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八十七章飛蛾撲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飛蛾撲火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關烈盤著腿坐在草地上看著懸空島下面的夜色,語氣格外的凝重:「柳洗塵有這個想法不是一年兩年,整個天樞城這個層次的人都知道她和子桑小朵情同姐妹,可是這麼多年她可曾想到了什麼辦法救子桑小朵?」

他轉頭看向陳羲:「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比你聰明的人不多。但是聰明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能力,但還是無法衝破那個上限……柳家在天樞城的實力算是中上,子桑家在天樞城的實力是一流。我們關家有個號稱天下第三的老祖宗,但子桑家族那位老祖宗是我家這位老祖宗眼中最深藏不露的。」

陳羲點了點頭:「我不會莽撞,只是覺得應該幫她。」

關烈搖頭:「你幫她,幫不好有可能會害了她。」

他的視線在陳羲身上的百爵官袍上掃了掃,然後把話題轉移開:「如果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成為天樞城裡的一個名人。執暗法司既然把你捧起來,就肯定有其道理。你以後可能就沒這麼自由了,你戴著你的面具想做什麼黑暗裁決,可是當你穿上百爵官袍的那一刻,你就註定了會被人推到台前。」

不得不說,關烈這樣出身的人,考慮問題的角度很不一樣。

陳羲將視線從下面的夜景中收回來:「所以我越來越喜歡戴著面具……執暗法司不會無緣無故的這樣做,也不會在一個沒用的人身上浪費力氣。」

關烈問:「你意識到自己要面對什麼了嗎?」

陳羲笑了笑:「執暗法司想要到台前來。」

關烈點了點頭:「沒錯。」

陳羲繼續說道:「在我回到執暗法司接過百爵官袍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是為什麼了。在這之前我還想不明白……千爵雲非瑤給出的理由是,我讓執暗法司的名聲變得漂亮起來,百姓們提到神司的時候會贊一聲。但是執暗法司如果想要個好名聲,幾百年前就已經做的更漂亮了。」

「為什麼是現在?」

他問。

然後他自己回答:「因為趕上了一個聖皇更替的大局面,執暗法司一直在暗中,一直以掌握著黑暗法則而自豪。不可否認的事,這幾百年來執暗法司確實做到了這一點。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執暗法司要把輿論引導起來。」

「執暗法司的首座或許是察覺到了危機,不管是誰繼承聖皇之位,都不可能如老聖皇那樣對執暗法司信任無疑,因為新的聖皇絕對會捧起來忠於自己的力量。新的聖皇會排擠除掉當初和自己競爭的人,也會排擠除掉忠於老聖皇的人……表面上看起來執暗法司和關家一樣都沒有必要去表態去站隊,可事實上執暗法司的處境格外的微妙。」

「這個時候,首座知道必須改變執暗法司的形象了。或許他之前沒有想到一個好辦法,但是當我一夜之間把西南黑道勢力剷平之後,他找到辦法了。他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執暗法司的存在,讓更多的人以為執暗法司是這個世界上最公平的權力機構。他要造輿論,讓整個大楚的百姓都知道執暗法司是最強力的執法者。」

關烈點了點頭:「是的,當我聽說你被提拔為百爵的時候,我就想到這一點了。所以我會替你擔心,因為你可能會被人推倒最前面。」

陳羲嗯了一聲:「我也猜到了……執暗法司歷來在陰暗之中,想要突然之間轉移到台前來,必然要遭受到各方勢力的阻礙。尤其是最有希望繼承皇位的兩位聖皇子,他們都絕對不會希望執暗法司的名字被全天下人知道。首座自然也知道阻力有多大,所以他肯定會選擇一個阻力最小的辦法。」

「我」

陳羲指了指自己:「我給了首座一個機會……因為我除掉了西南黑道上的大大小小的幫派。但是……西南百姓不認識執暗法司的官袍,為什麼會那麼快神司這兩個字就傳播起來?」

關烈道:「因為在神司知道這件事之後,立刻做出了反應。神司首座得到這個消息,敏銳的察覺到了這是一個不起眼但絕對很好的機會。所以他立刻讓人開始散布消息,讓整個西南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是執暗法司裁決的身份。」

「是」

陳羲點了點頭:「如果沒有幕後推手,這個消息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傳播開來。執暗法司在利用這件事,他們肯定是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了決定,然後調派了大量人手開始散布這個消息。不只是西南,甚至一夜之間幾乎整個天樞城都知道這件事了。故事也開始變了味道……流傳最廣的版本就是,神司派我徹查西南為禍一方的黑道勢力,然後下令剷除。我是重點的那個人,但我背後的神司才是重點之中的重點。」

「不只是這樣。」

關烈道:「神司還在借勢……平江王不是打算把整頓西南的事從神司手裡搶過來嗎?神司索性把這件事搞大,搞到天下人盡皆知。現在不管平江王做什麼,人們記住的也只能是神司剷除了西南黑道。所以平江王已經輸了一招,輸的很徹底。」

