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八十五章誰是白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誰是白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如果蘇坎不知道自己體內有個獸元的話,那麼可能他依然會沒心沒肺的快樂下去。但是現在,他有一種我有很多錢但是要等到死了才能花的感覺。陳羲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幾句,告訴他以後若是遇到什麼好東西就送給他用以補充修為之力。

可是按照藤兒的說法,擎天龜要想進化到神獸級別,所需要的能量根本就是不可估量的。這也差不多斷了蘇坎的念想。

藤兒依然像是有些疲乏,陳羲讓她再次聯絡本體不要急於求成,藤兒點了點頭隨即回到陳羲的左手空間里。

這幾天經歷了太多事,陳羲抽了半天的時間讓自己徹底放鬆。偷得浮生半日閑,大抵如此。

離開了這個暫時住下來的小院,陳羲繞了一個大圈子才回執暗法司。離著執暗法司還隔著一條街的時候,他看到了黃家的那個人。

這個人在不久之前還出現在異客堂之中,讓高堂除掉陳羲。但是這次再出現的時候,他故意讓自己臉上的笑容看起來無比的和善。看到他這張臉的時候陳羲就猜的差不多,黃家是站在安陽王那邊的,安陽王派人對陳羲表達了善意,黃家的人自然也要有個態度。

「恭喜榮升神司百爵。」

黃先生抱了抱拳,笑容就算再和善還是有些尷尬。

陳羲指了指旁邊的一個茶樓,兩個人一前一後走了進去。找了個位子坐下來,黃先生笑了笑說道:「這次來我是代表家族裡幾位長輩對你表示謝意……族裡有些晚輩自以為修為不俗四處闖禍,丟了楚離珠事小丟了黃家的臉面事大。百爵大人願意把楚離珠歸還,以後百爵便是黃家的朋友,若是得了空,可以到黃家走動走動。」

陳羲微笑道:「若是我真去了,只怕有些人會不高興。」

黃先生陪著笑了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話題。

陳羲喝了一口茶后問:「你這麼直接的找上來,就不怕被人知道了?」

黃先生道:「我在黃家的地位很低很低,低到沒有人知道我是黃家的人。所以今天坐在這裡和你面對面交談的可以是黃家的人,也可以是別家的人。再說,有些人還不知道你的重要性。」

陳羲笑道:「你說話倒是很透徹。」

「我叫黃忠誠。」

黃先生道:「以後如果百爵在長安城裡遇到什麼不好解決的事,可以找我。雖然我是黃家最不入流的小人物,但是恰好在一個還算重要的位置上。」

陳羲嗯了一聲:「這樣坐著你尷尬我也不自然,如果有什麼事還請直言。」

黃忠誠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我聽聞百爵手下目前還沒有什麼人手,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做事必然很不方便。我雖然修為不高,勉強還能行走江湖。頭腦也不太好,但也不能說的上笨。閱歷不多,天樞城裡的事大概還都了解一些……」

不等他說完,陳羲點了點頭:「好。」

「好?」

黃忠誠一愣:「就這麼簡單?」

陳羲往後靠了靠:「你是黃家的人,也是安陽王的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這次來是安陽王的意思。如果我拒絕了你,黃家也好,安陽王也好,自然還會有別的的辦法在我身邊安排一些人。既然如此,不如直接些。」

黃忠誠肅然道:「我們沒有惡意,你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暫時我也不能告訴你。但是請你相信,我這次來是出於保護你的目的。一旦別人知道了你的重要性,那麼會有數不清的危險等著你。」

方解點頭:「不必解釋什麼,白白得了一個既聰明又有閱歷而且修為很強的幫手,這種事我求之不得。」

黃忠誠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陳羲的態度,但是又不好繼續說些什麼。他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其實很多話我不說你自己也應該知道,現在天樞城裡看起來風平浪靜,但誰也不知道第二天會不會血流成河。歷次聖皇繼位,就沒有一次不是屍橫遍野的。你不想卷進來,但是大勢已經把你卷進來了。說的直白些,因為你突然變得重要起來,所以我可以死但你不可以死,最起碼在你發揮你的作用之前不能死。」

「我所這些話的意思是,你可以完全相信我。」

他認真的說道:「之前的話說的不好聽但都很真誠,在你發揮出你的作用之前,不管遇到多大的兇險,我都必須死在你前面。這不是因為我和你之間有什麼感情,而是最直接的利益關係,而人與人之間短時間內最穩定的關係,也恰恰是利益關係,比感情關係還要穩定堅固的多。」

