黑道幫派。為禍了西南幾百年之後,終於有這麼一天,這裡再也見不到一個為非作歹的惡人。

有好事之人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陳羲一夜之間至少殺了三千人。

一夜殺三千,那是怎麼樣的一種狠戾決絕?

血目裁決也好,黑暗裁決也好。也許幾百年之後沒有人再提到這個名字,但未來幾十年之內,任何一個想要作惡的人心裡出現這個名字的時候,只怕都會打顫。

而異客堂的人,在白小聲的帶領下,將陳羲滅掉的所有黑道幫派的錢財全都拉走,這一夜數百名異客堂的漢子們累的大汗淋漓。當天亮的時候,異客堂大院里的金銀財寶堆積如山。

白小聲敲響了銅鑼,然後派人在所有大街上張貼告示。凡是西南的百姓,都可以到異客堂來領銀子。然後異客堂會安排他們去找新的住址,這消息就如同風暴一樣,很快就傳遍了天樞城。不管是修行者的世界還是凡人的世界,到處都在說著這件事。

就連人們最津津樂道的九子奪嫡的事,似乎都被沖淡了。

……

……

「黑暗裁決?」

桑千歡啪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眼神里的怒意幾乎如火一樣燃燒起來。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陳羲這樣做無疑是在明目張的抗拒著他的命令。從身穿執暗法司的袍服和高堂決戰,再到一夜之間殺盡黑道勢力,陳羲的每一個舉動都不是他授意的,而每一個舉動似乎都在扇他的臉。

毫無疑問的是,他的算盤陳羲都已經洞察了。

所以桑千歡覺得自己被羞辱了,被一個地位遠比自己要低的人羞辱了。他一心想離開滿天宗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能爬升到更高的位置?為什麼要爬升到更高?還不是可以肆無忌憚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讓更多的人仰視自己!

可是陳羲,用這樣一種方式蔑視了他。

桑千歡覺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

他已經幾次用定向寶鑒聯絡陳羲,讓陳羲立刻回到執暗法司。可是不管他的語氣如何強烈,陳羲連一個字都沒回。他試圖通過定向寶鑒來確定陳羲的位置,卻發現陳羲早已經切斷了定向寶鑒的聯絡。

一個屬下,如此公然違背上司的命令。

桑千歡覺得如果自己再忍,下面人只怕就會嘲笑自己一輩子。

「來人,去找到陳羲把他抓回來!切斷了和神司的聯絡,不顧大局肆意妄為,這種人神司沒有必要留著。不管他辦事的能力有多強,不管他什麼來路,我今天都要按照神司的規矩處置了他1

桑千歡咆哮著,下面幾個組率連忙答應了一聲。可是他們也都清楚,以陳羲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埃別說找不到陳羲,就算找到的話他們也不敢出手。連靈山境一品巔峰的高堂都被陳羲幹掉了,那麼幹掉他們豈不是更容易……

就在桑千歡暴怒的時候,外面有人緩步走進來。當桑千歡看到這個人之後,臉色立刻變了。他將所有的憤怒都收起來,笑著迎過去:「千爵大人,您怎麼來了。」

進來的人,正是雲非瑤。

這個看起來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似乎身上沒有一丁點迫人的氣勢。可是誰都知道,能坐到千爵這個位子的人怎麼可能不夠強大?就算是桑千歡多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雲非瑤面前說一個不字。

「沒什麼,只是隨便來看看,然後告訴你兩個消息。」

雲非瑤將掃帚隨意的放在一邊,然後走到桑千歡的位子上坐下來。桑千歡站在一側,哈著腰垂著頭陪著。

「兩個消息,都和你有關。」

雲非瑤看了桑千歡一眼,眼睛微微眯著:「先告訴你能讓你高興的一件……你小檔口的組率陳羲一夜之間剷平了西南所有黑道幫派,這件事首座大人已經知道了。只是一夜之間,咱們神司的名望就在百姓之間建立起來。百姓們都說,神司是天樞城裡最公正最強大也最讓人信服的衙門,這個功勞是陳羲立下的,而他是你的人……所以,恭喜你。」

桑千歡的臉色一變,心裡不由得叫了一聲好險。若是陳羲回來的話,這會只怕已經被自己殺了。從雲非瑤的語氣來看,首座大人似乎很欣賞陳羲這樣的做法,幸好陳羲那個混蛋沒有立刻回來……

「第二件呢?」

桑千歡連忙問了一句。

陳羲立下大功,為神司闖出來一番公正的名氣,雖然那是陳羲做的事,可神司里都知道他桑千歡才是百爵,這件事是他安排陳羲去做的。至於他怎麼安排的陳羲,誰還去管那麼多。所以桑千歡確定,自己又要升遷了。

「第二件?」

雲非瑤似笑非笑的看著桑千歡:「第二件就是,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百爵了。」

桑千歡心裡一喜,眼角的皺紋都笑開了。他等待著雲非瑤接下來的話,心裡卻迫不及待的算計著自己會升到什麼位置。

「陳羲將接替你成為這個小檔口的百爵,而你……從此以後不再是神司的人了。我念在你曾經為神司立過些功勞的份上,不計較你以前做過什麼齷齪事。所以你現在可以走了,走的慢一些我都可能反悔,讓你死的不能再死。」

「啊?1

桑千歡的身子猛的搖晃了一下,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自己,被驅離出神司了?

為什麼?

他問:「為什麼?」

雲非瑤雲淡風輕的說道:「因為我是千爵,因為我願意。」

桑千歡最後掙扎道:「就算您是千爵,可按照神司的規矩,您也不能隨意罷免一個百爵。要按照神司的流程,查清楚我到底做過什麼錯事才能定罪。」

「你真的想讓我給你定罪?」

雲非瑤往前探了探身子:「你和虢奴之間那點事,難道真以為可以瞞得住?」

桑千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瞬間白的像紙一樣。他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停了,這一刻他心如死灰。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