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八十六章不要去招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不要去招惹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站起來走到窗邊,看著外面的小院淡淡的說了一句:「以後千萬別在我面前提什麼這是公平合作,也別提這是為了保護我的安全……我替你臉疼。」

黃忠誠猛的站起來,看著陳羲的後背。

「動了殺念?」

陳羲頭也沒回的說道:「你這個人最大的悲哀就在於,動了殺念也要自己壓回去。不過你可以在心裡殺我千百遍,總比憋悶壞了的要好。」

黃忠誠轉身往外走,語氣森寒的丟下一句:「有事出門告訴我,我必須時刻跟著你。」

「好埃」

陳羲笑道:「一會兒跟我出門找個青樓,尋一個標誌美人兒夜宿不歸,床下給你留一個位置,不過記得找棉花堵住耳朵。」

啪的一聲,黃忠誠摔門而去。

陳羲冷冷笑了笑,黃家的人這麼快就出來,未必真的就是受了安陽王的指派。從攻打滿天宗來看,黃家就是一個沉不住氣的家族。所以陳羲推測,黃家在三十六聖堂將軍中的實力應該是最弱的。只有最弱的那個,才會時時刻刻都想表現自己的主要性。

所以從一開始陳羲對黃家的人就沒準備有什麼瓜葛,一個急於在安陽王面前表現自己的家族,多半已經處於某種危機之中。真正強大的實力,比如神司,比如關家,比如子桑家,這些大家族是不會主動去站隊的,他們只需要靜靜的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實力弱小的家族才會急著對某一個人宣誓效忠,而如子桑家族這樣,根本沒這個必要。實力弱的家族是想在大勢之中儘快找准方向,然後借大勢崛起。子桑家族,不管是誰成為新的聖皇,依然會對其格外的看重。

想到這裡,陳羲忽然想到了那個溫婉如水的子桑小朵。

關烈說,我們這樣出身的人,從一出生就是去了一樣東西。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對這種東西的渴望也就越強烈。可是當我們的年紀到了連渴望都不允許有的時候,我們會變成當初自己討厭的那種人。這種東西……叫做自由。

子桑小朵,從一出生就沒有自由。

看著黃忠誠走出小檔口的院子,陳羲回到房間盤膝坐下來。

功法可以將天地元氣淬鍊回為始氣,也可以將修為之力淬鍊為始氣。這正是功法的妙義所在,不管功法是用於修行還是對敵,都極為有效。陳羲在晉入靈山境之後自己悟道了一個變態之極的功法,正是基於。

這個殺招現在陳羲還沒有徹底的推演成熟,所以他需要時間儘快掌握。一旦這個殺招徹底成功之後,陳羲有信心在不召喚藤兒分身的情況下也可以和陳天極一戰。陳天極和邱辛安都投靠了平江王,而平江王知道他和柳洗塵的事,十之七八就是邱辛安和陳天極說出來的。

如果平江王打算派人除掉陳羲的話,那麼最有可能來動手也是這兩個人。以邱辛安的心機,肯定會唆使陳天極來出手。邱辛安搞不明白陳羲現在在執暗法司是處於什麼地位,背後有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勢力,所以他絕對不會自己貿然出手。

如果邱辛安足夠聰明的話,會想盡一切辦法把陳地極的死歸於陳羲身上。

哪怕他沒有證據,也會捏造出一些證據來。

陳羲盤膝坐好之後,讓自己進入那種空明的狀態,靜靜的運轉功法。之前他隱藏自己的修為,是將大部分靈山境的修為都放進了體內的那個很小的空間之內。這樣一來,即便是強大的修行者也難以發現他的真實實力。

他殺高堂的那天,高堂以刀印引刀山。陳羲將左臂臂甲放大躲在臂甲之下的時候,就是將全部修為都藏入體內空間。所以,就連柳家的那個修為驚人的老婦都沒有探查到一丁點的異常,也正因為如此,陳羲才瞞過了高堂。

體內空間的發現,對於陳羲來說有著極大的幫助。雖然在達到洞藏境之前,無法發揮這個空間的能力,也不能感悟出這個空間的妙義,但是這空間可以讓陳羲將修為之力暫時存儲,而且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想到了那個殺招。

當初他壓制破境的時候,是把玄元轉移到了青木劍之中。而玄元在青木劍之中得到了提煉,最終只剩下一滴。

倒行功法,可以做到這一點。那麼……如果將那三滴血的力量以功法倒行,是否也能發揮什麼作用?