陳羲道:「這是第一步,讓整個天樞城的人都知道,清楚禍患是神司做的,和平江王一點關係都沒有。那些乞求大楚聖庭建立五軍都督府的凡人,也會認為這是神司的善意。神司的名氣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打出去了,不得不說首座的智謀真的很不錯。」

關烈道:「第二步,神司想要真正的從暗地裡出現在明面上,就必須推出來一個耀眼的人物,這個人就是你。你是神司打出來的第一張牌,讓你成為一張名帖,神司的名帖。大家提到你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想到神司。」

陳羲舒了口氣:「是的……推出來一個明星式的的人物,讓全天下開始知道神司的存在。」

「明星式的……」

關烈笑了笑:「這個詞用的不錯。」

……

……

這就是為什麼,執暗法司會突然之間把陳羲提拔起來的緣故。這也是為什麼,陳羲一夜殺盡黑道勢力的事會傳播的那麼快。這一切,幕後的推手都是執暗法司。至於什麼陳羲發揚了神司公義之名的理由,根本就是扯淡。

這也是為什麼,雲非瑤會將桑千歡排擠出執暗法司的緣故。雲非瑤自然知道桑千歡對陳羲動了殺念,也知道他和虢奴之間的那些齷齪事。為了保護神司馬上就要推出來的明星式人物,雲非瑤必須把桑千歡弄走,說不定還會警告桑千歡不要動陳羲。當然,虢奴被調走去了別的檔口,肯定也是那位首座大人的意思。目的和排擠桑千歡給陳羲讓位子一樣,是為了不讓陳羲死。

現在陳羲成了一個很關鍵的人。

不只是一方的關鍵。

安陽王派那個老和尚見陳羲,是因為安陽王已經知道陳羲具備克制平江王手下邪體的能力。對於安陽王來說,陳羲的存在可能遏制平江王最神秘的手段。對於神司來說,陳羲的關鍵在於以他自己的名氣把神司帶到台前。

陳羲在見過雲非瑤之後,好像有整個下午都在發獃無聊透頂。但事實上,他一直在考慮這其中的關鍵。他去見阿喵阿狗看起來只是想散散心聊聊天,實則他是想讓自己的腦筋放輕鬆一些,理順自己想到的所有事。

陳羲這樣的人,不可能在如此讓人心神不定的危險時刻無所事事。

關烈說的,恰好印證了陳羲自己的推測。

「我能猜到這些,是因為我所處的位置比你高。」

關烈道:「雖然這話可能不太好聽,但是事實。我即便不想去接觸什麼,可是以關家的地位,我平時接觸到的事遠非普通人可以接觸。而你不一樣,你明明是被卷進來的,但是你卻看得比我還要透徹。」

陳羲聳了聳肩膀:「事關自己的生死,怎麼敢不看的透徹。」

關烈笑了笑:「不過對於你來說這未必都是壞事,正因為如此,最起碼神司不會允許有人在成功之前殺了你。一直到你的作用失去位置,神司都會想盡辦法培養你,提拔你,讓你變得耀眼奪目起來。」

陳羲也笑:「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突然跑來找你,問你關於子桑小朵的事?」

關烈忽然反應過來,他愣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向陳羲:「你是發現了自己現在的重要性,所以你打算利用別人對你的重視來幫子桑小朵?你覺得現在很多人不希望你死,所以你就有自己去找死的底氣?」

陳羲回答:「只是先和你打聽一下而已,我又沒真的去做什麼。」

關烈使勁搖了搖頭:「我敢打賭,就算有神司在你背後保護你,你只要敢去觸碰子桑家族的逆鱗所在,你的下場還是不會好。你很重要不假,但絕對沒有重要到讓神司為了你而和子桑家族鬧的不可開交的地步。」

陳羲往後一仰,躺在草地上:「所以我只是在做評測,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去做。」

「你沒有1

關烈的回答格外直接:「以你現在的身份地位,你根本左右不了什麼。」

陳羲嗯了一聲:「是礙…就算我在不知不覺間變得重要起來,可這種重要是別人捧起來的重要。我只是恰好出現在那麼一個時間那麼一個位置,如果我去冒險,無異于飛蛾撲火。」

「是1

關烈重重的點了點頭。

陳羲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可是,看起來像是飛蛾撲火的事,他做的還少嗎?

他返回青州滿天宗想查詢當年真相救出父母的時候,是飛蛾撲火。他離開滿天宗來到天樞城想要追殺那些靈山境大修行者的時候,是飛蛾撲火。他挑釁黃家挑釁柳家甚至搶走了平江王的未婚妻,是飛蛾撲火。

陳羲從來不考慮怕不怕,只考慮能不能。R1058