陳羲點頭:「深表贊同。」

黃忠誠尷尬的笑了笑:「是不是太功利了些?」

陳羲聳了聳肩膀:「你都不怕,我怕什麼。」

……

……

黃忠誠的名字讓陳羲想了好一會兒,或許只是因為無聊。回到執暗法司的小檔口之後,屋子裡只有他和黃忠誠兩個人所以顯得更加無聊了些。

「安陽王的勝算有多大?」

陳羲忽然毫無來由的問了一句,讓同樣坐著發獃的黃忠誠臉色立刻變了。他下意識的往左右看了看,然後用幽怨的眼神看了陳羲一眼:「這個問題只有在答案自己出現的時候才會有答案的。」

陳羲笑了笑:「原來你不是真的忠誠。」

黃忠誠愣住,沒有想到陳羲問這個問題居然是因為他的名字。

「我的忠誠不在這,在另一個方向。」

他回答。

陳羲嗯了一聲:「那麼我能不能請教你幾個問題。」

「你說。」

「三十六聖堂將軍有多少個是明確站在安陽王這邊的?」

黃忠誠猶豫了一會兒后回答:「不知道,但是你應該確定,黃家是這樣選擇的。除此之外,應該還有不少。就算是三十六聖堂將軍只有一半站在安陽王這邊,那麼這股力量有多龐大?」

陳羲笑起來:「你不但不忠誠,而且不誠實……如果安陽王身邊真的只有一半的聖堂將軍支持,那麼他已經輸了。」

黃忠誠臉色有些難看起來,陳羲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能騙的了的。他本以為陳羲這樣一個從小地方來的人,見識畢竟有限。這種主觀上的自以為是,讓他忘記了陳羲是怎麼靠著頭腦擊殺了靈山境一品巔峰修行者高堂的。

「應該……大部分吧。」

他改口。

陳羲似乎是懶得理會這個問題了,然後問了一句別的:「江湖九門,有幾個站在安陽王這邊?」

黃忠誠沒想到陳羲提問的都是些直接到讓他無法回答的問題。

「我是來保證你安全的,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如果我走了對你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好處吧,我留下最起碼能幫你擋住一次必死的危機。」

他坐直了身子看著陳羲的眼睛說道:「之前我也說過了,現在你我之間的關係是因為牽扯到了利益,這個利益還不是我個人的利益而是黃家乃至於整個陣營的利益……我可以選擇逃避,但你不可以。雖然你不是主動進入這個局裡面的,但是你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從你擊殺了平江王手下那個邪體開始,你已經被卷進來了。」

陳羲哦了一聲:「我只是無聊,外面也沒有人來殺我,你暫時的作用就是陪我聊天,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好我可以退換貨嗎?你可能不知道,有些商家都開始做七天無理由退貨了呢,黃家這麼大招牌……」

黃忠誠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幾下,轉過頭不再看陳羲。

陳羲往後仰了仰身子,理所當然的說道:「你可以有情緒,但是請你不要把情緒帶到工作中來……你看,你也說了咱們之間是利益關係,你保護我是為了你們這個陣營最後是獲利者。可是,你最起碼要告訴我,我能得到什麼埃也要告訴我最基本的你們這個陣營的實力如何啊,合作就要有個合作的態度。」

黃忠誠無奈,轉過頭來說道:「你想知道什麼?之前的問題我是真的不好回答。說的難聽一些,誰知道你會不會把我告訴你的扭頭告訴平江王那邊的人。」

陳羲看著黃忠誠認真的說道:「這麼白痴的念頭你是怎麼想出來的?我殺了那個邪體是對安陽王有大用的,對於平江王,他似乎更想殺了我才對。」

黃忠誠怔住,發現自己的思維完全被陳羲打亂了。

「安陽王之所以現在還如此的泰然自若,正是因為有了必勝的把握。」

陳羲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你的自信,一般來說要是沒這個自信早就當叛徒了吧?一個優秀的領導者最起碼具備的能力就是給手下人畫一個特別美的前程,讓你們看著就流口水。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那麼早就被淘汰了。所以你的自信不是源於你本身,而是源於別人給你的什麼承諾。」

他撇了撇嘴:「承諾什麼的,最沒分量了。」

黃忠誠有些急躁起來:「你總之就記住你現在的位置比較重要就行了,別的不需要你去管。就算我們不來保護你,難道你就不會遇到危險了?」

陳羲追問:「你看你……不能急躁,咱們慢慢說。不說之前的話題,換一個比較實在的。既然你是被派來保護我的,那麼我面你首先要面對。所以說不定你很快就會死了,你會覺得憋屈嗎?」

「不會1

「為什麼不會?」

「因為我不會死1

「為什麼你不會死?」

「因為我不止是要保護你還要監視你,一旦你的作用失去了我就殺了你。或者你有可能被其他勢力收買,我就殺了你。所以在我死之前,你還是比我死的概率要大1

「噢……」

陳羲似笑非笑的看著黃忠誠:「原來這才是你的任務埃」

反應過來之後黃忠誠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就好像沒穿衣服出現在大街上被人圍觀似的。而陳羲眼睛里那種輕蔑的意味,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白痴。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