在此之前,陳羲把那三滴血的力量送進了體內空間。那三滴血最初就是藏於這空間之內,封印了陳羲的靈魂。這就說明,這三滴血已經適應了陳羲體內的空間。如果倒行功法,可以將那三滴血中封印的力量提純出來,凝聚於一點,然後存於體內空間之中……

陳羲腦海里的思路很清晰,接下來就是一次次的嘗試。

……

……

不得不說的是,當修為到了靈山境之後陳羲才發現,現在境界的提升簡直太難了。如果和破虛境做個對比的話,破虛境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需要的修為之力是一桶水那麼多,那麼靈山境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需要的修為之力最起碼是一座小湖。

到了這個高度之後陳羲才明白,自己當初殺趙無敬的時候是多麼的危險。如果趙無敬想到了陳羲居然敢以破虛境的修為主動進攻的話,陳羲那個時候可能就已經死了。哪怕趙無敬只是靈山初期,他的力量也根本不是當時的陳羲可以抗衡的。

如果沒有靈雷,後果可想而知。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陳羲大概也猜測到了靈山境每一個小境界之間實力的差距。他推測,陳叮噹和高青樹兩個人的修為大概在靈山境三品左右,和陳天極不相上下,但絕對都不是邱辛安的對手。

靈山境三品的高青樹做出來的法器,就能擊殺靈山境一品初期的趙無敬。

那麼如果是虢奴造出來的靈雷呢?

陳羲見到過虢奴出手,遠比高青樹和陳叮噹要強大的多。

陳羲把自己認識的這些靈山境修行者的實力做了一個排名,最低的就是趙無敬,然後是陳地極。陳天極,高青樹,陳叮噹應該都在差不多一個層次上,桑千歡的實力稍稍強一些,在靈山境三品巔峰或者四品初期。邱辛安比他們四個人都要強,最不濟也在靈山四品甚至五品。當然,也有可能更強。能成為滿天宗的內宗宗主,絕非等閑。

陳羲現在只是靈山境初期,陳天極比他最少要高兩個境界。靈山境每一個境界之間的差距,可以用鴻溝兩個字來形容。所以陳羲告訴自己必須把這個殺招練好,然後配合功法,再加上得到的甲,勉強有一戰之力。

但是即便如此,陳羲也沒有必殺陳天極的把握,畢竟境界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修行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陳羲從那種空明的狀態中出來。他稍稍休息了一會兒,取出青木劍找了一塊乾淨的布輕輕擦拭。

到現在為止,哪怕是陳羲到了靈山境也無法將青木劍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只從這一點來看,當初厲蘭封的修為之強大就可見一斑。陳羲很清楚,之所以青木劍並沒有表現出神器應有的威力,並不是青木劍不夠強而是自己不夠強。

陳羲現在能發揮的,只不過是青木劍最基本的能力而已。陳羲推測,神器應該有一個啟動能力的界限,當自己的修為達到一定地步的時候,才能發現神器的能力。隨著實力越來越強,神器的能力才能逐步發揮出來。

青木劍不只是崑崙神木最精粹的一根枝條,其中還有厲蘭封當年所用的神劍盤龍。厲蘭封遠赴昆崙山的時候,正是以盤龍劍斬斷了神木。所以青木劍就是神器之中的神器,想要讓青木劍發揮出威力,陳羲的修為還遠遠不夠。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陳羲現在是十五級的玩家,但是青木劍是一百級的裝備。

陳羲自己很清楚這些,所以沒有失望。況且,青木劍帶給他的幫助已經極為巨大了。

陳羲之所以取出青木劍,是因為現在青木劍對他來說是一個危險的引子。一旦執暗法司知道他的青木劍就是崑崙神木的一部分,為了挽救大楚聖皇,那個神秘的首座肯定會出手搶奪。

怎麼才能保住青木劍?

陳羲思慮了很久也沒有想到一個好辦法。

幸好,現在的青木劍還沒有展現出神器的能力。

看看天色已經擦黑,陳羲離開了執暗法司。

夜色之中,一身黑袍的陳羲帶上了他的面甲。

黑暗裁決,再一次走進了黑暗。

……

……

關烈實在沒有想到,陳羲居然這麼直截了當的來找自己。

他看了看下人遞上來的名帖,忍不住搖頭苦笑。以陳羲現在的身份,來關家確實不會連門都進不來。可是這個傢伙居然一點都不顧忌他對關澤出手的事,難道他真的以為關家永遠查不到真相?

關烈快步走出房間,出了院子就看到陳羲負手站在懸空島的一側正在看天樞城的夜景。不得不說,從高空往下看,天樞城真的美到了極致。如果是白天從這個角度看下去的話,也許會更加的壯闊。

「你是來試試自己還能活多久的嗎?」

關烈笑著問了一句。

陳羲轉身,當關烈看到陳羲臉上那張面甲的時候嚇了一跳:「你戴的是什麼東西1

陳羲走到關烈身邊,壓低聲音說道:「作為神司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百爵,我還是有必要保持一點神秘的好。很多人見過陳羲的臉,但是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本百爵大人的臉是什麼摸樣。」

關烈白了他一眼:「這麼明目張的找上來,你到底想幹嘛?」

「請你幫忙。」

陳羲壓低聲音道:「我想得到一點關於子桑家族的消息。」

「什麼?」

「你和子桑小朵的關係應該很好,我想知道她的那個是怎麼回事。」

「你突然問這個幹嘛?」

「因為柳洗塵說,她最想做的就是幫子桑小朵得到自由。」

聽到這句話,關烈的臉色忍不住變了變,然後極鄭重認真的對陳羲說道:「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你曾經挑釁過黃家的人,挑釁過柳家的人,也算挑釁了我關家……但是你絕對不要去招惹子桑家,如果你敢那麼做的話,沒人可以救你。」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